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施以援手

    就在这时候,却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厉啸。

    那一声携浑厚内力所发出来的长啸直让人觉得耳膜生疼,也让那些就要落向楚云笙的长剑都慢了一拍,等他们再度举剑刺去的时候,就见到一个身着玄色衣衫眉目如画的男子已经快如闪电般的掠到了他们面前,不等他们做出反应,他抬手一挥,便是一记凌厉的掌风,将距离楚云笙最近的几人齐齐掀翻在地,然后他的身子才悠悠然落地,并居高临下的看着用剑做支撑有些歪歪扭扭的站着的楚云笙,并皱眉道:“我不过才离开这会儿,你就能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你这到底是在外面树了多少敌?”

    依然是那一袭玄色的衣袂,胸口的衣襟永远是半敞着,露出一片雪色的肌肤,依然是那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只一个挑眉的神情便足够担得起魅惑众生这个词语。

    说这话的时候,玉沉渊的眉梢微微展开,嘴角上扬,露出了一抹似嘲似讽的笑意。

    在楚云笙认识的人里面,恐怕也只有他能把担心的话都说的那么欠揍。

    想到此,她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咬牙并垂足顿胸道:“天知道这一次到底是我自己树敌太多,还是因为你的关系,而你竟然还能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如果不是为了淌玉沉渊这趟浑水,她也不会因此而得罪越王,自然就不可能会被追杀,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和王后的原因。

    可他倒好,居然还说起风凉话来。

    见到楚云笙似嗔似恼的样子,玉沉渊眼角的笑意更深,他靠近了楚云笙些许,似是丝毫不介意楚云笙面上沾满的那些血渍,低声笑道:“这可怨不得我,毕竟这是你很早之前就答应下来的约定,说起来在卫国的那一次,我为了保护你在意的卫王,可也是殚精竭虑劳心劳力……”

    眼见着他还要继续说下去,楚云笙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这才止住了玉沉渊的自我陶醉与欣赏。

    而这时候,刚刚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被突然出现的玉沉渊惊艳到的御林军士兵和玄衣杀手们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发现面前的一男一女竟然还有闲心在这里说笑,全然没有将他们这些人的威胁放在眼里,一时间,他们恼羞成怒,越发杀气腾腾的朝着玉沉渊和楚云笙扑杀了过来。

    见此,玉沉渊垂眸看向气喘吁吁的楚云笙,淡淡道:“还能动吗?”

    楚云笙咬了咬牙尖,点了点头,刚刚跟玉沉渊的这一番交流,让这些杀手们放缓了步调,也给她攒下了一点力气。

    见她点头,玉沉渊立即收敛了面上的笑容,身子迈出一大步,他周身的气场瞬间变的冷冽和肃杀,就在他手腕翻转间就多了一根闪烁着寒芒的银针,楚云笙只看到他手腕一抖,那一根银针化作一道寒芒瞬间消失在了空中,而那些举剑扑杀过来的御林军士兵尚未看清楚是什么状况,就已经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他们身上并不见有半点伤口,唯有眉心的位置冒出了一滴血珠子。

    而他们的身子才软软的倒下,玉沉渊的手腕再一转,下一瞬,他的两指间已经多了一枚尚且在滴着血珠子的银针。

    看到这一幕,莫说已经见识过玉沉渊出手的楚云笙咂舌不已,就连那些后面紧跟着围攻过来对手们也都愣在了原地,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而就在这时候,却听见吊桥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楚云笙和玉沉渊以及那些被震慑到的御林军士兵和玄色杀手们都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循着那阵阵马蹄声抬起头来,向那吊桥看过去。

    这一见,那些御林军士兵和玄色杀手们齐刷刷的变了脸色。

    因为对面来那群人中,领头的那两人中,其中的一人是即便是辽王城的百姓,也都认识的当朝右司空。

    而他身边一同策马疾驰而来的那个带着银质面具的青衣男子不正是刚刚被他们一起围杀最后跑掉的那个绝顶高手吗!

