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不同

    见状,楚云笙也没有说什么,只点了点头,便在阿呆兄的搀扶下往来时的路上走。

    一边走,她一边在脑海里过着之前马车兜兜转转的路线,然而,本来以为有些眉目的记忆,却在这会儿工夫又模糊了一些。

    这时候,玉沉渊抬手递给她了一卷图纸。

    楚云笙接了过来,在手中展开,才看清这是一张辽王城的地图,这上面详细到每一条街道甚至每一个显眼的铺子。

    然而,虽然地图清晰,但只是看着这地图还是很难将脑子里靠着身体感官猜测出来的路线在这地图上展现出来。

    见到楚云笙皱眉,正想着是不是应该再找一辆马车来,抓紧时间上了马车然后凭着自己的记忆指挥着马车去往之前越王关押三皇子的所在地,却见旁边一直都一言不发的阿呆兄这时候稍微偏了偏脑袋,看向楚云笙道:“刚刚那里?”

    楚云笙没有料到阿呆兄会突然冒出来这一句话,所以她又脑袋打结的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阿呆兄是在问她是不是去刚刚她去的那里。

    但是阿呆兄具体说的刚刚那里,到底是指他赶过来救出她和王后的那里,还是说就是越王待她去的那处秘牢?

    想到这里,楚云笙才想起来一个很关键的地方,阿呆兄明明是在宫外等她的,当时由越王带出宫门的马车就连窗口都封死了,完全看不到里面,阿呆兄又是如何会在她们遇到危险的时候犹如天将?而玉沉渊又是如何算到那些人会在那里伏击她们?

    楚云笙抬眸看向阿呆兄,先将他的问题放在一边,直接问出了刚刚脑子里的疑惑道:“阿呆兄,你之前不是应该在宫门口等我吗?怎的会出现在我们被伏击的那条街上?”

    闻言,阿呆兄抬起他那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了推面上的那半张银质面具,然后指了指楚云笙,才道:“你的味……道,很特别,记得。”

    “啥?”

    听着不善于表达的阿呆兄说出这样几个没有关联性的词语的时候,楚云笙又是一愣,然后转念一想,道:“阿呆兄你的意思是说,你记得我身上的味道,所以,即便是我被关在那马车里,你没有看到人,也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发现了那是我,从而一路跟着我们?”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如果是阿呆兄的话,楚云笙相信他可以做到,毕竟以他目前这般的功夫境界,他的六识已经不是常人可以比拟。

    果然,在听到楚云笙这一番带着惊叹的解释之后,阿呆兄点了点头,然后眼底里划过一道雪魄似的光芒,便转开了目光,再不看楚云笙。

    在楚云笙看不见的角度,那半张银质面具底下的绝世容颜上,已经浮现出了一抹胭脂红。

    然而,楚云笙既没有看到,也没有做他想,她此时的心思都放到了刚刚阿呆兄的那一番话上,因为她这时候才想到,既然阿呆兄一路跟着他们的马车,那么自然也就知道了越王最终将她们带去了何处,所以完全不用自己的猜测!

    而玉沉渊似是也在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他慢悠悠的转过了眸子,扫了楚云笙一眼,示意楚云笙去跟阿呆兄沟通。

    没想到即便是在这般紧要的关头,玉沉渊也不愿意同阿呆兄说上一句话。

    楚云笙只能在心底里感叹一声,面上还是平静的转过去看向阿呆兄道:“那你现在可还记得刚刚那辆马车将我们带去了哪里?”

