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爱与不爱

    闻言,王后身子一僵,眼泪就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掉了下来。

    她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头,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越王道:“可是,你如今这般对待我儿,可曾有想过我见到了他这般受尽折磨的样子又怎会真心嫁你,之前,我还想着你是真心为我好,会像楚姑娘说的这样,也会真心善待觉儿,可是如今看来,却是我错了。”

    王后的眼泪虽然一直在抑制不住的流着,然而这一番话说的决绝而冰冷,就连越王听到这一番话之后,心也是一惊。

    他的态度也立即软了下来,当即便松开了钳制着王后的下巴,退开了一步道:“王后误会了,本王并不曾折磨三皇子,如今这样只是将他暂时关押,一来是为了确定王后会安心嫁给我,二来也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毕竟如今我皇兄刚去,另外两名侄子又都不太安定,他们对他这位昔日最被皇兄宠爱的儿子可是虎视眈眈的很,所以,本王这样也是为了他好,还希望王后能体谅本王的心意,只要等你我二人大婚一过,本王就立即放了他,只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越王的语气一顿,一改刚刚的语调,带上了几分寒意森然,他凑近王后的耳畔,用只有她和楚云笙才能听得见的声音道:“在本王登基,也就是王后同本王大婚的当天,本王会开启这一个暗室的机关,届时,这里,这里,这里,这四面的墙壁上都会有盐水沁出来,一直到将这件密室淹没了为之,也就是说,若是这中途有任何变故的话,三皇子……可是神仙都难救了,所以本王劝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好成为本王王后的准备,也希望这中途不会出任何变故。”

    这句话话音才落,王后的身子已经虚软无力的栽倒了下去,楚云笙连忙抬手去搀扶,哪晓得她后背上的伤口本来才将将愈合,今日一早因为要扶住王后而被牵扯的裂开了口子,这时候再一动,那撕裂的口子越发大了,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伸出去的手也不由得慢了一拍,而就是这一拍,王后的身子已经落了下去,然而,一旁的看似性格暴躁粗狂的越王却动作灵活且温柔的长臂一伸,就将王后拦在了怀里。

    他将王后万般怜惜的揽在怀里,连忙对楚云笙唤道:“快看看,她怎么样了?”

    楚云笙也顾不上后背上的疼,连忙下腰来抬手搭上了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的王后的脉搏,在察觉到她脉搏虽然微弱,但是还算平稳,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时候,她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抬眸看着紧紧地抱着王后满眼里全是担忧之色的越王道:“民女之前已经说过了,王后娘娘身子本来就孱弱,再加上近日来劳心劳力,又郁结在心,所以不能再郁郁寡欢更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可是越王怎的还明知道这样还要故意刺激她呢?”

    “她到底怎么样了?”越王这时候所有的心思都已经放在王后的安危之上,完全没有在意到楚云笙话里的不敬和责备。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不是我夸张,虽然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但若是再这样的话,只怕很快就会让娘娘的痼疾发作,到时候,即便是我师傅在这里,也是无能为力了。”

    听到这话,越王眸色一紧,抱着王后的手腕也越发用了两分力道,他垂下了眸子看着面色苍白被他刺激的昏迷过去的王后,眼眸中一片温柔中还带着几分自责,他道:“本王知道了。”

    “现将王后娘娘靠在这里,待她缓和过心气儿来,自然就转醒了,越王先不要动她。”见越王手腕上紧绷的经脉,楚云笙有些心疼这时候被他紧紧勒着的王后,连忙劝导。

    越王这时候哪里肯不听楚云笙的话,他轻轻的将王后交托到楚云笙的手上,然后连忙脱掉了自己的外袍,垫在了冰冷的铁栅栏上,这才将靠在楚云笙怀里的王后接了过来,让她靠在了垫在他的外袍的铁栅栏上。

    看到他这般紧张且细心妥帖的样子,楚云笙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面前的这位越王了。

    他对王后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爱。

    能爱到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惜要强迫她嫁给他,即便是在以伤害她为前提下,只为了得到她,让她能常伴他左右。

    在楚云笙所理解的爱里,是付出,是保护,是希望用尽自己力量也要护那人的周全,而且,虽然也希望能在一起,却并不愿意他们两人的在一起是自己用了手段并且强行逼迫了对方才达成的。

    真正的爱恋应该是你情我愿,你侬我侬。

    而像越王这样对待王后的,又不能说不是爱。

    只是这种爱,一般人承受不来罢了。

    想到这里,楚云笙的脑子里忽的一闪,又划过了那个朝思暮想的影子。

    只是这一次,再想到他的时候,她的心里却是无限的委屈。

    委屈到她忍不住眼角发涩,忍不住落泪。

    秋选。

    秋选。

    秋选。

    这两个字眼如同魔咒一般,一遍又一遍的在楚云笙的脑力反复循环,而每循环一次,她的心底里的酸楚就会蔓延多一分。

    他到底也是会因为忍受不住外界或者自己身份所带来的压力而要进行选妃了吗?

    从此以后,他的身边会有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女子。

    那么她呢?

    他曾许诺给自己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到底都成了泡影。

    不,也许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死了,又或者以为自己成了宸王妃同苏宗宸一起浪迹天涯游遍山水。

    楚云笙倒情愿是这样的情况,也好过即便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却还是顺从了楚王宫里的规矩在全国范围内大肆选妃。

    想到这里,眼泪再也止不住,划过了脸颊,滴落了下来,楚云笙这才从胡思乱想里惊醒,她连忙垂眸去看蹲在王后身边的越王,但见越王的注意力都在王后身上,丝毫没有看到她这一刻的失态,楚云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再不能留一点闲暇让自己胡思乱想,楚云笙转过身子看向底下那个水牢里的被铁链紧紧地困在牢笼里的三皇子耶律靳。

    而这时候,始终都垂下眸子仿佛对上面所发生的情况都置若罔闻的耶律靳却突然抬起头来,他这一动,弄的绑缚在他身上的那些锁链哗啦啦好一阵响动,在这阴暗潮湿的密室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是你?!”