    他跟着右司空一起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御林军士兵和玄衣杀手的脑子里都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然而他们上头的命令却又不能违背,一时间,所有人的眉宇间都带着纠结和凝重。

    而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阿呆和右司空奔到了吊桥的这一头,抵达了楚云笙身边。

    阿呆动作最快,他身下的马尚未抵达吊桥,他就已经腾身而起,飞快的朝着楚云笙掠来,在看到楚云笙那一身的伤痕之后,带着面具的他眼底里划过一丝痛惜,然而,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用他从未有过的温柔动作将楚云笙搀扶了起来。

    “姑娘,没事吧?”一看到一身血染的楚云笙,右司空眉梢微蹙,语气里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不忍。

    因为,此时的楚云笙莫说面颊上已经被鲜血染红都看不出她本来的面目,身上更是到处都是流着血的口子,尤其是在右边肩胛骨上的那一道伤痕,皮肉都已经翻卷了起来,让人根本不忍心再看下去。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她看向右司空,眼睛里满是感激和动容,并道:“是我拖累右司空了,对不起,但是这一次,我已经想不到别的办法脱身……”

    虽然右司空已经决定趟夺嫡这趟浑水,但是在他自己尚未作出决定站在哪个阵营之前,自己就先让他站在了越王和左司空的对立面,这样到底是有些不厚道,让楚云笙心生惭愧,虽然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在这里她除了求助于右司空,也再没有别的办法和门路了。

    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右司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连忙摆手道:“你又没有做错什么,说对不起做什么?”

    说着,他也不再废话,而是转过头去,看向面前这一大队至少还有上百名的御林军和玄衣杀手道:“你们的领头人是谁?”

    话音才落,就见有一个三十岁上下留着一撇小胡子的男子在众人相让下,从御林军里走了出来,他对着右司空行了一礼,然后才道:“南特使蒙摄拜见右司空大人。”

    闻言,右司空点了点头,然后眼睛微微眯起,眸子里迸发出一道寒芒,直逼对面跪着的蒙摄道:“你可知这女子是我右司空府的人?连我右司空府上的人都敢动,你这南特使的位置是嫌坐的不够稳当吗?”

    右司空的声音淡淡的,不见有丝毫的情绪起伏,然而这样越是这样淡淡的声音,配上他这样的眸色才更加让人心惊。

    他的话音才落,蒙摄惊的将头埋的更低了些,连忙申辩道:“还请右司空大人恕罪,末将自然不敢动右司空府上的人,末将也是奉命行事,将这个擅闯天池别苑惊扰王后凤驾的女子捉拿归案,怎料到被她如此顽固的反抗,还请右司空大人体谅。”

    捉拿归案?

    这样的鬼话只怕是街边上的小孩子都不会相信。

    分明这些人从一出现就步步杀招,步步绝境,携着一股不将楚云笙置之死地不罢休的劲头,怎么可能只是捉拿归案。

    明眼人只需要看一眼楚云笙现在这一身的伤就知道他是在说假话。

    听到这里,右司空眉梢一扬,眸底深处的杀机更甚,他冷冷的看着南特使蒙摄道:“哦?是吗?本司空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谁跟我右司空府上的人过意不去,是谁说这姑娘擅闯了天池别苑,可有证据?”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找的到证据,更何况说楚云笙擅闯别苑,他们也只是听上头的人这么一说,在场的人并没有一个人亲眼所见,所以被右司空这么一问,那个南特使蒙摄一时间竟有些语塞。

    而右司空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的眸光犹如一把匕首,紧紧的钉在南特使蒙摄的身上,继续道:“还有,本司空很是想知道,到底是谁下达的这个命令,要捉拿我右司空府上的人。”

