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出手

    然而,那个始作俑者却浑然不自觉,抬眸对着楚云笙嫣然一笑道:“实在是怎么了?”

    周遭的目光都已经牢牢地锁定在了他们的身上,玉沉渊的这一笑当即就让那些人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火?然 ?文? ?  ???.?r a n?en`

    一个男人,怎么能如此妖孽!

    “有伤风化!”楚云笙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同时另一只手已经不动声色的抬了起来,作势要帮玉沉渊把那总是合不拢的衣襟拉一拉,然而她的动作才做出来,还没有来得及碰到玉沉渊的衣襟,她的手腕却被玉沉渊一把抓住,并顺着力道,就将楚云笙拉进了他怀里。

    他身上那霸道又奢靡的香气瞬间将楚云笙包裹了起来。

    楚云笙的身子本就虚弱,功夫又没有恢复,此时在强大的玉沉渊面前,就跟一只无害的小猫儿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也反抗不了,而这时候,被迫凑近他,楚云笙的脑子里才想起来从他们初始之后的片段……她怎么就忘了这家伙就是没安好心活脱脱一个色鬼哪一次不是逮着机会就占她便宜!

    而这时候,随着玉沉渊的突然抬手抱住楚云笙的这个动一做出来,四下里倒吸凉气的声音更响了一些,旁边的商贩手上拿着的冰糖葫芦吊在了青石板地上,发出啪叽一声脆响,而他自己都浑然不觉,只愣愣的看着面前这招摇过市的揽在一起的一对绝世男子。

    “那这样呢?可还有伤风化?”玉沉渊浑然不觉得这样抱着楚云笙有什么不妥,而周遭的那些倒吸凉气的声音,那些诧异的目光他似是根本就看不见一般,只笑意盈盈的看着被他强行带入怀里扮作男装的女子。

    这一次,楚云笙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大庭广众之下,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搂搂抱抱,然而在这一瞬间,她的脑子却蓦地一抽,想起来一个人来。

    林叶霜。

    如果这时候,她在的话,该是有要跳起脚来制止并嚷嚷着自己这是在红杏出墙了……

    不知道为何,会在这人来人往喧嚣无比的街上突然想到她,也许是因为被玉沉渊的这般调笑,让她脑子里浮现出了往日的片段,像极了那一次在卫国李府的后院,而那时候,她刚刚认识了背着一柄大斧头大大咧咧身着红衣的那个叫做林叶霜的姑娘。

    想到这里,心情瞬间低落了下来,楚云笙的眼底里也划过一丝酸楚,再看向调笑自己的玉沉渊,心底里火气越发多了几分,她抬眸,语气十分不悦道:“玉相平时都喜欢这么捉弄人吗?”

    或许是看出了楚云笙的是真的生气了,或许捕捉到了她眼底这一瞬间划过的凄凉,又或者是突然间觉得没有了兴致,总之,在听到楚云笙的这一番话看到她的表情之后,玉沉渊居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沉默着松开了牵制着她手腕的手。

    一得到了自由,楚云笙立即退开一步,跟玉沉渊保持了距离,而玉沉渊也状似丝毫不在意一般,径直走在了前面。

    楚云笙跟在她的后面,依然如之前一般,一路都受到了沿途的人的目光的洗礼,终于,玉沉渊的步子停在了十字路口的中央,而他的眸子则落到前面不远处,夜市中央的那个面具摊子上。

    楚云笙顺着玉沉渊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那个面具摊子,她心底一喜,眉梢一扬就要快步朝着那摊子走去,却才走出两步就被旁边街上突然冒出来的几十个壮汉去路。

    他们横亘在楚云笙和玉沉渊面前,摆明了就是专门来找茬儿的,楚云笙顿住步子,抬眸朝这些人的面上一一扫过,眼尖的发现这当中还有几张熟面孔。

    可不就是下午进城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老鸨带的那几个人吗!

