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 盘问

    辽国,右司空府门前。

    听到风镜夜的声音,楚云笙掀开一角车帘子,透过缝隙看向门口,就见到那个穿着墨色锦袍的中年男子对风镜夜微微颔首,客套了两句,在听到说莫离就在马车上之后,他的面上划过一丝难掩的喜色,并且携着最先冲出来的那个女子一同往马车这里走去。

    而这时候,楚云笙才发现马车里的莫离一脸的不悦。

    玉沉渊看了一眼楚云笙,便携着莫离一前一后的下了马车。

    在走下马车的一瞬间,看到莫离,那个被风镜夜称之为夫人的女子眼睛里已经泛起了泪花子。

    而且,她也顾不得礼数,直接越过右司空,提起步子加快了速度朝着莫离扑了过来。

    然而,不等她走近,莫离的小脸一皱,再没有之前在马车里面对楚云笙是的尴尬和无措,这时候他面色有些苍白,眼底里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疏离和不悦,并在那个女子即将要扑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脚腕一转,直接就避让了开来,并无视她朝着后面跟过来的右司空走去。

    “阿离……”

    那个女子似是想说什么,动了动喉头,但却最终没有将那一句话完整的说出口,只是尴尬的迎面走过来的楚云笙和玉沉渊尴尬的笑了笑便转过了身去看着莫离走向右司空的背影神情落寞。

    “孩儿见过父亲大人。”莫离走到右司空面前,行了一礼并垂下了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此时已经如暗海翻涌着的心绪。

    自阿离走下马车的那一瞬间,右司空也划过一片喜色,不过很快,那一片喜色在看到阿离那般对待那女子的时候,渐渐散去,最后归为平静。

    这时候,在看到莫离完好无损的跪在他面前行礼,他的眼眸深处划过一片晶亮的光芒,不过转瞬便恢复了常色,他眉梢一挑,语气也极为平静道:“回来就好,有什么事情先回府再说。”

    说着,他抬眸看向跟在莫离身后的玉沉渊和楚云笙,也点了点头,但却没有立即出声询问,而是一并将他们迎入了府中。

    带到正厅落座看茶,屏退了其他人的人,右司空坐在主座上看向坐在右手的北特使风镜夜,才缓缓道:“不知道特使是在何处寻得我儿?”

    风镜夜正捧着一盏冒着腾腾热气的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子一怔,手中的茶盏险些摔到了地上,他有些胆战心惊的抬眸看向主座上的右司空,再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坐在左下手的玉沉渊和楚云笙两人,最后他心一横,放下了茶盏,咬牙站了起来,对着右司空跪了下来。

    右司空也是个见惯了大世面的人,只要不牵涉到他最在意的两个人,基本上遇到再大的事情,他都能沉得住气,所以即便是看到风镜夜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他的神情也很平静,声音依然是淡淡的,带着恰到好处的有礼而疏离:“北特使这是在做什么?你帮我寻回了莫离,应是我该再三感谢才是,虽然你我同朝为官,是上下属关系,但是今日是在我的府邸,而且这里又没有外人,我们只谈谈家事,所以快快请起。”

    听到右司空的话,风镜夜的身子抖了抖,却依然没有起来,他声音放低了几分,满含着愧疚道:“这次莫离少爷能遇险,是我的责任,还请右司空责罚,但是您知道的,在朝政上,我要仰仗于大长老,所以对于他的命令我不敢违背,这才险些酿下大错,但是我现在已经醒悟了,从此再不敢伤害莫离少爷,以后也定当以右司空马首是瞻,但求右司空能原谅我。”

    说着,他便一对着右司空一头跪下。

    听到这话,右司空的面上划过一丝恼怒,但很快便被他掩盖了下去,他也不叫风镜夜起来,而是看向跟在楚云笙身边的莫离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在路上,楚云笙已经提前知会过莫离,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比如在供出风镜夜和大长老的一事上,她并不赞同有莫离说出来,至少这关乎到朝政,并且若是风镜夜一口否定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毕竟没有证据,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风镜夜不但自己承认了罪过还一并招出了大长老。

