第三百零四章 坠落

    一阵铿铿锵锵刀刃相接的声音响彻耳际之后,又一圈黑衣人倒下。

    而玉沉渊和楚云笙毫发无损。

    只是后面跟着过来的黑衣人并未见有半分慌乱,而是紧跟着提起刀剑就朝玉沉渊攻杀了过来,他们也看出来了玉沉渊虽然功夫高强,但是左手要护着楚云笙,所以还不能发挥他的全部实力,而他左边的楚云笙就是他的弱点。

    在经过数轮厮杀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的黑衣人刺客们越发发了狠似的向被玉沉渊抱着腰际的楚云笙砍杀了过来。

    如此处处被牵制,几番厮杀下来,玉沉渊的体力也渐渐地不支,就在他抬手挥动手中的软剑将企图从楚云笙后侧突袭过来的黑衣人的手腕挑断的时候,他的右边突然刺来一剑,那剑的来势狠辣角度刁钻,即便是玉沉渊正面对上,也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此时他的心思都在护着楚云笙身上。

    “小心!”

    楚云笙率先察觉到了那一剑,而等她惊呼出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那剑已经带着凌厉的杀气刺中了玉沉渊的右腹部。

    玉沉渊反应也是极快,他一手越发紧了紧揽着的楚云笙,而同时脚腕一转,就将自己的身子连同楚云笙调转了一个方向,让那将将刺破他腹部的剑也跟着一转,同时他的右手中的剑一挑,就将那剑给挑飞了出去。

    “抓紧我!”

    楚云笙被迫贴在玉沉渊的胸口,只听到他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闷哼,然后便沉声对她说了这几个字,虽然不知道他的伤势到底如何,但玉沉渊很少用这般的语气说话,楚云笙也感觉到事情的不妙,当即也不敢再添麻烦,只按照玉沉渊所说的,双手紧紧的环住了玉沉渊的腰际。

    玉沉渊见楚云笙如此配合,这才松开了一直揽着她的左手,他手腕一抬,便将那根能杀人于无形的银针捏在了左手的两指之间,然后提着软剑的右手利落的一划,便是一道收割人性命的月华光芒。

    他眸中的冷意更甚,而这一次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杀气也越发凌厉。

    那些黑衣人见他瞬间迸发出这样的气势,眸子里皆是一愣,旋即迎接他们的是玉沉渊更为凌厉和爆发的杀招。

    他一边飞快的催动着手中的软剑,另一只手也在同时操纵着那根仿似能听懂他的心声的银针,一路踩着这些黑衣人的尸骨前行。

    在一番厮杀之后,终于将堵在前面的一圈黑衣人都放倒,而后面追杀过来的尚且有一段距离,玉沉渊也不迟疑他手腕一转便将那一根银针收入了剑柄,然后抬手再度紧紧的抱住了楚云笙,一路施展了轻功飞快的向城门口掠去。

    在越过了两条巷子的时候,他们才终于看到了有行人有商贩的街道,而这街道的拐角还有人牵着一匹马正从一家客栈的偏门出来。

    玉沉渊一路带着楚云笙掠到了那马边上,抬手就将那马的缰绳夺了过来捏在了手中,不等那个牵马的人反应过来,玉沉渊已经带着楚云笙纵身一跳跃上了马,并对那人道:“去右司空府上收钱。”

    而那个牵马的中年汉子尚且没有反应过来玉沉渊这是要做什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玉沉渊已经用力一夹马腹,带着楚云笙飞奔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

    玉沉渊骑马,楚云笙身子本就已经虚弱至极,所以不得不双手环在了他的腰际,在她的右手碰到他腰际的时候,只感觉到一股温热在掌心里划过,楚云笙心里一惊,连忙低头去看,却被玉沉渊的话制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他道:“不要动,他们很快就跟上来,抓紧我。”

    楚云笙本来还想低头去查看他伤势的动作,就这样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们骑马一路飞奔,很快就到了城门口,守城的将领只对进城的人盘查的紧,对出城倒未多做留意,所以他们很顺利的就出了城门。

