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劝说

    “姑娘,你怎么了?可是我刚刚不小心按压到了你身上的伤口?”王后连忙诚惶诚恐的避开到一边,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也满是关切。

    楚云笙摇了摇头,故作轻松道:“无妨的。”

    说着,她便上前搀扶着王后坐下,不等王后开口,她先道:“我此来,是要王后配合的。”

    “配合?”王后抬手拍了拍贵妃榻旁边的位置示意楚云笙坐下来。

    楚云笙也不推辞,她后背上的伤口这时候正疼的紧,就这样站着实在是难受,迎着王后那一双不解的眸子,她环顾了四下,确定距离最近的旁人在门外,听不见她们的小声说话,她这才压低了声音道:“王后要救三皇子,可是我们出去之后几经打探,都没有查到三皇子被越王关押在了何处,眼看着先王盖棺下葬的日子近在咫尺,而这时候也正是越王最忙的时候,所以我们必须得尽快找到三皇子被关押的位置,然后才能想到办法救他。”

    一听到说是救自己的儿子,王后的双眸一亮,刚刚还凄凄惨惨戚戚的面色瞬间带上了几分欣喜,她下意识的一把攥紧了楚云笙的手道:“姑娘请讲,有什么我能帮上忙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只要能救出觉儿。”

    闻言,楚云笙才凑近她的耳畔,低声道:“这恐怕得有劳王后在越王面前做一场戏,只要让越王答应让你同三皇子见一面就可,而我会跟着王后一同前往,记下那处位置。”

    楚云笙的话音将落,却换得王后一声无奈的叹息道:“我又何尝不想见一见觉儿呢,可是……我已经试过几次,想要跟他讲,他却是油盐不进,我……”

    说着,王后又开始嘤嘤嘤嘤的小声啜泣了起来。

    楚云笙只得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继续道:“你便假意已经死了心的要嫁给他,而且对他说,在没有见到三皇子本人的前提下,如何能断定三皇子就在他手上,这样软硬兼施,相信他是不会拒绝的。”

    听到楚云笙说到这里,王后才止住了哭泣,她双眸含泪,有些愣愣的看着楚云笙,似乎在消化楚云笙话里的意思,良久才点了点头。

    然后,她刚要站起身去做准备,却听见外面的太监又唱报道——越王架到。

    声音未落,穿着一袭墨色蟒袍的越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楚云笙立即站起了身子并抬眸给了王后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王后会意,也点了点头,便由楚云笙搀扶着,走到了门口看向已经走到廊檐下的越王。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王后主动起身相迎,越王显然有些意外,他眉梢一扬,便是一抹得意的笑意挂在了嘴角,并道:“怎的今日里,王后就转了性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从王后那张绝色倾城的容貌上扫过之后,最后落到了楚云笙的身上,似乎是在问楚云笙的。

    楚云笙本是低着头,垂着眼帘,在感受到他那一道犀利的目光射过来的时候,她便也不得不抬起头来,回答道:“刚刚民女多了几句嘴,还请越王不要见怪。”

    闻言,越王眉梢一挑,那双大眼睛里划过一丝疑惑,但身子却已经擦着楚云笙和王后而过,大步踏进了屋子,并道:“那你都对王后说了什么?”

    见他在主座上落了座,王后对外面伺候着的宫女使了一个眼色,那宫女立即跟着走了进来奉茶。

    而楚云笙则搀扶着王后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才垂眸道:“民女刚刚来的时候,见到王后娘娘哭的正伤心,然后替王后娘娘把了脉,才发现王后娘娘郁结于心,身子已经虚弱至极,若是再这般下去,即便是痼疾不复发,这身子也熬不住,所以民女以一个局外人的观点来劝导王后娘娘,希望她能从忧郁里走出来,能看到越王对她的好,以民女之见,王后娘娘所焦虑担心的无非是两点,其一,她担心以后会被越王欺辱,然而,民女却是觉得,越王既然这般看重王后娘娘,也定然是将她放在心上的,所以可以算的上是王后娘娘的良人,他日,王后娘娘跟了越王,也定然不会受到半点伤害,而其二,便是王后娘娘最放心不下的三皇子,民女觉得,越王也会爱屋及乌,并不会伤害三皇子分毫,而这两点只要王后娘娘想通,定然也会解开心中的结,从而接纳越王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去,想来民女刚刚的分析应该是让王后娘娘觉得有两分道理,所以,心情这才缓和了不少,但要完全解开心结,还得缓些时日,只要越王有耐心,我相信王后娘娘会全部都想明白的。”

    越王本来还在疑惑楚云笙到底是给王后说了些什么,又或者说他是带着几分猜疑和顾忌的,担心楚云笙这突然的前来王后便转了性子,这两者之间定然还有什么牵扯或者谋划,然而听到楚云笙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且不说她刚刚是否对王后说了这一番话,这话里的真假暂且不追究,他此时听到她当着王后的面这样分析出来,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因此看向王后的眼神里,越发多了几分欣喜和痴迷。

    “她说的,可是真的?”他看向王后,眼睛里的光芒满满全是炽热的爱意。

    然而,王后在抬头,对上他那双眸子的瞬间就想要避让开来,但脑子里却回想起楚云笙刚刚的叮嘱,便又下意识的告诫自己,要镇定,所以她在眸子躲闪了一瞬之后,又恢复了镇定,并抬起头来迎着越王的目光看过去,点头道:“是的。”

    平时,王后在越王的眼里就是一个冷冰冰的完全不近人情的冰山美人,即便是他威胁她,即便是她性子柔弱,会担心会害怕,会瑟瑟发抖,然而他却是知道她骨子里带着常人都不曾有的执拗和坚持,对他也是从来都是冷言冷语,像这般正视他的眸子,神色平静的回答他的问题,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因此,被美人迷了心窍的越王也越发相信了楚云笙刚刚的一番话,他大手一挥,道:“没想到,姑娘的话如此管用,早知道,本王也不用费劲那么多手段。”

