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多此一举

    那马儿正处于飞快前进当中,骑马的人似乎根本就将面前即将要践踏的生命放在眼里,他不但没有做出紧急的勒住缰绳的动作,反而小腿一用力,越发夹紧了马腹,催动着马儿继续向前。

    眼看着那高高扬起的马蹄就要落到楚云笙面前,她反应也是极快,在阿呆兄的手指将将搭在她的后颈的瞬间,她的脚腕一转,脚尖一用力,就将自己连带着阿呆兄一起向街边上倒退了数步,堪堪的避开了那马。

    而同时,就在那马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楚云笙分明听到了那个带着黑色帷帽的人一声冷哼,满是讽刺的吐出两个冰冷至极的字眼:“找死。”

    而随着他这两个字话音才落,他整个人已经由那马儿带着奔出了丈许,眼看着就要冲过前面的拐角。

    这时候,已经稳住了身形的楚云笙站直了身子,双眸微微眯起,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手腕一转便将刚刚在转身时候已经准备好的银针对着那人射去,然后,不等看着那人中针从马背上倒下,她已经拉着阿呆走到了前面的一家糕点铺子里,只听到身后响起了那人坠马惨叫的声音以及刚刚那些遭殃的百姓发出的一大片唏嘘的声。

    虽然没有看清楚那人的长相,但是这样横冲直撞的策马,完全不顾及在这街上的老百姓的死活,多半都不会是什么良善之人,更何况,他不但无视楚云笙的生死,语气神态间也全然是趾高气扬加淡漠嘲讽,这样的人,更不可能是什么好人,眼看着他就要继续冲撞下去,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摆摊的或者逛街的老百姓要遭遇,所以楚云笙才在抬手间射了一根小小的银针给它,那银针本是她藏在身上做防身用的,上面啐了些能令人手脚麻痹的毒,并无其他的害处,但这样就已经足够他吃些苦头了,至少从马上坠下来这一跤也跌的不轻。

    然而,这里人来人往,他也不可能看的到是谁下的手。

    所以,楚云笙才在出手之后就拉着阿呆闪身进了糕点铺子,打算给阿呆兄买了桂花糕就转身离开,然而,现实却远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前脚才踏出糕点铺子,就看到不远处突然来了一队穿着银色铠甲的士兵,一路小跑着过来,迅速的将这条街围了起来,街上刚刚的喧嚣顷刻间没有的踪影,街上的行人或商贩都睁大着眼睛看向这些士兵的领头人,那人约莫三十来岁,看也不看周围这些面带惊恐或紧张的百姓,径直朝着先前坠马的那人走去。

    而楚云笙才循着他去的方向看过去,这才发现,那个被她下了麻药带着黑色帷帽的男子此时正被几个士兵簇拥着,搀扶到了已经停靠在一边的马车上坐下,他头上的帷帽已经在坠马的时候掉了,露出了他本身的容貌,看着倒还算清俊,只是那一双眉眼带着一股子让人不寒而栗的戾气,看到走过去的中年男子,他眉峰蹙起,沉声道:“本宫在这里都能遇到刺客,看来尹大人的治下并不太平。”

    闻言,那个被他称之为尹大人的中年男子连忙双膝跪地,垂首道:“是卑职失职,竟然让二皇子在这天子之都遇到歹人袭击,请二皇子给卑职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定将这歹人缉拿归案。”

    二皇子……

    四下里鸦雀无声,这个中年男子的称呼无疑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想到这个嚣张跋扈的人竟然是当朝的二皇子,所有人在听到这称呼之后,再想着刚刚因为他坠马而幸灾乐祸唏嘘不已的自己,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眼神也都开始游历闪躲了起来,唯恐刚刚自己的表情被这二皇子给看了去或者记恨在了心上。

