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厮杀

    他的声音平和,却带着居高临下俯瞰众生的凌然,让人不由得想要为之屈膝臣服,在场的禁卫军心下皆是一愣。

    然而,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四面八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上百个浑身黑衣蒙面手执长剑的人,他们那周身散发的凌厉的肃杀气息绝非平日里养尊处优的禁卫军可比,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树上房檐下房顶上冒了出来,这般轻功和隐匿的功夫就已经让人忍不住咂舌了。

    而他们一出现,苏景铄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房前屋后包围着他们的那些禁卫军淡淡道:“伙同太子造反已经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若是你们现在醒悟,我可以网开一面,从轻处理并不会牵连到你们的家人,但若是你们执迷不悟的话,便只有死路一条。”

    闻言,那些禁卫军神色间多了一抹慌张,但在转过眸子看向苏宗仁的时候,遇到他眼底里的肃杀之气,又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将手中提着的剑又抬高了两分。

    “呵呵!”苏宗仁冷冷的扬起下巴,倨傲的看向苏景铄,像是看一个笑话,他道:“你觉得,你已经到了这绝境,还会有人会听命于你吗?真是可笑!”

    最后一个笑字字音才落,所有的禁卫军手中的长剑齐齐出鞘,对着院墙上的苏景铄和庭院里的苏宗宸就攻杀了过去,而此时那些突然冒出来拱卫在苏景铄身边的黑衣人也同时提剑迎上了这些人,他们中有一部分从房檐上落到了庭院里将苏宗宸护在一个圈子里。

    而这时候,苏景铄抬手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枚旗花,对着空中就射了出去,同时垂眸对满园中正在惊进行着厮杀的禁卫军道:“既然你们这么不听劝,也怪不得我。”

    他的话音才落,准确的说是他袖中的旗花才窜飞到了天际,不远处就传来了似是潮水一般的呼啸声刀剑破空的声音,而且那声音越来越近,片刻间就近在咫尺。

    楚云笙明明记得在进入元府之前,这满满一街上全部都是苏宗仁的禁卫军,而苏景铄到底是带了多少的兵马,到底是隐藏了多少的实力,只不过眨眼间就能杀到了府门外!

    不等后楚云笙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苏景铄脚腕一转,从房梁上轻飘飘的落到了庭院里,落到了黑衣人妥妥的护住的苏宗宸身边,对苏宗宸道了一句:“小王叔辛苦了。”

    苏宗宸的身子也已经差不多到了能撑起来的极限,但他还是表情轻松的对苏景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见状,苏景铄这才转过眸子看向苏宗仁道:“太子觉得我替皇祖父监国执政的这些年当真就只有这点号召力吗?”

    苏宗仁的眼睛里已经染上了一层血丝,他恨恨的盯着苏景铄道:“原来,刚刚你派元文静和苏宗宸来这里,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禁卫军你的亲信都被我诛杀,你哪里还有的兵马?”

    “太子还不明白吗?你以为你掌控了禁卫军,灭了掌管虎威营的元家就能够控制整个京畿要塞?元家治军严谨,这些年来在虎威大营中早已经深入军心,你这一番屠杀,不过是更激起了民愤,加速了你自掘坟墓的步伐,你若不信,且看着。”

    就在他们说着话的功夫,院子里的禁卫军皆已经被放倒,只有院外和屋顶院墙上还在进行着激烈的厮杀。

    而苏景铄一边同苏宗仁说着话,一边也在不动声色的接近苏宗仁,靠近苏宗仁脚边的楚云笙,但因着害怕被苏宗仁看出端倪,所以至始至终他都直视着苏宗仁的眼睛,并不看地上的楚云笙。

    然而,即便是如此,苏宗仁依然还是从被激怒的情绪中回过了神来,他眉梢一挑,脚腕一勾,就踢起了地上草丛里的一柄遗落的长剑,然后抬手紧紧握住的同时,也将剑锋对准了楚云笙雪白的脖颈。

    “没关系,即便败了不能亲手杀了你,不能亲眼看着你们痛不欲生也没关系,反正,皇宫那位也已经是活不成了,我也算是大仇得报,而你,若是负隅顽抗不放弃抵抗的话,至少,黄泉路上我还可以拉着她一起,你不是很在乎她吗?你不是为了她宁愿不要楚国的江山和权势吗?既然你这么在乎她的话,我杀了她,也同样能让你这一辈子都痛不欲生吧?!”