    说到这里,他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然而,却已经晚了,王后将计就计的顺着他这一句话立即黑下了脸来,她的眸子里恰到好处的泛起一汪泪花,并看向越王道:“臣妾不祈求别的,只希望越王能好好的对待我儿。”

    越王正在为自己所出刚刚的一番话而懊恼不已,又见王后的神色垮了下来,他正要软声细语的陪个不是,却不曾想从来不肯低头的王后居然开始低声的求他,这让他那一颗大男子汉的内心越发的膨胀,心情也更加愉悦,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这一点,刚刚这姑娘也说过了,王后尽可以放心,本王爱屋及乌,即便是为了王后着想,也不会伤害了觉儿的,只要三日之后,王兄顺利盖棺下葬,本王就着手准备登基事宜,届时一起的,还有封后大典,而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本王会还觉儿自由,他在辽王都中做一个闲散王爷,本王就许他一世荣华富贵,他若是想要寄情山水,天下之大他想去哪里,都可以,本王绝不阻拦。”

    说着,他就已经愉快的笑出了声来,然而,王后却突然上前一步,带着浓浓的哭音道:“那越王,可不可以让我见见我儿,也好让我安下这一颗心。”

    刚刚还笑的灿烂的越王在听到王后的这一句的时候,面色瞬间就变了,他眉梢一皱,眉心凝成了一个“川”字,看向王后的眼神也比刚刚少了几分炽热,而是多了几分警惕道:“总归不过这几日的功夫,王后不必急于一时。”

    往日,王后要求见三皇子,都被他用这个理由给搪塞了回去,然而今日,王后却带着几分坚持和固执道:“我什么都不做,只是想见见我儿,想看看他是否安好,这样也不行吗?”

    说着,她又梨花带雨嘤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旁边的楚云笙也帮腔道:“恕民女直言,王后娘娘现在的身子实在是太过虚弱了,实在不应该再过忧心,否则的话郁结于心,就是我师傅在,也治不好这心病,而这病可是会要人命的。”

    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越王的表情才终于有了一丝松动,然而那般坚定的眸子,却并愿意就此妥协。

    见状,王后又一边抽噎着,一边断断续续道:“我不过是想见见……见见我儿,想确定一下是否他真的在越王手中,毕竟从始至终,我都不曾亲眼见到他被你关押,所以你让我如何安心,再者,越王莫不是怕我这个小小的女子能从你那如同铜墙铁壁一般的守卫里救出我儿?”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越王的眉蹙的越发的紧了,眼看着他眸子里已经升腾起了一团火,就要爆发,却听见王后又抛出了后半句激将的话,这让他的怒气一瞬间被点燃,当即一拍桌子,将旁边的宫女刚刚奉的茶震落道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音,他看也不看,只是紧紧地盯着王后道:“你以为本王还怕你能翻得起什么浪来不成?不过就是想见一面,好,本王成全你。”

    说着,他站起了身子,又扫了王后一眼,示意她跟上。

    听到他终于说出了这一句话,楚云笙和王后都下意识的在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越王也不看她们,直接越过她们就往外走,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对外面候着的太监道:“备车,本王有事出宫。”

    他的声音才落,就有太监一路小跑着往外走去,而他也走到了门口已经准备好的步撵并坐了上去。

    王后跟着他才走到门口,就被守卫拦了下来,越王坐在步撵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后,并对拦下她的守卫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立即让到了一边,跪了一地。

    而王后才由楚云笙搀扶着走了两步,就见越王抬手指着楚云笙道:“王后可以去,她不行。”

    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了,楚云笙不去怎么行!

    闻言,楚云笙没有人看到的角度上轻轻捏了一下王后的手臂便松开了搀扶着她的手,而王后也很配合的,在楚云笙这才刚刚一松开手的瞬间,身子就摇摇欲坠的往一边偏倒了下去,眼看着就要倒下,还是楚云笙又一次的眼疾手快的再次搀扶住了她,而这一幕也都落在了越王的眼里,看到这一瞬间王后变得惨白的面色,他的心也跟着似是被人紧紧的提了起来,对之前楚云笙说起的她的状况又深信不疑了几分,然后不等楚云笙再开口,他大手一挥道:“那便跟上吧,好生照看王后。”

    说着,他动了动下巴,身下那些抬着步撵的太监们立即转过了身子,抬着他往宫门口的方向而去。

    而这时候,给王后的步撵也已经准备好了,王后在楚云笙的搀扶下上了步撵,而且也将楚云笙留在了她身边,两人没有分尊卑的坐在了一起。

    一路,沿着宫墙往宫外走,楚云笙都能感受到王后娇弱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她伸出手来,轻轻的按在了她冰凉的指尖和掌心,对她笑了笑,柔声道:“没事的,放心。”

    楚云笙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能安定人心的魔力一般,闻言,王后果然也渐渐的镇定了下来。

    为了让她不紧张,楚云笙便跟她攀谈,想要逐渐分散她的注意力,她故作轻松的笑道:“作为医者,我都很是好奇,王后平日里是如何保养这肤色的,看起来竟然比豆蔻年华的女子还要娇嫩。”

    虽然平日里收到的赞誉已经太多,这时候在听到楚云笙的闲聊和赞叹的时候,王后还是会心一笑道:“可能是天生丽质。”

    闻言,楚云笙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从她见王后第一面起,她都是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却不曾想到她竟然还有这般带着孩子气开玩笑的一面。

    一时间,她对眼前这位泪美人的好感又上升了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