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换血

    然而,她才提着裙裾跨出殿门槛,就见到了沈潇潇携着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自玉石阶下向上而来。

    在楚云笙看到她的瞬间,她的眸子也正盈盈然抬了起来,长长的眼睫毛眨了眨,旋即对她绽放出一朵无害的笑意道:“原来阿笙姐姐也在这里。”

    自从上一次她说过那一番话之后,楚云笙已经对她心生了芥蒂,所以现在看她已经多了一两分戒备,再不如之前那样只是当做一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一样看待。

    但是面上,却不想失了分寸,楚云笙亦点了点头,算是回了礼道:“沈姑娘也是来给楚王请安的吗?”

    沈潇潇丝毫不在意楚云笙眸子里的冷淡,面上依然带着甜甜的人畜无害的笑意道:“是啊,阿爹还专门找了名医来,看看能不能帮御医们什么忙。”

    说着她回眸,瞧了那位老者一眼,语气里带上了几分得意道:“这可是楚国赫赫有名的洛神医呢,他一定是有办法的。”

    闻言,那个洛神医当即伏了伏身子,谦逊道:“洛某不过是一个空名罢了,是沈将军抬爱了。”

    楚云笙瞧着他虽然发须花白,但精神矍铄,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她想起记忆中似乎是有这么一号人,元辰师傅曾经提到过。

    既然是元辰师傅都曾提到过的人,应该也绝非是浪得虚名罢。

    想了想,楚云笙便对那老者行了一礼道:“如此还要麻烦先生多费心了。”

    横竖现在楚王的身体也已经快要到极限了,若再不想想其他的办法,让那些御医们继续看的话,也是熬不过今晚了,既然沈潇潇能这样引荐一个人,多半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毕竟,现在楚王的生死,对于沈潇潇来说太重要了。

    他还不曾出声颁布诏书,若是没有楚王的缘故,阿铄如何肯将她纳入后宫,这一点楚云笙相信沈潇潇自己也是清楚的。

    但即便明知道,楚王若是清醒过来,对自己没有好处,但她还是不希望楚王有事。

    所以,她本来是想先去找苏景铄,让他参考一下自己的建议,决定是否要试试最后一个凶险万分的法子,但见沈潇潇带着洛神医来,她便也就先打消了去找苏景铄的想法,也跟着他们两人回到了大殿,想看看他的诊断结果。

    然而,却只见着那洛神医气定神闲的进去,却摇头晃脑一脸颓败的走了出来。

    不只是楚云笙关心,所有的御医也都围在了一堆,伸长了脖子看向他,等着他的结论,却只见他对沈潇潇伏了伏身子叹息道:“陛下中毒太深,而且那毒已经侵入肺腑,回天乏术了……”

    闻言,沈潇潇眸色一紧,她的声音也拔高了两分道:“阿爹不是说洛神医可以死人生白骨,有起死回生之能吗?怎的陛下中毒就不能救治了?”

    “非也,非也,”听到沈潇潇这么一说,洛神医的面上浮现了几分尴尬,他垂眸道:“死人生白骨起死回生只是民间以讹传讹,这世间的大夫恐怕无一人能做到,即便是已经退隐的卫国帝师一脉的传人元辰先生,恐怕也束手无策了。”

    突然听到他提到元辰师傅,楚云笙才想到,卫国的帝师一脉,可不是以医术著称的嘛,只可惜她学习尚浅,若是元辰先生在这里,也许可以有更好的法子,只是从楚国到无望镇,少说也有十天的路程,更何况往返,楚王这里根本就等不及。

    就在楚云笙还发愣的功夫,沈潇潇已经上前一步,看着洛神医有些不甘心的追问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只要是有一线希望,哪怕是付出任何代价,我都可以为洛神医达到。”

    闻言,洛神医摇了摇头,叹息道:“陛下的病情,相比在座的御医们都已经清楚的很了,拖的太久,真的已经回天乏术了,沈小姐。”

    “那你的意思是,就这样救不了了,等死?”一听到没有任何希望,沈潇潇的面色已经不见有之前的天真烂漫,而是多了几分阴鹫。

    “其实……”看到沈潇潇的样子,洛神医抬起眸子来,欲言又止。

    “其实什么?”一听到他话锋里有转圜的余地,沈潇潇的眸子里蓦地生起了一丝希望。

    洛神医弯下腰来,对沈潇潇行了一礼道:“其实,草民还有一个法子,可以让陛下清醒过来,但却只能多维持三到五天的性命,并不能治愈陛下,而且这法子太过凶险,稍有不慎,只怕会适得其反。”