    只是,这才出城,才趟过那条长长的吊桥,那群黑衣人已经尾随他们也到了城门口,而且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所有人都换上了马匹。

    玉沉渊带着楚云笙勒住了马儿,眼看着那些人已经上了吊桥很快就要扑至面前,玉沉渊眸色一沉,便抬手将楚云笙抱着他腰际的手拨到了一边,然后腾身而起,掠向吊桥这头绑缚住整个吊桥桥身的几根手腕粗的玄铁链,他的身影还在半空中,手中的剑已经向着那几根玄铁打造的链子一一挥去。

    哐!哐!哐!

    几声巨响之后,那几根稳定整个桥身的玄铁链应声而断,而那吊桥也跟着瞬间向底下悠悠的江水里倾斜下去,刚刚还在吊桥上气势汹汹扑杀过来的黑衣人瞬间跟着他们身下的马儿一起向那江里栽倒了下去。

    而对面城门口尚未到达吊桥的黑衣人眸色一变,这其中有反应快的,就已经调转了马儿,向城内奔去。

    见暂时的危机已解,玉沉渊身子一腾,再度落回到了马上。

    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坐在楚云笙的身前,而是落到了楚云笙的后背上。

    “快走!”

    他的声音还在耳畔,然而他落上马之后靠着她的身子却已经虚软的贴在了她的肩头。

    若不是情势危急,玉沉渊也绝对不会这般虚软无力,楚云笙也不敢再耽搁咬牙用自己仅剩的一点儿力气,紧紧地攥着缰绳催动着身下的马儿一路飞奔。

    沿着出城的路一直往前走,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才看到了前面出现了三条岔路口,楚云笙不得不紧紧的勒住了缰绳,然后向身后这半天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的玉沉渊道:“该走哪一条路?”

    她跟右司空的交际太少,更加不了解他和玉沉渊的部署,所以自然也就不知道右司空到底是将兵力驻扎在了哪一处,更何况她对辽国的地界完全陌生,即便是推断也无从推断起。

    所以,面对岔路,只能停下了询问玉沉渊。然而楚云笙的问话却并没有等来玉沉渊的回答,她动了动脑袋,又问了一声:“该走哪一条路?”

    话音才才落,肩头上蓦地一沉,玉沉渊的脑袋已经耷拉在了楚云笙的右肩上,楚云笙一惊,连忙用力的回过头来去看,这时候才发现玉沉渊的那张绝色倾城的容颜此时已经苍白的完全没有了血色。

    而他的双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双眸紧闭,似是正在承受着某种痛苦。

    “喂?!你醒醒?我们该走哪里?”

    她连唤了几声,身后的人却丝毫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而这时候,楚云笙耳尖的听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众多的哒哒的马蹄声。

    很有可能就是那些追杀他们的黑衣人。

    再不能耽搁,楚云笙心一横,只能赌一把,她抬手一把攥紧了缰绳,双脚狠夹了一下马腹,马儿吃痛,一路带着她朝着左边的那一条路一路飞奔而去。

    他们一边跑,身后紧跟着的马蹄声也在逐渐拉近距离。

    再这么下去根本就不是个办法,莫说这一条路是否是对的,即便是通往右司空驻兵的地方,在他们还没赶到那里的时候,只怕就已经被这些人追了上来并杀死。

    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赌一把。

    不等她这一口气吐出,她手腕一抖,就将自己的防身匕首滑至了自己的掌中,然后眼里眸光一沉,便抬手利落的对着身下的马儿的屁股上用力的插了一刀。

    嘶……

    不等马儿因为剧痛而发狂飞奔出去,她已经用仅剩下的一点儿内力抱起了玉沉渊飞身掠到了道路一旁的大树上,并用了自己所能施展的最快的动作爬上了那大树的顶端,靠着浓密的树荫的遮蔽,她将自己和玉沉渊的身形藏在了树顶上。

