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勾栏院

    难怪这老鸨会如此兴师动众的抓人,也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燃? 文小说 ??   ???. r?a?n??e?n`

    只是这“美人儿”却并不愿意就此认命般的跟那老鸨回去,在后面几个壮汉就要跟过去的前一刻,楚云笙看到他那双长长的睫毛掩盖下的眸底深处划过一丝绝然。

    楚云笙心底一凉,暗叫不好,紧接着,就见到那美男子突然转过头,对着那个反剪住自己双手的壮汉的手臂就是一口。

    因为他的这一个动作迅速且突然,那个壮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手臂一吃痛,条件反射般的松开了擒住他手臂的手,而这边,那美男子才得了自由,立即身子一转,抬手就拔出了那个壮汉腰际别着的匕首,并在那壮汉反应过来之前,抬起了手,对准了自己的脖颈。

    “士可杀不可辱,我即便是死,也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说着,就在那老鸨和几个壮汉以及周围那些围观的百姓惊诧的目光下,他抬手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的脖颈划了下去。

    眼看着那锋利的匕首就要划破他颈部肌肤刺破他的咽喉,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横空飞来一颗石子击中了他的手腕,那力道足够让他手腕的经脉一震,手中的匕首应声落地。

    所有人这才下意识的轻吐了一口气,在为面前这个誓死不从的美男子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都下意识的转过脑袋循着刚刚那一枚石子出现的方向看过去。

    最终,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的楚云笙的身上。

    而那美男子被这一打击,也忘记了再次捡起来吊在地上的匕首,而是抬眸错愕的看向楚云笙,刚刚那个被他撞到的女子,但见她眉宇间从容镇定,自有一缕浑然天成的高贵,让人不敢直视,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化作了一声轻叹。

    而这时候,那个老鸨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她抬手一招,对这那几个见到这一幕就愣在原地的壮汉手下大声吆喝道:“都傻了吗?给老娘抓住这小子!莫再生了变故!快!”

    话音才落,那几个人就已经走上前来,不由分说的前后左右,牢牢地将那美男子架了起来,眼看着他们就要架着那男子往回城的路上走去,四周响起了一片唏嘘声。

    而这时候,楚云笙才走上前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慢着。”

    冷不丁的看到楚云笙挡住了去路,那个老鸨面上划过一丝不悦,正欲发作,却见楚云笙的衣着皆是上等的云绸锦缎,举手投足间的贵气也绝非是一般人可以比拟,当即变安耐住心底里的不悦,面上带着笑意道:“不知道这位小公子还有何事?”

    这本来不关楚云笙的事,她不过是个过客,跟这美男子也不过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在遇到这种情况下,在看到那一刹那,他绝望凄然的眼神的时候,楚云笙却做不到置之不理。

    所以,才忍不住扔出去了那颗石子,但既然已经扔出了石子,挡住了他轻生的路,她就要好人做到底,将这事管定了,虽然她的身子尚未恢复,还虚弱的紧,但是还有玉沉渊在,对付这么几个人根本就不在话下,而现在玉沉渊要押着她去辽国,这等小事,自然也不会跟她计较。

    心里有了这样的盘算,她才那般底气十足的拦在了老鸨的面前。

    听到老鸨的问话,楚云笙眉梢一挑,故作不悦道:“我不是找你,而是找他——”

    说着,楚云笙站定了身子,抬手一指那美男子道:“刚刚他撞伤了我,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就放他走了。”

    “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那老鸨的面上立即堆起了讨好的笑容道:“公子有所不知,这是我们院里才来的小倌,还没有经过调教,不懂规矩,今天居然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敢逃出去,还撞到了公子,实在是对不住,是我们没有调教好,奴家在这里跟公子赔个不是了,还请公子大人有大量。”

    “大量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能用吗?你说的倒是轻巧,这撞伤了我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那听到楚云笙的话,那老鸨面上讨好的笑容都僵硬在了脸上,一时间怒也不是,笑也不是,但到底是风月场所摸爬滚打过来的人,眨眼间,她就已经恢复了之前的笑意盈盈道:“公子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奴家刚刚在后面也看到了,这小子这么一撞,也并没有真的撞上到公子哪里,更何况,你看他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怎么能伤害到公子,所以,应是不至于撞伤公子的,奴家在这里代他向公子赔个不是,但若公子执意要说自己被撞伤的话,那也好,请随奴家进城,奴家会找城里最好的大夫给公子瞧上一瞧,看看公子到底是撞到了哪里。”

