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吃醋

    “阿呆兄!”楚云笙的眼底里也满是欣喜和惊讶,她睁大了眼睛,想要将面前这个青衣少年看的更仔细一些,然而,不等她这一声惊呼出口,面前却突然一暗,弯下腰来的青衣少年,居然抬手摸上了她脸颊!

    若不是面颊上传来的温润如和田玉的触感如此真实,楚云笙当真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在做梦!

    从来都不允许人靠近他身边三尺之内,从来都有洁癖不喜欢与人接触,就连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腕或者面具,都会被他嫌弃的跳开的阿呆兄居然……居然主动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

    在那一瞬间,楚云笙如同被人施加了咒语,瞬间石化,而她的嘴唇还保持着微微张开的弧度,但身子却已经僵硬在了原地,只愣愣的,傻傻的看着神情专注的看着自己的阿呆。

    此时,他那一双清澈的犹如一汪淸泓的眸子里,写满了专注,他瞧着楚云笙的面颊,像是在瞧着一件自己很珍视的瓷器,并无半点旖旎,然而眼神却格外的令人动容。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人用万古寒冰给冻住了,而石化了的楚云笙亦是还来不及反应,却见阿呆兄居然还捧着她的面颊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瞧了好一番仔细,最终极为认真的吐出了两个字:“瘦了。”

    很淡,很轻的两个字,一如既往的没有半点情绪起伏,而且因为他长期不说话,音色虽然如脆玉,但音调却显得有些生涩。

    “啥?”楚云笙脑子有些抽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阿呆兄说的是什么,她竖起了耳朵,想要再听一遍,然而,阿呆却已经突然间松开了捧着她面颊的手,身子一动,已经再一次犹如一道闪电一般,消失在了马车边上,但旋即,车顶上一沉,伴随着车身轻微的一晃悠,楚云笙就是不用瞧也知道,他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专属位置上坐下了。

    看着样子,一时半会,也很难向他问出这一路的遭遇以及春晓她们现在的近况了,楚云笙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而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面颊,感觉刚刚阿呆那如同温润的玉质地的指尖触感还在。

    然而,这个月动作才一做出,却换得身边的人鼻子冷哼了一声。

    楚云笙尚且还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才转过眸子看过去,却见旁边一双大手伸了过来,在迎上苏景铄那一双幽黑如墨深不可测的眸子的瞬间,他那如绸缎一般细腻温软的掌心已经将自己的面颊捧住了。

    “唔……”

    楚云笙正想说她今天脸上到底是涂了蜂蜜还是戴了花儿?怎么一个二个都要捧着她的脸看?然而,不等她的话语说出口,苏景铄的双掌已经略微一用力,就捧着她的面颊像挤压馅儿饼似得按了下去,她的一句话也因为嘴唇被挤压成了鸡屁股而被迫压回到了肚子里,还不等她想明白他突然这么一个动作是要做什么,却见捧着她面颊的他的那张绝美如画的面庞在自己眼前蓦地放大……放大……

    在意识到苏景铄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楚云笙的脑袋嗡的一下瞬间变成了空白,完全丧失了所有的意识和从容。

    而苏景铄也松开了捧着她面颊的手,改为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鬓发,他的唇瓣起初只如蜻蜓点水一般落到她那如樱花瓣般浅色诱人的唇角,起初只是想浅尝辄止,岂料却身不由己的想要更多,他的唇瓣与她的唇角辗转相贴,一点一点地厮磨着,像是在细细的品味着一壶绝世佳酿,不肯浪费半分,带着极致的温软与缠绵。

    楚云笙本来如樱色的嘴唇被他吮的像是涂了一层薄胭脂,染上了一抹浓丽的绯色,他的吻温柔缠绵到了极点,却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几分毛头小子般的生疏,但却偏生深沉有力,楚云笙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骨头经脉全部都酥了,她半分力气都使不出来,起初因为不知所措而睁大的眼睛,在他这般至死缠绵的吻里也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只用心跟着他带动起来她浑身上下的酥麻感受而心甘情愿坠入红尘万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楚云笙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过去的时候,苏景铄才放开了她。

    彼时,两人面色皆染上了一层绯红,而苏景铄更甚,他本就如俊美的面容因着这一分绯红又多添了几分致命的诱惑,楚云笙抬眸,不由得看痴了。

    然而,等她回过神来,才看清楚他幽黑如墨的眼底攒着一抹笑意,于是,刚刚还不知所措任由某人摆布的楚云笙怒了,她抬手毫不客气的拧住了苏景铄的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道:“居然捉弄我!”

