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逃离

    他的眸中带着浮冰碎雪的凉,带着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阴冷,就这样看着楚云笙,然后道:“只是本王不知道这是楚姑娘故意丢在了那里呢,还是只是个巧合,若只是个巧合的话,也未免太过巧了,本王倒希望这只是个巧合。”

    果然什么都逃不过他的这一双眼睛。

    在搀扶着王后走出那间密室的时候,楚云笙就已经趁着越王启动机关,在轰隆隆的石门关闭声音的掩盖下,拨动了一下头上的这朵珠花,让它掉在了地上。

    因为这密道又长又昏暗,而且每一处的灯盏和石壁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在来的时候,她的心思都放在周围的构造和注意那些机关上了,所以也未曾做标记,若这时不留下点东西在这里,只怕回头就算她找到了这个地方,也找不到具体在哪一个灯下的石壁之上。

    本以为她已经做的那般小心翼翼,自是不会惊动的了越王,却不曾想,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能露出丝毫破绽只能将这出巧合演下去,在面对上越王这般让人后背发凉的神色的时候,楚云笙眸底里浮现出一抹恰到好处的疑惑和不解,并反问道:“难道越王觉得我是故意丢掉这支珠花?可是,我为什么要丢掉它呢?”

    闻言,越王轻声一笑,松开了紧紧攥着楚云笙的手,语气却是冷冷的道:“谁知道呢!”

    他的疑心既然已经起了,一时半会想要完全打消他的疑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没有回去之前,楚云笙也并不打算轻举妄动,她心里这样想着,正收回了被那支珠花扎的生疼的手,却在这时候马车突然一顿。

    只听见马车吃痛的一声长鸣,旋即这马车就一阵天旋地转向一边栽倒了下去。

    在马车内的楚云笙,王后以及越王都还没有摸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只能在这一阵天旋地转里抬手紧紧的攥着身边能抓住的东西,楚云笙一只手抓着马车边框,另一只手想要去拽住在这般天地翻转剧烈摇晃下犹如一片浮萍一样毫无自保能力的王后,然而越王却先楚云笙一步将他长臂一揽就将王后拖拽在了自己的怀中。

    哐!

    一声巨响之后,前一瞬间还在飞快行驶的马车翻了一个底朝天。

    而这时候,虽然反应也算是极快并且用力的抓住了边框,然而却依然摔的楚云笙疼的倒吸凉气,尤其是她后背肩胛骨上的伤口,此时不需要去查看,她也能感受到一股暖流自那里流了下来,已经将自己整个后背都侵湿透了。

    而王后却因为在那般天旋地转间被反应极快的越王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所以看起来她面色虽然苍白,眼睛里带着惊魂未定,但是却并没有大碍。

    越王见王后没有大碍,这才紧了紧眸子,向楚云笙看过来。

    两人在翻到的马车里眸光才一碰撞,只一眼,便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而此时,外面的刀剑相接的声音已经乒乒乓乓的响了起来。

    越王的贴身护卫已经赶到了翻倒的马车边上搬开了已经坏掉的车门,并跪在外面汇报道:“禀殿下,我们遇到了黑衣刺客,而且他们人数众多,刚刚还在这里设下了陷阱埋伏,我们的马车……”

    不等他说完,一支带着凌厉杀气的箭已经从右边呼啸而来只一瞬间就刺破了他的颈部,而他还保持着跪在地上想马车内的越王汇报的姿势。

    见状,王后被吓的尖叫了一声,而越王则连忙抬手抱着她腾身出了已经被摔的不成形的马车。

    楚云笙紧随其后,在她钻出马车,看到眼前这一幕厮杀的时候,也不由得惊诧不已。

    到底是什么人已经事先得知了越王出宫的消息,并且在这里准备好了埋伏,只见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一条僻静的近乎荒废的街道上已经拥满了穿着黑色夜行服并将脸都蒙了个严实的刺客,这些人少说也有上百,而且看出手,各个功夫不弱。

    越王此次出来不过带了十多名贴身的护卫,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也肯定抵不过这些人的人海战术。

    一时间,看到这样的情景,楚云笙也不由得为越王捏一把汗。

    然而,不等她担心完越王,她的身后已经嗖嗖嗖的射过来三道带着凌厉杀气的跟刚刚那个汇报的侍卫所中的箭羽来自同一个方向的箭。

    楚云笙想也不想就要踮起脚尖转过身子并施展起轻功避让,然而这才一动,才意识到后背的伤口被拉扯的生疼,她的动作也慢了一步,所以那一支箭堪堪的擦着她的脖颈不到半寸的距离过去。

    这一险,惊的楚云笙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再不敢大意。

    本以为这些人定然是哪位王子的势力,他们的目标是越王才是,却不曾想到,这些人竟然是要赶尽杀绝,就连她这个无辜也不打算放过。

    越王单手揽着已经被吓的说不出话来呆若木鸡的王后,另一只手拔出剑来轻松的斩落了另外两支分别射向他和王后身上的致命位置的箭,然后抬眸看向楚云笙道:“你护着王后找个机会先离开。”

    “可是,你……”

    后面担心的话楚云笙还没有说出来,却见越王已经将王后塞给了楚云笙,然后抬手从他宽大的袖摆中取出了一个旗花,抬手利落的就放飞了出去,在那旗花发出一声尖锐词儿的声音之后,周围的那些黑衣人一愣,扑杀向他们这里的气势也越发凶狠了起来。

