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二章 说明

    楚云笙点了点头,也确实该回去了,至少要将王后现在的处境和状态告诉给玉沉渊。

    马车滚滚前行,右司空府本就离王宫很近,不多时就已经到了,楚云笙扶着右司空夫人走下马车的时候,蓦地见到一团天青色一闪而过,不待楚云笙看清,阿呆的身子已经站到了她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虽然带着银质面具,然而他那一双眼睛格外清澈明亮,楚云笙看到他那一双眼睛,才蓦地想起来……这次出去没有给阿呆兄带桂花糕!

    想到这里,楚云笙就开始心虚起来,她抬眸对阿呆兄笑了笑道:“我刚刚从街上路过,看了下,这里没有卖桂花糕的。”

    听到这话,她看到阿呆兄的眸子明显暗淡了一两分,然后不等她说完,他脚尖一点,已经闪身不见了,看的旁边的右司空夫人连连称奇。

    回了府,右司空夫人将她送回了所住的院子便回了房,而楚云笙前脚才踏进院子,玉沉渊后脚就跟了进来。

    虽然他面上依然带着几分慵懒和随性,但若不是十分在意这件事情,也不会把时间点掐的这么准这么巧合。

    “如何?”

    他懒洋洋的在院子玉簪花树下坐下,抬眸看向楚云笙道:“如何?”

    楚云笙也不绕弯子,走到了他面前的石凳子上坐下,道:“她说,现在唯一能让她出宫的办法就是生病,然后太医会传递消息给越王,说她身子不适要用天池的水来疗养,然而一旦王后要求往天池别苑的消息传出,那里一定会戒备森严,所以她叫你们在今夜就要提前潜入别苑。”

    闻言,玉沉渊的双眸微微眯起,没有答话,然而面色却并不好。

    “这些年,她一直都挂念着你,看到我递给她的帕子,当时就泣不成声了,我相信,这些年她都生活在痛苦和自责当中,当年的事情她也是身不由己,你换位思考一下,换做是你,会怎么办?”

    楚云笙本来想安慰一下玉沉渊,想解开他的心结,哪曾想听到这一番话之后,他的面色越发阴沉的可怕,不等楚云笙继续往下说下去,他已经抬手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石桌子上。

    砰!

    一声巨响,那块石桌子应声而碎,而玉沉渊则已经生气的拂袖而去,好在楚云笙反应的快,才能避开那些碎掉的渣滓溅到自己身上。

    别的不说,玉沉渊真的是一个十分矛盾且纠结的人,正是因为被她戳中了心思,所以才会这样恼羞成怒。

    楚云笙也不怪他,抖了抖衣裳就准备回房,刚巧这时候有丫鬟过来说前厅已经安排了午饭,请她一起过去。

    楚云笙跟着过去了,才发现右司空莫离以及右司空的夫人已经在等她了。

    只看到她一个人来,右司空不由得好奇道:“你那位朋友呢?”

    楚云笙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没什么胃口。”说着话,楚云笙向右司空行了一礼,然后才跟着他们入座。

    席间,右司空夫人柔声道:“那位带着面具的古怪男子,也是姑娘的朋友吗?我看他对姑娘格外的依赖。”

    楚云笙点头道:“是的,他性格比较孤僻,不太喜欢跟人打交道,所以大家才会觉得他性子古怪。”

    说到这里,却听右司空道:“那,另外一位公子的身份你可知道?”

    他说的是玉沉渊。

    但凡是见过辽国王后容貌的人再看到玉沉渊的,不可能不惊讶。

    再加上又是知道玉沉渊是外族人,刚刚千方百计的混入了辽国,而且目的还是辽国的王宫。

    右司空脑子也格外灵光,自然会比常人多想了那么一些。

    听到他的问话,楚云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道:“知道一点点,但也不多,对了,大人,我想冒昧的请问一下,如果越王为先王服丧期满要娶王后的话,王后是可以拒绝的吗?”

    闻言,右司空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毛巾擦拭了一番,才抬眸看向楚云笙道:“自然是可以的,但像现在王后这般如花的年纪,若是拒绝的话,是会被送去尼姑庵孤独到老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王后嫡子三皇子继承王位,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难啊……大长老拥护大皇子,二长老拥护四皇子,三长老拥护二皇子,而左司空拥护王的胞弟越王,三皇子无权无势,背后更没有人能支撑,所以,虽然大王最宠他这个儿子,却也他一直都无心权势,不在朝中培植自己的势力和党羽,所以如今基本上与皇权无缘。”

    听到右司空提到三王子,楚云笙想知道原来辽国那个最不喜欢权势争夺,最与世无争的男子竟然是王后的儿子。

    也就是之前越王用来威胁王后的筹码。

    如今,三王子在越王手中,右司空知不知道?

    楚云笙吃好了饭,接过丫头递上来的茶,抿了一口,这才道:“右司空觉得越王如何?”

