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背叛

    在距离悬崖之上不远处的凉亭外,何容双目如炬的看向悬崖。8 Δ1 中文  网

    吊篮只有两个,何容的部下追到悬崖边就已经无可奈何,只能纷纷回头等着他的下一步指示。

    已经被众人救下的唐雪薫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推开搀扶着她的属下,也顾不得脚上的鞋子什么时候掉了,直接向何容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哭的梨花带雨:“三郎……三郎……”

    然而,何容却似是根本就没有听见她的哭喊一般,也没有看到那些属下等待命令的眼神,他只愣愣的望向悬崖边上,脑子里不停的闪过就在前一瞬他手中的箭羽离弦而去之后的画面。

    在那时候,他是真的下了决心要将楚云笙杀死在这里,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么也断然不能让她落到他人之手,这是他一贯的人生信条,更何况还因为她是秦川的嫡女,若是有朝一日她手执秦令的话……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在那一瞬间,眼看着她就要逃离自己的视野,他才动了杀心,再者看苏景铄苏宗宸那两叔侄即便是拼了性命也要将她救出去的绝然,他相信,如果他射中她了,那么这两人的心智定然大乱,那么杀了他们易如反掌。

    在心里这样想了,他也就根本不给自己迟疑的机会,搭弓上弦连两箭做了完美的掩护,再一气呵成的射出第三箭。

    然而,却在第三箭才射出的瞬间,他的心蓦地突突的跳了几下,一股从未有过的痛楚自心底里蔓延开来,紧接着就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惶恐和不安,而在看到那箭羽即将要刺入那女子的身体的时候,他仿佛觉得此时箭头所指的那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的一颗心,但同时他心底里又生出一丝庆幸,庆幸自己最终还是将这支箭射了出去,没有半分迟疑,因为若是拥有这一刻的心境的话,他几乎敢断定,自己再没有勇气提起那箭羽来。

    虽然心是慌乱的、是空落落的,但他相信,从此以后再不会有这般可以干涉到自己判断和决策的事情出现,他又一次成功的逼迫了自己斩断了所有可能的羁绊。

    但是,理智如他,冷静如他,却在那黑衣男子突然翻转过身子将那女子遮蔽了个严实,完完全全的用自己的身体做盾牌将那所有的箭羽都接下了的瞬间……他那一颗一直紧紧攥着的心才蓦地一松,他感觉自己居然长出了一口气。

    仿佛暴雨骤停,仿佛拨开迷雾见月明,仿佛万古冰封乍破,仿佛突逢春暖花开,诧紫嫣然流光溢彩……

    “三郎?你怎么了?三郎?”

    耳畔响起了唐雪薫的哭诉声,才终于将何容的神识拉了回来,他回眸看了一眼唐雪薫,再垂眸看向刚刚自己搭弦射箭的右手,他才现,从射出那一箭到现在,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的这只手依然抖的厉害……

    *****

    悬崖下,苏景铄和苏宗宸顺着吊篮一路往下,当最后才将将停靠在悬崖底的时候,苏景铄就从吊篮里腾空而起,向四面看去,却哪里还有楚云笙春晓他们的影子,只见一地狼藉,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许多黑衣人的尸体。

    他按耐住心底的焦急和不安,走到一具尸体面前,抬手揭去了他的面具,将他身上的伤口查看了一番,确定这些人都是一击毙命,而且都是出自阿呆之手,而且尸体尚有余温,说明他们才离开不久。想

    到此,苏景铄转过眸子看向二元道:“你先带小王叔到前面拗口处登船,我随后就来。”

    “阿铄——小心!”闻言,苏宗宸关切的出声叮嘱,然而他的话音还没落,却已经不见了苏景铄的影子。

    二元搀扶着苏宗宸道:“我先扶宸王上船。”

    这时候,他们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晃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破声轰鸣声自琳琅山的另一面传来,二元连忙稳住了身形并扶住了苏宗宸,两人皆从对方眼底里读出了忧心忡忡。