    然而当事人却完全没有将四周这些百姓的表情看在眼里,他只眸光冷冷的看着跪在前面的尹大人,抬手点了点马车侧壁,语气也满是嘲讽和狠戾道:“既如此,本宫就给你这个机会,若是没有找到那人,你这官也不要做了。”

    说着,不等尹大人抬起头来领命,他已经由下人搀扶着上了马车。

    马车绝尘而去。

    而刚刚那个唯唯诺诺的尹大人在马车离开之后,也站起了身来,面上的表情也已经换了一个样,他眸光阴冷的扫了一下街道两边僵立着一动也不敢动的人,然后抬手招呼手下道:“给本官严加看守各个街道以及出城的要塞,一旦发现有可疑人等,立即拿下。”

    看着那些士兵应声在各个街道分散开来,一个一个开始盘查,楚云笙扯了扯阿呆兄的袖子,轻声道:“等下你趁他们没人注意到的时候溜出去,往北边走,一直出城,今晚那里有花灯,很热闹的,我等下就来找你。”

    她本来只是想给那个嚣张跋扈的人一点教训的,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人居然还是一个皇子,更没有想到因此还牵连的整个辽王都都戒严,现在严加盘查可疑人口,而阿呆兄带着这样的面具,又一副完全不会取下面具不肯合作的性子,难保不齐等下走过街口会被人拦下来,到时候只会是更麻烦。

    早知道这样,楚云笙绝对不会自讨苦吃的射出那一枚银针。

    但是事已至此,她只能跟阿呆兄分开走,他轻功了得,想要脱身简直易如反掌,而她则跟着这些人群走,即便是被人拦下来,无凭无据,根本就查不到她的身上。

    只要过了这一劫,出了城到城外灯会,相信就安全了。

    只是不知道阿呆兄肯不肯合作。

    听到楚云笙的话,他垂下头来,细细的打量起楚云笙,长长的如同两把小刷子一般的睫毛眨了又眨,最后落在了楚云笙拽着他的袖口上。

    楚云笙才反应过来这孩子有洁癖,立即松了手,并将刚刚才买的还热乎乎的桂花糕塞到了阿呆兄的手上,继续道:“你吃完桂花糕我就来接你。”

    听到这话,阿呆的眸子里犹如星光闪了闪,最后点了点头,身形如同鬼魅般在人群里一闪,便没了踪影,即便是楚云笙,也没有看清楚他到底去了哪里,看到他终于肯配合,楚云笙这才松了一口气,也跟着前面那些已经排好队等着搜查的百姓往前走去。

    不知道是她运气太好,还是说尹大人对二皇子的话也只是阳奉阴违,总之,她一路竟然顺顺利利的出城,甚至连个盘查和搜身都没有。

    这倒省去了她之前已经打好的一篇腹稿。

    去往城外放花灯的人不在少数,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楚云笙本来要加紧步子去追赶阿呆的速度都放慢了不少,只能混在人群里,随着人流朝着护城河走去。

    一番折腾,等她到了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只是天公不作美,本是辽国人一个比较喜庆的节日,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来,来时还熙熙攘攘的人群,等到了河堤边上的时候,已经散去了大半,虽然两边的林荫路上挂满的红灯笼已经都被点了起来,显得格外的喜庆,但是雨点却越落越大。

    打在零零散散飘落着花灯的河面上,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虽然人撤去了不少,但是在江边上放灯的姑娘们的热情却不减,她们笑着闹着,丝毫不在意那些落在身上的雨水,一个个将自己亲手做的河灯推到了水面上,然后无比虔诚的许着愿。

    楚云笙的目光在江边来回搜索了两圈都不见有阿呆兄的身影,正有些着急,想着他会不会跑错了方向,这里对他来说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走错了地方可怎生是好。

    越想,楚云笙心里越发不安,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子,正要沿着堤坝再去找一圈,却冷不丁的被一颗青杏砸中。她正错愕着是谁在这乱扔东西并抬头顺着刚刚砸向自己的方向看过去,这才一抬头,句看到前面的那颗挖脖子杏树上木雕般的端坐着的人可不是阿呆兄么。