    听到这话,右司空神色一凌,抬手让身边伺候的人都退下,等到房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人的时候,才道:“不知道姑娘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越王是皇族,他的为人和品行自然应该有皇族来定论,而他们这些人即便是身居高位,位高权重,却也不能轻易评判。

    楚云笙自然知道不应该随便问出这句话,但是看到王后那般凄厉无助的样子,看到越王那样的性情,即便是作为局外人的她,也觉得这样的人若是坐拥皇权的话,也绝非是百姓之福。

    而她都能看出来,右司空也不可能看不出来。

    通过这两日的相处,她觉得右司空虽然为人内敛沉稳,做事也很精明,但是内心深处还正直和善良的。

    所以,看到他屏退了其他人之后,楚云笙才道:“虽然我不懂辽国的朝政,但是我觉得,越王这样的性情若是登上了那至高的位置,绝非是百姓之福,这件事,大人不打算干涉吗?我今天见到了王后,她哭的梨花带雨,但却坚决的拒绝了越王要继续立她为后的提议,然而,越王竟然用三皇子的性命作为威胁,他这样不择手段,我不知道以后的王后会如何是好,更不知道以后的辽国百姓会如何是好。”

    既然右司空为了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卷入到这场皇权的争斗之中,那么他也肯定要选好苗子站好队伍,越王已经有了左司空做支撑,并且还这般的性情和人品,绝非是一个好人选,即使不用楚云笙说,他也一定在心里斟酌着要扶持的目标。

    听到这话,右司空眉梢一皱,叹息道:“其实,三皇子有勇有谋,才是最合适的继承人选,就连先王也最中意和宠爱他,但是就是因为王后是外族人,所以那些长老强烈抵触,说三皇子身上有一半的外族血统,不能继承大统,所以这才有了这一场几位皇子为了权利的争夺战,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三皇子被越王抓了起来并用以威胁王后?”

    刚刚想着楚云笙前面的话有些出神,右司空竟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后半句,这时候见楚云笙点头,他面色一沉,眼底里带上了几分怒气,并道:“我只以为越王性格偏激,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连他王兄的子嗣都能下得去手,这以后还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的。”

    说着话,他已经站起了身子,并道:“你且先在这里安生住着,有事情随时叫下人来通知我,或者找我夫人,我现在要去安排人手去探查三皇子被关押在了何处,然后再做筹谋。”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离开,这时候才听到一直都未做声的莫离道:“姐姐,今晚城外放花灯,你陪我去可好?”

    说完这句话,莫离的面颊上又浮现出了一抹红晕,而他那长长的眼睫毛也垂了下来,那样子看起来既腼腆,又羞涩。

    这孩子还在多想……而且还是当着他娘亲的面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这该叫右司空夫人怎么想……想到这里,楚云笙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又害怕直接拒绝这孩子会伤了他自尊,便连忙摆手道:“我今晚有事去不了。”

    “晚上还有什么事情?花灯都是在夜幕降临之后才开始的。”单纯的莫离以为楚云笙真的有事,不假思索的追问了这一句。

    这也让楚云笙更加尴尬了起来,她抬眸一笑道:“我今晚要跟阿呆兄,和那位妖孽公子出去一趟,所以真的不能陪你看花灯了。”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陪玉沉渊去,但既然这孩子现在问起,为了堵住他继续往下问的苗头,她只能就这么说下去。

    果然,听到这话,莫离的面上划过一丝怅然,他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到他走了之后,右司空夫人才笑逐颜开上下打量了一番楚云笙道:“对了,是我糊涂了,到现在还没有问过姑娘芳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果然右司空夫人是误会了什么!

    楚云笙心里暗自叫苦,然而面上却不能表露出来,她还得陪着笑意道:“我家里还有姑姑和舅舅,还有一个未婚夫婿。”

    她的话音才落,就听到门外响起砰的一声,像是人的脑袋磕在了门框上发出来的,紧跟着就是一串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最后几个字她说的偏重,也提高了音量,就是为了让刚走到门外的莫离听到,也为了堵住右司空夫人接下来的话。

    果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右司空夫人的面上划过一丝怅然和惋惜,她收回了刚刚上下打量楚云笙的目光,歉然道:“那是我冒昧了,我以为……我家阿离……其实,那孩子的心思我已经猜出来了,他……”

    不等她说完,楚云笙连忙失礼的打断道:“一定是夫人误会了什么,在我看来,莫离就是一个很听话懂事的弟弟,而他也一定只拿我当姐姐,之所以对我这般好,也是因为之前我在船上想要保护他,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孩子。”

    听到这话,右司空夫人不能再赞同的连忙点头。

    见她已经打消了顾虑,楚云笙才找了个理由匆匆告辞,然而才走出那院子,就已经看到了阿呆兄高大挺拔的身量站在了院门外,看模样似是在等着她。

    楚云笙才恍然大悟,连忙走上前去,笑道:“时间还充裕,走,我们上街上去找找桂花糕。”

    说着,她便先一步往府外走去,而阿呆也很配合的跟着她一起走出了府。

    辽国的民风比起五洲大陆来更加开放,外面随处可见未出阁的女儿家三五成群的出来逛街,采买胭脂花粉。

    楚云笙的容貌本就属上乘,再加上并未刻意掩饰的一身挺拔如玉的英气,所以走在路上自然惹的一旁的行人或者小贩频频回首,再加上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大热的天戴着银质面具只露出一个精致绝美的下巴青衣男子,就更家引人注意了。

    他们才转出一条街,见并没有糖果铺子,楚云笙正打算往东边再瞧瞧,却见宽阔的街道前方突然蹿出来一匹马,马上骑着一个带着黑色帷帽的人,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帷帽里,看不清长相,甚至不能肯定到底是男是女。

    马儿在他手中缰绳的驱动下,一路狂奔,接连撞翻了数个小贩的摊位,路边有许多行人避让不及的都被掀翻在地。

    一时间,他所到之处,全都是叫骂声,哭泣声,刚刚还热闹非凡的街道,随着他一阵风的过来,便犹如被人泼了一瓢凉水,霎时间冷了下来。

    然而,他的速度却并没有因为这些百姓的骂声和哭声停止,相反,他越发勒紧了手中的缰绳,让马儿跑的更快更狂了一些。

    眼看,就要到了楚云笙跟前。

    楚云笙刚刚在换股四周找糖果铺子,竟然还没有察觉到他就这样突然闯了进来,待她听到周围的异样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一骑已经到了她近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