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抛弃

    但见玉沉渊面色如常,从容惬意,只是稍稍皱起了一分的眉梢间,到底还是流露出了几分不愉。?rane?n? ???.?r?a?n??en`

    楚云笙遂想起来了进城之前看到的那些肃杀的城门守将,心里莫名的对这个暗市有了几分好奇,她转过眸子看向那老鸨道:“暗市的拍卖什么时候开始?”

    那老鸨听到楚云笙在跟她说话,忙不迭的停下正在叩头的动作,抬起乱糟糟的一张脸来看向楚云笙道:“回公子的话,还有半个时辰。”

    之前进无望镇之前,玉沉渊也说无望镇有蹊跷,而且看那些士兵的神情应该是另有原因,只不过他的部下还没有查到,但见眼前这个老鸨,带着这些壮汉一露面,刚刚还热热闹闹的街市上瞬间做了鸟兽散,看样子她在这一带也是有些名头在的,否则这些人不会见状都那么识相给让出了路来。

    她就是这里的地头蛇,显然对这里的情况比她和玉沉渊都了解太多,想到这里,楚云笙上前了一步,低头看着那老鸨道:“那这拍卖上可是有些什么新鲜有趣儿的?我听说无望镇一年一度的拍卖会聚集来自各国的商贾大豪,但今日在城门口见着那架势却又像是官府在找什么人或者东西,盘查的那么仔细,你可知道这各种缘由?”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在老鸨的面前蹲下了身子来,且压低了声音,只等着老鸨的回答。

    到了这一步,量这那老鸨也不会耍什么花招。

    果然,听到她这么一说,那老鸨身子一怔,凑近了楚云笙些许,压低了声音道:“无望镇的暗市拍卖之所以那么出名,也是因为在这里只要你有钱,就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无论是金银珠宝奇珍异兽甚至活生生的人,都可以买的到,而人口拍卖在各国本来也就是被禁止的,只有在无望镇,因为濒临无望海经常有辽国的商贩出入,还有从辽国贩运过来的美姬,所以长期以往,当地官府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至于公子刚刚说的今日入城盘查的紧……”

    说到这里,那老鸨蓦地跪直了身子,换股了一下四周,确定再没有别的人了,才又压低了几分声音道:“我也是听到我那在衙门里当差的亲戚透露的,说是上头在找什么人,很重要,但具体的却是怎样也打探不出来。”

    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云笙一直在留意她的神情,但见她神色坦然,眼底里带着几分谨慎和担忧,便知道她不像是在说谎。

    正想着,却听见这会儿一直站在她身后默不作声的玉沉渊突然提起步子,轻笑道:“既然这么感兴趣,不如走上一遭,就知道了。”

    说着,他转过眸子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老鸨道:“妈妈既然是这无望镇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是有办法给我们带路,让我们顺利进去的。”

    玉沉渊的声音很轻,很平静,然而即便是如此,也带着让人心底里不敢生出丝毫抗拒的威压,那一种浑然天成的久居上位者的气势,莫说那老鸨不敢说出半个不字,就连楚云笙也下意识的就要跟着他一起去了。

    但然而,转念却想到,阿呆兄还在床上,还在等着她带回去面具,楚云笙不由得又有些迟疑,看着玉沉渊已经走在了前面,而那老鸨也十分狗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在一旁带路,楚云笙也只好跟上,想着不是说入口的地方才有人叫卖面具么,她买了面具便回去,也不跟玉沉渊去那什么暗市搀和一脚了。

    然而,事实往往不尽如人意,等到他们拐过两条偏僻的巷子,到了那老鸨所说的暗市入口的时候,除了那巷子口忽明忽闪明明灭灭的两盏灯笼之外,哪里还有半个卖面具的小贩。

    见状,那老鸨不无尴尬的陪着不是并解释道:“公子莫要生气,应该是快要开场了,那些小贩见着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客人了,也都退了回去。”

    说着,见楚云笙面上露出了微微失望的神色,那老鸨眼神哧溜一转,迎合似得安慰楚云笙道:“不过公子也莫要失望,外面没有,暗市里面还是有的,只不过价格比外面的要贵上几倍,公子若是想买个面具急用的话,倒是可以跟着老奴进暗市走一道。”

