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秦墨羽

    然而,她才走出了一步,她身后的那个美男子也提起了步子跟上了一步,一直到楚云笙走到了马车跟前,配合着士兵搜查之后,进了城,那男子都一直跟在他们的马车边上,楚云笙不由得停下了步子,转过身子看向他道:“刚刚我并不是真的因为你撞伤了我才这般刁难的,所以你根本不必跟着我。火?然 ?文? ?  ???.?r a n?en`”

    说着,楚云笙就要转过身子踏上马车,然而那美男子却加紧了步子,拦在了她面前,他的目光只跟楚云笙一接触,便垂下了长长的眼睫毛,面上的红晕又再度浮现出来,在楚云笙不解的目光下,他才道:“既然是公子救了我,那么我这条命就是公子的,以后我愿意为公子马首是瞻。”

    闻言,楚云笙摆了摆手,微微一笑道:“那倒不必了,举手之劳罢了,只是公子身子未免太过单薄了些,在这乱世中行走,还是小心为妙。”

    说着,再不看他,楚云笙走上了马车,才掀开帘子进去,目光正对上玉沉渊那一双幽黑如墨的瞳仁,那一瞬间,玉沉渊的眼底里划过的一丝悲凉被楚云笙瞧个正着,但转眼间,他眉梢一挑,已经换上了他一贯带着的那一副似笑非笑的伪装面具。

    只是玉沉渊不说话,楚云笙也不说话,马车里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楚云笙正想着刚刚那一瞬间自己到底是眼花了,还是玉沉渊这个深不见底的人真的是有什么心事,或者什么事情触动到了他,马车却在这时候停了下来,只听车夫在外面道:“主子,客栈到了。”

    闻言,玉沉渊抬眸看向楚云笙道:“这几日无望镇鱼龙混杂,有些乱,到了客栈之后,楚姑娘可别到处乱跑的好,尤其是在刚刚得罪了那老鸨之后。”

    其实不用玉沉渊提点,楚云笙也知道,那老鸨明显就是地头蛇,虽然刚刚是唬住了她,但难保她不会再起歹心,但要是这么一说的话,那么刚刚那个美男子再进城的话,岂不是危险?

    虽然说是萍水相逢,但既然已经出手相救,楚云笙到底有几分放心不下,然而她的担忧也没有持续了多久,因为就爱她跳下马车之后,就见到那男子已经气喘吁吁的跟了过来。

    不远不近的就在站那街上,看着她所在的地方。

    他的衣衫褴褛,跟这繁华的街道格格不入,身子虽不至于孱弱,但多少也有几分单薄,这样一映衬之下,看的楚云笙都有几分心软,想着他就这样只怕还得被那老鸨的人抓了回去,那么玉沉渊的那一千两和自己刚刚的那一番口舌也就算是白费了,楚云笙对他招了招手。而

    楚云笙的这个动作一做出来,那男子想是得了特赦一般,刚刚面上还满是失落的神色,这一瞬间便绽放出来欣喜的笑意,而他脚下的步子也没有片刻的迟疑,忙不迭的就抛到了楚云笙跟前,脆声道:“公子!”

    楚云笙点了点头,笑道:“既然你这般执意要还我这人情的话,不若帮我一个忙,在我住在无望镇的这几日,劳烦你搭手照顾一下我的弟弟。”

    这人外表看似弱不禁风,但是骨子里却傲气的很,楚云笙不想将为他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只借由这个理由让他暂留在他们这里,避开老鸨那些人。

    然而,这人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只一眨眼便明白了楚云笙的用心,当即,眼底里划过了动容之色,并用力的对着楚云笙点了点头。

    楚云笙笑了笑,便不再说话,而是走到后面的那辆马车边上,跟着紫衣和蓝衣两个人一起,搀扶起了昏迷中的阿呆。

    那男子见状,连忙快步走到跟前,躬身道:“我来背吧。”

