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封地

    苏宗宸将阿呆交给了身后跟着的竹生,而他这抱着楚云笙一路踩着满地的尸骸和血水到了昭华宫。

    “父王。”

    楚王已经由内侍搀扶着在软榻上坐了下来,见苏宗宸走了进来,他抬手叫人招呼了沈将军进来,并屏退了其他人。

    等偌大的殿里只有楚王、沈将军,苏宗宸还有在苏宗宸怀里半昏迷状态的楚云笙的时候,楚王才抬起那双如同鹰隼的眸子看向苏宗宸冷冷道:“你可想好了?”

    闻言,苏宗宸轻轻的将怀里的楚云笙放下,让她也依靠在自己的肩上对着楚王跪了下来,才磕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道:“儿臣心意已决,还请父王成全。”

    头顶上面的楚王久久没有答话。

    楚云笙的脑袋已经跟要炸开了过一锅,甚至连最基本的思绪都没有了,她死命的咬着舌尖,才能勉强让自己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

    然而,眼睛却越来越模糊,在一片模糊的视野里,她看到楚王在沈将军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和苏宗宸,然后道:“既如此,那么,从今日起,她便是你的宸王妃,孤为你们指婚,但你也要遵循你的誓言,从此远离楚国王城,到底你还是孤最疼爱的儿子,孤不会忍心看着你在外漂流,所以孤会将北郡的封地给你,即刻起你便带着你的王妃去北郡吧,没有王令,此生在不得入楚王城半步。”

    楚王的话音未落,苏宗宸的眼底里已经迸发出了喜色,他正要磕头谢恩,却被楚王抬手制止了,他上前一步,眸中的狠戾之色已经悄然褪去,改成了忧色和不忍,像这天下间所有的慈父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一样的眼光看着苏宗宸,良久,不等苏宗宸开口,他先道:“先别急着谢恩,另外还有,从此世上再没有楚云笙这个人,我会让沈将军发布诏书,昭告天下,楚云笙已经死在了今日的昭华宫中,所以,铄儿那里,孤也要你答应我,绝不可以泄露半个字。”

    “可是……父王……”苏宗宸眸中因为楚云笙的一条性命可以留下而升起来的喜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心疼与担忧,他搀扶着楚云笙,抬眸带着祈求的看着楚王道:“不我说,您也是知道的,阿笙她是阿铄的命,如果他知道了阿笙不在的话……”

    不等苏宗宸说完,楚王已经猛的一拂衣摆,怒气冲冲的打断了他的话,并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他道:“这个孤自有分寸,只是你要记得今日答应过孤王话,带着她去北郡吧,再不要回来,即便是……即便是孤百年之后,也不需要你们回来探望,去吧。”

    闻言,苏宗宸一怔,在那一瞬间,他眼底里蓦地起了一层雾气,但最终,他还是垂下了眼帘,将那一层雾气压制了下去,并对背对着他的楚王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儿臣谢父王成全,不孝儿就此别过,还望父王好生保重龙体,儿臣即使在北郡,也会日夜为父王安康祈福。”

    说着,他再不迟疑,抱着楚云笙站起了身来,一步一步的朝着殿外走去。

    在他单薄的弱不禁风的身影就要跨出殿门的瞬间,楚王蓦地回过了头来,压低了声音道了一句:“你也照顾好自己。”

    苏宗宸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才提着步子跨出了昭华殿。

    而自他们离去之后,沈将军这才扶着楚王在床榻边躺了下来,不解道:“陛下,就这么放任他们去吗?”

    这一次,楚王没有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问了。

    他不说话,沈将军站在一旁,等着也不是,走了也不是,就在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要找个理由退下去的时候,却听得楚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铄儿还有多久回来?”