    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后选择在这里下手,这里毕竟是闹市街头,这些人的胆子也是够大的,楚云笙正想着,却见周围那些摆摊的小贩看到这些人如同见到瘟神一般,忙不迭的收拾起自己的摊子撤离,这其中还包括不远处的那个面具摊子。

    好不容易给找着了,怎么能就这么错过了,楚云笙下意识的提起步子要去追,然而面前那些彪悍的壮汉们齐齐的上前一步,其中领头的那人还探出一只手来要一把拎起楚云笙的衣领,“怎么,放跑了我们勾栏院的人,这就想跑了?老娘告诉你,进了这无望镇,就是老娘的地盘,你们一个都别想跑,也都跑不了!”

    那个老鸨的声音蓦地从这些人的身后传了出来,语气里再没有下午那会儿的担忧和忌惮,此时满是对楚云笙的恨意。

    而她说这句话的同时,那个彪悍的大汉的手就要触及楚云笙,她虽然身子还很虚弱,但是避开却不是问题,当即看也不看那人,她脚腕一转,就避开了那大汉的一抓,退让到了一边。

    而对面,排成一排的壮汉们也自发的让出了一条路来,从他们的身后走出来那个扭着水蛇腰年过四十却妖娆的紧的老鸨,她见那壮汉一抓不成,看向楚云笙的眼底里越发多了几分歹毒和恨意,咬牙道:“没用的东西!给老娘把他们两人都给绑了,恰巧今晚还有拍卖,看他俩这姿色,啧啧……”

    说到这里,那老鸨似是才看清楚玉沉渊的面容一般,那一双涂满了胭脂和面粉的脸僵硬了片刻,眼睛睁的老大,眼底里除了惊艳之外,更多的是惊喜,她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猛的一掐自己的大腿根儿,像是在确认自己是否是眼睛花了看错了,在看第二遍的时候,她已经忍不住拍着手掌欢呼起来道:“哈哈哈……本来想着你这小子容貌这般俊俏,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优品,放到暗市怎么的也是个炙手可热的,能卖个好价钱,却不曾跟你同行的这位居然还是这般极品,看来我今天这运气当真是不错!”

    说着,她眉梢一挑,瞪向身边那些壮汉道:“你们还在给老娘等什么!不惜一切代价将这两个小子给老娘绑了!”

    话音才落,那些壮汉撸起袖子就朝着楚云笙和玉沉渊扑了过来,虽然看外表,他们只是身材挺拔健硕,但走起路来下盘却很稳,一看就是练家子,不像是一般的只会些力气活儿的傻大个。

    若是以前,楚云笙对上这些人倒也不成问题,但是现在她的身子太差,元气大伤根本动不得内力,只能勉力用点轻功维持,但即便是这样,她也并不担心,因为她身边的玉沉渊自始至终都还没发话呢!

    从那老鸨提到拍卖暗市之后,楚云笙就觉得玉沉渊有些不对,他面上虽然依然带着一贯的慵懒和从容,但是她离他还有三步开外的距离,却已经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和杀气。

    尤其是在听到那老鸨对他们说的最后一番话,指明玉沉渊是“极品”要将他们两人卖到暗市之后,玉沉渊那双狭长妖娆的眉梢间的杀气越发明显。

    不要楚云笙想通透为何玉沉渊会对这些说辞如此敏感,那些壮汉已经扑了过来,而玉沉渊也动了。

    这一动,便如闪电雷鸣,顷刻间在街道中央掀起了一场狂风骤雨,还不等人看清这狂风骤雨的来源,而他人已经潇洒利落的回身站到了原地,那些刚刚还凶神恶煞扑过来的壮汉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仰头倒在了地上,他们的脖颈上都有一道殷红。

    楚云笙不用去查看,也知道这些人已经没有了生息,这还是楚云笙第一次看到玉沉渊基本上毫无保留的出手,带给她的惊诧实在太大,让她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恍惚刚刚看到的那一道身影不是玉沉渊而是功夫绝顶的阿呆兄,然而理智和事实却告诉她,这就是玉沉渊。