    ********

    却说楚云笙这边,她被花舞一路带着穿着茂密的树林而过,却并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迹象。

    她忍不住出声道:“花舞,可以了,不用再走了,我那些人的身手应该不是阿呆的对手,我们没有必要离开那么远。”

    其实,还有一点她没有说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避开,从一开始就让她觉得不安的一点,现在终于让她想到了,苏景铄既然安排了春晓在崖底接应,那么这些黑衣人是如何得知他们的行踪的,不但知道他们行踪,还事先在树林里埋伏了起来,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他们的吊篮才抵达崖底的时候出现……

    原因只有一个……他们里面出了内鬼。

    再联系之前苏景铄以小桂子的身份混进了赵王宫,也是被何容识破这一点,也越说明了这一点。

    然而,花舞却并没有理会楚云笙,而是抬手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臂,一路提着她继续往林子里钻去。“

    “花舞?”

    果然花舞有问题吗?

    一个猜测自楚云笙的脑海里形成,但是这个猜测却又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花舞是苏景铄派拨到自己身边的,跟木玄小四他们几个一样,是自幼就跟在苏景铄身边,被他一手调教出来,最得他信任的一个人。最新最快更新

    如果是这样一个人背叛的话……那么会对苏景铄造成怎样的伤害!

    心底里瞬间划过诸多猜测,楚云笙抬起眸子来看向花舞,他清秀的面容如被冰雪冻住了一般,嘴角也是紧抿着,没有丝毫的表情透露。

    就在楚云笙以为他不会答话的时候,他突然张嘴,低声道了一句:“姑娘,对不住了!”

    楚云笙一怔,正要细问,却现他已经带着她穿过了刚刚的那片林子到了琳琅山的另外一边,面前是悠悠流淌的江水,江边上停靠着两艘小船。

    一艘船的边上站着五六个黑衣人,他们浑身上下都笼罩在黑布里,就只露出了一双格外晶亮的眼睛在外面,另外一艘船边上也站着五六个身着灰色衣服的人,没有蒙面,不过这五六个人中,却有两个是楚云笙认识的。

    并且,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的。

    陈国四皇子,楚云廷,十公主,楚云怡。

    所有人一见到花舞掳了她从树林里过来,眼底皆是一亮。

    那五六个黑衣人齐齐上前一步,当先的那人垂眸看向花舞道:“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

    说着就伸手向楚云笙探了过来。

    即便不知道这人是谁,但跟楚云廷楚云怡在一伙的,也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楚云笙双眸一紧,想要摸出最后一柄藏在手臂内侧的匕,然而那人却眼疾手快的探出一只手来,眨眼间就点了她的穴道。

    “后面还有很多路要赶,你这么不老实可怎么办!”

    闻言,楚云笙浑身一怔,这声音竟然有些熟悉,她一定是在哪里听到过!

    想到此,她努力睁大了眼睛,想要从这个浑身都被遮掩起来的人身上看出一点什么来,然而却是无劳,正当她有些不甘的收回目光的时候,却蓦地现他攥紧着自己手臂的手背上有一道云纹刺青。

    那刺青……

    在见到那刺青的一瞬间,她的脑子像是被人埋了火雷突然炸裂开来一般,痛的生不如死。

    然而,就是在这般剧痛中,脑子里也渐渐闪现出关于这道刺青的记忆——

    也是这样一个临近江边的小树林,那个带着刺青的手从她身上搜出了秦令,并将之拿在手上掂量了下,再抬起那双如同鹰隼的目光看向她,语气里全然是冰冷的笑意道:“都已经是丧家之犬了,你这么不肯配合可怎么办!”

    那语气,那神情,跟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然后,楚云笙脑子里就只剩下印着那道刺青的手举起了匕刺向了她,不,应该说是秦云锦的胸膛……

    在之后的事情,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能有记忆的,只是再次醒来,就是她楚云笙活在了这个躯体里。

    原来……这人才是杀死秦云锦夺了秦令的真正凶手!

