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在这里

    苏宗仁现在分明就是一心求死,他死了,那么弑父夺权的罪名必然要扣到苏景铄的身上,无论他以后有着怎样的贤明,而这必将成为他一世英名中的污点!

    而刚刚他之所以会当众毫不避讳的对花舞摊牌,不过是为了激怒花舞,好借由花舞的手结束自己的生命!

    楚云笙想通这一点的时候,苏宗宸也同样反映了过来,他手腕一转就取了一旁的长剑在手,同时双脚一动撑起了身子就要去拦下花舞的扑向苏宗仁的攻势并对外面候着的属下道:“护驾!”

    然而,却还是晚了一步,苏宗宸身子本就虚弱又有伤在身,此时的轻功再快也不及花舞,更何况花舞比他离苏宗仁更近一些。

    待他的剑尖刺中花舞的肩膀的时候,花舞挥出去的那一掌已经击在了苏宗仁的胸口!

    苏宗宸一急,抬脚对着花舞踢了过去,将他踢飞了出去,而因为他那一声命令而迅速赶来的黑衣人立即将被苏宗宸踢飞出去的花舞围了个严实,几招下来就将已经没有了反抗心思的花舞拿了下来,在楚云笙的眼神示意下,他们没有杀他,而是将他先押了下去。

    苏宗宸这才蹲下身子,抬手去探苏宗仁的脉搏,这一探,他的面色当即变得越发惨白:“心脉俱断,回天乏术。”

    在抬眸间,他看着楚云笙和苏景铄,艰难的吐出这八个字。

    闻言,楚云笙一怔,她感觉到刚刚被自己紧紧握住的手掌蓦地反转了过来,紧紧地反握住了她的掌心,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的手掌捏碎,然而她却不敢发出一声轻叹,甚至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

    而苏宗仁却笑了,仿佛刚刚被人一掌震断心脉的不是他,仿佛那个将死之人是别人,而他谈笑故我做壁上观。

    他的嘴角不断的有鲜血溢出,而他却似是浑然未觉,只嘴角轻扬,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道:“弑父夺权这个罪名你背定了!报应,这就是对你们的报应!可恨本宫的计划没有成功……不过……”

    说到这里,他的呼吸渐渐微弱,越发多的鲜血自他的口鼻里溢了出来,然而,他面上之前的戾色却在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解脱之后的畅然,他大口大口的喘了一口气,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道:“我也终于……解脱了,阿柔……”

    最后两个字轻轻吐出,他的生息已经全无,脑袋蓦地耷拉了下来,双眸中的光芒也开始涣散开来。

    而从听到那真相之后,苏景铄至始至终都没能从震惊和剧痛中走出来,他犹如一尊被抽离了灵魂的躯壳般,愣愣的站在原地,只有在听到苏宗宸下定论的那八个字之后,捏着楚云笙的手掌用了几分力道,其他的完全跟一个木偶别无二致。

    楚云笙的一颗心早已经凌乱不堪,她看着苏景铄心疼不已,然而仅存的理智却告诉她,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想到此,她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将鼻尖泛起的酸涩吸了回去,便立即转过眸子来,对苏宗宸道:“苏先生,还要劳烦你了。”

    闻言,苏宗宸抬眸看向楚云笙,两个人心底的盘算都已经心照不宣,他叹了一口气,只瞧着楚云笙的眸子,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见此,楚云笙才抬起头来,对外道:“来人!”

    最外面候着的部下中,最内围的是天杀的部下,都是苏景铄一手培育起来的最为得力的杀手亲信,而这些人早已经在苏景铄的吩咐下默认了楚云笙就是女主人,所以对她的命令没有人敢不从。

    楚云笙的声音才落,立即就有两名天杀的部下走了进来,当先的那人竟然还是小四。

    他黑色的衣角边还在滴着血,胸口还在喘着粗气,显然是才奔赴至此,一见到楚云笙,他率先跪了下来,脆声道:“见过主子和姑娘,太子府的叛党已经清理完毕。”

    原来是才从太子府那边赶过来,难怪之前没有见着他,楚云笙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道:“小四,太子和宸王皆受了伤,你亲自带人护送他们回太子府,并请宫中御医来为太子诊治,除此之外,不得让任何人靠近。”

    闻言,小四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生气的太子,眼中划过一丝了然,当即抬眸对着楚云笙答道:“属下知道了。”

    楚云笙点了点头,又转过眸子,担忧的看着被点了穴道的二元,他的双目赤红只死死的盯着早已经死去的林叶霜,楚云笙看到他脖颈上的青筋直冒,随时都有可能冲破穴道的可能,便哽咽道:“小心的将二元绑了带回去,他已经伤了心神,不要解开他的穴道,先给他喂一味安神汤,让他好好睡一觉,随后我再去看他。”

    小四也不耽搁,一一应下之后,就又叫了两个部下进来将二元带了下去,而他则弯下腰来,亲自背着太子的尸体在背上,被将他的面庞转到他的背心,好让人从外面看不出端倪,这才叫剩下的一人扶起宸王。

    苏宗宸在那人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子跟上了小四的步子往院外走去,在经过楚云笙和苏景铄的身边的时候,压低了声音道:“我会以不放心皇兄身子为由留在太子宫中照看,所以,你们放心。”

    说着,他不再看楚云笙和苏景铄,便提着步子,任由那部下搀扶着他走出了院子。

    一直到苏宗宸的身子已经消失在了院子门口,于此,楚云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苏宗仁不能死,尤其是不能在今天死,今天太子府兵变,元府聚变,早晚要闹得全天下皆知,而若是他在这时候死了,无论那个发起叛变的人是谁,弑父的罪名都要落到苏景铄的身上,所以,他不能死,而眼下,楚云笙能想到的唯一能破解的办法,就是将他的死讯压下,秘而不宣,至少要待到这个月出头,再以他因本就常年身子积弱,东窗事发兵败之后又积郁成疾终不得治而亡。

    只有这样,才能堵住天下那悠悠众口,才能不至于让阿铄背负一辈子的骂名!

