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 消息传来

    *******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沈夫人已经在剩下沈子濯和沈潇潇这对孪生子之后没几年,就因为身子虚弱香消玉殒。

    那么,那毒药从何而来?

    虽然沈夫人不在,但是作为跟天池部落有着血亲关系的沈子濯和沈潇潇兄妹俩却自幼便被这两个在楚国边境的游牧部落派来的人照拂着,他们同这部落之间的关系却并未斩断。

    因此想要从他们这里取得三步倒也并非是不可能……

    后面的事情沈老将军根本就不敢往下想,他转过头来,看向悠然坐着的苏景铄,他那有些干涸的唇瓣有些颤抖,但还是启唇问道:“陛下是不是还查到了什么?那个下毒之人并不是前太子的人,而就是天池部落的人?”

    闻言,苏景铄摇了摇头,颇有些失望的看向沈向楠道:“沈老将军聪明一世,怎的在这个问题上如此糊涂?令郎跟天池部落并无半点利益纠葛,而且他们现任的族长还是令郎的亲舅舅,应说是保护都还来不及,怎的会不远万里派人来毒害?朕提点到这里,如果沈老将军还是想不明白的话,那么你且听听他怎么说。”

    说着,苏景铄做了一个抬手的动作,紧接着就见到两个御林军士兵押送着一个衣衫有些褴褛浑身是伤的中年男子走进了院子里。

    一见到那个人,沈潇潇的面色瞬间一僵,而同时沈向楠的双眸中也带着几分不可思议,他瞪大了眼睛看向那个人,大声质问道:“黎旭……怎么是你!说……你到底对我儿做了什么?”

    那个被沈向楠称为黎旭的中年男子一见到沈向楠就一头跪了下去,哽咽道:“沈伯……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对不起……”

    听到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沈向楠的一颗心也跟着沉到了谷底,然而表面上却还是在尽量维持着平静,见黎旭跪在那里已经泣不成声,一时间连话语都抖落不清楚,他只好转过身子来再看向苏景铄,跪下道:“还请陛下明示。”

    苏景铄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到已经一脸苍白的沈潇潇身上,然而话却是对着沈向楠说着:“前太子不是傻子,在那样的情况下不想着维和好沈将军却反而翻脸谋害令郎,沈老将军可曾想过这件事情的合理性?如果当初你被恨意冲昏了头脑,那么现在冷静下来想想,这当中就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近几日,朕派人去了天池部落,将令郎被三步倒暗害的消息知会给了族长,然后在他的协助下,找出了这么一个人来,具体的细节,你带回府上,自己询问即可,只是这件事情到底关系到沈家的体面,所以朕不打算声张,但至于遵照先王遗嘱立后的事情,相信沈老将军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也不会再提了。”

    说着,苏景铄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然而这时候沈潇潇却蓦地一把攥紧了沈向楠的衣角哭泣道:“爹爹,景哥哥他在说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说到这里,不等沈向楠反应,她又转过头来,看向后面泣不成声的黎旭道:“是不是你向景哥哥他们胡说八道了什么?又或者是你们想要冤枉我?!”

    “大小姐,当初可是您找我要那三步倒说是留在身上有用处,碍于您的身份,我不敢多言,但是却没有想到你……”黎旭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抹掉面上的泪水,双目红肿的看向沈潇潇。

    “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问你要过那三步倒了?!肯定是你,想要谋害哥哥,然后发现事情败露最后却要扣到我头上,”沈潇潇一改之前的天真烂漫,两眼锐利的看向黎旭,周身都散发着让人心惊的冷意,她拽了拽沈向楠的衣角哭诉道:“爹爹,他的话你怎可相信,那是我一母同胞的哥哥,我怎么可能去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见她一口否决,黎旭也转过身子,向沈向楠斩钉截铁道:“奴才没有撒谎,真的是小姐,当时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在场,但是她交代之后出了屋子,我才看到她的贴身丫鬟正巧路过窗外,将这件事情听的一清二楚,我怕节外生枝,还特意嘱咐那丫头不要声张,不信的话,沈伯可以叫来查证,她……”

    “够了!”

    不等黎旭说完,沈向楠一记暴喝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他眼底里翻涌着滔天一般的恨意和怒气,右手也在这般恨意的催动下抬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对着面前对着自己哭的梨花带雨的额女儿打下去,却在即将落到那张像极了她母亲一样的面庞的瞬间,堪堪的停住了。

    “回府!”他恨恨的收回了手,对黎旭和沈潇潇吐出这两个字来,再转过身去,看苏景铄道:“陛下的心意微臣领了,请陛下原谅臣御前失仪,允许臣告退回家处理家事。”

    说着,见苏景铄点了点头,他就站起了身来,准备往外走,然而衣摆却被沈潇潇一把攥住,沈向楠已经不想再回头看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奈何沈潇潇带着哭腔的声音还是传入了他的耳里。

    只听她哭着道:“爹爹,你也不相信女儿了吗?真的不是女儿做的。”

    沈向楠咬了咬牙,压制住自己的怒火,一字一顿道:“为父当然愿意相信不是你做的,但若不是经过查证,你的舅舅又怎么会送了黎旭过来,是与不是,回府查证一番就知道了,你无需再多言。”

    说着,就提起步子要往外走,然而,沈潇潇却将攥着衣角的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她哭诉道:“我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你答应过女儿的要让女儿嫁给景哥哥,你们今天来,不是为了商量女儿的婚事的吗?”

    说着,沈潇潇看向上面的苏景铄道:“景哥哥,你说话呀,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年来,最心心念念的是什么?就是嫁给你,可是为什么你总是看不到我!我想着,只要我等着,终有一日你转身就能意识到我还在,守着你的身边,可是为什么还不等到你转身的那一天,而你的心却跟着别人去了呢!我只不过是为了想要嫁给你,想要留在你身边,这样也有错吗?”

