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一轮拍卖

    那人穿着一袭藏青色夹袄,外披着一件同这地毯同色系的狐裘,三十上下,国字脸,容貌并不出众,然而那一双眼睛却格外的机灵,远远才一看到楚云笙玉沉渊一行,他的眉梢间就已经带上了几分笑意道:“四娘,这又是有贵客来了吗?”

    他对楚云笙和玉沉渊点了点头,话却是对着他们身边小心翼翼做陪着的老鸨道的。ranen ? ?. r?a?n??e n `

    闻言,那老鸨连忙点头道:“是呢,二爷,这两位要来瞧瞧拍卖,我就给带着来了。”

    说着,她转过头来看向楚云笙和玉沉渊道:“这位是负责拍卖的二爷。”

    楚云笙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但心里却在暗想,这老鸨跟这暗市拍卖似乎关系匪浅,二爷,四娘……那这暗市拍卖的老大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心里疑惑,面上却没有表露分毫,那个被称之为二爷的对他们抱拳又行了行礼,就转过身子,引着他们往里间走去。

    楚云笙抬眸看了玉沉渊一眼,见他神色从容,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笑意,跟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也没多想,就跟着他们走了进去。

    掀开层层叠叠的撒花镶金线云纹的帘子,才看到所谓的暗市拍卖场的主场,虽然同是底下拍卖,但是红袖招比起这个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知道是因为考虑到保护客人们的**和身份着想还是其他,里间的光线比起外面暗淡了许多,只有两侧石壁上镶嵌着的零星的夜明珠给偌大的空间照明,但这样能见度却很低,三步开外的人的表情就很难看清楚了。

    而在这偌大的房间的正当中有一处一丈高的圆台子,台子的四角点着宫灯,挂着撒花金丝云纹帐,将里面严严实实的遮挡了起来,从外面根本就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以这台子为中心分别按顺序摆放着案几,案几上放着时令瓜果以及美酒佳酿。

    楚云笙和玉沉渊进去的时候,基本上桌桌都是满的人,在暗淡的光线中看不清这些人的面部表情,唯有窸窸窣窣的刻意压低了的谈话上四下响起,而他们进来也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关注,大家都在各自谈各自的,对后面进来的人根本无暇关心,那个被称作二爷的中年男子带着他们走在宽敞的过道上,一直走到了最靠近中心的那处圆台前的位置才对他们低声道:“拍卖还有一会儿才开始,两位请在这里稍坐。”

    说着,便吩咐四娘好生招待楚云笙和玉沉渊,而他自己几个转身就消失在了暗淡的光线里。

    待他走后,玉沉渊和楚云笙就在案几前一左一右的坐了下来,而那个老鸨则搬了凳子在一旁候着,并压低了声音凑到他们两个耳边道:“公子有所不知,这里的位置越靠前,说明来者身份越尊贵。”

    越靠近圆台,越能将拍卖的物品看了个仔细,而身份越尊贵,钱越多的金主自然就会被安排在最靠近圆台的位置,这也基本上是所有的地下拍卖的规矩了。

    “哦?”楚云笙故作不解道:“那妈妈和那位二爷怎知道我们身份就尊贵了?”

    闻言,那个老鸨噗嗤一声笑了,连忙掩唇道:“妈妈我混迹风月场所这么多年,这点识人的眼力见儿还是有的,两位公子绝非一般的显贵。”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眉梢飞扬,带着些许的自得,听到这里,楚云笙就忍不住打趣她一下了,她道:“那之前想捉了我们放到这里拍卖的难道不是妈妈吗?”

    这话一出口,当即就呛的那老鸨羞红了脸,尴尬无比的拍打着自己的老脸做圆场道:“那不是我一时糊涂嘛!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说着,她灰溜溜的退让到了一边,再不敢多说一句,也怕马屁拍错了地方引火烧身。

    而待她离开的远了一些,楚云笙才转过头来,抬起眸子看向身边坐着的玉沉渊道:“很奇怪,我们为什么会来这拍卖会,本来只是要来买个面具的,怎的就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了?难不成玉相还想从这里拍个绝色美人儿回去?”