    虽然跟他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但是他这人胆小懦弱仗势欺人,却唯独没有敢作敢当的大气,这不像是他的风格。

    然而,在还没有任何矛头指向他的时候,他却还真的就招工了,这有点出乎楚云笙的意料,莫非是玉沉渊私底下还给风镜夜使了什么绊子?想到这里,楚云笙下意识的抬眸看了一眼玉沉渊,但见他神色慵懒的坐在梨花木椅上,即便是上方坐着的辽国的右司空,也不见有丝毫弱了气场。

    见从玉沉渊哪里看不出什么名堂,楚云笙便将目光落到了莫离身上,风镜夜的坦白,当然这对于拉他们来说更好,只是看莫离怎么说。

    正想到这里,就见到莫离走出一步,站到了风镜夜的身边看着主座上的右司空道:“北特使说的没错,孩儿是被他所掳去的,并且中途有几次,还险些丧命,幸亏是这两位哥哥姐姐救了我,才能让孩儿有命回来见父亲。”

    听到这话,右司空的额角有青筋隐隐颤动,尤其是在听到险些丧命这几个字眼的时候,他的眼底里翻涌着浓稠如墨的恨意和隐忍的怒气。

    啪!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他掌中的青花茶盏应声而碎,滚烫的茶水瞬间溅了他一手一身,见状,莫离连忙上前抬起袖子就要帮他擦拭,却被他抬手制止了。

    他没事人一样的将那只被烫伤的手放在案几上,并抬眸看向跪在屋子中央的风镜夜,语气里较之之前的有礼而疏离多了几分冷意和杀气,他道:“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大长老指使的?”

    感受到那一股凌厉的杀气在右司空的周身蔓延了开来,风镜夜吓的打了个哆嗦,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连忙道:“是的,属下不敢隐瞒,此时确实是大司空的主意,他想要借由控制住莫离少爷进而要挟右司空配合他一并挟持二王子,然而却不料半路上被莫离少爷识破并逃走,他才又给我下了一道必杀令,要我……杀了莫离少爷灭口并将这罪名栽赃给三王子和越王……但是苍天可鉴,属下真的没有要害莫离少爷,而且,后面我还跟这两位一起护送莫离少爷回了王城,在半路上还遇到了伏杀,属下可是拼尽全力的在保护莫离少爷的周全,还望右司空明鉴。”

    风镜夜的话说到这里,屋子里的气氛蓦地变得尴尬和微妙了。

    莫离站在右司空身边不说话,而右司空的沉默着,只一双眼睛里翻涌着滔天的巨浪,然而却良久都不发一言。

    时间突然变的难捱了起来,楚云笙心忖这右司空到底是在盘算着什么,该怎么才能打破这该死的沉默的时候,却见他嘴角一动,那张带着几分风霜和印记的俊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残酷冰冷的笑意,他像是在喃喃自语,像是在对风镜夜道:“大长老,二王子……”

    “是的!是的!都是他们的主意!”风镜夜点头如捣蒜,没有右司空的吩咐,他也没有起身一直跪在地上。

    此时,右司空不表态,他哪里还敢起身,没有成功的截杀了莫离,在大长老那里他交不了差,也是死路一条,更何况他还擅自带了外人进到了辽王城,这事情若是让几个长老知道了,他也难逃一死,然而在右司空这里就不一样了,虽然之前因为他绑架了他儿子并险些因为大长老的命令而杀了他,但到底是没有伤害了这孩子,而且他还一路护送着他平安回来,算起来也是功过相抵,而且,这玉沉渊和楚云笙这几人都是这孩子的救命恩人,他虽然对右司空的脾性拿捏不准,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他这人有恩必报,在他知道了玉沉渊和楚云笙是外族人之后,定然会想方设法的帮他们隐瞒下来,那么他这个帮了这两个外族人进入到辽王都的罪名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并且还会妥帖的被右司空一并瞒了下来。

