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遇到伏杀

    她将那宫女搀扶在假山上靠着,然后抬手利落的解开了她的穴道并拍了拍她的脸颊。

    在那宫女动了动眼帘,就要清醒过来之前,楚云笙转过头去看着王后点了点头,便循着刚刚玉沉渊离去的方向一路施展了轻功追了过去。

    汤池外面的守卫已经被支开了大半,楚云笙估摸着是开始越王想行不轨之事特意这样做的,这样也方便了她脱身。

    她一路小心翼翼的避开守卫离开了天池别苑,回到了昨夜玉沉渊的马车离去的那处山坳。

    然而,明明昨日说好的今天在这里等着,而等楚云笙到了这里,却哪里还有马车的影子,有时候玉沉渊的性子,楚云笙也拿不准,不知道玉沉渊是先行离开了,还是前来接应的马车还没有赶来,她找了一棵长势茂密的杏树攀上了它的枝桠,想着先在这里等等,看看动静再做决定,毕竟阿呆兄刚刚也跑没了影子,而以阿呆兄的性子是不会丢下她独自离开的,如果这里等不到,她就只好再折返回别苑去找了。

    然而,不过才等了一刻钟的功夫,不等楚云笙想着接下来的一步是去找哪里找阿呆兄,坐在茂密的杏树枝头的她蓦地听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声音不大,但却来自四面八方。

    一听到这里,楚云笙立生警觉,她放缓了呼吸,将身子越发藏进树枝深处,并将六识都放开,感受周围的情况。

    越听,她心底里的越发萌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那些声音都在以她所在的地方为中心,逐渐靠拢!

    也就是说,来人的目标是她,而她的位置已经暴露!

    想明白了这一点,楚云笙也不再原地藏着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同时脚尖一点,借着树枝反弹的力道将自己射飞了出去,再施展了轻功直接蹿到了三丈开外的树枝上。

    那些声音也因为她这突然的动向而一顿,然后也都调转了方向,再次向着楚云笙现在正落脚的树的位置奔来。

    而且,这一次似是已经察觉到了楚云笙要跑,所以他们干脆也放弃了潜伏,直接跳出了树枝草丛,提着剑就扑杀了过来。

    而这时候,楚云笙站在枝桠上才看清楚这些人,他们统一穿着玄色的军装,手中的长剑俨然就是宫中御林军专用佩戴的。

    而她才前脚刚出天池别苑,这些人怎的就能找了来,毫无疑问,他们一早就埋伏好在别苑外,只等着楚云笙逃出来之后,落入他们的包围圈。

    一时间,楚云笙脑子转的飞快,看着这些人周身萦绕的肃杀的气息,手中提着的长剑也隐隐带着嗜血的光芒,在这个时间点上,能派遣御林军伏杀她的,除了越王,她不做别的人想。

    但是,之前他离开的时候,分明就是被自己的一番说辞打动,要是他想杀自己,大可以在汤池就动手,又何必转身才翻脸?

    虽然想不通,然而,此时却也不是走神的时候,楚云笙身上没有佩剑,而且这些人弄的如此大的动静,显然人数不在少数,要是硬拼硬闯的话,她未必是对手。

    所以,楚云笙心底里隐隐有些焦急,然而行动上,她却还是保持着头脑清晰,在树枝上大约的估计了一下敌人的数量和来的方向之后,她就几个纵身,跳下了树枝,往昨日马车送他们来的那条小路上走。

    然而,这些人哪里会如她的愿,不等她的脚尖落到那路面上,本没有什么稀奇的路面突然凹陷了下去,似是触发了某种机关,楚云笙反应也是及时连忙抬脚蹬在了凹下去的侧壁上,借力将自己身子弹射出去,以避免落入这个凹陷下去里面布满了锋利的刀刃的陷阱,然而,她的身子将将弹飞出去,不等她再一次落到了实处,前面的路口嗖嗖嗖的射过来数十支箭雨,这些携带着凌厉之势,每一箭都对准了楚云笙的要害,她百忙中一把抓住了一旁探出来的树枝将自己的身子荡飞了出去,然而,这一次,才终于将脚落在了实处。

