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孩子

    但还是真让楚云笙给说中了,主持第二轮拍的是个二十岁上下眉清目秀的年轻人,上来就带来了四个蒙着面纱的女子。ggaawwxr? ?? ?.r`

    她们穿着薄薄的一层青纱,只将身上重点部位包裹,腰部和小腿都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将她们婀娜多姿的身段完美的衬托了出来,随着她们走上台前,鼓乐声起,四人踩着乐声跳起了舞,一曲罢,身上已经是香汗淋漓,尚未露出模样,就已经将人的魂魄勾了大半儿去。

    而这时候,一直站在台子边上主持拍的青年男子这才走上台前,抬手拍了两下,随着他掌中的巴掌声落,那四个女子齐齐对着台下的众位宾客行了一礼,再站直了身子的时候,面上的面纱已经除去。

    而在她们站起身子的这一刹那,四下里响起了一片吸气声,赞叹声。

    就连楚云笙也忍不住惊叹,这四人的长相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要说双生子大家也许还司空见惯,但像这样四姐妹而且还是这般绝色能歌善舞的,确实是很少见了。

    当那个青年男子,才将起拍价“一百万两”报出来,四下里的抢拍声就已经此起彼伏了。

    楚云笙用胳膊肘顶了顶旁边不发一言的玉沉渊道:“怎么,不考虑考虑?难得一见呢。”

    本来是开玩笑,想要缓和一下和玉沉渊之间的气氛的,奈何玉沉渊听了楚云笙这句话,似笑非笑的回答道:“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拍下了送给新即位的楚王做贺礼。”

    闻言,楚云笙眉梢挑了挑,满头黑线。

    就知道不能跟这人好好说话,他什么时候说话不把自己噎着呛着才是奇了怪了。

    想这里,楚云笙瞪了玉沉渊一眼,但面上还是笑着道:“玉相操心的还真远。”

    就在他们说话间,这边的拍已经落下了帷幕,那四个女子被他们旁边一座的金主给买了下来,而这边四名女子才随着那年轻的男子走下台来到他们旁边那桌,只见圆台上的撒垂帘突然落了下来,紧接着,在垂帘之后响起了轰隆隆的声响,那声音跟在入口的时候扣动的机关发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在场的人有些不明所以,就在交头接耳的谈论着这是在做什么的时候,刚刚落下去的绣着金丝云纹撒帐子又慢悠悠的打了起来。

    而随着这一次帐子被升起,当圆台中的景物在落入众人的眼里的时候,大多数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圆台上竟凭空出现了一座可容的下一人的玄铁笼子,而那笼子里正半跪着一个被绳索绑缚着的孩子。

    所有人都在被那突然出现玄铁笼子和孩子惊讶到,但正当注意力转移到这个穿着精致的孩子面上的时候,又不由得齐齐发出一声饱含惊艳的赞叹声。

    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娃娃,看样子约莫十岁上下,粉雕玉琢的肌肤嫩的仿佛一把都能拧出水来,而那双灵动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虽然只垂眸看着他面前的玄铁笼子,但给人的感觉却是随时都有可能看向自己,而自己仿佛只要被那双清澈无垢的眼睛瞧上那么一眼的话,整个身心都能得以净化。

    才这般年纪,就已经长的这般出尘,让是很是期待若是再等个三五年,待他那张绝顶漂亮的娃娃脸长开了之后该又是如何的俊美、迷人。

    “这孩子!啧啧!当真是上品!”就连一旁的**也看这孩子也都一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尴尬处境,连连称赞。

    没是够没,是够漂亮,然而让楚云笙不解的是,他们这些人绑了个孩子在这里拍做什么?

    然而下一瞬,在想到刚刚**的那句赞美的话以及她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她眼神里的炽热之后,楚云笙的心底里蓦地生出了几分厌恶来,而此时再听到周围几处虽然压低了许多,但还是飘到她耳里的话语的时候,她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陈老板,这等极品,您可不要错过了,我虽然我也听说贵府上养了不少精品,但是比起这个来,应该都差远了罢?”