    果然,在那马儿发狂飞奔出去不久,就有一队上百人的黑衣人骑着马从树下经过,他们并没有起疑心,一路都没有做任何停顿的就从树下飞快的经过。

    等到他们走远了,楚云笙这才松了这一口一直憋着的气,她抬手要抱着玉沉渊从树顶上掠下来,哪里晓得,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刚刚这一跃已经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现在的身体已经虚软到了极致,她唯有将仅剩下的一丁点儿力气用来抱住了玉沉渊,却实在没有力气再将身子掠飞出去,所以就这样,她只能眼看着自己带着玉沉渊一起从高高的树枝上栽落了下来。

    在一阵天旋地转间,她只看到玉沉渊的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周围的树枝刮的她浑身上下生疼,而渐渐的,她的意识也渐渐的涣散,最后视野也渐渐的模糊,最后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等楚云笙再度醒过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虽然是中旬,满月,然而他们掉下来的这个林子里的大树长势都极其的好,浓密的树荫将月光遮挡了个严实,只有零星一点儿树叶的间隙里,有那么一缕的月光洒下,才让这林子里不至于太过黑暗。

    至少,可以依稀看清楚周围的景物。

    楚云笙睁开眼帘,才恢复了意识就感觉到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痛,尤其是后背,她的那一道伤口,此时即便不查看,也能料到那里早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她深吸了一口气,动了动手指,让自己完全的清醒了过来,而这也才终于记起来他们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以至于落到了这样的田地。

    耳畔有轻微的呼吸声,楚云笙一怔,连忙转过头去,才看到玉沉渊就掉在了她的身边。

    一想到玉沉渊身上的伤口,楚云笙也顾不得自己一身的伤痛,连忙挣扎着爬起来,爬到玉沉渊身边,抬手就去探他的脉息,这一探,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发现他的脉象极其紊乱且微弱。

    即便是光线太过昏暗,看不清他的面色,她也知道他此时面色有多么苍白。

    她换股了一下四周,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巨石,那周围并没有什么巨大的树枝遮挡,所以有一整片月光,楚云笙咬了咬牙,用尽全力将玉沉渊拖拽到了那里,然后俯下身来,借着月光撕开了玉沉渊腰际的衣衫,查看他的伤势。

    才一揭开,一道狰狞的被剑戳破的口子就映入了楚云笙的眼帘,她抬手摸了摸那里,然后又摸出自己怀里带着银针,在经过了一番查看之后,玉沉渊的伤势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仅仅是因为这一伤口太深,还因为他中了毒,刺中他的那一剑是涂了毒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非要置他们于死地!

    而一想到这里,楚云笙脑子里瞬间就冒出来无数个疑问,然而,理智却在第一时间告诉她,救治玉沉渊要紧,现在对于玉沉渊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晚一点,只怕他这一条命都捡不回来。

    所以,楚云笙甩了甩脑袋,将脑子里那些纷乱的思绪全部抛到了脑后,然后再度用尽力气拖拽起玉沉渊,将他藏身在这块巨石的后面,以免再出现前来搜查的黑衣人发现。

    不是她多虑,而是以这些黑衣人紧追不舍至死方休的性子,只怕在发现那匹马上没有要找的人之后,迟早都会摸着这一条路搜查过来,然而,现在她却已经没有了能力带着玉沉渊一起跑,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将他藏起来,然而自己去这林子里找一些止血的草药,再看看能不能找到对他所中的毒有帮助的解药。

    想到这里,楚云笙又一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将玉沉渊藏好之后,从腰际里摸出一个玉瓷瓶,将里面的药丸子倒出了一粒,然后掰开了玉沉渊的嘴,将那丸子投进了他的喉咙里,看着他在昏迷中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她这才用攒下的一点力气站起了身子,忍着剧痛摸索着进了林子。

    *****

    (抱歉,最近的身体状态实在是不太好,所以本来很早以前就在我脑子里酝酿好的情节,现在写出来,却怎么都感觉不如人意,对不住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