    果然不愧是老鸨,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老奸巨猾,楚云笙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但面上却不悦道:“我这伤是内伤,寻常的大夫能看出来吗?我也不难为你,说白了,我就要他留下来充作仆人来抵我这伤。”

    一听到这话,那老鸨自然是不乐意了,面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当即就垮下脸来,语气有些阴阳怪气道:“奴家这是在客客气气的跟您说呢,把他留下来?公子可知道他是奴家花重金买回来的,这还没**呢,这到手的金山就这么没了,公子觉得奴家会这么蠢吗?而且,这官府的人就在前面,若是闹大了,公子初来乍到这无望镇,相信对您也没有好处不是?”

    然而,楚云笙却似是假意没有听见她言语间的威胁,只转过眸子看向那美男子道:“这位妈妈花了多少钱?”

    那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那美男子的面上又浮现出一抹红霞,他长长的眼睫毛眨了眨,有些难为情,但还是咬牙看着楚云笙认真道:“他们哪里是买,分明是直接明抢。”

    闻言,楚云笙噗嗤一笑,对看那老鸨道:“是买是抢,我们到官府处去说说,自由论断。”

    本来做这一行当,多多少少也要跟官府挂一些钩,明眼人都知道,这老鸨之前既然在主动提官府的人,自然就跟官府有几分关系,惹不得,然而这少年居然主动提出官府见。

    莫说让周围看热闹的百姓有些诧异,就连那老鸨也有几分不解,若换做是旁人,她还不会这么吃不准,但见这少年周身的贵气,以及这举手投足间的气场,绝非小门小户出身,若真的是在朝中有人……那么这小小的一个无望镇的县丞对于他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所以,楚云笙的面上表情越是坦荡,那老鸨的心底里就越发虚的慌。

    然而,看着那刚刚倒卖到手的美男子,她又舍不得就将这么一座赚钱的小金山拱手相让。

    正相持不下的时候,却见楚云笙蓦地笑了,她退后了一步,走到了马车边上,掀开马车的帘子,对立面好整以暇看着热闹的玉沉渊道:“江湖告急。”

    玉沉渊眉梢一挑,旋即就是一抹绝色潋滟的笑容绽放了出来,他慵懒道:“还从来不知道你这么爱管闲事。”

    楚云笙白了他,笑道:“玉相这是不舍得了?”

    闻言,玉沉渊难得的翻了一记白眼,蹬回了楚云笙,看的楚云笙一愣,就要为了玉沉渊这终于鲜活了几分的表情笑上一笑的时候,玉沉渊已经抬手敲了敲侧壁,赶车的车夫应声探出头来,看见了玉沉渊的手势,那中年男子二话不说,抬手间便从怀里摸出一沓银票来,随便抽出了其中的一张交给了楚云笙。

    楚云笙接过来一看,一千两!

    这一瞬间,她实在是忍不住感慨玉沉渊真不是一般般的有钱,想着这么大的面额给了那老鸨确实是有些可惜,但见那车夫已经坐回了前头,一副跟他主子一样并不愿意多言的样子,多半身上也没有更小的面额的银票了,楚云笙只得作罢。

    她转过身去,拿着那银票,朝着已经很不耐烦的老鸨走过去,“这个,够了吗?”

    本来已经有些迟疑,怕楚云笙是个有什么后台的厉害角色,正想着该怎么将这件事情圆满的处理过去,却见到楚云笙突然抬手递过来的银票,那老鸨当即接了过去,在看到上面的面额的时候,当即一愣,再抬眸看向楚云笙,越发笃定这就是哪个有权有势家的贵公子,是她得罪不起的人,毕竟这周身的气度,以及这出手就是一千两银票的阔绰,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本来就是自己倒卖的人口理亏,此时这少年既然给了一个台阶下,虽然还是有些舍不得这到嘴的招牌,但是一想到这小子的烈性子以及面前这贵公子无形中给她的压迫,老鸨一咬牙,心一横,便收下了银票,笑呵呵的对着楚云笙再三感谢之后,就带着几个壮汉一溜烟的缩回了城里去。

    而那个少年除了回答楚云笙之前问他的那一句话之后,至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口。

    那老鸨一走,看热闹的人群也都散了,很快就恢复到了刚刚拍好的队伍里面去了,而玉沉渊的马车也已经行进到城门口,楚云笙转过身子,也不再看那美男子,提起步子就朝着马车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