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出宫

    然而那个害的她心跳少了半拍的人却丝毫没有自知之明,依然气定神闲的站在了她面前,抬起指尖就要去勾她的后衣领子。

    楚云笙一怔,他这是又要来拎着自己!想到这里,她连忙后退了一步,不解道:“这是想带我去哪儿?”

    闻言,阿呆兄没有说话,而是抬手指了指花园里那株长势最好的牡丹叶子。

    楚云笙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只见那叶子上已经凝结出了一滴细小的露水,见状,她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回去?”

    阿呆抬手摸了摸面上冰冷的青铜面具,点了点头。

    原来他还真的是见到快要入夜了,担心自己着了凉,所以才要逮着自己回宫,虽然他不善于表达,然而这一动作还是让楚云笙心下一暖。

    她本来还放心不下楚王这边,但见青铜面具之下的阿呆的下巴微扬,露出的那一抹玉色肌肤带着无比坚定的弧度,一副并不愿意轻易妥协的模样。

    楚云笙只得作罢,想着自己留在这里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便留下了一个宫女有消息随时报信,自己则跟着阿呆兄的步子,一前一后的往上阳宫走去。

    等回了上阳宫,已经是掌灯时分了,然而,昭华宫的消息没有传来,楚云笙却一点食欲都没有,强迫着自己喝下了小半碗粥,便干坐在房间里等消息。

    又等了一个时辰,那个小宫女才回来报:洛神医说换血很成功,只是楚王还是没有醒过来。

    楚云笙这才稍稍的放下了担心,本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清醒过来的,一天的精神紧绷,也终于得以放下,也再没有精神撑到苏景铄回来就靠在贵妃榻上睡着了。

    在迷迷糊糊中,楚云笙感觉身子一轻,有人抱起了自己,奈何她的精神实在是太困乏,想要睁开眼睛来,却是连撑开眼帘的力气都没有,但是混沌中,那独属于他的清香却错不了,那样的味道,是最能让她安心的所在,她动了动眼皮,想要睁开了将抱着自己的人看个清楚,想跟他说好多话,然而却最终败给了困乏,最终伴着那一缕清香沉入了更深的梦境中。

    次日醒来,她已经在床上,而枕边只余一缕清香。

    外边伺候的宫女立即就过到跟前来伺候她穿衣洗漱,昨日太子薨逝的消息已经颁布了出去,所以今日上阳宫里的宫女太监们都穿着丧服,而他们给楚云笙准备的也是一身白色的素净的衣裳。

    楚云笙一边任由她们倒腾,一边不解道:“皇太孙殿下昨夜来过?”

    虽然是在睡梦中,但是她可以肯定是阿铄抱着自己回了床上休息。

    闻言,身边正给她梳头的小宫女,服了服身子,笑着答道:“是呢姑娘,皇太孙殿下昨夜很晚才从御书房过来,但瞧见姑娘在就在贵妃榻上睡着了,还责备了奴婢们伺候不周呢。”

    听到这里,楚云笙只觉得自己面颊滚烫的紧,果然昨夜是他来过,那么枕边尚存的那一缕清香……想到这里,她只觉得脸上似火在烧一般,烫的紧,也红的紧。

    一边的小宫女似是猜到了楚云笙的心思,立即掩唇笑道:“姑娘无需担心,皇太孙殿下将您妥帖的抱回床上,等您睡着了之后就又回去御书房处理朝政了呢,前几日姑娘还在昏迷中的时候,皇太孙殿下都是将奏折都搬到了上阳宫,守在您的床榻边批阅奏折呢,这几日他都没怎么合过眼,昨夜应是怕叨扰了姑娘,所以他才折回御书房了,奴婢在上阳宫里待了也有几年了,却从未见过皇太孙殿下对哪一个人有这般上心过,姑娘真是好福气呢。”

    听到这小宫女这么一说,楚云笙也顾不得自己还难为情的小心思,只想着他这几日都没有休息好,心疼着他的身体状况上了,想去看他,然而却又怕会耽搁他的正事。

    就这样,楚云笙吃过早饭之后,就一直在为这件小事儿纠结,一直到了晌午,苏景铄回了上阳宫,看到她的时候,她正托腮念念有词。

    “去?不去?去吧?会不会不太好?不去?”

    楚云笙正念叨着,冷不丁的看到想要见的那人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吓的她一惊,险些跌倒,还是苏景铄反应快,一把抓住了她的爪子,才让她不至于因为身子不稳而跌到。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苏景铄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院子里所有的宫女太监也都很有眼力见儿的退了下去。

    今日的苏景铄穿着一身孝服,不同于平时,穿着沉稳厚重的墨色,白色衬着他的肤色越发姣姣,比起平日来高贵俊美,还多了几分出尘的仙气。然而,这几日他衣不解带日夜操劳,眼角竟然没有一丁点的淤青或者疲态,这人的肌肤到底是怎样一种好!