    “可不是嘛,你瞧那小模样,小身段,尤其是那一双眼睛,这要是……”

    ……

    后面的话,楚云笙已经再听不下去,她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圆台之上,被这些人或猥亵或惊艳或冰冷的目光打量着的孩子,但见他虽然被绑缚在玄铁笼子里,双膝被迫半跪,整个人已经再无力扭转局势,然而他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倔强和孤冷。

    楚云笙他们这一桌子离圆台近,再加上圆台上面的光线明亮,所以她能清晰的看到他那双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一般收拢了起来,倔强的将自己最后一分自尊连同眼泪都掩藏在这蝶翼之下。

    那般倔强无助,却有孤冷的样子,看着让楚云笙不由得心疼起来,再听到周遭的那些污言秽语,可以想象今后他所要面对的遭遇。

    楚云笙正专注的看着他,正心生不忍,为他心疼的时候,那孩子蓦地抬起了头来,直勾勾的顺着楚云笙的目光看了过来,一丈多远的距离,他那双漂亮剔透的大眼睛就这样定定的瞧着楚云笙,但很快,那眸子里似是划过一片星雨,眸中的光线随着那一片星雨的落下而黯淡了下来,他也随之错开了目光,垂下了眸子。

    而愣住的是楚云笙,她不知道为何会在这一瞬间,那孩子会突然朝着她看过来,在对上他那目光的一瞬间,她分明从那目光里读到了祈求和孤傲,然而这两种炽热鲜明却又对立的情绪就这样在他的双眸中胶着着。

    她的心告诉她,不能放着这孩子不管!

    想到此,楚云笙立即正了脸色,凑近了玉沉渊些许道:“我要救这孩子。”

    然而,之前她的注意力都在这孩子和周围的那些金主身上,突然做出这一决定再看向玉沉渊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刻的玉沉渊面上的表情很复杂。

    在看到突然凑过来的楚云笙的眸光的一瞬间,楚云笙分明看见了玉沉渊那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里满是恨意和狠辣,那熊熊燃烧着的杀意似是瞬间就能将这里所有人送入地狱修罗场,然而在那恨意和狠辣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

    但这些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瞬,楚云笙砸呀再看的时候,玉沉渊的眉梢已经扬起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再度恢复了一贯的似笑非笑,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楚云笙,笑道:“你是今天救人就上瘾了吗?”

    只这眉梢一挑,一颦一笑都是风情万种,仿佛瞬间能将人的魂魄勾了去,若是刚刚那四个被拍出了天价的女子见了,只怕也会羞愧。

    在玉沉渊面前,天下再无人敢担得起绝色二字,楚云笙越发笃定这句话,但是面上却还得从容道:“还是个孩子。”

    语气里却不乏对这孩子的怜惜和担忧。

    玉沉渊听了,抬起眸子来,深深的打量了楚云笙一眼,比起平时里看楚云笙的目光都不同,这一下,让楚云笙顿时间有些毛骨悚然起来,然而也只是眨眼间,玉沉渊就已经恢复了常色,他转过头看向楚云笙身边候着的**道:“去跟你们这里负责管事的二爷说一声,这孩子我包了。”

    说着,他随手从腰际上解下来一枚玉佩,还不等楚云笙看清楚模样,便隔空抛给了那个**,那**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但见这枚玉佩,又瞧了瞧此时在台上被四下里喊出了高价拍着的孩子,面上露出了些许狐疑,但却不敢对玉沉渊的吩咐有丝毫的怠慢,当即捧了玉佩一路小跑的往偏门的方向走去。

    在那**走后,楚云笙也不由得好奇的问道:“你那是什么玉佩,怎么就那么肯定能高的过这里这些人的出价呢?”