    既然越王已经这么说,又放出了旗花,楚云笙相信他也一定是有所准备或者后路,此时再在这里她们也只是会更危险,也帮不上忙。

    更何况,对她的立场来说,现在也是最好的逃离的机会。

    想到这里,楚云笙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忽略到后背上那疼的她直冒冷汗的痛楚,然后手腕一翻转就滑下了那个一直绑缚在自己手臂内侧做防身之用的匕首,然后抬手利落的一划,就割裂了自己的裙摆,在对面屋顶上的弓箭手再度搭弓上弦的空当,她已经抬手利落的将那割下来的布料打了两个结用它作为绳索,将王后的腰和自己的腰绑缚在了一起,然后她才一只手揽着王后的腰际,一只手拿着匕首,咬牙用尽了自己此时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掠上了旁边的屋顶,而这时候,那些黑衣人也分出了一部分扑杀上了屋顶,越王一抬手,就调开了四个分别护卫在他身边的护卫上了屋顶去掩护楚云笙和王后。

    虽然已经知道他接下来还有准备,然而,在现在这一刻却是实实在在的生死关头,面对这么多杀气凌然的黑依人,他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找援军,也不是自己先撤,而是先将王后护送离开,但凭这一点,也让楚云笙看到了越王对王后的爱护。

    有了越王身边的那四个贴身护卫的帮助,楚云笙虽然带着王后拖慢了逃离的速度,却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然而,奈何这些黑衣人刺客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他们几个护卫只挡的了一面,却顾及不到另外一面,而楚云笙的身体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只身一人都很难逃离,更何况还带着什么都不会的王后。

    就在她在斩落了三四名黑衣人刺客之后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却见到不远处的屋脊上突然掠过来一道天青色的身影。

    那一道身影快如闪电,动如鬼魅,转眼间就已经避开了层层扑杀的黑衣人落到了楚云笙面前。

    忙于厮杀的楚云笙在看到那一道身影,旋即闻到那一缕熟悉的清香的时候,突然间鼻尖泛起了一阵酸楚,刚刚还有几分担忧和慌乱的心,也因为这人的出现而瞬间被抚平。

    而阿呆兄在看到楚云笙的时候,眼底里也划过一抹紧张之色,旋即他抬手就夺过了身边一个距离楚云笙最近的拔剑的黑衣人的剑,然后将那剑拿在了手中,手腕一抖,那剑在他的手中瞬间就似是成了一柄绝世名剑,散发出一片片清冷的月华光芒,在那一道道月华光芒的笼罩下,是围绕在楚云笙身边的那些黑衣人一片片的倒下。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这些人临死都没有看清楚他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跟我。”

    在手腕一转,挽了一个漂亮利落的剑花之后,阿呆抬手就抛了那柄还在滴着血的剑,然后手指一勾,又如之前几次的那样,拎小鸡一样的将楚云笙连带着跟楚云笙绑缚在一起的王后一起拎着,然后犹如他来时的那般,迅速的闪身向前面奔去。

    见来了帮手,刚刚那四个被越王知会上来帮楚云笙和王后断路的护卫也连忙提剑横亘在了他们离去的路上,而刚刚阿呆的出招太快太狠太过于震撼,以至于在他攻击范围外的那些人都看傻了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阿呆已经带着楚云笙和王后扬长而去,而那四个越王的贴身护卫也已经稳稳的堵住了他们去的方向。

    再难追到,他们索性将剩下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到了眼下的焦点——越王之上,所有人的攻击目标都齐刷刷的对准了场中那个穿着墨色蚩纹的越王身上。

    而这些,被阿呆兄平安带走的楚云笙自然是不会知道。

    她们三人在跑出去了两条街之后,就已经能看到辽王城最热闹的集市了,而才到那个路口,楚云笙一眼就看到了那里停靠着一辆宝蓝色的马车,在马车的边上懒洋洋的靠着穿着月白色锦服、胸前的衣襟半敞露出一大片雪色肌肤的玉沉渊。

    车夫则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而那车夫楚云笙有些印象,是右司空府上的。

    莫非右司空和玉沉渊已经算到了他们会经过这里?

    然而,他们又是如何会知道会突然冒出来那些黑衣刺客呢?

    心下不解,然而楚云笙却还是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且温柔的安慰旁边已经被惊的浑身冰凉面色苍白的王后道:“王后放心,那是右司空的马车,我们安全了。”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阿呆兄就已经带着她们两人在马车跟前落下了身子。

    在看到马车上的玉沉渊的时候,已经被吓傻了的王后的眼睛里已经就蓄满了泪水,然而真的走到了马车跟前,近距离的看着玉沉渊的时候,她眼睛里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又一次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楚云笙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正要说话,却听玉沉渊皱眉嘲讽道:“不上马难道还等着刺客来追吗?”

    闻言,王后一怔,但似是旋即就反应过来玉沉渊这句话实际上是在关心她,她立即就止住了泪珠子,连忙从马车旁边上去。

    然而,就在她才踩着凳子准备上马车的时候,玉沉渊已经身子一跃,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然后皱眉看向面色同样苍白的楚云笙道:“可摸清了?”

    楚云笙自然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

    刚刚被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刺客一搅乱,导致她的记忆有些乱,不过只需稍稍冷静下来,还是能记起一些来的,她点了点头道:“不是很肯定,但却只能一试,现在越王脱不了身,是最好的时机,我们去吧。”

    听到这话,才登上马车的王后一怔,连忙抬起头来道:“你……你们……这是要……要去救……”

    然而,不等她将话说完,玉沉渊已经眉梢一挑,对旁边恭敬的站着的车夫道:“赶快送王后娘娘去右司空府。”

    得了玉沉渊的吩咐,那个车夫也不敢耽搁,连忙身子一跃就跳上了马车,并在抬手间就挥动了鞭子策马离去,让刚刚探出头来要说话的王后冷不防的被颠的身子一个趔趄就朝着马车内栽倒了下去。

    玉沉渊只当是没有看见,他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