    说着,他的手腕一动,那泛着粼粼光泽的长剑霎时间在半空中划出一片月华光芒,随着那一道光芒划过,刚刚还气定神闲从容淡定的苏景铄顿时乱了方寸。

    “不要!”

    在这一刻,他的一颗心都似是跳到了嗓子眼上,仿佛此时在苏宗仁剑下的不是楚云笙,而是自己,苏宗仁的那一剑,即将要落到他的脖颈上要取了他的性命一样,从未有过的慌乱和无措感恐惧感瞬间包裹住了他。

    同时惊呼出来的还有苏宗宸,他的气息早已经紊乱,此时一看到苏宗仁挥出的那一片月华,他惊叫出声的同时,伴随着一口腥甜的血同时溢出了嘴角,然而,他却似是浑然不察一般,同苏景铄一样,强忍着情绪站在原地,既不敢擅动一步,担心苏宗仁会因此而加重了那一剑的力道,却又不肯退后一步。

    正当两个人竭力压制着自己的冲动再忍不住控制不住的时候,却见被绑缚的结结实实的楚云笙居然奇迹般的在地上一滚。

    就是这么一滚,就恰恰躲开了那一片月华光芒的笼罩下,她才滚落到一边,刚刚她所躺下的位置落下了一片刀痕,不难想象,若是她的动作慢了一步的话,那一刀劈到自己身上该是有多重!

    “不要!”眼看着一剑不中,苏宗仁将手中的剑紧了紧,眸中的冷色越发深了一些,苏景铄连忙抬手叫道:“不要伤了阿笙!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只要不伤害阿笙。”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苏景铄的语气已经软了下去,带了几分恳求。

    这一瞬间,楚云笙的眼底里蓦地翻涌起了一抹酸涩,她睁大了眼睛看向苏景铄,那是她的阿铄,那个从来都自信高贵的阿铄,此时却因为她而低下了他的尊贵,向别人服软……

    “本宫想要做什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闻言,苏宗仁残忍的笑了笑,他弯下腰来,一把拎起滚到一旁的血污里的楚云笙后颈上的绳索,将楚云笙就地拎了起来,另一只手将长剑搁置在了楚云笙的脖颈上,这才转过嗜血的眸子看向苏景铄道:“从始至终,本宫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你们不得好死,你想救她?可以啊,那你也来尝尝本宫这些年坐在轮椅上遭受病痛折磨的痛楚,自断经脉本宫看看!不然……”

    说着,他将搁置在楚云笙脖颈上的剑又推进了两分,擦着楚云笙的脖颈,转眼那里就是一道血痕。

    苏景铄和苏宗宸看的皆是一愣,面上全然再无平日的镇定从容。

    苏景铄抬手丢了手中的短弓,拔出腰际的匕首。

    就在这时候,却见被苏宗仁拎在手中的楚云笙蓦地体内真气暴涨,砰的一声,震裂了绑缚着她的绳索,并且在苏宗仁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将那剑锋划着她脖颈刺下的之前,她的手已经突然横亘在了苏宗仁的手臂处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卸掉了苏宗仁的胳膊。

    只听咔嚓一声,伴随着苏宗仁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是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而同时,楚云笙的另一只手已经夺过了他手中的长剑,根本就不给他任何机会,抬手就挑了他另一只手的经脉。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仿佛只是眨眼间,刚刚那个还被他挟持在剑下的楚云笙就已经夺过了长剑在手,并废掉了他的两只手,让他倒在地上因为剧痛而不停的抽搐着。

    而此时,楚云笙也才站稳了身子,弯腰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再说不出话来也动弹不得。

    做完这一切,她才站定身子,看向对面有些愣住表情很是复杂的苏景铄和苏宗宸。

    而同一时间,外面的厮杀声也已经停止了,有黑衣人上前来报:“禀皇太孙殿下,叛党皆已伏诛。”

