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对劲

    楚云笙看着苏景铄带着自己熟门熟路的走小巷、翻围墙,忍不住惊叹道:“看起来皇太孙殿下经常走啊?”

    闻言,苏景铄抬眸一笑道:“小王叔这些年身子都不大好,而我每次出宫又不想带那么多随从惹人注意,所以就经常微服从偏院溜进去。”

    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宸王府的偏门外,苏景铄抬手对楚云笙指了指,便抬手揽着她的腰际,两人一越上了墙头。

    苏宗宸喜静,所以王府的下人很少,苏景铄带着楚云笙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过了两个院子,才终于到了一个匾额上写着“廷芳院”的地方停下了步子。

    再次翻上了墙头,苏景铄抱着楚云笙在墙头上坐下,看向院子,院子里屋舍雅致,文竹假山一草一木皆文雅至极,还有一池莲花,快要入夏,彼时正争先恐后的冒出了尖尖叶角,只是院子里却并没有想找的那人,苏景铄不由得好奇的“咦”了一声。

    楚云笙扯了扯他的袖摆轻声道:“会不会是我们想错了,苏先生真的不在?”

    苏景铄摇摇头道:“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小王叔平日在府中修养都会在这廷芳院煮茶作画看书,就连休息都在这院子里的厢房睡下,但按理说,如果不在这里可能就真的不在府上,但是今天既非特别的日子,又非初一十五,再加上他身子本就虚弱,不怎么可能会去白云观的,而且竹生刚刚的神情也不自然。”

    白云观楚云笙约莫是听说过,但似乎是一处尼姑庵,刚刚听竹生说到这里,她还没注意,这时候再听苏景铄又提到这里,就不由得好奇道:“苏先生去白云观做什么?”

    闻言,苏景铄面上划过了一丝怅然,他轻叹了一口气道:“小王叔的母妃柳贵妃好几年前便以为楚王祈福为由去了白云观带发修行。”

    “什么?”楚云笙从来没有听到苏宗宸谈及自己的母妃,她所知道的也仅仅是苏景铄曾经被抱养在柳妃的宫里同苏宗宸同吃同住,一直到四岁,却不曾想那位柳妃居然选择了远离红尘自请去了白云观。

    身居后宫贵妃之位,又有子嗣傍身,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然而却在最荣耀之时选择隐退红尘,远离纷扰,这是怎样一种参悟。

    “嗯。”

    苏景铄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却见竹生抱着一堆卷轴从不远处的鹅卵石小径走了过来,一看到他们,吓了一跳,连忙行礼道:“竹生见过皇太孙殿下。”

    见状,苏景铄索性抱着楚云笙从墙头上翻了下来,走到竹生面前道:“老实说,你家主子到底去哪儿了?”

    苏景铄平时待人都很温和,然而一旦正色起来,周身都似是被一层不怒自威的起势所笼罩,让人生不出一丁点抗拒的心思,只想臣服在这般王者之气下。

    竹生一怔,面上浮现了一抹不知所措的茫然道:“还请皇太孙殿下恕罪,竹生真的不知道我家爷去了哪里,他出门的时候就说想要一个人去一趟白云观,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我不放心想要跟着,都被他拒绝了,而且还留言说,要皇太孙殿下和阿笙姑娘切勿挂念,他一切安好,他好像一早就料到你们回来一样,所以我才很担心,在殿下和姑娘刚刚来的时候,我是怕我家爷出什么事,所以才有些慌乱。”

    闻言,苏景铄也没有再难为竹生,只吩咐了他等苏宗宸回来了之后记得给他报信,便携着楚云笙离开了宸王府。

    一路出了小巷子,苏景铄才道:“阿笙,你有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

    楚云笙也点都附和道:“苏先生怎的会一个人都不带就去了白云观呢,你说他会不会有什么事情,怕你担心,所以不想让你知道,所以就连竹生都没有带上?”

