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混进宫

    “你们!”右司空夫人面色一沉,就要动怒,却被楚云笙搀扶着她的手微微一用力,阻止了。

    这几个守卫神色这般戒备且丝毫不为所动,显然是得了越王的授意的,此时再说什么反而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和猜忌。

    她暗自捏了捏右司空夫人的手,便很快放开。

    右司空夫人会意,当即也松开了楚云笙的搀扶,站直了身子,表示愤怒的瞪了前面那个守卫一眼,冷眼道:“我跟王后娘娘叙旧,还得有会儿时间,既然你们不肯把我的贴身丫头放进来,就寻个地方让她暂且歇息吧。”

    说着,她回眸看了一眼楚云笙,又拨高了两分音量道:“你莫害怕,毕竟你是我右司空府里的丫头,这里的人敢小瞧了你或者怠慢了你,回头自有人为你做主。”

    她这话是向着楚云笙说的,然而却是给门口那几个守卫听的。

    他们得了命令除了右司空夫人以外其他人都进不了这道门,那么,却并没有说要如何对待在外面候着的下人们,得了这吩咐,他们自然也不敢怠慢,在将右司空夫人送进了第三道宫门之后,立即就有人上前来,带着楚云笙往一边侍从和女眷休息的地方走去。

    楚云笙一边跟在他后面走着,一边默默的记着这一路的地形,并在脑子里绘制成立体的图纸。

    将楚云笙带到了指定的休息地点之后,那人便退了下去,他们也没有说要限制楚云笙的自由,在这个当口进宫的人本来就十分少,更何况还是带着女眷的,所以偌大供临时休息这处宫殿里里外外就只有楚云笙一人,一直从宫殿出来到了外面的回廊口上才有几个守卫。

    楚云笙已经将这一路的地形观察了仔细,虽然这里看似防守薄弱,但是宫墙却高筑,想要不引起他人的注意而成功的翻越过宫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在脑子里盘算着地图,结合着赵国楚国卫国王宫的方位,便从这座宫殿的侧门溜了出去,向西南一角前行。

    一路上她的一颗心都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毕竟她现在还穿着右司空府下人的衣服,若是无意间闯进了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不但自己脱不了身,还会连累到右司空一家。

    所以她走的极慢,也很小心翼翼,然而却还是在一个回廊的转角差点撞到对面正在说着话的两个宫女,好在她反应快,掠上了梁上,这才险险的避让了开,等到她们走远了,楚云笙才轻轻松松的从梁上跃了下来,她听这两个宫女的谈话,似是要到宫门口做什么事情,既然她们从这个方向而来,那么也说明顺着这个方向去,也有通向内宫的路。

    她一路顺着花圃走,在就要到达一个月牙形拱门的时候,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楚云笙连忙闪身躲进了花圃里,在看到从月牙拱门处走出来的是一个容貌端庄的小宫女的时候,她才在心底里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并趁着那小宫女在尚未察觉到她存在的情况下,施展起了轻功飞快的掠到了她身边将其击晕,然后拖至了花圃里,快速的褪去了她的外衫给自己船上,然后又照着这宫女的发髻给自己盘了一个,一切收拾妥当,也不过是一口茶的功夫。

    换上了衣服,楚云笙走起来就大胆的多了,再不如之前那般躲躲藏藏,她正大光明的顺着月牙拱门走了过去,一路沿着宫墙走去,在走过第三个拐角的时候,就遇到了守卫,他们看了一眼低眉顺目的楚云笙,也只当是刚刚那个去而复返的小宫女,毕竟两人身量差不多,而且谁又会仔细去瞧一个宫女的长相。