    闻言,阿呆兄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楚云笙才舒了一口气。

    然后,他便抬出手来,又再度屈起一指将楚云笙拎了起来,一路踏着轻功飞檐走壁,往他记住的那条路线上奔去,而玉沉渊则紧随其后,在玉沉渊的后面,还隐身着蓝衣紫衣以及数十名当初被玉沉渊一起带来的高手护卫。

    楚云笙后背上的伤口早已经疼的她冷汗直流,这会儿稍作休息,再加上被阿呆兄这样提着,自己也没有用上多少力气,才算稍稍有所缓解。

    阿呆兄虽然性格孤僻,不愿意与人接触,然而脑子却并不傻,在要经过刚刚越王被困杀的街道的时候,他特意绕到了相隔了两条街的另外一条路走。

    即便是隔开了两条街道,楚云笙竖起的耳朵依然能听到来自那里的短兵相接的声音,显然那里还在激战,说明越王暂时没有事。

    楚云笙一路被阿呆兄提着,出于对阿呆兄的信任,所以她也就没有再费心神的想着刚刚自己被蒙着眼睛的记忆中的路线,就这样一路风驰电掣飞檐走壁,终于在一条偏僻的巷子口,阿呆兄将她放了下来,然后对她指了指前面。

    楚云笙刚刚站稳了身子,看到身边这条僻静的似乎没有一丁点声音的巷子,倒没感觉到有什么意外,而在接下来她转过身子,看向那巷子口通向的那一处地方的时候,却让她不得不惊讶。

    这条僻静的巷子出去,居然是皇宫的一处偏门!

    门口站着两队身着玄色铠甲的守卫,森严的很,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没有点轻功傍身还真不行。

    而看到了这里,之前一直萦绕在楚云笙脑子里的疑惑也都得以解开。

    她终于想明白为何才不过是走了两条喧嚣的巷子,然后转过去就已经越发没有了声音,按马车的行进速度来看,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出了城门,然而她却确实是听到了厚重的门扉开启的声音。

    原来,越王兜兜转转的带着他们不但没有出王城,就连王宫都没有出,当时楚云笙听到的那一声厚重的门扉开启的声音根本就不是城门开启的声音,而是眼前这王宫偏门开合的声音。

    而进了这里之后,他们兜兜转转的一路跟出了那密室之后的转折完全不一样,当时她还怀疑是不是越王察觉到了什么刻意在绕路,现在想来,他既然是带着她们再进了辽王宫里的某处偏殿,那么自然是想怎么转,想怎么兜,都能再回到这里,所以,自然是很容易就能混淆了她的记忆。

    这越王,果然是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谁曾想到他这般兜兜转转的,竟然还是带着她们回了辽王宫,更没有人想到,他竟然就是将三皇子藏在了辽王宫某处偏殿的密室里。

    如果不是阿呆兄功夫已臻化境,能在他们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跟了上来,只怕楚云笙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处地方。

    相比于楚云笙的惊讶,玉沉渊倒是沉稳了许多,他抬手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扫了一眼不远处偏门口的那些守卫道:“既然越王对伏击他的人都已经有了准备,更何况这里,想必里面的守卫更多。”

    这句话倒是真的。

    不等楚云笙说话,玉沉渊又道:“那你便跟紫衣在这里,我们进去,你现在这样进去也只会是个累赘。”

    虽然楚云笙从这句话里听出了那么一丝关切的味道,然而这种说话的态度和方式,还是让她有一种自己被小瞧了的错觉。

    虽然,她现在确实是个累赘,但不知怎地,被玉沉渊这样一说出来,楚云笙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她瘪了瘪嘴,不悦道:“后面的路虽然阿呆兄也跟着去了,自然知道是在哪里能带着你们去,但是当时那样森严的守卫下,那密道他却是进不去的,而那里又机关重重,稍有不慎就会触碰到机关最后莫说救不回人,就连自己都会丢了小命,没有我去你们怎么行。”

    虽然对玉沉渊的说话态度不太满意,但是楚云笙这句话说的也是实话。

    说完,不等玉沉渊作答,她已经抬眸看着阿呆兄道:“我们走吧。”

    说着,她扫了一眼玉沉渊,然后咬了咬牙关,用刚刚攒下来的一点力气,腾起身子,就跟上了阿呆兄的身影掠上了墙头。

    玉沉渊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给身边的紫衣使了一个眼色,紫衣会意,立即身子一窜就闪身出了这条巷子,往那偏门口的护卫们扑过去,一边跑,一边哭了起来。

