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病情恶化

    楚云笙虽然好奇,但见阿呆兄一副并不愿意多言的样子,她也只好将自己的好奇心揣回了肚子。

    经过阿呆兄这么一干扰,她的情绪也好了很多,没有那么难过了,见天色尚早,她便招了两名宫女,陪着自己往昭华宫的方向而去。

    虽然苏景铄已经派了御医去看楚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并不能原谅他,但楚云笙还是可以感觉的到,他还是在意这个父亲的。

    所以,即便是为了阿铄着想,她也想亲自去看看,确定一下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到底是如何了。

    不只是上阳宫的宫人们知道楚云笙对皇太孙殿下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就连整个楚王宫甚至楚国的权贵们私下都已经传遍了。

    宫里宫外到处都在议论着皇太孙殿下带回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并留在上阳宫中,不宽衣解带亲自照料了三天三夜的事情,虽然事情的真相是苏景铄在御书房连夜处理朝政,疲惫了回到上阳宫后就在昏睡着的楚云笙的床边靠着小憩一会儿之后,就继续批阅奏折处理朝政了,然而人们愿意相信的依然是那个带着旖旎味道的八卦。

    所以,才在楚云笙这一觉睡醒之后,感觉整个宫里的宫女太监甚至连站岗的侍卫看她的面色都有些不一样了。

    每个人见到她都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姑娘,一听她有什么吩咐,立即就有人争着忙不迭的跑去准备。

    比如现在,她带着两名宫女往昭华宫的方向前去,一路不知道碰到多少个宫女太监和有些位份的掌事嬷嬷,他们远远的就已经对着她弯下腰来,这一点让她很是意外,还以为是苏景铄专门有吩咐下去过,实际上,宫里头的人眼观鼻鼻观心,眼力见儿可厉害着呢。

    从上阳宫出来,一路到昭华宫,虽然不算远,但按照楚云笙现在的体力,却还是走走歇歇,走了一刻钟。

    等到了远远能看着昭华宫的玉石阶的时候,她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了,扶着白玉栏杆咳了好一阵子,一旁的宫女机灵拿出了帕子来,楚云笙及时的接了过来,堪堪的将最后咳出来的血兜了起来,否则只怕要失态了。

    将那一口血咳了出来,顿时觉得肺腑里轻松了许多,她站直了身子,长舒了一口气,这才瞧见前面走来了一道穿着墨色华丽厚重朝服的男子。

    虽然是一席墨色华服,却依然不掩他一身飘然绝尘的仙,只是衣衫太过正式和厚重,越发衬托着他单薄的身子体不胜衣。

    然而,还隔着老远的距离,楚云笙已经能闻到那一缕独属于他的清凉又华丽的气息。

    只是他的面色苍白,似是比最初楚云笙才遇见他的时候更加虚弱了几分,一见,楚云笙蓦地生出几分心疼和不忍。

    远远,看到楚云笙,他苍白的面色上也旋即是毫不掩饰的一喜,他垂眸,对楚云笙笑道:“身子可是好了?”

    他的声音似是天生便带着能让人安定心神的作用,楚云笙刚刚还翻涌的气血和尚未平定的情绪,也莫名的因为他的话而平复了下来,她提起步子,迎着他走去,并回以一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苏先生才对。”

    说着话间,楚云笙已经走到了他身前,他身后是一株开的正盛的白玉兰,与他的容颜相比,竟然非但没有让他的容颜失色半分,反倒衬托的他的气质越发姣姣。

    闻言,苏宗宸笑着摇了摇道:“我们也算是有着过命的交情了罢,你就不能对我的称呼随便点,怎的不是公子就是先生呢,当你也可以跟着阿铄叫我小王叔,如果觉得难为情,叫我阿宸也是可以的。”