    “皇太孙殿下最快明日下午才能赶赴回来。”

    听说还要这么久,楚王的眉宇间划过一丝忧色,他道:“你去安排下去,就说那女子因为重伤已经咽了气,而她的尸骨也被孤命人投入了护城河,今日在场人都清理干净,不得有任何人走漏了风声,另外再召集文武百官上朝,说孤有要事安排。”

    虽然觉得楚王已经心意已决,很难再改变,但是沈将军依然觉得有些不妥,他弯腰奏报道:“还请陛下恕老臣直言,今日之事,即便咱们所有人都不走漏了出去,即便是陈宸王殿下已经立下誓言,但那女子若是有心,将来再找来楚王城或者传信告诉了皇太孙殿下跟前,如果皇太孙殿下知道了……”

    “哼!谅她也不敢,你替孤王留意着,一旦她胆敢踏入楚王城半步,立即诛杀之,”说到这里,楚王的眼底里的戾也消散了几分,他语气缓和了些,叹息道:“其实,平心而论,今日见她的表现,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既然宸儿今日如此为她付出,并以性命立下重誓,相信以她的性子也不会让宸儿为难的,让他们去吧。”

    这些对话苏宗宸和楚云笙自然不知道。

    自出了昭华殿之后,苏宗宸就带着楚云笙坐上了马车,连王府都没有来得及回,就被楚王已经指派的人马带着前往北郡封地了。

    而楚云笙在由苏宗宸抱着才上了马车之后,也再也撑不住那最后一丝的清醒,眼皮再撑不开,终于陷入了昏迷当中。

    铺天盖地的能吞噬一切的黑暗之后,她的脑袋痛的似是要炸裂了一般,在这样阵痛中,她的眼皮终于能够动一动,而她这才一动,刚刚将眼帘拉开了一条缝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头顶上是一定藏青色撒花金丝蚊帐,身上盖着的是云纹蚕丝被,而她的身边也再没有那一缕悠悠清香,这一惊,她混沌的神识已经完全归位,完全清醒了过来。

    这才一醒过来,就被扑面而来的一阵奢华旖旎的香气熏的皱起了眉头。

    这味道!

    她简直记得再清楚不过。

    一反应过来那人是谁,楚云笙惊的就要循着那扑鼻的香味转过去,然而才想动一下脖子,才发现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施加了凌迟之刑似得,痛的连转下脑袋都成问题。

    “想要活命的话,我奉劝你还是别动的好哦。”

    那人清脆悦耳的还带着几分勾魂的音色耳畔响起,紧接着,他那张绝色惊艳的脸就蓦地凑到了楚云笙的面上,近距离的盯着楚云笙的两只眼睛看了看,才道:“还好还好,看样子毒解了差不多了,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闻言,楚云笙一怔,就要起来,奈何根本就动弹不得,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不但浑身上下都痛到钻心,更是被人点了穴道,而那个点了她穴道的人很可能就是眼前这人。

    他头上只用一根翡翠玉簪子将头发半固住,剩下的三千青丝如瀑布一般铺展了开来,越发衬托着他的肤如皓雪,细腻如玉瓷,美的好像是绝世名卷中走出来的倾世美人,让人完全忽略了他的性别,他着一席月白色云锻华服,腰际虽然系着镶嵌着祖母绿宝石的腰带,然而胸前的衣襟仍旧半敞着,在他俯下身子近距离的看着楚云笙的时候,他胸前的衣襟敞开的幅度又大了几分,从楚云笙的角度看去,正巧能见到里面那两朵嫣红的梅花,一时间就让她再度红了脸颊。

    玉沉渊。

    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昏迷之前虽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但是她还是依稀知道是苏宗宸向楚王求了情,并立誓从此带着她再不踏入楚王城半步,后来楚王还赐了他北郡封地,在昏迷的最后看到的一丝光亮里,她看到的是苏宗宸抱着她踏上了前往北郡封地的马车,陪在她身边的是苏宗宸。

    怎的在她昏迷过去的时间里,苏宗宸就变成了玉沉渊,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云笙不解,想说话,动了动喉头才发现嗓子都是被人点了哑穴,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只能睁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张绝色倾城的脸……那张跟阿呆一模一样的脸。