    想到这里,楚云笙才抬眸看向身边的苏景铄,而他却没有半点反应。

    楚云笙心疼的转过身子,抬起另一只手覆在他俊美如画的面颊上,捧着他的脸,认真道:“阿铄,难过的话,就哭出来,你没有错,错的是他们,是命运,不是你,所以,不必难过,你还记得当我知道我的身世背后隐藏的真相的时候吗?我也难过,我也疯狂,也恨不得拼着毁灭自己也想要撕裂整个世界,可是,是你告诉我,要坚强,是你告诉我,我们还有要为之付出努力并守护的人和信仰,我们没有错,错的是命运,身份又如何,已经发生的事情何其残忍又如何,这都不能决定些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你还是你,是楚国的天之骄子,是受百姓爱戴和拥护的继承人,是风华绝世的谪仙,是我的心上人,这些都不会有任何改变,阿铄,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之后,一切都会雨过天晴的,我在这里。”

    说着,楚云笙扑到苏景铄的怀里,抽出手来,深深的拥住了他冰冷的身子。

    在这一刻,她感觉到他高大挺拔的身子在微微颤抖,而她也越发用力的箍住了他的腰际,想以此来传递给他走出那阴冷无情的炼狱的力量。

    苏景铄依然愣愣的,任由她抱着,他的耳畔本是一阵轰鸣,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完全看不见眼前的世界听不到所有的声音,只觉得自己仿佛处在寒冰地狱,刺骨的寒冷眨眼间就能将他整个灵魂吞噬,然而,这个时候楚云笙的一席话却蓦地在耳畔回响起来,一声一声,犹如警世的洪钟,直叩心扉。

    而楚云笙一动不动,只是这样抱着苏景铄,紧紧地抱着,用尽了她此生全部的力气。

    良久,那个如同被抽离了灵魂的躯壳终于动了,他身子一动,抬手便拥住了楚云笙,他的力道之大,让楚云笙险些背过气去,然而他的这一个动作,却让她喜极而泣。

    因为,她终于感受到来自他胸口的温热,她终于能再一次听到他胸口那鲜活的心跳声,她的阿铄……想到此,刚刚还升起的一分欣喜,立即又转为更为刻骨的心疼,她也抬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细语呢喃间,她拍着他后背的指尖上蓦地掉下了两滴滚烫的水渍,在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后,楚云笙一怔,也再没有忍住流下了泪来。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楚云笙站着的双腿都已经有些僵硬了,苏景铄才轻轻地放开了她。

    她抬眸看去,只见他的双目虽然有些红肿,但是眸底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沉稳从容,这才在心底里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苏景铄垂眸看着她,动了动嘴角想扯出一抹笑意来让她放心,然而才划过泪痕的面上却有几分僵硬,他道:“别担心,我没事了。”

    说着,就要来牵楚云笙的手,却被楚云笙避了开来,她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还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却将今天院中的所有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的林如云然后才道:“等我一下。”

    说着,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她脚腕一动,就勾起了地上禁卫军遗落的一柄长剑在手,提着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向地上躺着的林如云。

    一开始,他被苏景铄的九支箭重伤到不能动弹之后,就一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后面那些该听的不该听的真相被他都听到之后,他已经料到自己不可能被留活口,但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想着这里的所有人能忘记了他的存在,所以他才莫说连一个字音都不敢发出就是连呼吸都放慢了半拍,以免被人发觉,然而,在这时候,楚云笙双眸如炬的看过来的这一瞬,却让他心如死灰。

    楚云笙提着剑,一步一步的走近他,看着他那跟林叶霜有着几分相似的眉眼,她心底里的恨意越发汹涌,便在抬手间挥出一刀。

    力道不大,却在顷刻间在他的眉宇间留下了一记深深的刀痕,伴随着林如云的一声惨呼,瞬间便是鲜血四溅。

    “我说过,你最好别让我有机会活着,否则,你加诸到我身上的耻辱和林叶霜的仇恨,我会连本带利的讨要回来!”

    话音才落,楚云笙抬手又连砍了四下,手起刀落间,伴随着林如云痛彻心扉的惨叫声,是他的四肢被楚云笙齐齐斩断:“并且,我要告诉你,林叶霜不是什么贱种,她才是最有情有义的奇女子,你这种人,连给她提鞋都不配,更不配跟她做兄妹,你说的什么狗屁林家族谱,我们林女侠不稀罕,她会记入元家族谱,会是元家二公子的正夫人!”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被斩去了四肢的林如云摊在地上,已经连出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动了动喉头,声音沙哑带着呜咽道:“我早该杀了你……这个……贱人……”

    “哦?是吗?”楚云笙嘴角一动,露出一抹冷笑道:“可惜,这辈子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下辈子再来一遍的话,云大人可不要手软。”

    随着最后一个字音吐出,楚云笙掌心一用力,捏紧了手中的长剑,抬手对着他的脖颈毫不留情的砍下。

    在一片血光之后,她似是才用光了所有的力气,手腕一松,掌中的长剑脱落,落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而她的身子,也已经摇摇欲坠,险险的就要栽倒下去。

    这时候,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双如羊脂玉一般细腻光滑的手来,稳稳的托住了她的身子,将她牢牢的拥在怀里,那熟悉的幽香让楚云笙终于从彻骨的仇恨中清醒了过来,她抬眸看向身后的他,哽咽道:“走,我们去林府,送阿霜回家。”

    苏景铄垂眸,亦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