    玉沉渊的身手,这老鸨也是亲眼见过了的,她虽然常年在风月场上摸爬滚打,但也是个极其贪生怕死之人,所以恐怕再不敢给玉沉渊和她使什么绊子了,楚云笙倒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招,更何况还有强大的玉沉渊在一旁,根本不足为惧,她放心不下的是阿呆乍醒过来左等右等都不见她回来,那孩子该是有多担心和害怕。

    见她听了老鸨的提议,眉梢间已经有了犹豫之色,却迟迟不下决定,玉沉渊只眼神一瞥,就将楚云笙的心思和念头全部看在了眼里,他下巴一抬,对那老鸨道:“既如此,走罢。”

    说着,他又转过身子来,看向站在原地的楚云笙笑吟吟道:“放心好了,我那个白痴弟弟,才不会那么脆弱的。”

    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笑意盈盈,然而,楚云笙却从玉沉渊的眼底里看出了一抹苦涩的味道。

    楚云笙忍不住眉梢抽了抽,满脸黑线的纠正他道:“阿呆并不是白痴,他只是性格有些孤僻。”

    然而,不等她说完,玉沉渊似是并不愿意在阿呆的事情上同她多做任何交流,他已经大步一抬,跟着那老鸨往那点着两盏白灯笼乌漆墨黑的巷子里走去。

    楚云笙只得提起步子,跟了上去,虽然知道这样说可能不太好,毕竟是玉沉渊跟阿呆两兄弟之间的事情,但是却还是忍不住追上玉沉渊问道:“阿呆的性子就是那样子,但我见到你这个做兄长的似是对他并没有多少兄弟的情分,在上一次卫国的皇宫,你就已经认出了他来是吗?可是为何不跟他相认呢?”

    话一出口,楚云笙自己都觉得有点傻,以阿呆的脾性,即便是玉沉渊同他相认,相信他也未必能一下子接受玉沉渊。

    然而,玉沉渊却似是并没有想到楚云笙所在意的这一点,听到楚云笙的这一句话,他前进的步子蓦地顿了下来,让跟在他身边的老鸨一惊,险些被吓的栽倒。

    巷子里面没有点灯,只能依稀凭借着朦胧的夜色将人的轮廓大致看个清楚,楚云笙也停下了步子,想要将突然停下步子的玉沉渊的面容看个清楚,然而却只能见到他那一双眼睛在朦胧的夜色里熠熠生辉,且带着寒星射水的孤寂,而他这时候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也犹如突然自九天之上落下了的一桶冰水,让人的心瞬间也冷了个透彻。

    夜色朦胧,晚风徐徐,只听他冰冷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小巷子里蓦地响起:“相认?我跟他要怎么相认,他的兄长早在十二年前就死了,面对仇家的追杀,他的娘亲选择了在生死一线之间保护他,而放弃了救他的兄长,所以……现在,你觉得,我现在应该和他相认吗?!”

    闻言,楚云笙的一颗心也跟着瞬间沉入了冰湖之底。

    原来是这样吗?

    所以明明他们是孪生的兄弟,并且在已经知道了阿呆的身份之后,都选择无视,都不愿意相认,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样一层纠葛……想到这里,楚云笙想到每每当着玉沉渊的面提到阿呆的时候,玉沉渊眼底里划过的冷意和萧索,孤寂和漠然……那是对阿呆的,也是对那个曾经迫于无奈之下抛弃了自己的母亲的情愫吧。

    不等楚云笙将这些思绪捋顺,玉沉渊已经再不看她,转过身子去大步继续朝着前面走去,而在一旁听到这一番话的老鸨早已经僵硬在了原地,不敢发出一丝声响,这时候看到玉沉渊突然大步前行,她忙不迭的迈开两条腿追了上去。

    走到这条不知名的小巷子的尽头是一扇石门,从外间看像是一个死胡同,实则不然,那老鸨走到石门面前,用右手掌很有节奏的击打了五下,随着最后一下声音才落,两道身影蓦地从黑暗中冒了出来。