    这样一来,那些侍卫的注意力也都随着扑到面前的紫衣而去。

    而这边,正好给了楚云笙一行人一个从高高的院墙上掠进去的机会。

    一闪身进了院墙,就看到一队守卫从侧边巡逻过来,阿呆兄反应也是极快,连忙一把拖了楚云笙闪身到了院墙下的灌木丛里,而玉沉渊等人也都不逊色,在看到那一队护卫过来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出了避让的姿势,并未自己找到了绝好的隐蔽之所。

    且说楚云笙被阿呆兄拖到了灌木丛之下,头顶上方全是低矮的树叶草叶,眼看着那一队侍卫就要到了跟前,她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而阿呆兄则将她护在了身下,楚云笙的脑袋抵在了他的胸口,楚云笙甚至能听到他胸口里那颗心通通通有力跳动的声音。

    而她的心此时却是紧张不已,紧张到她浑身上下僵硬无比,连一根汗毛都不敢动。

    倒不仅仅是因为就在眼前的这一队护卫,而更多的则是因为她脑袋靠着的胸膛的主人,阿呆兄。

    天知道阿呆兄多有洁癖,天知道他有多拒绝别人的靠近,就连同已经被他并不排斥在他世界之外的楚云笙,他平时也是带着几分嫌弃的,搀扶着她的手臂的时候,一定是要隔着衣料,提着她的时候,仅仅是屈起一根指头,犹怕触碰到了楚云笙一点。

    然而,在这时候,他们彼此贴的这么近,楚云笙害怕之前有一次自己因为太过激动而一时间忘形的抓住了阿呆兄的手臂,然后被他如同像比瘟疫一样的用最快的轻功给避让了开来,并且连带着几天都绕着她走。

    而现在的情形,两人贴的如此之近,她甚至能听到阿呆兄的心跳声,那心跳声也加快了好几个节拍,楚云笙就怕阿呆兄也在强烈的压制住自己内心想要一把将她扔出去的冲动最后没有压制住……

    所以,她此刻才会如此紧张,比担心被面前的这一队护卫发现的心情还要紧张。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每一点,楚云笙的小心肝都要跟着颤抖几下。

    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这样压抑和紧张的时候,那一队护卫才终于悉数的从这灌木丛前面走了过去,而楚云笙只感觉到头顶一松,阿呆兄已经松开了按压住她的姿态并站起了身子。

    楚云笙抬眸,想要看向他的眼睛向他道个歉,然而阿呆兄却似是对刚刚的一幕丝毫也没有放在心上一般,他看也不看楚云笙便再度抬起了手,又用那一根指头弯曲起来,再度拎起了楚云笙。

    虽然习惯了阿呆兄的不说话不吱声,然而,此时他不说话不吱声楚云笙却并不能确定他是否是真的生气了。

    然而,她的心思也只是在这上面听了了半刻便转移开来,放到了眼下的情形上了。

    在避开了那一群守卫之后,他们后面又陆续遇到了两队护卫,这才终于到达了一间从外面看起来有些废弃破旧的宫殿外。

    而这里,竟然没有一个守卫。

    果然越王这掩人耳目的功夫做的也是极好,谁能想到这里会藏着三皇子呢?

    站在宫殿外,楚云笙抬眸看向玉沉渊,玉沉渊点了点头,然后对身后的蓝衣等一众高手护卫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都先藏起身子,然后他便同楚云笙阿呆兄三人闪身进了这宫殿的偏院里。

    阿呆兄在一间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房间门口站定,指了指这里,然后便起身走上前去,抬手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

    随着房门被打开,一股宛如来自地狱深处的腐朽和阴暗潮湿的气息瞬间铺面而来。

    就是这里,没错!

    楚云笙立即来了精神,也跟着阿呆兄的步子走了进去。

    阿呆兄抬手按在了屋子中央的那一副画卷上,然后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只到这里。”

    这一次,楚云笙是一下子就听懂了他的意思了。

    他是说他只跟着到了这里,后面的密道,他没有进去。

    在阿呆兄按在了那一副画卷之后,这画卷旁边悠悠然转出了一道石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