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付出

    “你说什么?”

    听到竹生的回答,楚云笙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瞬间蔫了下去,她的手也已经松开了竹生的袖摆,但还是倔强的睁大着眼睛看着竹生,眼睛里带着不敢置信,带着最后一丝希冀。

    然而,竹生却依然给了她肯定的回答:“沈将军的嫡女,沈潇潇,就是她对我家主子下了蛊毒,并依此来要挟我家主子,让他同意在七日内迎娶姑娘过门,否则的话……必然毒发身亡再无转圜,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天了。”

    “你是说,已经中毒十天了?也”来不及想其他,楚云笙的脑子里所有的神经都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她现在的所有注意力和心思都放在了苏宗宸的身体状况上,一听到竹生居然已经远超七天,她的心也跟着突突突的加速的跳了几下,然而,却仍旧不死心的看着竹生道:“那可有别的办法?”

    闻言,竹生摇了摇头,他那一张清俊的面容上,全是绝望之色。

    “不会的!”楚云笙咬着舌根说出这几个字之后,也顾不得自己还瘫坐在地上,连爬带滚的蹭到了苏宗宸的床边,再一次将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然而这一次,再探之后,她竟然半天都没有感知到苏宗宸的脉搏跳动,他就像是已经安安静静的去了一般,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那双灵动清澈的大眼睛,看到他那俊美出尘的面色此时也已经笼罩上了一层惨白之色,楚云笙的身子一软,又跌落了下来。

    她怔怔的看着苏宗宸,良久,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向身边的竹生问道:“那一日,我跟阿铄去宸王府看他的时候,就已经中毒了,可是为何你却要瞒着我们?”

    当时,她和苏景铄都觉得有些不对劲,而且也放心不下苏宗宸,所以还特地返回去想要探查究竟的,但是结果并无所获,原来,在那时候起,他就已经决意要避开他们,不让他们知道了吗?

    听到楚云笙的质问,竹生扑通一声又跪了下来,哽咽着,压低了声音道:“是我家主子不让说,怕让你们知道了,会成为你们的负担,我曾经问过他,为何连姑娘都不告诉,他说,如果你知道的话,定然会给你造成困扰,以姑娘的性子,多半会为了他的安危而妥协,最后做出让自己一辈子都悔恨的选择,虽然主子不说,但是姑娘我知道,他是真心待您好的,其实自那时候起,他的身子就已经快不行了,但是在你们走后,他还坚持这去了白云观,见了柳妃娘娘一面,但却哪里晓得,这时候传来了沈将军调动城外的沈家军进入皇宫的消息,那时候他正从白云观赶回京城,当时就料想一定是宫里出了事,所以就不顾一切的进了皇宫……才一进宫听到是姑娘出事,主子他就跟疯了一样的跑进了昭华宫,求陛下放过姑娘……后面的事情姑娘也是知道的,只是最后,我们在被禁卫军押着前往北郡封地的路上,遇到了刺客,禁卫军悉数被诛杀,幸好遇到了燕国的玉相,这才逃过一劫,但是主子他的身子……”

    说到后面,竹生的头已经深深地低了下去,这般哽咽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压制住的恨意。

    楚云笙一把抹掉面上的泪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过眸子看向竹生道:“那些刺客多半也就是沈家派来的吧?”

    这不是疑问,而是笃定,沈潇潇哪里会容得下他们活下去。

    竹生沉默着,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楚云笙已经是出奇的愤怒了,她的手指紧紧地扣进掌中,钻心的疼痛也没有能让她心底的痛意和恨意减轻半分,眼底里的泪意怎么也止不住,她蓦地抬头,看向房顶,让自己眼底里的泪水倒回去,再倒回去。

    良久,才低声道:“原来,那时候在昭华殿外的花园里,他问我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说到这里,却怎么也止不住泪意,楚云笙蓦地垂下头来,双手抱着膝盖,失声痛哭起来。

    当时,他问她,是否真的决定要留在阿铄身边,那时候她没有想到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所以当即只是一怔,一时间没有想到他突然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带着疑惑的睁着大眼睛看向他,那时候突然一下子被她这么一盯着看,他那本来还很是苍白的面色瞬间浮现过一缕薄红,然后他有些不自然的别过了头去,错开她探究的目光,垂眸道:“其实,我的意思是说,在他身边,或许会面对很多阴谋诡计,会有无休止的明枪暗箭,会肩负着莫大的责任,会付出很多,失去很多,你可有想好了吗?”

    那时候,他关心的、在意的都只是她的悲喜,并没有半点要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的打算,后来在听到她的肯定回答之后,他蓦地看着自己,释怀的笑了笑,那一瞬间,她只觉得他眸中宛若繁星万点,囊括了万里星海,他笑道:“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可得好好想想到时候送什么贺礼。”

    可是当时,心细如她,敏感如她,怎的就没有察觉到他神色间的异样,怎的就没有坚持要为他诊脉……她怎么就如此大意了!

    越想,楚云笙越是自责和难过,她的泪水也像是决堤了的洪水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阿笙姑娘……王妃……主子他希望您快乐。”

    竹生跪在地上,满目忧伤的看着楚云笙,想要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然而,楚云笙却纹丝不动,只抱头痛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哭累了,哭够了,她才揉了揉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的眼睛,抬起头来看向竹生道:“他会不会再醒过来?”