    楚云笙见了,也不推辞,道了句:“有劳了。”便搀扶着阿呆的身子靠在了他的背上,由着他背着进了客栈。

    他身子虽然有些羸弱,背上阿呆迈开的第一步的时候,腿弯有些打颤儿,楚云笙还担心他背不动,然而,接下来的每一步他却走的极其稳当,似是肩负了很重要的东西在肩头一般,用尽了自己全部的毅力和坚持,愣是背的四平八稳,一直到了房间里,将阿呆放到了床上,他才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楚云笙见此不由得感叹,真是一个执着且固执的人。

    他做事的那股子坚持和韧劲儿,倒跟她自己有几分像。

    “他们已经给你安排了房间,你也去休息吧,等下我让蓝衣给你准备好衣服送过去,你梳洗好了就换上罢。”想着他一路逃命,提心吊胆的过的这些日子,楚云笙便很善解人意的叫他下去休息了。

    闻言,他点了点头:“谢谢公子。”

    简短的几个字,但言语间却满是真诚和感激,没有丝毫的做作和虚伪,楚云笙听的分明,她走到阿呆的床边坐下,转过眸子里看向那男子,微微一笑道:“也算是相识一场,就不必见外了,不用公子长公子短的叫我,叫我阿笙即可,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

    “阿笙……”那男子在心底里小心翼翼的默念了一遍这两个字,却怎么也叫不出口,他垂下眸子来,避开楚云笙笑意盈盈的眸子,低声道:“我……我还是叫公子的好,我叫秦墨羽,公子叫我墨羽即可。”说着,他朝着楚云笙服了服身子,这才退了出去,并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见他如此执着,楚云笙也不好再劝,就由着他去了。

    等房门被关上,再无旁人打扰,楚云笙这才专心致志的为阿呆兄号起脉来。

    阿呆兄的脉象微弱,但却很平稳,看样子他身上的余毒应该是全部被清除了,而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是因为那一日沈将军淬了毒的那一箭的力道刚巧让他的身子被带的撞击到了后面的城墙上,而他的头则重重的撞上了城墙,所以,在他身子跌落下来之后,才会直接就昏迷过去,再加上眉宇间射穿青铜面具的那支箭留下来的一点朱红,就让楚云笙产生了他眉心被射中之后死去的错觉……

    想想,当初的那一幕真是惊险,若是后沈将军手中力道再加重那么一点点,只怕这世上就再没有阿呆这个人了……

    只是,即便是如此,他现在却依然没有渡过危险期,因为他以前脑子里就有旧伤,这一撞,导致了痼疾再发作,以至于到现在他都没能清醒过来。

    然而,到底阿呆从前到底是有过怎样的经历,受到过怎样的伤害,才会成为这样子的,估计也就只有元辰师傅知道了,或者说玉沉渊也是知道的,但见他那一副十分不愿意提及阿呆的神情,想从他那里探听点什么,简直太难。想

    到此,楚云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将阿呆的手放回了被子里,下意识的抬手抚到了他眉宇间因为那一箭而留下了的一点朱红印记,心底里不由得翻涌起一阵酸楚。

    却不曾想,她的指尖才碰到阿呆那英气挺拔的眉弯,昏迷了许多天的人却在这时候蓦地睁开了眼睛。

    那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漆黑如墨的瞳仁蓦地睁的老大,怔怔的看着楚云笙,最初的一刹那,眸子里满是错愕和紧张,但在反应过来是楚云笙之后,眸地里的警惕也随之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欣喜,那欣喜让他的眼底里顷刻间就翻涌起了一层水汽,同时他的身子一动,抬手间就将本来就倾身查看的楚云笙抱在了怀里。

    楚云笙还没有从阿呆兄终于醒过来的欣喜中回过神来,她整个人已经被阿呆抱在了怀里,她一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却听他将下巴埋在了她的颈间,悠悠的吐出两个字来:“真好。”

    嗯?