    他的眸子在对上楚云笙的眸子的时候,也划过一丝疑惑,随机他转过眸子看向一旁的王后,最后落到越王身上,他冷笑道:“你是什么人?看样子,也是他的人?怎的那时候在山谷的时候我竟然没有认出来,原来在那时候起,你就已经被他派去了五洲大陆吗?”

    闻言,楚云笙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并且十分想跳下去对这个对她胡乱揣测十分不讨喜的男子揣上几脚。

    然而,理智冷静如她,却还是忍住了,嘴角微微上扬,挂上了一抹恰到好处的笑意道:“三皇子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但想来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的师傅就是被你们称之为医尊元辰先生,所以上一次,你才会在山谷里碰到我,然而,我却没有想到的是当初那个将我们当刀使的人居然是辽国的三皇子。”

    楚云笙说的这一席话正巧让旁边的越王听个正着,他的心思本来还全部都放在昏迷中的王后身上,听到楚云笙的这一句话,他蓦地站起了身子来抬眸看向楚云笙道:“你们竟然是认识的?”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我可跟三皇子并不认识,不过是曾将在我师傅的山谷谷口见到过他,当时他来找我师傅,而且,当时的情况好像是他被人追杀,而他也毫不客气的拿了我当了刀使而躲过了一劫,不过是一面之交罢了。”

    虽然事实的真相也就是如此,但是被越王问起来的时候,楚云笙还是尽量的轻描淡写,而且语气里带上几分对三皇子的疏离和不喜。

    这样才能让越王放松对她的警惕,毕竟谁能想到一个对三皇子不喜欢的人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了将他救出去呢。

    果然,听到这句话之后,刚刚因为知道楚云笙和三皇子认识而带上了几分疑惑的越王果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他也没有再多问,便蹲下身子,轻轻擦了擦王后冒着冷汗的额头,不住的问楚云笙道:“她当真无事吗?怎的过了这么许久还不见醒来?”

    楚云笙认真的打量了一番王后的面色,然后道:“再等等,也没有那么快的,越王心急了,只是这密室太过阴暗潮湿,对王后娘娘的身子大不利,我们应该尽早出去,只是如果在王后娘娘昏迷的时候将她带出去的话,让她还没来的及跟三皇子说上话,我想等她醒来又会伤心的,所以,我们只能再等等。”

    听到楚云笙这般说,越王也无法,只得垂下眸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楚云笙这才将目光再度落回到下面三皇子的身上,打量着他的面部轮廓,这一仔细瞧才发现,他的轮廓虽然有三四分像二皇子,那一双眼睛还是有些像王后的,又大又灵动。

    自是可能因为面部轮廓更像辽王多一些,所以当时在元辰师傅隐居的山谷的时候,她才没有发现这人的眼睛跟阿呆兄和玉沉渊相似。

    那时候,哪里会想到这人竟然会是玉沉渊和阿呆兄同母异父的兄弟。

    想到这里,楚云笙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而下面耶律靳的眸子一直锁定在楚云笙的身上,看到楚云笙叹气,他又冷笑道:“当初就是你欺骗我,说元辰医尊在辽国,我才会再度踏入这陷阱,如今你竟假好心了起来,真是可笑。”

    他不说话则好,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让楚云笙有一种想上去踹他两脚的冲动。

    他当时又没有告知自己他的真实身份,而她当时对辽国的情况也完全不清楚,而且当时,元辰师傅确实是带着姑姑前往辽国了,这就是她所知道的全部消息。

    怎的到了他这里,却成了自己将他骗来了辽国?

    难不成等他再度赶回辽国的时候元辰师傅和姑姑已经离开了,他不但没碰上,反而还被越王给抓个正着?

    可是,即便是这样,这能怪她吗?

    心里气恼归气恼,但面上楚云笙还是很沉得住气的瞪了他一眼道:“那依阁下的意思是我之前就已经是越王这边的人,故意给你提供了假消息好让你自己跳进陷阱被越王抓到咯?”

    “难道不是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耶律靳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楚云笙,这时候那一双漂亮的眸子也变得让人觉得反感了起来。

    然而,虽然再是不喜欢这人,但他却依然是阿呆兄和玉沉渊的兄弟,是面前的泪美人王后的亲儿子,她答应了他们要救,就自然不能食言,即便是看在他们的份儿上,自己也要尽量的去完成这一件事,不能跟这人计较。

    所以,她也只是恨恨的瞪了耶律靳一眼道:“那我何不在当天,在那山谷的谷口的时候就绑了你?何必要花费那般多的弯弯绕绕,毕竟当初莫说以我和阿呆兄两个人的身手对付你不成问题,就是阿呆兄一个人拿下你也完全不在意下,我们又何必将你骗回了辽国再动手,就不怕你不上当或者中途再出什么变故呢?我以前只听说过辽国的三皇子甚得辽王宠爱,是文武全才,智勇无双,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虽然心里对三皇子不是很喜欢,但是按照楚云笙的性子也不会直接这样毫不留情的说出这样的话,只是碍于越王就在一旁,在认真的听着且分析他们两人的谈话。

    而偏偏越王是个疑心极重的。

    若是她不能将话说的重一些,保不齐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即便是没有什么端倪可以看,但他若是对楚云笙格外的防备,楚云笙又如何的找到办法救出三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