    闻言,苏景铄却噗嗤一声笑了,任由楚云笙的爪子还停留在他面上,他也不恼,抬手抓着楚云笙的手掌,柔声道:“看你下次还敢当着你未来夫君的面专注的看着别的男人不!”

    “什么?!”听到原因之后,楚云笙恼羞成怒,下意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眼看着她揪住的苏景铄的面颊那一块已经变成了深红,她才松了松手,恶狠狠道:“那是阿呆兄!”

    阿呆人如其名,天性就很单纯,哪里跟他们一样脑子里还有阴谋阳谋还有儿女情长,苏景铄不是不知道,然而却还因为这个而生了些醋意,想到此,楚云笙才松了的爪子,又抓紧了些,咬牙切齿道:“你这是生哪门子气!”

    她的爪子是实打实的用了力道的,疼的苏景铄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道:“所以他刚刚捧着你脸颊我才没说什么,要是别人只怕那双手都没了……嘶……疼……”

    听到他喊疼,楚云笙才终于松开了爪子,然而这才一松开,看到苏景铄的面颊,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见他俊美的无可挑剔的面颊上,左右两边分别有两道手指的掐痕……怵目惊心……

    楚云笙一笑,但随即又是一恼……她刚刚用那么大力道做什么!

    等下他还要回宫朝见文武百官,要收拾太子留下了的烂摊子……要是让他们看到了楚国的天之骄子这般模样……该会怎么想呢!

    自知理亏,楚云笙不由得垂下眸子,语气也放软了两分道:“你刚刚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为什么还那么用力像是在和面一样的揉我的脸,原来敢情是因为被阿呆兄捧着看过,所以你要揉揉?”

    闻言,苏景铄的面上浮现出了一抹吃干抹净的满足笑意道:“这个,我知道错了,所以刚刚那一吻算是……道歉……嗯?”

    刚刚还觉得自己下手有些重而心生愧疚的楚云笙霎时间恼羞成怒,抬手就揪住了苏景铄那一块尚未消退的红印子:“你那是道歉?”

    苏景铄本想避开,然而奈何马车狭窄,避无可避,在楚云笙将自己那张脸捏扁搓圆之前,他只得非常识时务的立即端正认错态度道:“嘶……疼……我错了……”

    见他认错态度尚可,楚云笙这才松了爪子,然而,再看他面上的那两道红印子,她不由得有些心虚的别过了脑袋,只是这才一冷静下来,脑子里全部都是刚刚那一幅旖旎的画面,越想,她的耳朵根子越红,最后她索性摇了摇脑袋,努力将刚刚的事情过滤掉,正襟危坐了起来。

    然而,才一冷静下来,她才突然间想到,之前苏景铄打趣自己说的那句话——看你下次还敢当着你未来夫君的面专注的看着别的男人不!

    想到未来夫君这个称谓的时候,她的心跳蓦地加快,一阵子慌乱过后,却又瞬间冰冷了下来。

    这伤感不是没有来由的,她现在还清楚的记得今天沈潇潇当着楚王和她的面说的那一番话,以及最后她送沈潇潇出殿门口的时候,她的神态。

    想到这里,心情蓦地沉重了起来。

    苏景铄很敏锐的察觉到楚云笙的情绪突然间低落了下来,他眉峰一蹙,抬手很熟练的将楚云笙揽在怀里,柔声道:“怎么了?”