    他的眉宇间带着一片宁静和平和,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却并不是真的在介意,如此一来,倒真显得楚云笙有些见外,然而殊不知楚云笙对他是已经远远地超出了对朋友之间的尊敬和崇拜,要知道,她眼前的这位,可是名动天下的苏先生,苏宗宸,是天下文章第一人!是那些儒林名士都顶礼膜拜的大家。

    光是这名号,就已经能让她敬畏不已了,所以要让她叫阿宸……她就蓦地有一种美玉上落了尘埃,镜湖里被自己投入了墨汁玷污了的错觉。

    见楚云笙不说话,只有些羞涩的垂下了眸子,苏宗宸抬手作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道:“看样子,咱们这过命的交情也还是不够深啊。”

    闻言,楚云笙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眨了眨眼睛,道:“我只是觉得,怎么称呼苏先生真的是个很令我困惑的问题,我如果随了阿铄叫小王叔的话,宫里人多口杂,况且我跟阿铄之间尚未成亲,更无名分,只怕会被人指责是不分尊卑不懂礼数了,可是我如果以朋友的身份称呼苏先生为阿宸的话……那我跟阿铄不是差辈儿了吗!”

    说到差辈儿这几个字的时候,苏宗宸和楚云笙皆是一愣。

    楚云笙话一出口,才意识到如果按照阿铄的真实身份的话,面前的男子还是阿铄同父异母的兄弟,并非叔侄……而这一点,当天在场的苏宗宸很清楚。

    当自己当真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平时她性子谨慎,说话也都会斟酌再三的,只是在这人面前很轻松,也不自主的就放下了所有的戒备,所以才这么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话一出口,楚云笙已经立即意识到了自己失言,她连忙继续道:“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叫苏先生或者宸王殿下更为舒服,当真不是因为见外。”

    苏宗宸微微一笑,“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是开个玩笑罢。”

    见他神色轻松,楚云笙也才舒了一口气,她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我见苏先生面色不太好,可否让我把把脉?虽然我医术不精,但也想为苏先生出一分力气,否则我总是会觉得于心难安。”

    这句话,楚云笙是带着真情实意的,她是真的很担心苏宗宸的身子,上一次他刚服用药莲,尚未调理好就不远万里奔波到赵国救她,而后又为了解开她的‘傀儡花’生死蛊而以身犯险,将那蛊虫都洗进了自己体内……再从赵国一路奔波回楚国到前几日的那一番激战……即便是身体底子再好的健壮的人也不可能没有事情,更何况还是从来都被痼疾缠身身子骨弱的他。

    然而,见楚云笙才一走进,苏宗宸就不动声色的退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身子,更是将双手放到了后面,见楚云笙面上带着担忧和不解,他垂眸一笑道:“真的无妨,只是损伤了些元气,只怕要些时候才能调理的回来,就不用阿笙姑娘担心了。”

    他越是这样说,楚云笙越是放心不下,她正要说什么,却见苏宗宸蓦地话锋一转道:“阿笙姑娘这去向,是去看我父皇吗?”

    楚云笙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见他的唇瓣轻轻的抿成了一条线,似是并不愿意在他的身体状况上让她多做探究和担心的样子,她也只能先作罢,想着回头让阿铄命人再派御医去好好瞧瞧,便答道:“嗯,我想去看看楚王的身子恢复的如何,”说到这里,她转过身子,看向不远处高高的白玉石阶之上的巍峨宫宇,脑子里想到那个躺在病榻之上的垂暮之人,叹息道:“苏先生刚刚也去探望过了吗?”

    “嗯,只是御医们说情况并不容乐观。”

    苏宗宸温和的目光落到楚云笙若有所思的面颊上,只一眼,便匆匆错开,并转过来身子,循着她的目光看向昭华宫道:“阿铄的事情,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他内心柔软细腻,但同样也很强大,更何况有你在,我相信他可以很快的走出来。”

    说到这里,苏宗宸的话锋一顿,他蓦地从不远处的宫宇收回了目光,转过眸子来,看向楚云笙,眸子里带着认真和探究一错不错的看着楚云笙的眸子道:“恕我冒昧,你真的决定要陪在他身边吗?”