    楚云笙咋了眨眼间,才看清是两个身形魁梧的大汉,他们一左一右的站在了石门的两边,对身前的老鸨行了一礼道了一声:“四娘。”

    那老鸨点了点头,全然没有了刚刚在玉沉渊和她面前的那般丢了魂魄的样子,她脆声的对那两人吩咐道:“这两位是我的贵客,要来这拍卖场瞧瞧,我带着来看看热闹,你们切记不可怠慢。”

    说着,她转过身来对玉沉渊和楚云笙行了一礼道:“暗市入口就在这里了。”

    闻言,玉沉渊微微点头,那两个大汉才一左一右分别按在了石板上面的几个凸起上,不多时,就听到石板后面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像是数十辆马车并排前行车轮碾压过路面所发出来的声音。

    紧接着,那块巨大的石板竟然奇迹般的自动对折了起来,露出一条直通向地下的青石板台阶通道。

    这个样子,当真有几分像那时候在红袖招看到的机关暗道,不过那时候身边陪着她的是扮作阿呆的苏景铄,而现在,却是玉沉渊。

    另外不同的就是,随着那石板开始对折,里面明亮的光线也瞬间自暗道里倾泻了出来,在整个暗道完全打开之后,楚云笙才看到这暗道两边不仅仅每隔五个石阶就有一盏八宝琉璃灯,而且那灯座上还都镶嵌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因此整条暗道灯火通明,就连楚云笙掌心的纹路都能瞧个一清二楚。

    楚云笙心底里一边暗自庆幸这条暗道的入口不黑不暗,让她少了几分不安和对黑暗本能的惶恐,同时也在暗叹这暗市的幕后操纵者的大手笔,仅仅是一个入口都已经这般奢华,那么这后面的拍卖场所该又会是何等的光景。

    这样想着,楚云笙对这暗市的拍卖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兴趣来。

    而这时候,玉沉渊已经跟着那老鸨走下了暗道,楚云笙也只得垂下了眸子跟了上去。

    那暗道刚刚进去的时候,还有些狭窄,不到一丈宽,越往下走,竟越发宽敞了起来,到尽头的又一处石门前,竟然已经有两丈有余。

    被人称之为四娘的老鸨显然对这里极其熟悉,她走到石门前,一阵子拍拍打打之后,便见到那石门应声而开,而这一次这一扇石门被开启之后,看到里面那金碧辉煌的景象,楚云笙险些有种自己是到了昔日的陈国皇宫的错觉……

    因为眼前的这间屋子实在是太过于金碧辉煌了!

    从石门之后的地面一直铺着一层厚厚的狐裘,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像是走在云端,而这屋子里虽然没有太多的陈设,然而所摆放的宫灯花盏无一不是精品,高高的天花板上吊着的那盏八角灯上,八个角分别镶嵌着一颗拳头大的祖母绿宝石,在宝石的周围又分别嵌着八颗猫眼大小的夜明珠,在灯芯的位置正上方,还悬挂着一颗比那祖母绿宝石还要大几分的夜明珠,只这一盏八角宫灯,就足以让整个房间耀眼夺目了。

    而这,才是暗市拍卖场的入口,站在门口的楚云笙,面对着这些奢靡的装饰,心底里暗自猜测着这背后操纵之人身份的同时,也对能参加这样的拍卖的人的身份多了几分警惕。

    而那老鸨抬眸用眼底的余光瞥了一眼楚云笙和玉沉渊,见两人见到这般奢华的场景竟然都面不改色神色如常,正常人往往走到这里即便是忍住不赞叹这里的奢华,也要对这暗市拍卖肃然起敬几分,然而这两人倒好,竟然什么表情都没有,让老鸨看不穿他们的身份,因此,也让那她越发小心翼翼的对待这两人起来。

    “拍卖场就在里间,两位公子请随我来。”说着,老鸨垂下了眸子,走在了前面带路。

    才走出两步,就见到这偌大的房间的偏门突然开了,紧接着,从那偏门处走出来一个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