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身世

    “我……想知道真相。”

    这几个字一直在楚云笙的脑子里回荡,犹如一记鸣钟,敲响在她耳际,响彻心底。

    她抬眸,睁大着已经有了几分水汽的眼睛,看着苏景铄,认真的点了点头。

    “但是你要记得,无论真相如何的残忍,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就如同那一日,在赵国御书房的暗门里你陪着我听到那残忍至极的真相一般,这一次就让我陪着你吧。”

    说着,她松了攥着苏景铄的袖摆的手,改为摊开掌心,同他十指相扣。

    见状,苏景铄郑重的点了点头,将握着他的楚云笙的手掌又紧了几分,这才转过身子,抬起另一只手利落的解开了苏宗仁的穴道,他眸色冷冷的看向苏宗仁道:“为什么?”

    “想知道为什么?”苏宗仁一手被挑断了筋,一手被折断,此时即便是被苏景铄解开了穴道也只能用两只脚的挪动勉力将身子撑着坐了起来。

    听到苏景铄的问话,他似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而苏景铄耐心也是极好,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他,一直等到他笑够了,笑累了,才见他丝毫不理会这一身的血污,挣扎着盘膝而坐,然后才抬起头来,眉宇间尽是嘲讽道:“不为什么,我只是想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不喜欢你这个儿子,让天下人都知道你为了执掌楚国大权不惜弑父,让你背负这个千古骂名!”

    闻言,楚云笙睁大了眼睛,恨恨的看着他,问出了苏景铄想问的那句话:“为什么?花舞是你从小就安排在阿铄身边培养的吧?天底下哪里有你这样的父亲!从小一步步看着他长大,对于他的出色和成就丝毫不放在心上便罢了,还不惜千方百计的要谋害他,如今谋害失败,竟然还要毁他的名声,让他永远背负骂名,你——”

    说到后面,楚云笙只觉得自己的拳头都要不受自己的控制朝着他的脸砸过去!

    然而,苏景铄面色却如常,他神色冷静的看向苏宗仁,樱唇一启,道出了楚云笙最害怕让他听到的话:“只是因为我不是你的亲生子罢?”

    此话一出,当即响起了几声倒吸凉气的声音,在盘膝调理内息的苏宗宸,和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林如云,甚至已经知道这一真相的楚云笙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而此时,她的心也似是被人突然扔到了隆冬腊月里的冰窖中,凉意刺骨,她下意识的握紧了些苏景铄的指尖,再抬眸万般心疼的看向苏景铄,他虽然面色如常,虽然一如既往的沉稳从容,然而此时,他微微颤抖的泛着凉意的指尖却泄露了此时他的全部情绪。

    “你都知道?”苏宗仁也是面色一僵,显然没有料到苏景铄居然会洞悉这一切,不过转瞬,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极度嘲讽的笑意道:“知道又如何,天下人都不知道,只要今日本宫一死,你必然要背负弑父的罪名,也算是你们的报应,对!就是报应!”

    声音未落,苏景铄的面色已经苍白的毫无血色,他垂下了眸子,掩盖住此时眼底里彻骨的哀伤,动了动嘴角,发出了一句只有离得最近的楚云笙才听清的喟叹:“果然。”

    虽然是一声喟叹,但在这一瞬,楚云笙似是听到了苏景铄的心碎掉的声音。

    然而,应是觉得这样的打击对于苏景铄来说还不够彻底,苏宗仁面色一紧,双目恶狠狠的盯着苏景铄道:“那你可知道,你的亲生父亲是谁?”

    闻言,苏景铄的身子一僵,靠在他身边的楚云笙都能感到此时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寒意。

    不等苏景铄说话,苏宗仁蓦地睁大了眼睛,如同一双啐了毒的钩子一样,紧紧的勾住苏景铄的双眼,无比怨毒道:“知道我不是你亲生父亲的时候,你就不好奇为何你的眉眼却还和我,和宸王,和所有的皇子长的都那么像吗?”