    闻言,楚云笙一怔,她一时间没有想到苏宗宸突然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带着疑惑的睁着大眼睛看向他。

    突然一下子被楚云笙这么一盯着看,苏宗宸那本来还很是苍白的面色瞬间浮现过一缕薄红,他有些不自然的别过了头去,错开楚云笙目光,垂眸道:“其实,我的意思是说,在他身边,或许会面对很多阴谋诡计,会有无休止的明枪暗箭,会肩负着莫大的责任,会付出很多,失去很多,你可有想好了吗?”

    他说的这些,也曾经是让楚云笙耿耿于怀的,但是现在她既然已经决定了走下去,就不会因此退缩或者畏惧,倒是苏宗宸这个动不动跟女孩子说话就脸红的毛病还是让她忍不住偷偷笑了一把,但为了顾及他那薄薄的脸皮子,楚云笙面上还是假意没有看见,正色道:“是的,我要一直陪在他身边,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挫折,都不会放弃。”

    不知道是不是楚云笙的错觉,在她说完这一番笃定的话语的时候,她似是听到了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叹,但再回过眸子看向苏宗宸,却见他神色如常,并无半点异样。

    楚云笙回过眸子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垂眸看她,那一瞬间,她只觉得他眸中宛若繁星万点,囊括了万里星海,他看着她笑了笑,道:“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可得好好想想到时候送什么贺礼。”

    说着,他和楚云笙都相视一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他便告了辞,回府休息,而楚云笙这才提起步子往昭华殿走去。

    一路也跟之前一样,并没有人敢拦着,顺顺利利的到了殿门口,还不曾进殿门,就已经能闻到自殿内散发出来的刺鼻的中药味了。

    一进殿门口,就看到外间围坐着一群御医,在小声的讨论,有的人在一旁翻阅着古籍医典,但每个人的面色都有些凝重,气氛压抑的紧,显然情况不容乐观。

    虽然这本就是那一日自己把脉之后就已经料到的结果,但是真的再见这一幕的时候,楚云笙还是有些难过,不为她自己,也不为楚王,而是为了阿铄。

    一见她突然走进来,所有御医皆是一愣,但有眼尖儿的猜到了她的身份的,立即在众人的耳朵边轻声一嘀咕,所有人才反应过来,都对她微微颔首,算是见了礼。

    楚云笙也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便起身越过众人往里间而去,里间只留了两个打帘的宫女在病榻边上,楚王就躺在明黄色的床上,面色蜡黄,比起前两日来,好像又消瘦了一大截,他的两只眼睛的眼窝子都已经深陷下去了。

    一见楚云笙走近,一旁伺候着的掌事太监立即站了出来,挡在了楚云笙面前,正要说什么,跟着楚云笙出来的那两个小宫女其中的一人说明了是皇太孙殿下的意思,这掌事太监才让开了身子。

    楚云笙按礼对楚王行了一礼,这才起身走到榻前抬手搭在了他的脉上,这一探,心也跟着沉到了最底下。

    她分明记得,自己当时用银针将他的各处大穴都封了起来的,大大的减弱了毒素侵入肺腑的速度,怎的才过去三日,毒素居然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侵入了肺腑!

    照这样下去,不出今夜子时,只怕楚王就已经熬不过去了,难怪外面的那些御医们都是这样一副凝重的表情。

    楚云笙松开了搭在楚王脉上的手,垂眸看向和阿铄有着极其相似的五官的楚王,想象着等下如果阿铄知道这个情况之后会是何等表情,她的心也跟着难过了起来。

    虽然已经知道回天乏术,但是她和他却都没有想到他和楚王之间,竟然连最后的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连给阿铄一句质问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蓦地站起身来,直接朝殿外走去。

    ****

    (ps:明天开始,陌陌会保持每日两更,每更3000字的速度直到完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