    他的话音才落,一众的御医皆面面相觑,有的人已经很快的反应了过来他想到的这个法子是什么,但旋即眼底里又多了几分紧张和不安。

    只有不懂医术的沈潇潇听的一头雾水,但洛神医的话已经是在为她打开了一扇天窗,她面色一喜道:“什么法子?什么法子?只要是有希望,可以让陛下清醒过来,洛神医尽可以一试。”

    她的表情和神态楚云笙皆看在眼里,听到她这话,她才也越过众位御医,上前一步,走到洛神医的面前道:“先生说的可是换血之法?”

    这话一出口,却换得洛神医一怔:“姑娘知道?”

    他瞧着楚云笙不过二八年华,跟这位沈家小姐一样,应是闺阁千金,并不懂得什么医术,更匡仑换血之术这样的秘技,然而却见她神色从容的说了出来,而且眉宇间还带着沉稳和从容,似是一早就已经想好了这法子一般,所以才让他惊讶。

    楚云笙点了点头道:“家师曾经提过,但是此法虽然可以延长几日陛下的性命,施针换血之时却是凶险无比,要供血和换血之人的血液融合,稍有不慎,楚王……而且短时间内要找跟楚王血液相融合的几个人也并非易事。”

    “姑娘小小年纪,师承何处?”楚云笙的一番话,越发让洛神医起了好奇之心。

    然而,不等她的回答,沈潇潇已经招呼洛神医道:“这既然已经是最后的法子,我们自然要试一试的,劳烦洛神医将要用到的东西都一一写下了,我命人去准备,而我这就去找景哥哥,他一定会同意的。”

    说着话,她人已经一路小跑着出了殿门,很快消失在了门口。

    楚云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动了动嘴角,却也没说什么,本来这也是刚刚她要立即去找苏景铄商量的事情,既然沈潇潇这么忙不迭的愿意去,就让她去好了,倒省的她自己跑腿。

    而她也相信对于这个提议,苏景铄不会拒绝。

    在沈潇潇跑去找苏景铄征求同意的功夫,楚云笙则留了下来,同几位御医和洛神医商量着换血的具体细节,并用银针放了楚王小半碗血,然后分成了若干份,命人拿去御林军军营里找能跟之血液相融合的人。

    等全部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沈潇潇也带着苏景铄的消息,风风火火的来了。

    楚云笙本想留在洛神医身边亲自打下手,帮忙施针,但是她身子实在是太弱了,这一会儿忙活就已经撑不住了,所以只得将这些工作都留给了御医们,而她则由宫女的搀扶着走出了昭华宫。

    才走下玉石阶,就看到不远处的园子里站着一人。

    他还穿着跟朝臣议政的明黄色锦袍,远远看着楚云笙,他先是一怔,旋即那蹙起的眉弯便舒展了开来,绽放出一抹柔和的笑意。

    楚云笙撇下了宫女,走了过去,轻声道:“我就知道你放心不下,一定是在外面等着的。”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话,只是搂着楚云笙在一旁的凉亭里坐了下来。

    他不说话,楚云笙也不好再打搅他,这时候让他静静心也好,两人就都这样,看着花园子里纷飞的花瓣儿,静默不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端着血水盆子的宫女们都进进出出了好几拨,日头也渐渐西沉,苏景铄终于探出来一口气,松开了楚云笙道:“我该去元府了。”

    楚云笙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苏景铄站起了身子来,转过眸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昭华宫,复又垂下眸子看着楚云笙道:“我已经命人发布了太子病逝过两日便下葬皇陵的诏书,所以这两日我应该很忙,极少有空陪你了。”

    然而,楚云笙的关注点全然不在这个上面,她心疼道:“现在发布诏书公布太子死讯的话,会不会落人口舌。”

    闻言,苏景铄摇了摇头道:“随他。”

    说着,他揉了揉她额际的碎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过身子朝着宫门口的方向大步离去,并无半点迟疑。

    简短的两个字,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既无畏又强势,见到这样的苏景铄,楚云笙才是真正的放下了心来,她站起身子来,看着苏景铄离去的背影,莫名的有些心酸,不过短短几日,他竟承受了那么多。

    正想着,身后却突然一阵劲风刮了过来,再转眼,阿呆兄那天水之青的身影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虽然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他这已经出神入化的轻功和神出鬼没突然出现的样子了,但是楚云笙还是被吓了一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