    真好?楚云笙没有想到阿呆兄醒过来的第一时间竟然是高兴的抱着自己说出这么两个字,她一时间还没有理解过来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却听阿呆兄继续又道:“你在,真哈。”

    闻言,楚云笙又是一怔,也忘记了从他怀里挣扎出来,鼻尖一算,眼底里瞬间萦绕了一层水汽。

    没有想到,昏迷了这么多天,生死一线间,他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的意思竟然是这个,他最关心在乎的却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她的安危!想到这里,楚云笙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那一日在昭华宫外,无论她怎么劝说他也不肯丢下自己独自逃生,最后还因为太过挂念自己的安危而分神,以至于最后才会被沈将军钻了空子……

    正想着,却不料身下的阿呆突然动了,他抬手蓦地将楚云笙推开,面上划过一丝惊恐,睁大了眼睛看着楚云笙,下一瞬,在楚云笙不解的目光下,他突然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的钻进了被子里,将自己的整个脸都深深地埋在了被子里。

    被推开的楚云笙也是一脸茫然和无措,但是转眼间,就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面具!阿呆兄的面具被毁掉了,这几日昏迷中,也没有人在意到这个细节,所以现在的阿呆兄是没有带面具的,对于内心幽闭孤僻的阿呆来说,那面具便是他所有的安全感的来源罢?

    这样想着,楚云笙当即抬手安抚似得拍了拍被子,柔声道:“你乖乖在这里休息,我这就去给你找面具来。”

    说着,她便提起步子来,直接朝外走去,而这时候,玉沉渊正从对面的房间里由紫衣蓝衣两人跟着走了出来,一看到楚云笙慌慌张张的样子,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打趣道:“你这是被债主追上门了吗?”

    出闻言,楚云笙也不跟他计较,直言道:“我现在需要去买一个面具,你若是不放心的话,要派个人跟着吗?”

    一提到面具,玉沉渊的狐狸眸子里划过一道精光,他的目光似是透过楚云笙看到了她身后已经关上了房门的阿呆的身上,但只是眨眼间,他便收回了目光,垂下眸子来,看向楚云笙展颜一笑道:“你一个人出去,我怎么放心的下呢,毕竟这年头一个人在外面晃悠的美人儿不多了,尤其是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到时候要是被卖到什么青楼勾栏院的地方,岂不是可惜,来来,本相陪你一起去。”

    玉沉渊身边的蓝衣紫衣两个侍女的身手也绝非等闲,这等小事,明明只需要派个侍女跟着就可以,偏偏他也要跟着楚云笙去凑个热闹,楚云笙抬眸看向他,但见他眸子里星光熠熠,并不见得有任何异常,她觉得她越来越看不懂玉沉渊这个人了。

    更看不懂的还在后面,玉沉渊不仅跟着她出去,而且还罕见的并没有带一个侍女,只身一人跟着楚云笙就这样出了客栈。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已经到了掌灯时分,街道两边的商铺却依然不减半点的喧嚣,反倒比傍晚来的时候更热闹了些,两边叫卖的商贩,也格外的卖力和精神,而即便是灯光暗淡了些,然而玉沉渊就这样跟着她走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也依然是最为亮眼的存在。

    尤其是玉沉渊。

    今日他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华服,胸口的衣襟依然是大大咧咧的半敞开,那精致的锁骨暴露无遗,有时候身子微微一动,就露出了一大片玉色的肌肤,从楚云笙的角度看去,甚至能隐约可见那一片玉色的肌肤下两朵红梅……

    真真是太过香艳……

    然而,这样的惊世骇俗的有伤风化的穿着若是换在其他人的身上定然会被人嗤之以鼻甚至会被大家的唾沫星子也淹死,然而换到玉沉渊的身上,再配上他这一副天下第一美的容颜,看了,只让人觉得抬不起步子,仿佛只一眼,整个人的心和神都被他勾了去一般,而这种美到人神共愤的杀伤力已经完全忽略了性别。

    楚云笙走在玉沉渊的身边,一路过去,都是被所有人的目光所交织着的,都是焦点,这样的感觉实在不太妙,楚云笙只得凑近了玉沉渊些许,压低了声音道:“玉相,能不能把衣服穿好一点,这样实在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