    但是这些人却不给她丝毫的喘息的机会,她脚尖才落地,刚刚四周埋伏着的提着剑的御林军士兵已经将她团团围住,那闪烁着银芒寒光的长剑从四面八方涌来,瞬间就将楚云笙笼罩在一片月华光芒之下。

    她自然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在眼看着这些杀招当头罩下,她蓦地蹲下了身子,弯腰的瞬间抬起右脚对着在离她最近的一名御林军士兵的脚踝用上了力气扫了过去,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御林军士兵应声倒下,而在他倒下的瞬间,楚云笙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将他往她所在的包围圈里一拖,另一只手就夺过了他手中的长剑,对着她面前几个御林军的腹部就是一剑劈下。

    伴随着几声惨叫,楚云笙已经从这个打开的豁口将自己的身子跳了出去,然而,不等她再度稳住身形,后面扑杀过来的御林军士兵也已经到了眼前,他们的身手不凡,出剑又狠又准,同时面对数十个人的攻击,楚云笙也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更何况无论她走到哪里,逃到哪里,等待她的都是下一步杀招,这些人是不将她置死地不罢休,根本就不给她任何的喘息机会。

    几个起落回合下来,御林军士兵已经倒下了几十人,然而不清楚他们在林子里到底埋伏了多少人,楚云笙只感觉杀了一批立即又冒出来一批,像是杀不尽杀不绝似得,而她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体力却在逐渐下降,毕竟,她不是铁打的,根本耗不起这样的车轮战。

    再打斗了将近两刻钟之后,楚云笙只感觉自己提剑的手有些发麻,手中的剑也越来越重,她的肩上和后背也不同程度的挂了彩,鲜血汩汩的往外冒,然而这些人的攻势却丝毫没有转弱,厮杀了这么许久,她也只是朝着那条逃生的小路前进了几步而已,距离前面的路口都还有好长一段距离。

    看着这些杀红了眼的御林军士兵,楚云笙真恨不得自己能有阿呆兄那样的出手,抬手间挥出的一片刀光就能将这些人的性命收割。

    想到阿呆兄,楚云笙不由得有些担心和焦急,她在这里遇到了伏击,不知道阿呆兄是否安全。

    然而,她的念头才刚刚冒了出来,正在厮杀中的楚云笙就见到不远处的枝桠上闪过一道熟悉的天青色的身影,不等她将那一道影子看清,因为她这一分神,身后的一个御林军士兵举起的剑已经向她的肩胛骨上刺了过来,而她一面要抵挡前面四人的攻击,等反应过来身后刺过来的一剑的时候,却根本抽不开招式来抵挡,眼看着那一剑就要刺中自己,楚云笙却听到嗖的一声似是利刃划破空气的声响,紧接着,那个刺向自己的剑就堪堪的停在了半空中,距离她肩胛骨的位置仅有半寸,而下一瞬,那把剑的主人的身子已经硬挺挺的倒了下来,楚云笙用眼角的余光看去,只见到他的左眼上没入了一根树枝,那根竹枝直接透过他的眼睛刺中了他的脑袋,所以他才会在那一瞬间倒下。

    而这样悍然的出手,虽然画面看着可怖,但是对于已经见惯了太多的死人并且亲手了结了太多人性命的楚云笙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紧接着,响起了同样的三声,嗖嗖嗖,在楚云笙面前的几个人便跟着那人一样,应声倒地。

    而阿呆的身子也如同闪电一般,迅速的出现在了楚云笙的身边。

    “往那里走。”楚云笙一把抹掉自己面上沾上的血浆,抬手对指了指脚下这条延伸出去的小路。

    见状,阿呆抬手摸了摸面上的银质面具,然后点了点头,就抬起手来,单手勾起了楚云笙的后衣领子,要施展轻功将已经筋疲力尽的楚云笙带走。

    然而,不等他们走出几步,刚刚在一旁被阿呆兄悍然出手震慑到的御林军士兵,这时候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看向阿呆的眸子中已经带上了几分恐惧,然而身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减弱,相反以比之前更加灵敏和利落的出手向楚云笙和阿呆攻了过来。

    “我可以的。”

    眼看着这些人再度攻杀了过来,而阿呆兄一手还要提着自己,楚云笙咬了咬牙,身子一动就挣脱开来阿呆兄的束缚,她将手中的长剑一横,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嗜血的光芒,并道:“既然这些人成心要将我的命留在这里,那么我们便杀出一条血路罢!”