    孰重孰轻,两相权衡,在来的这一路上,风镜夜都已经想的很明白了,他的生死此时全系在右司空的态度上了,只要他现在的一句话,他便是转眼就能逃出生天,眨眼地狱。

    所以,右司空不说话,不表态,不仅仅是楚云笙觉得难捱,对于风镜夜来说,更是犹如一口气度过了几十年的光阴一样。

    这难捱的气氛也不知道具体持续了多久,就听到主座上蓦地的传来了右司空爽朗的笑声,在看到北特使风镜夜耷拉着的脑袋蓦地抬起来看向他惊诧的目光的时候,右司空道:“北特使这是说哪里话,就如你所言,一切都是大长老的主意,你一开始是拗不过,所以才会执行命令,虽然我也很气,但最终你还是没能下的去手并一路护送了我儿回来,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你,快快请起。”

    说着,右司空抬手一引,便示意风镜夜起身,听到这话,再看他的动作,风镜夜在这一瞬间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鬓角流下来的汗珠子。

    而不等他说出千恩万谢的话来,右司空又转过了眸子看向玉沉渊,然后,再落到楚云笙身上,笑道:“刚刚我儿说,此次能得以平安回来,全仰仗两位出手相救?”

    右司空的话音才落,楚云笙和玉沉渊都还没有答话,莫离已经抢先答道:“就是他们,如果不是哥哥姐姐出手相助的话,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说到后果的时候,莫离的脑子里蓦地划过当时被绑缚在地下拍卖场,然后被人当成是一件货品一样的摆在了台子上的屈辱以及他们那些人那般猥琐的嘴脸和不堪入耳的话语……

    想到这里,莫离的面上已经浮现出了几抹愤怒和因为羞愤而晕染上来的潮红。

    这些,右司空看在眼里,但却没有再往下细问了去,而是看向楚云笙,眸中带着几分惊艳道:“莫离说的哥哥姐姐,莫非这位是个姑娘?”

    楚云笙本来也就没有想要隐藏女儿家的身份,在辽国民风彪悍,不比五洲大陆像是闺阁女子平时都不能出门的,在这里满大街的都是穿着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们,所以她也根本就不用担心因为女儿家的身份的原因而给自己带来什么不便。

    此时,听到莫离对右司空道出了自己女儿家的身份,她也不意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听说她是女子,然而举手投足间又带着不容侵犯的高贵和从容,右司空的眼底里不由得浮现出了几抹赞许,然后再将目光一转,落到了玉沉渊的身上,之前他的心思都放到了关于自己儿子被掳走的前因后果之上,这时候才有了闲暇来打量这两位救了莫离的恩人,但是当他的目光从楚云笙身上落到玉沉渊的身上的时候,只见他的眼底先是划过一片惊艳,旋即便是一抹诧异,而这一抹诧异在伴随着玉沉渊嘴角上扬的弧度而越发加深,直到最后,右司空居然站起身来,走到了玉沉渊面前,一边垂眸打量着他一边道:“敢问公子是哪里人?”

    终于问到了风镜夜最在乎的关键点,他刚刚起身才捧起茶盏,在听到右司空的这句话的时候,险些再一次摔了茶盏。

    而坐在玉沉渊不远处的楚云笙见到右司空看到玉沉渊流露出这样的神情的时候,心底里也是不解,她仔细打量着右司空和玉沉渊,不肯错过他们面上的每一个细节。

    这时候,只听到玉沉渊笑道:“刚刚北特使还说漏了一点,我不是辽国人。”

    闻言,右司空眼底里的诧异越发加深了几分,他终于从玉沉渊的身上撤离了目光,改为看向风镜夜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声音很平静,然而,却就是这一声平静的问话,惊风镜夜出了一声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