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萧随

    楚云笙虽然身负内伤,却也不愿意成为阿呆的负担,她一把攥着阿呆的袖子,扯开了他揽着她的手,同时道:“别顾着我,如果有机会你先走。”

    说着,她身手手抢夺过来最近扑杀过来的一个禁卫军手中的长剑,抬脚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脚,并提剑将从侧边刺杀过来的一个人砍倒在地。

    然而这些禁卫军却似是怎么也杀不完似得,杀死一个,还有下一个,杀死一拨还有下一拨,楚云笙的身体本就处于虚弱的状态,又不能擅动内力,此番也只是凭借着剑术支撑,但是很快,她本来就疲惫的体力就耗尽,最后连抬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明明看着前面的那人抬着缨枪就朝着自己的胸口刺了过来,而她脚腕却似是根本不停使唤一般,僵硬在了原地,双腿也有些虚软,只想倒在地上,还是阿呆反应迅速,脚尖一点,身子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弧度同时手中的长剑已经贯穿了那个企图偷袭楚云笙的禁卫军士兵的胸口,那喷薄而出的鲜血瞬间飞溅,洒了楚云笙一脸。

    楚云笙却根本连抬手擦掉脸上的滚烫的泛着浓烈的腥味的血水的力气都没有,肺腑里的剧痛又在作怪,她忍不住一口鲜血咳了出来。

    一边忙着应付禁卫军的阿呆看的一愣,抬手就要去抱住她虚软的身子,然而就是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却给了旁边的一个禁卫军士兵可乘之机,他手中长剑一挑堪堪的刺中阿呆的左手手臂手臂。

    见状,楚云笙心底一痛,就要惊呼阿呆小心,阿呆已经冷冷的回眸长剑一挥,当即削掉了那人的脑袋,而他手中的剑还停留在他的手臂上,他却似是丝毫也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似得,手腕一抖,就将那插在手臂上的剑给震飞了出去。

    而同时,他也已经稳稳的用那只被刺中的手臂接住了楚云笙的身子,一边手腕迅速的执剑飞转,快速的如同收割麦穗一般,收割着周围扑杀过来的禁卫军的性命,一边在向他们来时的那个宫门口靠拢。

    离开这里,带着她离开这里,是此时阿呆全部的信念。

    楚云笙全身的力气已经耗尽,此时只能任由阿呆单手抱着,虚软的靠在她宽大的臂弯里,他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汩汩的冒着鲜血,眨眼间便已经浸透了楚云笙半边的肩膀,一时之间,楚云笙鼻尖酸涩的紧。

    以他这等身手,即便是这龙潭虎穴,一个人也如履平地,出去绝对不成问题,但偏生带了一个累赘她,这守卫森严的皇宫、这怎么也杀不完的成千上万的禁卫军,怎么可能能让他们逃得过此劫。

    更何况,即便是出了这皇宫外,还有沈家的兵马,他们今天已经是要抱着让自己死在这里的决心,这千军万马,他们两个人,靠着阿呆的单枪匹马如何能闯得过,他这样做,无遗是飞蛾扑火,然而此时,他的怀抱温暖,带着青铜面具的眼底却是一片清澈与坚定。

    楚云笙几乎是带着哭腔的恳求他:“不要管我,你快走!”

    然而,从来都很听她的话的阿呆这一次却似是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言语一样,只是抱着她一路杀向宫门口。

    身边越来越多的禁卫军倒下,高高在上的沈将军父女的面色越发铁青,这时候楚王也转过了身子,当他看到不过片刻就倒了一片的禁卫军中的精英,眼底里翻涌的杀意更甚。

    这时候,却见北边的宫门口突然杀过来一队骑着马的骑兵,带队的竟然是禁卫军统领萧随。

    与其说是杀过来,倒不如说是冲他们骑着马冲了过来。

    “住手!”

    萧随是新上任的禁卫军统领,他才一冲过来,见到是他,那些举剑冲杀向楚云笙和阿呆的禁卫军皆是一愣,再听到他这一句命令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他。

    而此时,阿呆刚刚放倒身边的几个人,见这些人终于停下了动作,他也才终于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然而这些人虽然住手,却依然没有将身子让出分毫,死死的挡住了他们想宫门口的去路。

    这时候,萧随带领着他这一队部下下马,远远地对着玉石台阶之上的楚王跪下行礼朗声道:“末将参见陛下。”

    楚王的眸子冷冷的落在萧随身上,“你就是铄儿提拔的禁卫军统领?你带骑兵进宫,可知罪?”

