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困兽之斗

    只在这一瞬间,刚刚被他接在手中的箭羽瞬间犹如被搭在了绝顶好弓之上所射出来的箭一般,携带着凌厉的杀招精准无比的射向城墙之上每一个石墩之后的弓箭手。

    伴随着几乎同时响起的惨叫声,城墙之上的弓箭手瞬间倒下了二十多人。

    这一幕顿时惊呆了他们后面准备替补的弓箭手,也早已经惊呆了为了避开箭雨而退让到了一旁的禁卫军,同样也让高高在上的楚王和沈将军的眸中划过一丝异色。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现下发生的一些列事情皆是自己亲眼所见,沈将军也忍不住叹道:“这男子的功夫简直叹为观止,恐怕这世间也再难有人能出其右。”

    说到这里,他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楚王的面色,忙又补充了一句道:“所以,那妖女铁定留不得,而这男子既然不能为陛下所用,只怕今后也会成为一大麻烦。”

    说着这话,他抬手对着身后的侍卫招了招,那人立即会意,马上取了他的弓来,他接了过来,上前一步,走下了台阶,搭弓上箭拉弦,一气呵成,然后他的双眸便如鹰隼般的紧紧地盯着身姿快如闪电很难抓住弱点的阿呆。

    见状,楚王不置可否,但最后也点头,冷声道:“也要他们有命活过今天。”

    他的声音才落,对面城头上替补的弓箭手已经换上,而这一次他们对准的已经不再是楚云笙,而是身形才落地的阿呆,而不等他们搭弓上弦,阿呆长袖一卷,就将刚刚第一波落下来箭雨卷了数十个在手,再度施展了轻功纵云梯,于半空中抬手一挥,就将那数十支箭羽对着城头上才换上来的弓箭手狠掷了出去。

    然而,他的身形还在半空中,下面的禁卫军却似是已经料到他会起来接下那箭羽一般,等他才拔地而起,他们已经如同蜂巢出动一般,提着剑就想已经被小四挡在身下的楚云笙扑杀而来。

    见状,阿呆再顾不得自己身子还在滞空,他脚腕一转,便不顾一切的朝着楚云笙飞掠过去,而他这一着急,身法上就露出了空门,见状,在玉石台阶上观望着的沈将军的嘴角蓦地浮现出了一抹笑意,他眼中划过一抹狠辣,旋即手指一动,掌中的箭羽蓦地离弦而去,携着雷霆之势,带着破空的呼啸声。

    而那呼啸声,楚云笙立即便警觉了,小四在倒下的最后一瞬间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解开了她的穴道,而这时候,她才将小四的身子挪开了一点,便见着沈将军的箭已经离弦射向了阿呆!

    而阿呆这时候正不顾一切的冲向她,正是空门大开的时候,楚云笙惊的在那一瞬间浑身出了一层冷汗:“阿呆!”

    一声划破喉头的惊叫就这样嘶哑的吼了出来。

    阿呆也已经察觉到那转眼就近在咫尺的杀招,他身子一动,刚要避开,然而却已经晚了。

    一声清脆的叮!

    楚云笙睁大着眼睛看着那支箭正中阿呆带着面具的眉心,对着他一直带着的那张青铜面具钉了进去,发出了清脆的一声。

    而阿呆的身子也在那支箭羽力道之下被带的飞速的向后面的城墙砸了过去,最后狠狠的砸在了城墙之上,在如飘零的樱花跌落枝头一般,从城墙上落了下来。

    在这一瞬间,楚云笙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她浑然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忘记了四下的杀招,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她像发了疯一般的,从护着她的小四的身下爬了出来,双腿已经虚软无力,再站不起来,她便爬着,向几步之遥的城头上飞速跌落下来的天青色衣袂的人影而去。

    然而,阿呆的身子在落下的同时,他从来都不肯取下来的青铜面具却突然炸裂了开来,同他跌落的身子一起落到了尸骨堆叠如山的地上。

    而在那一瞬间,楚云笙才看清楚原来是那箭羽力道太大刺破了青铜面具直入了他的眉心,但却似是并没有刺进去,那力道只够让青铜面具碎裂成两半,堪堪的停靠在了阿呆眉心处,否则的话,此时那箭羽应该插在他的眉心处才对,不应该随着那青铜面具跌落在地上。

    在那一瞬间,楚云笙已经如同死灰一般的心思,突然反应迅速敏捷的想到了这一点,她带着此生最大的祈求和渴望,顺着尸骨一步一步的爬到阿呆身边,用尽力气想要将他跌落的身子扶正,他撞到墙头那一瞬撞碎了头上别着的翠玉簪子,因而发丝全被打散凌乱不已,此时三千如绸缎如墨玉一般的青丝散乱在了面颊之上,楚云笙双手颤抖的,拂去遮挡住他面庞的发丝,怀揣着最后一分希冀,希望他眉心处的伤口较浅。