    说着,她脚腕一转,将一边悄悄靠近她的一名御林军士兵踢出老远,并反手一剑刺向了另外一人的脖颈并夺过了他手中的剑,然后递给阿呆兄。

    在楚云笙面对生死关头的时候,阿呆从未有过迟疑,他抬手一揽,就将楚云笙递过来的剑拿在了手中,并脚腕一转,鬼魅般的身子在面前攻杀过来的御林军士兵中游刃有余,几个起落下来,待他再回到楚云笙身边,这一波攻击过来的几十个御林军就已经剩下了跑在最后的几个人。

    然而,不等楚云笙和阿呆兄有喘息的机会,树林里再度闪身出了足有上百个穿着墨色衣服的男子,而这些人单看动作就已经比这些御林军士兵的功夫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同时,不等他们靠近,树林里再度响起了嗖嗖嗖的箭羽划破长空的声音,眨眼间就是数几十支箭朝着楚云笙和阿呆兄的要害射了过来。

    若这时候,要躲避箭雨的话,必然要闪身到一旁,而一旁则是那些穿着墨色衣服的男子已经布好的剑网。

    除非阿呆兄的速度惊人,在这些箭雨到达之前就已经腾身出去,避开这箭雨的射程,然而若是阿呆兄一个人的话,以他这般已经接近出神入化的轻功,楚云笙相信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她不行,而阿呆兄若是要带着她这个累赘,只会拖慢速度,让两个人都陷入危险。

    这一瞬间,楚云笙脑子里就划过无数种可能和担忧,然而不等她抬手推开阿呆兄并将自己的身子折返落向一旁的剑网以期再度从剑网中杀出来,阿呆兄已经蓦地抬手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肢,这还是阿呆兄第一次主动触碰她后衣领子意外的地方。

    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他的脚尖蓦地一点,就带着楚云笙一起,将身子窜飞出去数丈,并在两个起落间,就到了刚刚还似是远在天边无法抵达的路口。

    尚未落地,楚云笙的目光落到这块石头之上之后,就立即出声道:阿呆兄,劈开这块石头!”

    阿呆兄抱着她,犹如一道闪电一般将身子落到这路口的石头后面,他们的脚尖才触碰到了地面,就听到叮叮叮几声脆响,刚刚射向他们的那些箭悉数落到了这块石头的另一面。

    而脚尖才落到地面,阿呆兄也不闲着,他立即松开了揽着楚云笙腰际的手,在那箭雨钉入石头的声音发出之后,他脚尖一点,就将身子腾空,按照楚云笙所说的那样用最快的速度提剑在半空中挥出一道又一道带着凌厉剑气的招式。

    一剑一剑的,都落到了这一块巨石之上,不多时,阿呆兄的身子尚且还在半空中,就听到这石头发出一片巨大的破裂声。

    在阿呆兄的剑气之下,这石头终于在这些追杀过来的墨色衣服的男子赶过来之前炸裂了开来,而在察觉到这炸裂的临界点的一瞬,阿呆兄已经长臂一揽,再度抱上了楚云笙的腰肢,将她一带,便施展了他此生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将两人射飞出去数丈。

    而这一次,他们再不多做停留,即便是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因为那块巨石倒下而引得旁边的石壁上的石头纷纷滚落而发出来的轰鸣声,楚云笙和阿呆也并未多做停留,而是一同施展了轻功,直接顺着这条进城的最近的小道往辽王城的方向飞快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