    就这样,楚云笙成功的混过了这道宫门,然而,在进去之后,绕着深红色的宫墙走了大半圈,却依然没有什么头绪,她正想着不能像个眉头苍蝇似得乱撞该想个什么办法才行,否则这里耽误太久,右司空夫人那边见了王后出来之后却找不到她,该要引起那些守卫的怀疑了,这时候就听见前面的转角处,传来一个老太监细声细气的声音:“越王殿下说了,对于王后娘娘的照顾一定要尽心尽力,否则也不会让老奴亲自去外宫挑选新送进来的果蔬了,那些刚刚换进来的小宫女儿们都是新人,毛手毛脚的,还都要我们照看着点,要是有一点儿不妥当,惹怒了王后娘娘,从而让越王殿下动怒,咱么可是有九个脑袋都担当不起。”

    他的身影还未转过转角,然而声音却已经传入了楚云笙的耳里,听到这话,她心底里一喜,连忙垂下眼帘来,面上带着几分慌乱和无措的在原地打着转转。

    而这时候,那个说话的老太监以及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始终都侧耳倾听默不作声的小太监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拐角处,楚云笙着急的团团转的样子恰巧落入了他们的眼帘。

    “喂!你哪个宫的?有没有点规矩,在这里乱转。”

    那老太监一看到楚云笙这般模样,就忍不住面容一皱,眼底里浮现出几缕不耐烦。

    楚云笙连忙低着头小跑着到他跟前来弯腰行礼道:“我我是刚刚调拨到王后宫里头的,只是刚刚因为东西落下了,就走在了领路的姐姐后头,然后眨眼间就没跟上姐姐们的步子了……”说到这里,楚云笙还委屈的小声啜泣了起来。

    听到这话,那老太监的面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下,他扬了扬下巴,对身后跟着的小太监道:“看看,我说什么吧,这些丫头就是毛手毛脚的,现在连过去的路都找不到了,也不知道越王殿下是怎么想的,竟然要挑选这些新来的人去伺候王后,不过主子们的心思我们也不能妄自猜测,小福子,你去把这蠢丫头带过去。”

    说着,他摆了摆手,便看也不看楚云笙一眼,直接绕过了她继续向前走去,而那个小福子在得了吩咐之后,对楚云笙点了点头,便转过身子给她带起路来来。

    楚云笙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般的运气,刚刚无意间听到这老太监的絮絮叨叨,从字里行间里,她判断出来越王刚挑选了宫女将王后宫里的宫女都换掉了,而之前遇到的那两个宫女显然也是被调拨过去的,难怪她们之前絮絮叨叨说着什么新人,谨慎一类的话,当时有了这一个猜测,她便想着冒充新来的宫女,一来这老太监不会因为面生而对她产生怀疑,而来还可以顺带问问去王后宫里的路。

    她也只是想顺道问个路而已,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捎带附赠了一个领路的。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因为有了这小福子的引路,一路上的守卫再也没有盘问,楚云笙就这样一路顺顺利利的到了王后的宫里。

    小福子一路默不作声的将她带到了王后宫里洒扫宫女住的偏院,才对她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还好他没有多做停留,否则这里的宫女要是认出她不是她们一队儿的,麻烦就大了。

    楚云笙走进偏院之后,只见到院子里有三四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宫女在扫地,她有礼的点了点头,便擦着墙根走出了院子,尽量挑人多的地方走,因为即便不知道这宫殿的布局也大致猜到,越是伺候的人多的地方,才越有可能是王后所在的地方。

    在成功的接近一个有着数十个守卫的拱门的时候,楚云笙再不能继续混过去了,就抬手捡了一颗石子儿,将一个端着茶盏的宫女的膝盖击中,眼看着那女子就要栽倒的时候,她及时的出现搀扶住了她。

    那宫女满脸感激的看向她并焦急道:“谢谢妹妹了,只是……这是要送去给越王和王后的茶,居然差点让我给打翻了,要是被掌事嬷嬷看到了,只怕又一顿好打。”