    然而,却在抬手的瞬间,心脏突突的跳了几下……她很残忍也很清晰的想到,如果在那一瞬间,阿呆没有正中眉心的话,又如何会被那力道带的砸向城头,即便是重重的砸这一下,又怎的会在跌落了这半天也不见有丝毫的动静。

    一个可怕的念头自她的心底里一闪而过,在这一瞬间,她的心跳都已经跟着停掉了节拍,但还是强忍着恐惧和紧张探手揭开了笼罩在他面上的青丝。

    然而,却在那青丝被撩开的瞬间,楚云笙也僵硬在了当场。

    她终于看到了阿呆的真容,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阿呆那张青铜面具之下的脸。

    面若三春之花,多一分显得娇艳妖娆,少一分显得清丽脱俗,配合着那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既可妖娆的不可方物,勾魂摄魄,又可如圣莲出世一般,纤尘不染。

    而这样绝色旖旎的容貌,她却不是第一次见到。

    因为,那个有着世间第一绝色美男之称的燕国的玉相,玉沉渊所有的那张倾世容貌跟眼前她怀里的阿呆一模一样!

    然而,楚云笙却可以肯定,现在她怀中的人绝对是阿呆,而非是跟玉沉渊是同一个人。

    同样美的不似凡人的容颜,然而,前者妖艳绝美,勾魂摄魄,后者却清澈剔透如圣莲出世一般,纤尘不染。

    同样的面孔,却是两种迥然不同的气质。

    但是,现在生死关头,楚云笙却已经根本无暇再想他们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连系,在从阿呆同玉沉渊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这一件事情带来的惊讶过后,她的心思都落到了他的眉宇间,只见那里一点樱红,宛若盛开了一朵桃花,衬托着他这样一张绝色的容颜越发多了几分妖艳。

    楚云笙的眸色一沉,心尖尖也跟着颤抖了几下,她连忙抬手按在他眉间想要探查一下他到底伤的有多深,同时她的手指已经搭在了他的脉上,旋即,她惊喜的发现他的脉搏虽然微弱却还有,还在跳动!

    阿呆还活着!

    这样一个发现让楚云笙立即像是被人从万丈深渊中救赎出来一般,心底里瞬间蔓延出无上的欢喜来,然而不等她才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却听得又是一箭破空而来,而这一箭同刚刚射向阿呆的那一箭一样,同样出自沈将军之手。

    而这一声利啸也终于让楚云笙的脑子冷静了下来,她也才从对阿呆的失而复得的悲恸和惊喜中回到了现实,才蓦地想起来他们现在所面临的绝境。

    楚云笙此时几乎是背对着玉石台的,而且内力尽失,所以无从判断那箭羽到底是从何种角度而来,但却本能的抱住了阿呆往一旁一躲,而这一躲,下一瞬,那箭羽就携带着凌厉的杀意穿过了她的左肩,并携带着那一股力道让抱着昏迷中的阿呆的她栽倒了下去。

    不等她爬起来,那要命的呼啸声转眼又至,而这一次,楚云笙却已经再没有力气闪避,她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内力和体力,刚刚肩膀上中的这一箭太深太狠,转眼就是汩汩的鲜血涌了出来,本来就虚弱至极的她只觉得身子乏力的紧,眼前的景象也开始颠倒,视野逐渐模糊起来,就在她心生绝望,闭上了眼睛的时候,却蓦地感觉到一双大手突然将自己连带着阿呆推了开来。

    楚云笙脑袋已经开始发昏,胀痛的紧,视野也有些模糊,但她还是努力的撑开了厚重的眼皮,看向那人,才见到那人穿着一身月白色华服弯下腰来将她抱在了怀里。

    他的衣摆袖摆上已经满是血污,然而却似是浑然看不见那些污垢一般,他只垂眸满眼心痛的看着她,楚云笙的脑子已经有些混沌,眼睛花的很,只觉得那眸光太过温柔,太过缱绻,太过熟悉,而有着这样眸光的,在她脑子里的,也只有苏景铄一人。

    她便任由他抱着自己,张了张干裂的唇瓣,努力的吐出一句话来:“阿铄,是你吗?”

    然而,她的话音才落,她就明显的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身子一怔,而同时,楚云笙的脑子也才稍微清醒了一点,她抬手,用余下的力气掐了一把自己的中箭的伤口,用那剧烈的疼痛换得这一瞬间的灵台清明,在剧痛中,她也才看清这个抱着自己的人的模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