    如果说刚刚问起楚云笙擅闯别苑的证据让南特使蒙摄语塞的话,那么右司空这后半句话简直让南特使蒙摄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现在脑子里还能回响起临出发前上头对他的吩咐,不能惊动任何人,更不能让越王知道。

    他当时想着不过一个女子,面对他们布下的天罗地网,即便是插翅也难逃出去,却不曾想到楚云笙不但逃离了他们的围困,还一路逃到了辽王城下,并找去了右司空府搬救兵,现在不但惊动了右司空,只怕很快就会连越王都知道此事,到时候,他和属下们的日子只怕不好过了……

    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南特使蒙摄的后背才冒出一层层的冷汗,但偏生面前的右司空却又是一个他得罪不了的人。

    在他脑子里百转千回的将事情的利弊都权衡了一遍之后,才咬牙道:“没有谁下达命令,只是我们在巡视天池别苑的时候发现了这女子有可疑的迹象,担心她企图对王后娘娘不利,这才不惜动用全部力量前来追击,在这之前,末将并不知道她是右司空府的人。”

    “这么说来,就是一场误会了?”一听到他牙关紧咬,势必要将那个幕后主使藏起来,右司空眉梢一展,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既然是误会一场的话,念在你们也是一心为王后安危着想尽职尽责其心可嘉的份上,本司空也暂不追究你们了,都退下吧。”

    闻言,南特使蒙摄一怔,显然没有料到即便他已经说明这女子在天池别苑形迹可疑,即便右司空可能已经猜到了他的幕后指使是谁,却依然选择了维护这女子,这一点让南特使蒙摄格外惊讶。

    因为从他卷入这个朝堂斗争以来,右司空给各方势力的感觉都是不偏不倚,他从来不会偏向于哪一边,更不会帮忖哪一边,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各方势力争相拉拢但却又不会与之为敌的存在。

    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选择为了这个女子出头,要将她维护到底。

    到底是让南特使蒙摄感到意外。

    然而,即便是感到意外,即便是身负命令要取了那女子的性命,但在面对右司空的时候,蒙摄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毕竟那是位置远在他之上的右司空,而且他手下的府兵就已经能将他挫骨扬灰。

    他一个小小的特使,在右司空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所以,这样看来,今日,他是注定取不成这女子的性命了。

    想到此,他的心底里除了对没有完成命令回去会受到的惩罚而担忧之外,更多的愤怒和懊恼,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环顾四下,看了一眼为了追杀这女子而接二连三倒下的自己的属下,心底里的不甘也越发的被扩大了开来。

    他向右司空低头,垂眸道:“右司空说的极是,是您府上的人,自然不可能会有什么可疑的迹象,也许这只是一场误会,但是,即便是如此,这女子残杀我如此众多的御林军将士,只此一条,但就律法来说,也难逃一死。”

    搬出律法来,即便是右司空,也不能违背。

    说到这里,蒙摄的面上下意识的划过一丝自得起来。

    听到这话,右司空眉梢一挑,尚未答话,却听见一旁被阿呆搀扶着的楚云笙冷笑一声道:“若是哪一天,我也不分青红皂白的上前就对着南特使大人一通乱砍乱箭飞射,您会不会躲,会不会出于自卫还手呢?我们杀这些人固然不对,但是这前提是,他们的剑已经搁在了我的颈间,我不得不作出避让和反抗,说到底,也是因为你们自己没有认清楚人,造成了误会,从而引起了这一场血腥的残杀,您说,是不是?”

    虽然南特使蒙摄说的不错,但是楚云笙说的话也句句在理,若非蒙摄前一句已经放软了语气承认是误会,弄错了人这才导致一路追杀了楚云笙,那么自然楚云笙出于防卫而杀了这些要她命的人也是情有可原。

    那么,按照楚云笙的话来说,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虽然听起来并没有什么错,但是落到蒙摄的耳里,却格外的讽刺和犀利,但他偏偏一时间又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