    楚云笙动了动嘴角,话到嘴边,突然想到此番若是沈将军也在平叛太子叛党有功之列,而沈潇潇也算得上是苏景铄半个青梅竹马,自己无凭无据的这样背后议论人家总归不好,这件事即便对他说了,她相信他对自己的信任,但却也担心多添了一个人的烦恼,便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所以有些累了。”

    苏景铄不疑有他,只抬手揉了揉她额际的碎发,温柔道:“那等下我让人先送你会上阳宫休息,我去处理朝政,随后再来看你。”

    “好。”

    楚云笙点了点头,便闭上了眼睛,她确实是很累了,在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她还是没有忍住,问道:“这一次,沈将军也帮了不少忙罢?”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道:“沈子濯投靠太子,我本以为沈家也会倾向那一边,却没有料到在关键时刻沈老将军会亲自率兵攻破城门,为虎威大营减轻了不少压力和麻烦,否则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说起来,沈老将军也是不易,晚年得的这一对龙凤子,这唯一的儿子却……”

    后面的话苏景铄没有说,但是楚云笙却也已经知道,因为沈潇潇说了,她父亲大义灭亲……

    然而,苏景铄却不知道此时她的想法,只当楚云笙还没有从今日一番巨变中回过神来,他叹了一口气,脑子里闪现出今日里听到的见到的一幕幕,想到那让人焚心噬骨的真相,刚刚通过玩闹而消减了几分阴霾的心,顿时又沉重的痛了起来,苏景铄蓦地伸出手来,将楚云笙揽在怀里,用尽力气抱紧了她,将他的面颊埋在她的发丝里,深深的嗅着独属于她的幽香的味道,仿佛是能救赎他心底创伤的唯一一剂良药,他那本已经千疮百孔凌乱痛楚的心在她的身边居然渐渐的归于平静,良久,他才道:“阿笙,有你在,真好。”

    冷不丁的被他抱着,以为他又是在趁机吃豆腐,楚云笙还想再捏他一把,却蓦地听到他这句话,她的一颗心也突然间软了下来,瞬间便融化在了浓浓春光之中。

    楚云笙正想着出神,马车却蓦地停住了。

    紧接着,就有人在车外唱报:“皇太孙殿下到——”

    随着车帘子被掀开,苏景铄搀扶着楚云笙走下马车的同时,四下里响起了山呼的叩拜声:“恭迎皇太孙殿下回宫。”

    已经得了消息的文武百官早已经候在了这里,在苏景铄的示意下,他们才恭敬的站起了身子,但所有人在抬眸看向苏景铄的同时,眼底里都不由得划过了一丝惊诧。

    见此,楚云笙面上也划过了几分不自然之色,然而苏景铄倒是坦然的紧,他没事人一样,从容自若的扶着楚云笙上了已经备好的步撵,叮嘱了旁边跟着的掌事太监许多注意事项,这才让他们抬着楚云笙先回上阳宫休息。

    而这时候,已经被楚云笙和苏景铄都自动忽略掉的马车顶上的那尊玉雕突然身形一动,快如闪电般的掠到了楚云笙的步撵一侧,旁若无人的跟着步撵优哉游哉的走着,这一幕看的群臣又是一惊,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对此表示有何异议。

    步撵平平稳稳,抬着楚云笙进了宫门,在往南边宫宇行去的时候,楚云笙下意识的回眸,正见着苏景铄领着群臣朝御书房的方向走了去,而她回眸看过去的瞬间,他似是感应到了她的目光一般,也回过头来看她,远远,对着她微微一笑,那一笑,便已倾城。

    楚云笙的面颊瞬间又浮现出了一抹绯红,连忙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便忙不迭的转过脑袋,催着那些抬撵的人加快步子离开这里。

    而苏景铄突然停住脚步的回眸一笑,让那些跟在他后面的文武百官们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恍惚间竟然看到了他们皇太孙殿下如此绝美的笑容,所有人眼底里都不由得绽放出一抹惊艳的光芒,待众人回过神来,紧接着循着他刚刚回眸看去的方向望过去,却已经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楚云笙一行人的影子。

    ********

    (ps:谢谢meimeidenu同学投的宝贵月票,瞬间感觉自己又原地满血复活动力满满了,我会加油的!)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