    闻言,玉沉渊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也不搭理楚云笙,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楚云笙总依稀觉得,今天的玉沉渊有些怪。

    难道是因为之前不经意间向她透露了,他和阿呆兄当年的事?

    但是,楚云笙的直觉又觉得不像是。

    正想着,前面的偏门处突然响起了鼓乐之声,楚云笙循声望去,借着幽暗的光线只能看到那里架着几盏屏风,屏风后面似是有几个乐师在奏乐。

    笙歌一起,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跟着楚云笙一样,看向那个方向。

    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里,屏风后才悠悠然转出之前为楚云笙和玉沉渊引路的那个二爷来,他对着在场的众人抱了抱拳,嘴角一扯,露出一抹笑意道:“让贵客们久等了,现在我们的拍卖正式开始。”

    说话音才落,场中的圆台正中的巨大灯笼蓦地被点亮,瞬间将挂着撒花金丝云纹帐圆台罩了个清清楚楚。

    而紧接着,那帐子也慢慢的升了起来,随着帐子升起来,露出了圆台上面的景物来。

    台子中央站着一妙龄女子,鹅蛋脸,柳叶眉,皮肤吹弹可破,虽不算是绝色,但容貌俊俏,瞧着也很是可人儿,她旁边放着一张案几,上面分别摆放着几柄宝剑,玉器,还有几本古籍。

    等帐子完全被升了上来,她走到台前,对着大家微微一笑,服了服身子,脆脆甜甜的道:“今天由奴婢为各位贵客们主持第一轮的拍卖。”

    说着,她往案几的一边走去,抬手一引,对着一把剑道:“这是六十年前天下第一剑客凤箫音留下的名剑,如一,传闻此剑不但削铁如泥,更能同主人心神如一,祛祟辟邪,如一剑,起拍价10万两。”

    这剑的名气楚云笙自然是听过的,剑自然是好剑,但是说什么祛祟辟邪,就有些过了,不过是中间那些倒卖的商贩们为了抬高剑的身家而大肆吹捧罢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在这暗市拍卖,居然上来的第一口价就是……十万两。

    十万雪花银子够多少个穷苦老百姓过一辈子的了!

    然而,更让楚云笙没有想到的是,那少女的话音才落,后座居然就已经开始此起彼伏的加价声。

    “十万一千两。”

    “十万两千两。”

    “十万五千两。”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加价声,最后那宝剑以三十万两被楚云笙他们右后方的一桌给拍了下来。

    后面的拍卖还在继续,然而楚云笙除了最初的咂舌之外,也终于明白了为何这暗市的装饰如此富丽堂皇如此奢华,这暗市的操纵者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在这些人都忙赶着叫价拍卖的当口,楚云笙转过眸子来打量了一下她身后坐着的老鸨,但见她神色如常,似是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面对一件东西随随便便拍出几十万的价格也没有面露惊讶之色,楚云笙不由得开口道:“妈妈可知道这暗市的主人是谁?”

    闻言,刚刚心思还落到拍卖上的老鸨立即来了精神,凑近了楚云笙些许,紧张兮兮道:“公子问这做什么?”

    楚云笙抬手抓起一个葡萄丢进嘴里,微微侧首道:“只是好奇罢了,一般的人哪里能办的了这般声势的低下拍卖,更何况这些拍品还都不俗。”

    见她果真是好奇,那老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拍了拍楚云笙的肩膀,笑道:“这个呀,小公子就有所不知了,这前面第一轮的都还不是上品,越往后,才越是压轴的精品,不过有一点公子是误会了,这里的拍品并不全都是刘爷的,他不过是办了这么一个暗市,为大家提供了这么一个可以交易的场所罢了,您看,在这里,金主们能买到心仪的东西,而有这些好东西的人呢,则放心的将它们托付给刘爷,借由这个拍卖卖个好价钱,而刘爷则从中抽取利润,这对于三方来说都是好事,互利互惠。”