    说到最后,沈潇潇的话语里已经有几分语无伦次,看到石桌前的苏景铄无动于衷的样子,她哭的越发伤心。

    看到她这般模样,沈向楠再也没忍住,转过身子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之大,直接将她打翻在了地上。

    她那张比花儿还娇艳的面庞上,顷刻间就多了五个怵目惊心的手指印。

    沈向楠的眼底里划过一丝心疼,然而转眼便被翻涌的恨意和怒气所覆盖,他恨恨的甩了袖子,直接大步朝院外走去,并对外面候着的侍卫道:“送小姐回府。”

    这几个字说的格外用力,掷地有声,然而他转出院子的背影却格外的沧桑和寂寥,甚至有些摇摇欲坠。

    而沈潇潇被他打翻在地之后,也不挣扎着爬起来,而就这样趴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这时候她的哭声比起平时的矫揉造作,多了几分真实。

    苏景铄这时候才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然而他的眼里却并没有半点疼惜,而是带着一抹让人心惊的冷意,他道:“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你错在不计任何代价的得到,并去伤害别人,虽然你谋害兄长罪不可赦,但却也是为我,所以这件事情,我不会追究,交由你父亲处置,然而,在谋害阿笙的事情上,我不会原谅你。”

    说着,不等沈潇潇回过神来,苏景铄已经提起步子,越过她,径直走出了院子。

    苏景铄一路穿过回廊,到了曾经楚云笙住下的那间屋子门口,看着熟悉的景物,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恍惚觉得她此时就坐在梳妆台前,而等他踏进这道门槛,就能看到她回眸一笑,倾国倾城。

    想到这里,他提起的步子却再没有勇气迈下去,仿佛犹如千斤重,而他的一颗心也因为这一阵恍惚而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他心底里生出一种恐惧来,恐惧巨大的希冀之后换得的是冰冷现实的落差。

    她怎么会在。

    夏天的风是温热的,穿过回廊花厅,带着前院荷塘里清新的荷香,然而,拂到他身上他却只感觉寒意刻骨,心口的位置空落落的,有什么东西烙的慌,他抬手一摸,从怀里拿出那一支当初亲手戴在她发髻上的白玉簪子,上面的玉兰花依然晶莹剔透灵气逼人,然而,花蕊中间的血迹,却在这一瞬间刺痛了他的双眼。

    苏景铄再不敢看第二眼,下意识的掌心一拢,将那枚簪子紧握在了掌中。

    然而,即便是如此,心口的疼痛和眼底里的酸涩却没有减轻半分。

    这时候,外面有人来报,他才收了收心神,握着那支白玉簪子,负手而立。

    “陛下。”

    来人不是别人,是终于从失去林叶霜的悲恸中走出来的二元,不过才短短一月的时间,昔日调皮活泼的性子已经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一点儿样子,虽然依然是那一副年轻的面容,只不过下巴上多了一些青色的胡茬儿,然而他整个人却已经表现出一种完全不属于他整个年龄段所拥有的沉稳和内敛。

    听到是他的声音,苏景铄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二元起身,站在离苏景铄只有三尺远的距离道:“无望镇那边,有消息传来。”

    一听到这里,苏景铄身子一怔,起初还是背对着二元负手而立,这时候蓦地转过身子来,双眼如炬的看着二元等着他的下文。

    二元垂下了眸子,一口气道:“据当地的暗线汇过来的消息,有一行人曾去过地下拍卖场,他们中有一个容貌出众的男子,举手投足间的气场跟燕国的玉相十分吻合,另外还有一个年轻的公子,说是专门为了买面具而来,并重金买下了当时在拍卖场拍卖的一个孩子,我们桩子上的人还送了他一张银质的面具,看的出来他很喜欢,只是他们都不是善于绘画之人,所以没有一个能将那位公子的外貌特征描绘下来,只说是一位眉目清秀举手投足间自带几分贵气和凌厉的年轻公子,但是并不能确定他的身份。”

    听到这里,苏景铄的眼底里已经蓦地升起了几分希望,然而转瞬,却又划过几分担忧和害怕。

    无望镇,玉沉渊,年轻的公子,面具……

    这些加在一起,确实是很像阿笙跟玉沉渊同行的作风,因为以阿笙的性子,既然曾经答应了玉沉渊要陪他前往辽国,如果阿笙安好,那么就一定不会食言。

    而那个面具……想到这里,苏景铄脑子里浮现出总是跟在楚云笙身边不远处默默守护着的那个身着青衣带着青铜面具的少年……是他吗?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跳骤然加速,一种无以名状的喜悦瞬间将他的一颗心都包裹了起来,然而却在下意识,患得患失的想到……若只是一个乌龙是个误会呢……若是得到了证实,那个年轻的公子并不是阿笙……那么对于他而言,便是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所以,到最后的时候,苏景铄的身子竟然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就连二元在身边唤了他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我亲自去查看一番罢。”二元请命。

    苏景铄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个消息努力的消化了下去,长长的睫毛一眨,便将眼底里所有的情绪遮盖了下来,再抬眸的时候,他的眼底里已经是一片平和和从容,道:“不,我亲自去吧”

    话音才落,二元立即道:“不可,今日陛下才跟沈将军摊牌,朝中局势微妙,这时候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更不能离京都,还是让我去吧……若是确定那人就是姑娘,我会第一时间传回消息,并毫发无损的带着姑娘……”

    二元的话才说到一半,却见苏景铄摇了摇,他提起步子走下回廊,站在廊檐看着淡蓝色的天际出神。

    在那一瞬间,二元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无比的落寞和心疼,然而,最终却还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