    想到她浑身上下的经脉蓦地一紧,心口里又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楚,眼睛里也多了几分焦急和悲伤。

    似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玉沉渊的面上含着笑意,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扬,抬手间就拂去了她的穴道,并道:“放心吧,你的阿呆兄他没事。”

    言罢,楚云笙眼底里的焦急之色才蓦地一松,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而此时虽然穴道被解开了,她却还是没有半点力气将自己的身子撑着坐起来。

    还是玉沉渊又一次抬手一拨,就将她的身子扶正靠在了床边软垫上坐了起来。

    “玉相怎么会在这里?宸王呢?”她的脑子里划过诸多的片段,却没有哪一点的记忆是有关苏宗宸同玉沉渊相识的,然而见着玉沉渊面色从容自然,并不像是会为难苏宗宸的样子,况且玉沉渊虽然行事乖张肆意妄为,但也不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人。

    闻言,玉沉渊从楚云笙的床榻边站起了身子,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鬓角并很难得的收敛了一直以来都带着的那几分似笑非笑的神情道:“我不过是恰巧遇到了追杀你们的人,做了个顺水人情把你们救了,至于那个天下文章第一人,我可是没有办法了。”

    虽然玉沉渊语调平静,但是语气里也依稀带着几分惋惜,而他的话音才落,楚云笙竟噗通一声从床上滚落到了地上。

    玉沉渊的这句话若是实话的话,那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根本就不敢想,然而这句话才听到她耳里,她就觉得肺腑里似是有人瞬间点爆了火雷一般,整个人都炸了,她挣扎着要从床上站起来,哪晓得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拼尽力气的一动,也不过是从床上跌落到了地上。

    她的头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到了床板上,瞬间便有鲜血自额角沁了出来。

    玉沉渊反应极快,抬手一抄就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并道:“你现在情绪不能激动,才解了毒,若是一但情绪太过激动的话,余毒会再一次侵入你的心脉,想要活命的话,就消停点。”

    楚云笙这时候才蓦地反应过来,刚刚才醒来的时候,玉沉渊就说了她中毒,而她又是什么时候中毒的呢?这些问题她都没有时间也来不及想细想,她现在所有的心思和关注点都在苏宗宸的安危上,想到这里,楚云笙用剩下的一丁点力气攥着玉沉渊的衣角,睁大了眼睛,虽然虚弱无比,但是语气却满是坚持道:“你告诉我,宸王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闻言,玉沉渊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而是抬手,将她攥着他衣角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并招呼外面候着的紫衣和蓝衣侍女道:“照看好她。”

    说着,玉沉渊就要起身,然而,楚云笙也不知道是哪里还剩下的力气,居然再一次一把攥住了玉沉渊的一角,死死的不愿意放开,固执道:“我要见他。”

    玉沉渊蓦地脸色一变,突然转过眸子,倾身压向楚云笙,并抬手钳住了楚云笙的下巴,迫使楚云笙的目光迎向他道:“你连你自己都管不好,凭什么有精力和心思还要去管别人?”

    说着,他蓦地一松手,将楚云笙丢到了床上,便站起了身子来,准备离去,但在转过眸子的瞬间,瞥到了楚云笙眼底里的忧色和难过,终究还是有些不忍,转过身子道:“既然如此,便去见吧,只是你我也毕竟相识一场,我还是奉劝你,有些真相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也许这样……你还会活的快乐和自在些,只是如果你执意要活的那么通透和清楚的话,我也不拦着你。”

    说着,也不再看楚云笙一眼,玉沉渊提着步子,大步的离开了屋子,在走之前,对那两个就要进来服侍楚云笙的紫衣蓝衣女子吩咐道:“她要去见,就带她去吧。”

    然后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门口。

    楚云笙愣愣的看着玉沉渊消失的方向,一颗心也跟着渐渐的沉了下去。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