    “刘爷?这么说,他就是这个拍卖场的老大了?”听到老鸨这么一解释,楚云笙也不由得对这个刘爷的经商之才肃然起敬起来,如此大手笔的包办这样的地下拍卖,不光要有魄力,有雄厚的资金,有人脉,更要有强大的后台做支撑。

    无望镇地属于楚国的边境,地处楚国和赵国卫国的交界,曾经是个三不管地带,近两年来才被楚国接管,但想要在这里立足的人,只怕也要在这三方势力的朝廷中都有些人脉和背景才行。

    似是看穿了楚云笙的想法,那老鸨面上带着几分自得,眉梢一扬道:“可不是嘛,话说刘爷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几个月前,不过,不是我夸张,他当真也是一个风华绝世的人物,比起两位公子来,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虽然连带着一起被赞了一回,但楚云笙却并没有多少欣喜之色,她想到的是被老鸨这样形容的,气场姿容不输于玉沉渊的人物,普天之下估计也没有几人了罢!

    心底里突然冒出来一个猜测,然而这个猜测才将将在心底里冒出苗头来,她的心就似是被人刀割了一般的疼。

    理智告诉她要冷静,然而她整个人整个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因为这个猜测这个想法而颤抖了起来。

    能有气场和姿容不输于玉沉渊的人,而且还在楚国有着如此强大的背景的人……会不会有可能是他呢!

    想当初,在红袖招,那个地下拍卖,不也是由天杀一手操纵的吗。

    这样一想,就越发让楚云笙对这个猜测笃定了几分,而她的心也跟着痛了几分。

    “公子?公子?”老鸨见楚云笙只这眨眼间的功夫就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子从她额际上滚落了下来,还以为是自己哪里说错了话,当即吓的一愣,就要告罪:“可是我哪里说的不对?公子?”

    一连唤了几句,才将楚云笙的心神拉回,她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没事,只不过想起了其他事情。”

    虽然这样说着,面上也已经恢复了镇定从容,然而只这一眨眼间,她掌心里的汗珠子,以及鬓角的汗水还在提醒她……他对自己到底有多重要。

    重要到每次一想起他的名字,她的心都是痛的,每次一涉及有关他的一切,她就慌乱的不知所措。

    楚王太子先后离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从来无望镇这一路,她就没少听到那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论,再过几日,便是新皇,昔日的楚国皇太孙殿下苏景铄登基的日子。

    看样子,他还是挺了过来,她的阿铄……

    不知道当他得知自己身死的那一刻他的表情和心理是怎样的,但是楚云笙知道如果换做是自己,定然痛不欲生,而她的阿铄,不久之前正经历这这种痛楚。

    然而,她现在却不能鲜活的走到他面前,高高兴兴的告诉他,自己还活着,更不能同他相知相守。

    还不到时间,苏先生说的。

    她得等,等阿铄终有一日成为一方霸主掌控了楚国朝政,再不受制于任何人的时候。

    而她自己,也足够强大,可以将那些仇人斩杀至脚下,可以利落洒脱且自信的站到他面前,告诉他,她还活着,而且活的很好。

    思绪一下子拉的好长,等到楚云笙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觉不经意间自己竟然泪流满面。

    一旁的玉沉渊似是没有看到一样,只微微抬手,拿起了案几上的茶盏优雅的饮了一口,这才抬眸,将目光落到那圆台的中央道:“就算你眼泪哭干了,也买不起这一件东西的。”

    闻言,楚云笙虽然心底里知道他这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还是泪眼婆娑的瞪了他一眼,气鼓鼓道:“当然,我比不得您富可敌国,对了,您可仔细瞧好了,等下万一真有绝色倾城的女子可别被人抢了去。”

    “绝色倾城的女子?”玉沉渊似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转过头来,眉梢一扬,狭长的丹凤眼里带着万千星光,熠熠生辉道:“这世间还有比我美的女子?”

    话音一落,一旁听的清楚的老鸨和楚云笙双双气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