    “不要说了!你不要再胡说八道!”见他就要继续说下去,而接下来的话几乎可以很轻松的将阿铄打入万劫不复,楚云笙连忙出声呵斥道:“你就是怨恨阿铄,所以才会这么胡说八道,阿铄,我们不要听他的。”

    说着,楚云笙抬起另一只手,就要来拉苏景铄,然而他的身子却是僵硬的,良久,才咬着舌尖笃定到:“让他说。”

    只这三个字,仿似用光了他平生所有的力气和骄傲。

    “哈哈哈!聪明如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哈哈哈……”苏宗仁肆无忌惮的笑着,然而笑着笑着,他的眼角却流下了一道泪痕,语气里除了无尽的怨毒之外,还多了一抹苦涩,他紧紧地盯着苏景铄道:“没错!那个被你从小视为天神一般的皇爷爷——才是你真正的父亲,呵呵,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很荒唐!是不是很不可思议!本宫也觉得,但是这就是事实,当年他强留你母妃在宫中做了那苟且之事才有了你,而你母妃根本就不是死于什么难产,而是生下你之后羞于活于世上,这才选择了三尺白绫走上了绝路!你以为真的是你自出生天降祥瑞,所以才被破格立为了皇位继承人?可笑!”

    是什么在耳畔呼呼作响?

    在这一瞬间,楚云笙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一片黑暗,耳边一片轰鸣,看不见,听不见。

    冷!

    冷入骨髓!

    楚云笙只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冷,那种钻心钻肺的冷,让她不由得打起了寒战,却又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能硬生生的任由那噬骨的冷意将自己冰封在原地,因为她害怕自己这一瞬即便是有小小的微弱的呼吸也能将身边阿铄的最后一分骄傲和坚强摧毁。

    理智告诉她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然而,自从今日在昭华宫听到苏宗仁那般咬牙切齿的对楚王说着那一番报复的话,再联系到现在他所说的,让她如何不相信。

    她一直觉得,天道不公,命运对她太过苛责,让她从出生之日就被关押在锁妖塔整整十六载,她一直觉得,父爱菲薄,所谓的亲情,都抵不过那一道莫须有的祸国妖孽预言,让她从来都不曾感受到哪怕一丁点儿的父爱。

    然而,现在听到苏宗仁如此愤怒激昂的说出阿铄的身世的瞬间,她突然觉得,比起阿铄,她真的,真的幸运太多。

    她还有娘亲,有比大海深沉的来自娘亲的爱,而他却是一个连自己娘亲都嫌弃并为之蒙羞的存在。

    这样的真相,太过残忍,残忍到让她即便是咬破了舌尖,即便是已经用尽了自己全部的理智让自己冷静,却依然做不到神色镇定。她的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抖得厉害。

    然而,这时候,一直紧紧地回握住她的手的苏景铄却是蓦地一松,怔怔的松开了手,他整个人也因为听到了这一句话而瞬间似是被抽离了灵魂,变成了一具任人摆布的木偶。

    “阿铄,阿铄……”楚云笙张了张嘴,想说苏宗仁说的不是真的,想让阿铄振作起来,想让他不必在乎,不要为了这种人而相信这样的话语,然而连她都能想通的真相,敏锐如阿铄,又何尝想不到,所有的宽慰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又都显得多此一举,显得无比笨拙,楚云笙只得将他们一一滤去,只抬手紧紧地继续握着他的手掌,低声有力的一遍一遍的唤着他的名字。

    正当这时候,院子里突然刮来一道凌厉无比的风。

    那劲风转眼就扑到了楚云笙苏景铄面前,同时那个浑身都包裹在黑色里的男子出现在了苏宗仁的面前。

    花舞。

    背叛苏景铄的花舞,此时正执剑站在苏宗仁的面前,以万般维护的姿态守护在他身边。

    他英眉剑目,一身凌厉的杀气,才一站定就已经长剑一指,在苏景铄和苏宗仁面前划出了一道沟鸿。

    自他一出现,苏景铄才似是找到了一丝儿灵魂,他怔怔的抬起了眸子看向花舞。

    而对于他的突然出现,似是早已经在苏景铄的意料之中一般,他抬眸,眸子里一片让人看不清的深幽,看着花舞,然而话却是对着苏宗仁问的,他道:“那么,他呢?”