    苏景铄点了点头,携着楚云笙一边走,一边道:“我会留下人来时刻注意宸王府的动静,一有消息就会立刻回报,只是明天……”

    说到这里,他脚下的步子顿了顿,面上划过了一丝黯然,不等楚云笙细想,他已经抬眸,看向她道:“按祖制,明天我要扶太子灵柩去祖陵,最快也要后天下午才能赶回来,这段时间如果小王叔这里有什么需要,你要帮我多留意了。”

    原来是为了太子的事情,难怪提到这里苏景铄的面上依然有些比自然,楚云笙看破不说破,点头道:“好的,你放心去吧,还有皇宫里,一旦楚王醒过来,有了消息,我也会让人快马加鞭的给你送来。”

    其实,这两天冷静下来,楚云笙也想到了一点,太子苏宗仁虽然不是苏景铄的亲生父亲……但是对这个他最爱的女子所生下来的孩子,也还是有感情的罢,否则,若他真的千方百计要杀阿铄的话,以他的隐忍和手段,也不会让阿铄平安活过这么多年,他既恨着他,恨不得杀了他,另一方面却也带着一丝不忍不舍,不然,那一日在琳琅山,他完全可以在让楚云廷他们炸山的同时,在让苏景铄并没有防备的花舞去下杀手,相信如果真的是这样再补一刀的话,现在的情景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他这样一个矛盾的人,相信这一点,阿铄也已能想到。

    他杀了元府满门,杀了林叶霜,对阿铄更是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楚云笙恨他入骨,但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也是个很可怜可悲的人。

    想到这里,楚云笙只觉得心情霎时间变的很沉重,犹如巨石压顶一般,见苏景铄点了点头,她立即转移了话题道:“我们去买桂花糕吧,否则阿呆兄那里可不好交待呢。”

    闻言,苏景铄微微一笑,也不再说什么。

    星移斗转,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即便是仇恨,阴冷,残酷甚至是无情与不堪,但在那个人死后,一切也都该归于原点,他还是应该继续向前看。

    他是苏景铄,今时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生父到底是谁,也已经不重要了,他就是他。

    想通了这一点,他仿佛在一瞬间就卸下了心头的巨石,感觉呼吸不仅仅是顺畅了许多,就连这碧天白云都比平时更要辽阔和高远,他唇角微动,下意识的握紧了身边女子的芊芊素手道:“那咱们可得走快点,酥记的桂花糖可是很早就会被卖光了呢!”

    *******

    等到他们转出去去了小巷子很久,一道青色的身影才从宸王府的偏门处转了出来,然而旋即一闪,很快消失在了偏门一角。

    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苏景铄询问且怀疑的竹生。

    “主子,您为何不见他们?”

    确定他们不会再折返回来,竹生才回了廷芳院的书房,开启了后面的暗格,将刚刚一直藏身在里面的苏宗宸搀扶了出来在外间榻上坐好。

    苏宗宸摆了摆手,没有回答竹生的问话,他抬眸看向院墙上刚刚苏景铄和楚云笙所在的位置,有些出神,良久,他才道:“我也确实该去白云观看看了,备车。”

    *********

    这些发生在廷芳院里的小插曲楚云笙和苏景铄自然不知道,他们两人相携去了酥记,买了最好的桂花糖,等回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苏景铄将楚云笙送回了上阳宫,便折身前往东宫,按祖制,今夜他应该在太子灵前守夜的。

    楚云笙则抱着桂花糕回了房,而才走到门口,不出意料的,那一抹天水之青的衣袂已经掠到了她面前。

    楚云笙连忙讨好的将买好的桂花糕都双手奉上,见状,阿呆兄也不客气,抬手一挥,就卷了在手上,转眼又不见了踪影,楚云笙只能看着空空如也的两只手掌哭笑不得。

    她回了房,服了一碗调理内息的药,又盘膝打坐了一会儿,感觉肺腑里的疼痛感减弱了几分,但精神却已经困乏到了极点,所以连晚饭都没有吃,就倒头睡下了。

    这一觉也睡的格外的沉,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了。

    在一旁伺候的小宫女见她醒来,连忙打了洗脸水并送来了准备换下的素衣。

    楚云笙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精神恹恹道:“皇太孙殿下已经出发了吗?”

    闻言,最近的那个小宫女服了服身子道:“回姑娘,皇太孙殿下一行一早就出宫了。”

    “哦。”

    楚云笙淡淡的应了,任由宫女们为自己梳妆,只觉得苏景铄离开后的楚王宫一点生气都没有了,即便知道他明日就要回来,也不过是短短的离开两日,然而她就是提不起精神来,才分开,她就已经在想他了。

    “姑娘!姑娘……”

    楚云笙才将衣服穿戴好,将将走出房间,就听到一个声音细长的小太监从外院小跑着走了进来,一见到她面色一喜,旋即跪了下去,道:“姑娘,陛下醒了。”

    听到这话,楚云笙本来正要跨出门槛的脚一顿,立即来了精神。

    *****

    (ps:稍后还有一章)(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