    说着,她站起身来,揉了揉膝盖,疼的直皱眉,在接过楚云笙手中刚刚帮她扶住的茶盘的时候,她正要咬牙继续前行,却被楚云笙摇摇头道:“都是一个宫里的姐妹,有什么好见外的呢,我看姐姐的腿应是受了伤或者闪了筋,只怕不方便送这茶了,若是这样送到越王面前再打翻了的话,可就不只是一顿好打这么简单了,如果姐姐信得过我的话,就让我代姐姐送去吧。”

    听到这话,那宫女面上一喜,连忙感谢道:“如此便有劳妹妹了。”

    说着,她便将手中的茶盘递给了楚云笙,而她自己则一边揉着膝盖,一边小声嘀咕:“这好好的腿怎么说疼就疼起来了呢!”

    楚云笙含笑转身,心里在对这姑娘说了一声对不起,便端正的举起茶盘,向着那守卫最森严的拱门走去,那些侍卫们看到她以及她手中的茶盘也再不阻拦,直接就放她进去了。

    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凭借着楚云笙的直觉,以及这里守卫的分布,她也能大致知道王后和越王在哪一处,她心里正盘算着见到了王后之后该怎么解释自己这一路潜伏进来的,如果被越王注意到又该怎么办,却听到前面大厅里响起了瓷器碎裂的声音。

    而那个房间门口站着的守卫看到楚云笙手中端着的茶盘的时候,都对楚云笙流露出了几分同情。

    楚云笙心底里一咯噔,莫非这就撞到了枪口上了?

    心底有几分担忧,但面上却还是表现的极为镇定,她端着托盘垂着眼帘在那些侍卫的目光下踩着小碎步走进了屋子,才一进门槛,就看到了满地的狼藉。

    茶器花瓶的碎片满地都是,一个身上穿着素色衣裳的中年男子正满脸怒气的站在屋子当中,看着趴在地上一脸平静的女子。

    最初楚云笙的目光落在了满地的碎片上,继而转到了那个面容出众保养的极好的中年人身上,然后才循着他的目光落到趴在地上的女子身上,然而她才看到这女子一眼,就感觉自己已经移不开眼。

    那女子一身素白的衣裳,头上未佩戴一样手势,长长的头发如同瀑布一样在肩头扑洒开来,让她整个人都多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然而比起她周身飘渺的仿似有仙气环绕的气质,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容颜,眉如远黛,眼若含了三千秋水,只一个抬眸就能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而那仿佛只有巴掌大的小脸更是集魅惑和清纯于一体,仿似挑眉间,既可以清丽绝伦,又可以魅惑倾国。

    这样绝色的女子,楚云笙还是第一次见。

    然而,更让她惊讶的不仅仅是她的美貌,更是因为她的眉宇间带着几分让她觉得熟悉的曲线。

    在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为何右司空在仔细看到玉沉渊之后会流露出那样的神情,并直接问他来自哪里。

    因为即便是什么都不知道,将玉沉渊和眼前这女子放在一起,但看容貌,也能让人看出他们俩之前那浓烈的血缘关系跟遗传。

    玉沉渊的美和魅惑,完全传自面前的这位女子。

    虽然还未得到证实,然而,在看到这样两幅太过相似的眉眼以及气质的时候,楚云笙的心里已经可以笃定了。

    原来……她就是玉沉渊和阿呆兄的……娘亲。

    想到这里,楚云笙下意识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然而却不料自己的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却引来了一旁正在盛怒之中的越王的注意,他猛的转过头来,那双剑眉一挑,露出了几分不耐道:“怎么?你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敢学着你的主子一样来忤逆本王了吗?”

    楚云笙虽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至少也可以看出来是王后惹了越王不高兴,然而自己却偏生运气不好的撞了上来,撞上来也就罢了,偏偏刚刚因为被王后的美貌和玉沉渊的关系所惊讶,以至于刚刚有那么一瞬的失态。

    楚云笙在心底里暗叫了一声不好,面上却换成了惶恐和不安,并立即放下茶盘对着越王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