    闻言,玉沉渊动了动脖子,换了一个更为慵懒的姿势坐下,懒洋洋道:“很快你不就知道了。”

    果然,很快。

    这边的加价声还未停下,那边**已经带着之前见到的那位二爷快步走了过来,那二爷直接走到了圆台之上,抬手暂停了继续往上加的拍,抱拳对在座的金主道:“诸位诸位,实在是抱歉,这件上品已经被一位神秘的贵客买走,还请大家见谅。”

    声音才落,就换得四下里一阵不满的抱怨声,但也只是一小会儿,毕竟这无望镇暗市地下拍的招牌摆在这里,来这里的人谁不知道这背后的主人有多厉害的后台和手腕,所以也都不敢过分造次。

    那二爷连说了三声抱歉之后,又道:“还请金主们稍等,这才是拍的第二轮,后面还有上品,马上就为大家一一呈上。”

    说着,他抬手一招,也不知道启动了哪里,那帐子就神奇般的再度落了下来,等一阵子轰隆隆转动之后,再升起来的时候,刚刚的玄铁笼子和孩子以那二爷都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是那个年轻的主持站到了台中,而他手中则多出来了一个锦盒。

    楚云笙此时却无心再关心后面拍的是些什么了,她有些担心那个孩子,而已经退回到她身后的**很及时的上前道:“公子放心,刚刚那位小公子已经被带下去了,只等着公子稍后离开拍的时候便可带走。”

    听到这里,楚云笙才放下心来,拍也看了个七七八八,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更何况还挂念着在客栈里的阿呆兄,楚云笙转过脑袋看向玉沉渊道:“也瞧够新鲜了,我们回去罢。”

    玉沉渊眨了眨眼睛,笑道:“可不是该回去了,不然等下你再想救下几个人,带回去个十个八个的可如何是好。”

    闻言,楚云笙亦笑道:“那也没关系啊,反正玉相钱多,说起来,我之前就知道玉相有钱,却不曾想到这么有钱,随随便便一个玉佩出手就能价值连城。”

    楚云笙话音才落玉沉渊就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凑近了楚云笙些许,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道:“那种玉佩本相府里多的是,你要不要考虑随本相回府,以后这样的玉佩都给你扔着玩儿。”

    他突然的一凑近,让楚云笙一个机灵,紧接着,随着他说出来的话语,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楚云笙的脖颈上,让她又是一个机灵,等他话音才落,楚云笙立即抬起脚尖,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并笑道:“我福薄,恐怕是消受不起,玉相还是找那些识趣儿命好的人去罢。”

    说话间,她人已经拽着**沿着过道走出了几步远的距离,全然不顾还在聚精会神盯着拍的众人们,而这些人的注意力也都在圆台上,才没有人注意到有人提前离席,即便是有人看到了,也不会有人在意,他们就像来时一样,又不引人注意的离开了拍场。

    退出来到了那金碧辉煌的外间,二爷已经等在了那里了,他的身边站着绑缚着刚刚那个漂亮的孩子,一听到从里间传来的脚步声,那孩子蓦地抬起头来,在看到是楚云笙,对上楚云笙的那一瞬间,他的眼底里瞬间划过一抹晶亮,但很快就归于了如死水一般的沉寂,而他的脑袋也垂了下来,再不看楚云笙一眼。

    “两位公子,这是上品,请验收。”二爷的嘴角挂着笑意,抬手一引示意楚云笙和玉沉渊查看。

    然而,楚云笙此时却对那二爷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就连小孩子都拿来在这里拍……而她在心底里也暗自告诉自己,这样的人一定不是阿铄的手下。

    似是看出了楚云笙对自己的嗤之以鼻,那二爷面上尴尬的笑了笑,遂道:“公子有所不知,这孩子并非我们拍场所有,而是被人委托来的,这里的规矩您想必是知道的,但凡是能拍到价的,都可以委托给我们,借由我们这里将其拍出好价钱,虽然我心底里对此也于心不忍,但规矩就是规矩,而且即便是我们拒绝,这孩子流落到其他地方,遭遇应该比来这里更惨,所以,不求公子原谅,但请您体谅一二。”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二爷的神色间颇为无奈,再无之前的精明和算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