    话一出口,她自己都觉得一定是疯了,如今的他只有最后一缕气息在,随时都有可能去了,怎么可能还会醒过来。

    然而,她心底里还是如此强烈的希望他醒过来,希望一切都只是误会,希望他没有中毒,希望他醒过来之后就能安然无恙了。

    竹生没有回答楚云笙的话,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他的面颊上也划过了两行热泪。

    楚云笙自说自话道:“他一定会醒来的,会没事的。”

    说着,她抹了两把脸上的泪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在床沿上坐下,撑着身子,抬手抚在他的鬓角,面颊,最后落到他那如樱唇上,柔声道:“你会醒过来的,对不对?我就在这里等你,要你亲口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我习惯了独立,习惯了不给人添加麻烦和负担,然而却数次得你相救,你让我欠你一次又一次,却还瞒着我,不告诉我真相,你可曾想过,当我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心里会有多难过,醒过来好不好,我就在这里,一直等到你醒来。”

    ……

    也不管苏宗宸此时能不能听得到,楚云笙就趴在床边,一直一直的在跟他说着话。

    一旁的竹生再看不下去,站起了身子来,退到了屋外,把空间留给了楚云笙和已经重度昏迷着的苏宗宸两人。

    楚云笙一边说话,一边忍不住哭泣,把自己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懊恼都融进了泪水里,然而,她的身子本就已经是虚弱至极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此时经历这这般大起大落,再动了元气,不多时,就再撑不住,双眼一黑,就昏倒在了床边。

    再一次陷入了铺天盖地的黑暗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一道温柔的目光在注视着她,那目光柔和温存,带着这世间所有的暖意,如同春意正盛时候的和煦阳光,可以抚平一切的伤痕,可以治愈一切伤害。

    她想睁大了眼睛,想要循着那一道温暖的目光看过去,然而眼帘真的是太厚重,她挣扎了许久,才终于能将那漫天席地的黑暗撕裂开一道小口子。

    而这道口子才将将撕开,她的眼前瞬间被无限的光明笼罩,而她也才终于睁开了厚重的眼帘,醒了。

    在睁开眼睛的瞬间,她的意识瞬间归位,立即就挣扎着爬了起来,去看身边的苏宗宸,而正当她支撑着身子爬起来抬眸看过去的瞬间,正正望进了那双在睡梦中依然温暖如斯的眼眸。

    他半躺着在她身边,看向她的眸子里带着暖意,带着温柔,还带着几分笑意,一见她醒来,便道:“阿笙。”

    声音很低,气息也虚弱至极,然而就是这两个字仿佛给了楚云笙无限的希望,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坐起了身子来,要为他号脉:“我就说是误会,先生,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然而,这一次却依然被他反应灵活的给避让了开来。

    楚云笙一怔,愣在了原地,而她的面上还带着乍一见到苏宗宸醒过来的惊喜之色,“怎……么?”

    苏宗宸笑了笑,反手抓住了楚云笙的手掌,柔声道:“扶我起来到堂下坐会儿可好?”

    楚云笙的表情还僵硬在脸上,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才愣愣的点了点头,她用尽全力的站起了身子来,然而才一站起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再度发昏发黑,还是苏宗宸反应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搀扶着了,并柔声道:“不着急,慢慢来。”

    说着,他唤了一声竹生。

    听到声音,竹生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进屋子里来的,看到苏宗宸醒来,他的面上带着同样不亚于楚云笙的惊喜。

    苏宗宸抬起手来,轻声道:“扶我到堂下坐坐。”

    闻言,竹生连忙一把擦掉面上还带着的泪珠子,弯下腰来就搀扶起了苏宗宸,并给他披了一件外衣穿好鞋子就带着他往屋外走。

    而楚云笙也咬了咬唇瓣,积攒了一点力气,艰难的提着步子跟了过去。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才一走到门口就是一阵带着杏花香气的清凉气息扑面而来。

    竹生按照苏宗宸的吩咐,搀扶着他在回廊下坐着,而楚云笙也在他边上跌坐了下来。

    苏宗宸轻轻地摆了摆手,让竹生先退下,这才抬眸看向楚云笙道:“阿笙,这杏花美吗?”

    楚云笙此时哪里有心情看着杏花,但听到苏宗宸这般问话,还是从他身上转过了目光看向庭院中的那一株开到颓靡的杏花,再看在细雨霏霏中飘零落了一地的杏花花瓣儿,惋惜道:“美,只是花期过了,开败了。”

    闻言,苏宗宸温柔的抬手,用那修长如玉的手指拈起一瓣儿落在楚云笙发髻的杏花花瓣儿,笑道:“但这份美不会消逝,今年虽败,但来年春天,依然会花开锦绣,粉黛倾城。”

    楚云笙抬眸,怔怔的看着他,觉得他话里有话,然而,她却没有心思想其他的,她现在只想要看看他的身体状况到底是到了哪一步了,他腹中诗华万千,也度过万卷书,比她更博识,会不会知道有其他的救治办法?

    然而,苏宗宸似是看穿了她心底的想法一般,他将那一瓣儿从楚云笙发髻上拈起的花瓣儿放到楚云笙的手中,笑道:“这就像你。”

    “像我?”楚云笙垂眸看着掌心中躺着的那一瓣淡粉,似是明白了些,但细想,却又什么都没抓住。

    苏宗宸点了点头,轻咳了一下,才道:“也像你和阿铄之间,虽然暂时有着这诸多的阻碍和羁绊,但我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几个字,蓦地戳中了楚云笙的心尖儿最柔软的地方,她那红肿的眼睛再没忍住,蓦地又掉下两行泪来。

    她和阿铄……此生怎么还有可能……苏宗宸已经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已经当着楚王的面立下重誓……她和他怎么可能……

    从醒过来之后,这一点就是她万万也不敢想的,不敢触碰的,然而,却在这时候,被苏宗宸提起,一时间,沉稳如她也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

    (ps:谢谢meimeidenu同学的宝贵月票,握拳,我会加油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