    花舞是跟着小四,凌锐,木玄几个一样,是他从小收养的孤儿,带在身边亲自调教,对于他们的身世背景,他早已经查的清晰无比,而这样一个算是他颇为得力的亲信却是一个潜伏在他身边数十年的叛徒,这让他如何相信。

    也正是因为不相信,所以也从未怀疑过这一点,所以才会在琳琅山让他们有机可乘,趁机掳去了楚云笙。

    看着苏景铄将话题转移到了花舞的身上,苏宗仁嘴角一动,露出了一抹笑意道:“你想知道他的身世?”

    楚云笙一直攥着苏景铄的手掌,眼睛也没有离开过苏宗仁,在这一瞬,她分明看到了他眼底划过一丝狡黠。

    还不等她想到他那一抹狡黠到底是为何,是在打什么算盘,却听得苏宗仁道:“你要不要听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说着,他哈哈大笑两声道:“你那个尊崇无比的皇祖父之所以会和你的母妃苟且,全赖于当初丽妃的那一碗迷药,丽妃同她那个在禁卫军中做侍卫的青梅竹马有了私情,并怀上了孽种,而她又长时间没有被翻过牌子,为了将这个孽种的身份掩盖下去,便送去了那碗迷药,而……”

    说到这里,苏宗仁从苏景铄身上收回了目光,看向站在他身前的花舞,语气中的恨意更加明显,他道:“而不巧,正撞上被召进宫去请安的太子妃……”

    闻言,楚云笙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么说来,事情的因果如此分明,楚王和太子妃都是无辜之人,你又何必如此怨恨!”

    “我怎么可能不怨恨!这二十多年来,我每一次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当时的场景,每一次睁开眼睛,就看到他!”说到这里,苏宗仁眼中的狠戾越发明显,他蓦地转过目光瞪向苏景铄道:“为什么还有你的存在!我想要报复,我要让你们都不得好死,都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你不是爱这女子吗?我才要打算占有她然后将她送入营妓,让你看看心爱的女子被自己的父亲被别人霸占之后的感受,,呵呵呵呵!而且不仅如此……”

    说到这里,苏宗仁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疯狂,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让人心生寒意的讽刺的笑,只见他看了看已经呆若木雕双眸无神面上毫无血色的苏景铄,再看了看挡在他自己身前的花舞,然后笑道:“你不是很好奇为何花舞明明是被你一手培养起来的杀手,却在关键时刻背叛了你吗?你刚刚不是好奇他的身世吗?现在我告诉你,他……就是丽妃那个贱人当时跟那个野男人生下的贱种!当初丽妃被打入冷宫,是我不惜千方百计让她在冷宫生下了花舞,然后,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被你捡到,再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我告诉花舞他的身份,并且告诉他——他的父母皆是由你那亲生的父亲和你一手所害,所以,你觉得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花舞会不会再效忠于你?但是——他却不知道,我才是那个亲手杀了他父母的人,我如何会放过那个一切事情的源头的丽妃!所以,是我将和她的那个野男人两个剁碎了喂狗!”

    说到这里,刚刚还气势凌厉的执着剑的花舞身子一僵。

    哐当!

    一声清脆的声响,他手中的剑落到了旁边的青石板上,而他则睁大了眼睛面色惨白如纸的转过了身子,看着苏宗仁道:“你……说什么?”

    闻言,苏宗仁迎着他的目光,讽刺的一笑,然后一字一句道:“我说,我才是那个亲手杀了你那对狗男女的父母,并且将之剁碎了喂狗的人。”

    话音才落,花舞身子一动,抬手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转眼就扑到了苏宗仁身边。

    同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楚云笙终于想到为何自花舞出现的时候,苏宗仁眼底会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她心底一惊,暗叫不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