    闻言,苏景铄才似是回过神来,他抬手,对身后的几个黑衣人招了招手,示意众人退下,剩下的人立即身子一闪,退出了院子。

    刚刚还一在进行厮杀混乱不堪的院子,此时只剩下苏景铄,苏宗宸,楚云笙,还有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苏宗仁和林如云,以及被苏宗宸点了穴道的二元几个人。

    苏景铄这才上前一步,搀扶住了身子有些摇摇欲坠的楚云笙,眼底里是显而易见的疼惜:“有没有伤到?可无大碍?”

    自从踏进这院子,发现苏宗仁对元家和林叶霜的所作所为,以及要用她来威胁苏景铄之后,楚云笙就不惜拼却伤了精元落下永久的病根和常人难以忍受的痛楚在强行运功,最后这一爆发,已经用了她全部的内力,只怕一时半刻是再不能运功了,否则性命都难保。

    但即便此时于她来说,已经凶险至此,她也不愿意让他担忧,只摇了摇头道:“我没事,阿铄,你会怪我对他下手狠了点吗?”

    说着话,楚云笙垂下了眸子,看向地上的苏宗仁,他的眼底里依然带着恨意,带着无穷无尽的痛楚。

    闻言,苏景铄低声叹了一口气,将楚云笙揽在了怀里道:“我不怪你,我知你,之所以这么恨他也是为了心疼我。”

    说着,他将楚云笙扶到一旁坐下,就要解开苏宗仁的穴道,却被楚云笙抬手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道:“阿铄,他既然罔顾律法和这万千性命,早已经犯了死罪,你作为楚国的皇位继承人,定然不能徇私枉法,把他交给大理寺依法论处就好了,我们回去吧,你的皇祖父那边情况也并不乐观。”

    闻言,楚云笙明显的感觉到她拽着的苏景铄身子一怔。

    他是看出来了吧!看出来她并不想让苏宗仁同他对话,看出来她并不想让他从苏宗仁口中听到那些所谓的身世真相。

    其实,在她拼着走火入魔真气暴走挣开绳子的那一瞬,她卸掉了苏宗仁的胳膊夺过长剑在手的瞬间,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割断苏宗仁手筋,而是想杀了他。

    杀了他!

    这念头在那一瞬间,在楚云笙的脑子里如此强烈。

    不仅仅是因为他犯下这累累血债,不仅仅是因为他下令屠杀了整个元府,不仅仅是因为他毒害了苏景铄的祖父杀害了林叶霜还要用她的命设计杀阿铄,还因为在之前,他蹲下身子,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你说的对,我怎么可能是那贱种的父亲!”

    然而,这句话隐藏的真相所带来的伤害她不忍心让阿铄经历,因为那太残忍!所以她宁愿背负起亲手杀了他父亲的罪名,也不想要他有机会对阿铄说出那令人怵目的真相!

    但是,在那长剑落下的瞬间,她却是心软了,她想起来在临阳城落水之后生死一线之间,看到的那个关于阿铄小时候的梦境,看到的那个努力想要变得优秀想要得到面前这人的肯定而不断的付出的小小孩童。

    那时候的苏景铄。

    是如此的在意他这个父亲。

    也是因为这一瞬间的迟疑,所以她最终没有落得下杀手,而这才在这之后点了他穴道让他说不出话来。

    然而,看阿铄这动作,却似是要向他问清因果,而这正是楚云笙最为担心的!

    她的精力已经耗尽,身子已近虚脱,但还是倔强的攥着苏景铄的袖摆不肯松手,而苏景铄在回过神来之后,也转过眸子看向她道:“阿笙,你知你心疼我,可是我不想自欺欺人的活下去,我……想知道真相。”

    声音才落,却换得楚云笙的身子一怔,她睁大了眼睛看向苏景铄,只见他的眼底里除了缱绻温柔之外,还有一抹绝然和认真。

    她虽疼惜和不忍,最终,却还是决定尊重他的决定,手指一动,松开了攥着他衣角的手。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