    看到楚云笙抬起头来,迎着她的目光,阿呆的眸光里划过晶亮,他脚尖一点,全然不顾这样会让周围那些百姓如何惊讶,直接就落到了楚云笙身边。

    虽然他尚未靠近,虽然他还带着那半张银质面具,然而隔着这么老远的距离,楚云笙也已经能感受到那半张银质面具下的那张脸此时定然是臭臭的。

    因为他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一种叫做不高兴的情绪。

    待落定,不等楚云笙开口,阿呆先探出手来,将自己手中一直拿着的那一张油纸往楚云笙手里一塞,平素里平静无波的语气里竟然也带上了几分不满道:“早,吃完了。”

    楚云笙愣愣的抬头看向阿呆,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张油纸,不正是刚刚分别的时候,自己塞给他的那个抱着桂花糕的油纸吗,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为自己来晚了而不高兴。

    看到孩子样的阿呆兄,她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最后还是忍住了,然后十分认真的抱拳道歉道:“是我不对,我没能守信,下次不会了,作为补偿,明天再给你买桂花糕可好?”

    话音才落,楚云笙蓦地感到刚刚萦绕在自己身边的那一股子幽怨蓦地消失了。

    阿呆兄抬手推了推面上的银质面具,垂下了长长的眼睫毛,点了点头。

    楚云笙这才松了一口气,却突然感觉到后背一凉,仿似有一道寒芒照在了自己身上。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习,她的六识早已经异于常人,所以在感受到那一道目光之后,她反应极快的转过了身子,循着那一道目光看过去。

    这一看,沉稳如她也不由得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她身后几步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少年,素衣青衫,衬着他本来就漂亮的容貌越发多了几分姣姣。

    他一手举着油纸伞,另一只手上还抱着一把伞,看样子是为了给谁送伞而来,脚上的靴子边上沾了不少泥浆。

    他站在那里,便已经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吸引了河边众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未出阁的小姑娘们,看着他都下意识的红了脸颊,却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然而,他的目光却一直紧紧的牢牢的锁定在楚云笙的身上。

    一直到楚云笙转过来看向他的那一刻。

    看到他,楚云笙也是一愣,她没有想到会在这碰到莫离,要知道就在下午吃饭的时候他还曾问她要不要来赏花灯……

    当时她就已经隐隐猜到了这孩子的心思,怕他想多了,所以婉言拒绝,并趁着他在门外没走远的时候,明确的告诉了他娘亲——她已经有未婚夫婿了,并且只把他当成了弟弟。

    本来以为,这孩子也该是要死心了,怎的现在,在这里看到她……准确的说是看到她和阿呆兄站在这里,他的眸中竟然带着受伤带着些许痛楚。

    他到底是误会了什么,还是多想了什么?

    一时间,楚云笙也拿不准莫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嘴角动了动,想要扯出一抹轻松的笑意,同他打招呼,然而她的笑容才勾勒出来,对面的莫离已经无力的垂下了手掌,随着他掌中拿着的油纸伞落地,他的脚腕也一转,蓦地转过了身子,再不看楚云笙一眼,直接拨开人群一股脑的跑了出去。

    剩下笑容僵硬在嘴角的楚云笙看着他消失在人群里的背影不知所措。

    “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她想跟上去,问问,但直觉却告诉她现在不是时候,他可能正在气头上,得等他冷静了再说。

    所以,她动了动身子,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追上去,而是走了过去,弯腰将刚刚他落下的两柄油纸伞捡了起来。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没想到你也是个无情的主。”

    正当楚云笙抱起雨伞,想带着阿呆兄离开的时候,玉沉渊的声音却在身后凉飕飕的响起。

    *********

    (抱歉啊,离开了这么久,对不住大家了,从今天开始,陌陌恢复更新啦,而且会一直保持稳定更新直到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