    隐忍着怒气的即将暴走的玉沉渊。

    虽然不知道这老鸨到底是触碰到了玉沉渊的哪一片逆鳞,但无疑,这样的玉沉渊是可怕的。

    虽然论内力的浑厚上,也许他不及阿呆,但是阿呆却不会有他这般狠辣果决,阿呆只有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无所顾忌的出手,平时的阿呆兄还是一个孤僻幽冷的孩子,而玉沉渊……不过是眨眼间就将这些人一招毙命,其狠辣可见一斑。

    “你……你……你……”所有的壮汉眨眼间被杀,却还留着那老鸨站在原地,事实上,她现在已经有些站不稳了,身子颤抖着,哆哆嗦嗦的眼睛睁的莫大,如同看阎罗一样惊恐的看着玉沉渊,语无伦次道:“公……子……饶命……你……公子……我知道错了……”

    话音未落,她已经膝盖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然而玉沉渊看都不看她一眼,手腕一抬,就是一枚在昏暗的街灯下泛着银灰的针翻转在了两指之间。

    联系到地上这些人的死状,楚云笙也才终于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出手的,这一看,她的心底里瞬间起了一层倒寒,身上也下意识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是在抬眸间,才发现就这会儿的功夫,街道上的商贩走卒们都走了个精光,空空荡荡的街上,莫说刚刚那个摆卖面具的小贩,除了她和玉沉渊,那老鸨,竟然再找不出一个活人,两边的商铺也都已经打了佯,关了灯,只有屋檐下一盏一盏的灯笼在晚风的吹拂下,忽明忽亮的,让这几条街道看起来越发空荡寂寥。

    眼看着玉沉渊眸底的寒光一闪,两指间翻转的银针就要再度出手,楚云笙连忙抬手按在了他的手腕上,制止了他要杀这个老鸨灭口的动作,并道:“等一下!”

    说着,她转过眸子来,看向那个已经被吓的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老鸨道:“我问你,这街上还有哪家铺子是卖面具的?”

    那老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楚云笙的话,愣在那里了片刻之后,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僵硬的脖颈转过来,目光茫然且无措的看向楚云笙道:“公子……公子说……说的是什么……铺子?”

    这时候,楚云笙已经松了玉沉渊的手腕,玉沉渊似是也意识到了刚刚自己有几分失态,暴露了他内心真实的情绪,他眉梢一挑,就是一抹绝艳惊华的笑意,同时指尖一动,刚刚那个险些要了老鸨性命的银针眨眼间就没有了踪影,就如同它凭空出现一般,又凭空消失了,在那老鸨惊惧无比的目光下,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一笑,看向那老鸨道:“问你面具铺子。”

    语气轻松慵懒,一如他一贯样子,再没有刚刚那如同嗜血修罗般可怕的杀气满满。

    让那老鸨一怔,险些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觉得这人明明跟刚刚那个阎罗判若两人,然而这一怔也只是一瞬,越是这样,那老鸨看向玉沉渊的眸子越发惊惧,她忙不迭的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就在这条街前面左转第三家店面,只不过……”

    说到这里,却见玉沉渊眉梢微微一动,吓得那老鸨差点当场魂飞魄散,忙不迭的将后面的话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只不过今晚暗市有场子,想必公子在知道的,去暗市里的人,多是由头有面又不想暴露了自己身份的,所以这时候面具就派上了用场……所以啊,这时候那面具商贩们多半都是凑在暗市的入口兜售面具呢!我说的都是真的,千真万确,绝对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公子。”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已经没有胆子再抬眸迎着玉沉渊的目光了,只低着头,一个劲儿的给玉沉渊磕头,祈求玉沉渊这个阎罗能放过她一条小命,她面上擦着的厚厚的面粉蹭到了青石板地面上,转眼间就是一片雪白,而她脸上也是黑一块花一块的,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听到她这么说,楚云笙也觉得到了这种时候,她也没有再骗他们的理由,只是她屡次提到的暗市,让她不由得微微皱眉,同时也下意识的看向玉沉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