    闻言,萧随低下头来,叩了一个响头,然后才抬起头来,目光里带着坚定道:“末将知罪,也甘愿领罚,但是今日末将是奉了皇太孙殿下的命令,要保护好阿笙姑娘,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所以一应罪责,末将愿意等皇太孙殿下回宫之后一力承当。”

    他跪在那里,身板却挺得笔直,楚云笙之前只是见过两面,对他并没有太深的印象,今日见着,也终于明白为何阿铄会任命他为禁卫军统领负责皇城守卫了。

    然而,这些话听在楚王的耳里,只觉得他是在以下犯上不将他的旨意放在眼里,当即震怒道:“萧随,你可知你这是在做什么吗?这是在抗旨,孤念你是铄儿看中的爱将,可以饶你一回,下去自领二十军棍责罚便罢了,退下吧。”

    但显然萧随并不为楚王的震怒所动,他抬眸坚定的看向楚王道:“还望陛下恕罪,皇太孙殿下出宫之前,再三叮嘱过末将,一定要保护阿笙姑娘的安全,不得有任何闪失,若是阿笙姑娘今日在这里有个任何闪失,末将便是对皇太孙殿下不忠,还请陛下体谅末将的处境,求陛下放过阿笙姑娘这一回,如果一定要处置,且等皇太孙殿下回宫之后再行处置,求陛下了。”

    “等他回宫?”楚王只一想到这句话,脑子里便浮现出当时苏景铄拒婚之时面上的坚定和绝然,也根本不用想,他不可能等到他回宫,若是等他回宫,只怕他要为了这女子跟他决裂!一想到这里,楚王越发觉得这女子更是留不得,确实是迷惑苏景铄的祸水,他眼底里的狠戾之色更甚,当即抬手下令道:“把这个抗旨不准的萧随和其众人同那女子一样,当场诛杀,一个不留。”

    话音才落,四下刚刚停下了手中动作的禁卫军士兵立即再度提剑朝着萧随和他的一众随从扑杀而来,而那些刚刚退开了阿呆和楚云笙身边几步的禁卫军也再度提剑刺杀了过来。

    经过这么稍微一歇息,阿呆的体力也恢复了一些,他提剑便砍,转眼便又有几十个禁卫军死在了他的剑下,然而身边的尸骨堆叠成了小山,然而他和楚云笙却并没有向着那北门靠近半点。

    这些禁卫军却似是怎么也杀不完似得,虽然有了萧随他们加入战团,但是刀剑无眼,而且他们从对面的宫门口攻杀过来,根本就看不到楚云笙的影子,这一边,只有阿呆抱着楚云笙在支撑。

    楚云笙心底焦急不已,也很清楚,只要有楚王和沈将军在这里,他们想要杀她,即便是萧随也改变不了什么,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他这样做无疑是在送死,然而明知道是送死,却还要拼了命的想要往她所在的地方靠拢,想要为了那一分不可能的希望而浴血奋战直至付出所有。

    这时候,楚云笙只恨着自己太没有用,偏生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不但帮不了大家,还要成为大家的拖累,让这么多人跟着她送死,她现在只能虚软无力的被阿呆带着,一边躲过那些明枪暗箭,一边眼睁睁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些萧随的部下一个一个倒下,心急如焚。

    然而,萧随也不愧是阿铄一手带起来的天杀部下,他身边跟着的都是些精英部下,即使是禁卫军人数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但他们也越杀越勇,就这样几乎是一边倒的杀戮之下,冲杀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终于到了阿呆的身边,而其中有一人闪到了楚云笙身边,她才瞧出来,居然是小四。

    一看到楚云笙的肩膀上已经浸染了大片的血渍,小四还以为是楚云笙负伤留下的,那一双清澈的眼底里瞬间涌出了泪意,他一剑跳破面前那人的喉咙,同时哽咽道:“姑娘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楚云笙却哪里还敢怪他们来迟了,她现在只想让他们都回去,不要管她才好,她一个人的命不值得这些人这般不顾一切的为自己赴死。

    萧随他们和阿呆楚云笙的距离越拉越近,很快终于在踩着满地禁卫军尸骨之上回合,他们将阿呆和楚云笙死死的护在圈子里,用自己作为前进的盾牌,护着楚云笙和阿呆向着那宫门口而去。

    见状,楚王的面色越发难看,一旁的沈将军探出头来,沉声道:“毕竟是皇太孙殿下一手打造的精英,想来这些禁卫军不是敌手也在情理之中,但臣恐怕出了这道宫门之后的禁卫军已经都被萧随所控制,再想杀那妖女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闻言,楚王一怔,抬手恶狠狠的一拍那雕刻着龙头的白玉主子,冷声道:“你的沈家军不是在城外吗,传朕旨意,进宫护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