    但是,他到底是谁呢?楚云笙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并不是何容的人,因为如果是何容的人的话,他们不可能和楚云廷楚云怡在一起。

    接下来,楚云廷的一句话,帮她解开了疑惑,只见他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楚云笙道:“没错,就是这小贱人,通敌叛国,云大人若是将她交给我们……”

    闻言,被楚云廷称之为云大人的人眸色一冷,将楚云笙的胳膊越攥紧了一些,冷冷道:“我希望陈四皇子不要忘记我们之前的约定,你要秦令和何容的性命,而我们家主子,要这个女人。”

    “这……”

    眼看着秦令即将到手,而若是有了面前这女子,这更能挥秦令最大的号召力,让剩下的秦家军听命于他,但是现在却又不得不二选其一,楚云廷的眸色也是一冷,在心里暗自盘算若是这时候跟面前这几个人交手,从他们手中夺过秦令和秦云锦的几率有多大。

    还是楚云怡在一旁拽了拽他的衣角,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不可以轻举妄动。

    楚云廷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当即咬牙道:“那请你们履行约定,交出秦令罢。”

    “急什么。”

    话音才落,提着楚云笙的云大人已经脚步一点,飞的掠到了身后的船上,同他在一起的几个黑衣人转眼也上了船,花舞也跟在众人后面,站在了船头。

    “你们是想毁约!”见他们全部上了船,就要开拔,楚云廷面色一白,就要拔剑冲上,却见那位云大人突然从怀里摸出来一个令牌,远远的就对着楚云廷抛了过去。

    楚云廷想也没想,抬手就接了过来,当那块冰冷的令牌稳稳的落到他掌心的时候,他霎时间喜出望外:“正的是秦令!”

    闻言,那云大人不置可否,他手指微抬,对众人做了一个开船的指令,便抬眸对楚云廷道:“东西我们已经送到,还请陈四皇子抓紧时间履行约定,赵王何容一行此时就在琳琅山,此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个,自然!”

    楚云廷将令牌稳妥的收好放在胸口,对那艘已经飞快远去的船只上的黑衣人点了点头,便转过眸子对身后的人道:“不用再顾忌了,抓紧时间引爆。”

    “是!”

    手下的人接了命令,当即按照几个已经布置好的埋着火雷的地点跑去,而楚云廷则携着楚云怡的手双双登上了他们的船只,才一上船,就命令在船上待命的属下开拔。

    船上有属下看着刚刚那几个飞奔而去引爆火雷的背影,不解的问道:“主子,不等等他们吗?”

    “想要等的,可以下船去等。”

    闻言,楚云廷面色一冷,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个话的属下,只这一眼,那人便选择了噤声,再不敢多言。

    紧接着,就是一阵阵撼天动地的轰鸣声自琳琅山的那一边由远及近而来,而他们所在的船只却已经循着水流飘出去了好远。

    在震耳欲聋的炸裂声里,楚云廷冷冷的笑了一声,声音几不可闻道:“让他们同赵王,同楚国的皇太孙和宸王陪葬,也是他们的造化。”

    **********

    却楚云笙被手背印有刺青的黑衣人带上了船之后,因为被点了穴道不能言语不能行动,只能用眼神恨恨的看向他,并不动声色的将自己肺腑里仅剩下的一点内力积攒起来,想要试图冲破穴道,然而那人却并不给她机会,他将楚云笙毫不客气的扔到了船舱里之后,就给她强行灌下了迷药。

    在天旋地转间,楚云笙隐隐听到已经离开了好远的琳琅山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爆破声炸裂声……她才想起来刚刚这黑衣人说的那句话——“东西我们已经送到,还请陈四皇子抓紧时间履行约定,赵王何容一行此时就在琳琅山,此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的意思是让楚云廷他们……炸山吗?

    想到此,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