    楚云笙一见,竟然有些痴了,但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连忙红了脸颊道:“没,没什么。”

    苏景铄自然知道她是在难为情了,也不逗她,只见他松开了揽着她腰际的手,变戏法似得从宽大的袖摆下拿出一个物件来,对着楚云笙晃悠了两下。

    楚云笙才看清楚,那是一根碧玉簪子,上头镶嵌着一朵白玉雕琢的玉兰花,晶莹剔透,灵气逼人,一看这玉色就不是凡品。

    不等楚云笙看清,苏景铄已经抬眸一笑,将那根簪子插戴到了她的头上,他的动作很小心翼翼,生怕弄乱了楚云笙一丁点儿的发丝,等插好之后,他还反复看了几眼,这才道:“难怪古人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闻言,楚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推了苏景铄一把,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是在取笑我不是淑女吧。”

    其实她心里知道,因为昨日里她将娘亲的簪子带去给了林叶霜,怕自己会落寞,所以才特意又给自己送了一根簪子来,他的心思比任何人都细腻。

    “淑女不淑女反正我也认定你了。”苏景铄牵着楚云笙的手,微微一笑,这一笑宛若三春里开的最为浓丽的桃红,满园的姹紫嫣红都不及他一分风华。

    楚云笙的心霎时间跟裹了蜜糖一样,甜丝丝的。

    见苏景铄挽着她的手往上阳宫外走去,楚云笙立即恢复了灵台清明,不解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闻言,苏景铄这才停下步子,垂下眸子看她道:“这几日都不见小王叔的身影,昨日我听说他还进宫来看过……楚王,但却好像是有意要避开我似得,我派去的御医也都被他打发了回来,但我始终是有些放心不下他的身体状况,所以跟我一起去趟宸王府吧。”

    苏景铄不说这还好,说起这个,楚云笙再想起昨日见到苏宗宸的异样,她心底也升起了几分不安,连忙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

    然而,才等楚云笙和苏景铄走到院子门口,院墙上突然掠过来一道天水之青的身影,下一瞬,阿呆兄已经如同一尊木雕一般,站在了两人的面前,挡住了院门。

    一副并不愿意再让楚云笙出门的样子,楚云笙忍不住扯了扯他的袖摆,轻声的哄道:“我们就出去见一个朋友,很快就回来,回来的时候我一定给你带桂花糕,两盒?”

    阿呆在听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身子轻微动了动,但旋即,又恢复了八风不动的坚定。

    楚云笙只得咬牙,伸出五指道:“五盒!”

    这一次,岿然不动的阿呆终于动了,而且是以比他出现的时候的速度更快的闪身离开,见状,楚云笙和苏景铄忍不住相视一笑,还真的是个孩子。

    笑过之后,两个人便相携着出了上阳宫,一直到了北门,轻车简从的上了马车,一路到了宸王府。

    沿路,楚云笙不时的打起车帘子来,看着街道两边的热闹喧嚣林林总总的店铺,来来往往的行人,虽然都穿着孝服,但依然难掩这满街的热闹,跟那一日太子带着她前往元府的时候看到的清冷完全是两个世界。

    一时间,楚云笙很是感慨,而不等她将这感慨在脑子里整理出来,马车已经停在了宸王府的门口。

    不同于一般的王孙府邸,宸王府连个门童都没有,苏景铄带来的掌事太监叫了好半天的门,才听见里面有了动静。

    出来开门的少年竟是楚云笙见过的,竹生。

    一见是楚云笙和苏景铄,竹生一愣,但旋即,他那双漆黑晶亮的眸子里便划过了一丝恍然之意,他先对苏景铄行了一礼,才道:“还请皇太孙殿下恕罪,我家王爷去白云观了,还没回来,而且走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只怕是让皇太孙殿下和姑娘白跑一趟了。”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便握着楚云笙的手转过了身子。

    等到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关上,落了门栓,苏景铄和楚云笙才齐齐的顿住了步子,很有默契的看向对方,从对方眼底都读出了不解。

    楚云笙道:“我昨日见苏先生面色苍白,身体应是很虚弱,不应该出远门才对。”

    苏景铄也点头道:“而且,竹生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孩子,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小王叔不见我们呢?”

    说着,苏景铄便拉着楚云笙上了马车,一直等到马车使出了王府所在的那条街的转角,这才同楚云笙跳下了马车,两人也没有带随从,抄着小路往王府的偏门而去。

    (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