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说着,他的胸口又是一阵剧痛,伴随着一口腥甜的血涌到了喉头,楚王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的将那一口血咽了下去,冷眼看着下面还在进行着的厮杀。

    然而即使是萧随的人个个都是精英,却依然不敌这成百上千怎么也杀不完的禁卫军,人的体力始终是有限的,不是神,在每个人身上的体力耗尽,动作稍微迟缓那么一拍,迎接他们的就是那些提不上来的禁卫军的杀招,而且,杀了这么久,楚云笙他们依然没能靠近那宫门口半步。

    她试图劝说阿呆,却怎么也劝说不动,只能从阿呆身上挣扎着站起身子来,看向还在厮杀中的萧随道:“萧大人,不要管我了,你和他们先走,不然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然而,萧随却也如阿呆一样,对于她劝说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在这压倒性的杀招面前,他们根本就没有胜算,楚云笙怎忍心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送死。

    眼见着他们根本就不停手,楚云笙心底一着急,索性横了心,弯腰拾起地上掉落的一柄剑,抬手便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并用尽了身上仅剩的内力长啸道:“住手!”

    声音不大,但却因为夹带了内力,让还在厮杀中的人听的心旌一动,在距离围剿圈子最近的一众人看到了楚云笙手中的动作都下意识的停下来手中的动作,而这时候萧随和部下更是愣在了原地,不敢挪动分毫,怕激到了楚云笙,她的剑会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的脖颈刺下。

    而最内围的打斗停住了,外面源源不断汇聚过来的禁卫军也都停下了步子,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在高高的玉石阶上俯瞰着的楚王。

    楚云笙举着剑,也看着他,她的眸中一片平静和清澈,仿佛自己接下来面临的不是死亡,她眉梢一挑,露出一抹笑意道:“楚王不过是要我一个人的性命罢了,又何苦要连累这么多无辜的性命,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禁卫军血流成河,这样好了,你既要我死,那么我就把这条命留在这里,不过你要答应我,放过这些人,以你天子之威下旨。”

    为了杀楚云笙一人,已经死伤了这几百的禁卫军的场面已经十分怵目惊心了,更何况到现在竟然连楚云笙半根手指头都没有伤到,继续这么下去,虽然取她性命也只是时间问题,但也正如她所说,确实会牵连到更多的无辜的禁卫军的性命,楚王在位多年,虽然早已练就一颗冰冷狠绝的心,但真的到了濒死关头却还是生了些怜悯之心,不然看着这么多的大好儿郎就此断送性命,再加上萧随一行人虽然违逆了他的旨意,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在誓死效忠于苏景铄,这一点他还暗自欣慰,如此不仅能为苏景铄留下萧随一行人的性命,还能减少禁卫军的伤亡,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提议。

    所以,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便爽快的应下道:“好,孤答应你,只要你自刎当场,孤便不再追究这些人的罪责。”

    闻言,萧随小四等人一怔,但旋即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抬手做着跟楚云笙一样的动作,将手中的长剑按在了自己的颈间。

    楚云笙听了楚王的许诺,嘴角一扬,带着居然就要抬手,却见到他们居然在这时候都这般绝然,她当即怔住了。

    萧随上前一步,将脖颈上的剑锋推近了些,抬眸对楚云笙绝然道:“姑娘,你若是选择牺牲自己保全我们的话,那我们立即便随你去了。”

    小四也转过了身子,睁大着眼睛看向楚云笙道:“如果姑娘去了,我也追随姑娘到地下,保护你本身就是我们的职责,而你现在居然还想用自己的性命交换我们的性命,置要叫我们有何颜面见殿下,今日就是死,我们也要陪着姑娘一起死。”

    说着,他手中的力道加重,就要划下,楚云笙惊的连忙道:“不要!”

    而就是她这一愣神的功夫,身后的阿呆已经抬手夺取了她架在自己脖颈上的剑,并再一次将她带在了他身边。而

    阿呆这的这个动作才一做出,萧随和小四以及那些随从们都似是很有默契似得,立即收剑对着还在发愣着的禁卫军砍杀而去。

    每个人出剑都带着无比的狠辣和一往无前的绝然。

    手起刀落间,已经又有近百个禁卫军倒下,如此看的上面的楚王面色更加难看,他抬手招来了一边的近侍道:“安排弓箭手准备!”

    他就不信了,就这几十个人还能翻得了天不成,给了他们活路,是他们自寻死路,越想,楚王面上的狠鹫之色越甚。

    而昭华宫下面,禁卫军的尸体越堆越多,地上的血水已经快要漫过下面的一级玉石阶,萧随的部下人数也因为体力不支急速的减少,倒下了一个,五个,十个……

    到最后,就只剩下萧随和小四两人,他们身上都已经挂了彩,铠甲被割裂,血肉翻滚,衣襟上还在滴着血水,有自己的,也有对手的。

    尤其是小四,他那张清俊的面容上还有一道狰狞的伤口,几乎可见骨头,翻涌在外面的皮肉不停的冒着血水,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然而,楚云笙见了,只觉得心疼无比,她只恨自己太过无能,恨楚王太过残忍,很沈家父女太过阴险……然而这些都不能改变些什么,几经折磨到的她的身体早已经撑到了极限,根本就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同伴倒下,最后是萧随,他的胸口中了一剑,正中心口,却还是咬牙拼命的将挡在楚云笙和阿呆面前的三个禁卫军的脑袋挑飞,这才倒在了血水里。

    而这时候,只听一声利啸划破长空,那一声啸声音过后,刚刚还死命揽着楚云笙和阿呆的禁卫军队伍突然整齐划一的退了开来,不等楚云笙想到是怎么一回事,就见到他们头顶上的宫墙之上突然落下来漫天的箭羽来。

    而这一次,不比之前在玉石台阶上的那一下,这一次几乎是上百支箭从头顶上破空而来,而且都携带着内力不似是一般弓箭手的臂力能达到的杀气与威力,转眼间就落向了楚云笙所站的位置。在

    那一瞬间,也不知道身中几剑按常理早已经不能动弹的小四是有着如何的爆发力,他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楚云笙扑了过来,在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后,阿呆反应也是极快身子一转就将楚云笙塞到了小四的怀里,而他再一次左脚踩着右脚用一步纵云梯凭空施展了轻功登上了高处。

    在楚云笙被阿呆脱手交到小四怀里的一瞬间,楚云笙抬眸看向小四,只觉得他眸子里一片清澈和坚定,而他的身后是铺天盖地而来的箭雨,在那一瞬间,她用这一会儿好不容易才积攒起来的内力凝聚在掌心,抬手就要将他的身子带过,想让两个人的位置互换,然而她的动作似是一早就已经被小四料到,在楚云笙抬出手腕的一瞬,他蓦地抬眸对楚云笙一笑。

    那一笑清丽绝伦,让他面上刚刚留下来的狰狞伤口看起来也不再如那般恐怖,他的眉眼本就清秀,因为这温暖的一笑,让她如沐春风,也在同一时间,她觉得自己身子一僵,手腕中才凝聚的内力突然一窒。

    原来,是在她抬起手腕还来不及将她和小四的身子互调的时候,小四已经猜到了她的意图,抬手点了她的穴道,所以在这一刻,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四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然后两人一起跌落到已经尸骨堆叠成山的地上。

    旋即一阵天旋地转,楚云笙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她只听得见扑哧扑哧箭羽入肉的声音,然而她却感受不到一丁点儿的痛楚,因为那万箭穿心悉数都落到了小四的身上,为了妥帖的将楚云笙遮挡掩饰,他的四肢尽了最大程度的伸展开来,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紧紧的将楚云笙护在身下,即便是一支支箭羽刺入他浑身上下,却不见他有丝毫的退缩和动弹。

    在这一瞬,楚云笙见识到了一个少年的果敢和忠诚,也再一次失去了一个朋友。

    而小四却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抬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她的眼泪还未及落下,却见在小四被缨枪挑破了一个窟窿的肩胛骨的缝隙中,看到半空中那个腾身而上的人,犹如一道闪电一般飞速的躲过了漫天箭雨。

    在刚刚那箭雨急转落下的瞬间,他和小四很有默契的配合,他将她交付到了小四的怀里,而他腾身而起,以一己之身,凭借着超凡的轻功躲过了一支又一支箭,并在半空中楞是徒手接下了几十支箭。

    在城头上那些弓箭手才射出一波箭,还没有看透这个带着青铜面具的天水之青男子到底是要做什么的时候,阿呆的身子在半空中突然一凝,他的双手快如闪电般的挥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