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琳琅诗会(七)

    何容的话音才落,身后的护卫就呈上来了他的短弓。

    与此同时,在二元的旗花放出之后,观景台的绝壁上突然窜出来两道人影,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楚云笙左右。在看清那两人的容貌之后,楚云笙轻吁了一口气。

    原来是苏景铄安排在峭壁上等着接应的木玄和花舞。

    这时候,苏景铄正携着苏宗宸向观景台掠过来,还在半空中就看到了何容接过了短弓,苏景铄面色一沉对木玄和花舞朗声道:“你们先护送姑娘离开。”

    话音才落,木玄已经弯下腰来单手箍住了楚云笙的腰际,将她搀扶了起来,正欲转身离去,却见何容已经搭了三支箭上弦,抬手一拨就射了过来。

    而那箭的方向竟然是二元。

    此时二元正携着唐雪薫自远处踏空过来,根本就没有看到后面即将射过来的杀招,而即便是看到了,在半空中的他要躲避就必须得丢下手中攥着的唐雪薫。

    然而,这一丢下,就等同于让苏景铄失去了最后的筹码,何容再没有任何顾忌。

    见状,楚云笙心底一惊,若换做平常,她脚尖一点就要抽出软剑迎过去,然而之前何容妄想控制她的心神让她走火入魔,已经大大的折损了她的经脉,最后拔地而起执着匕首想要同何容同归于尽的时候,已经是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再加上才将幼蛊引出了体内,她的身体已经是虚弱至极,根本就提不起半点的内力。

    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箭羽对准二元飞射了过来,楚云笙的一颗心都要跳出了嗓子眼了,好在刚刚落在她身边的花舞反应也极快,脚尖一点就按照楚云笙想要做的那样,提着剑隔空就挥出了一道剑气斩向了那支飞向二元的箭。

    才斩断一支,何容的第二支箭眨眼间又到了,花舞再度提剑去斩。

    变故就在这时候发生。

    花舞的剑才挥出去一半,眼看就要将迎面破空而来的箭羽斩落,却见这时候那支箭突然炸裂开来,炸开之后的箭羽变成了十支锋利的小箭,因为突然炸裂开来的力道,它们蓦地都转了个方向,居然飞向了正揽着楚云笙腰际掠向观景台悬崖边的木玄和楚云笙两人。

    原来,一开始何容的目标就不是射二元,而是借由这个作掩护,算准了那箭羽炸裂的力道和方向射向她!

    这时候,木玄和楚云笙正背对着他们,听着那破空声呼啸而至,她和木玄都在同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然而她此时的身子根本就避不开,十支箭的范围又大,木玄的轻功虽然不错,但却带了一个她,速度自然比不上平时,在察觉身后有异、发现那些箭羽的时候,木玄就手腕一转,将楚云笙和自己的身子转了一个方向,这时候才看清那些箭羽竟然在咫尺间!

    其中有两支对准了楚云笙和木玄的命门,其他的则分别对准他们的胸口。

    根本就来不及逃离,楚云笙虽然没有了内力,但反应却在,她自己已经不可能避开,当即想也没想,抬手就要一巴掌推开带着自己的木玄。

    既然自己已经避不开,就不要连累着一个无辜的人。

    这是在那一刻,楚云笙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然而她的手掌才用了力气推到木玄肩膀,却突然感觉身子蓦地一轻,下一瞬,一阵天旋地转在她甚至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惊呼的情况下发生。

    “阿笙!”

    “阿笙!”

    “姑娘!”

    苏景铄苏宗宸还有二元的声音在这一刻突然拔的很高,伴随着这一连串几乎同一时间响起的惊呼声,嗖嗖嗖!许多支箭羽瞬间入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而此时楚云笙却感觉不到有丝毫的痛楚。

    她的眼睛睁的莫大,身子也被人紧紧的箍着。

    在这一刻,她分明毫发无损,但却感觉自己跟死了没有什么两样,她眼神有些空洞的看着在最后关头居然转过身子将她整个人都紧紧的抱在怀里、而自己则背对着所有那些射过来的箭羽,用一己之身替她挡下了所有箭羽的木玄。

    然而,木玄却不看她,虽然他身上已经有几处要害中箭,他却依然抱着楚云笙继续向悬崖边掠去,楚云笙被他紧紧的揽在怀里动弹不得,等她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抬眸看去,只能看到木玄精致的下巴,以及他那双已经染了血的本来很漂亮的眼睛。

    “姑娘,你有……没有……事?”感觉到楚云笙正抬眸看着他,木玄脚下的步子并没有放缓,但还是垂眸看向楚云笙,眸子里全然是担忧之色,“对不起姑娘……是木玄没有好好完成主子的任务……没有保护……好……姑娘……”

    在迎着他的眸子的瞬间,楚云笙瞬间红了眼眶,都什么时候了,他心里想的还是自己的安危,这个叫木玄的少年,是苏景铄放到自己身边的几个天杀精英中,最沉默寡言的一个,但却是心思最细腻偶尔还会因为跟她说了两句话就红了脸颊的腼腆少年。

    说着话的功夫,他已经带着楚云笙到了悬崖边上,并轻轻的放下了楚云笙,“姑娘,木……玄不能继续保护姑娘了,你先随着这个下去……春晓姑娘已经在那里了……”

    说着,他将楚云笙推到了绝壁口,楚云笙这时候哪里还关心峭壁边上是什么,只傻傻的看着他,泣不成声,她紧紧的攥着木玄的衣角,不肯一个人下去。

    “姑娘快走。”见状,木玄有些焦急,然而他的气息却逐渐虚弱了下去。

    “走,跟我们一起走,我会想办法治好你!”楚云笙泪流成河,手上却不肯松了他衣角,她怕这一松开,就再也见不到那个不惧生死,不怕危险为她赴汤蹈火的腼腆少年。

    木玄抬手,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楚云笙的手指从自己的衣襟上抽离,他的身子渐渐冰冷,声音也越发虚弱,但吐字却格外清晰:“姑娘保重!”

    话音一落,他用力一挥,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道抓住了楚云笙的衣襟,将她推向了悬崖口上的那个已经准备好的吊篮里。

    而这时候,二元已经携了唐雪薫也到了悬崖口,木玄抬眸看向走近的二元,这才放心的合上了眼睛。

    “木玄!”

    楚云笙双手趴在吊篮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然而那个从来都隐身在她左右,只要她一声低唤就会现身的少年却再也不会回应她了。

    二元只看了一眼,就再不敢去看第二眼,他咬了咬牙,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都转到距离观望台不过一丈远的苏景铄和苏宗宸身上。

    他们才落地,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何容的护卫围了个严实。

    这样的情况简直太糟糕。

    楚云笙还没有从木玄为救自己而身死的悲恸中走出来,却不得不面对眼下更为严峻的形势,她眼底里还挂着泪珠,再看向被围困着的苏宗宸和苏景铄的时候,心底一凉,楚云笙抬眸对二元道:“用她!”

    闻言,二元看向她那一双满是冰冷并泛着嗜血光芒的眸子,当即会意,也不耽搁,抬手拎起被点了穴道只能双目惊恐的看着他们的唐雪薫,脚尖一点向苏宗宸和苏景铄飞奔而去。

    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二元心底一横,用凝聚了内力的右手将唐雪薫对着那些包围住苏景铄和苏宗宸的何容手下们一抛。

    正陷入厮杀中的何容的部下突然看到半空中掉下一人来,当即就想要用剑劈开,然而在看清楚那人居然就是皇后娘娘的时候,所有人一怔,再不敢有所动作。

    就是在他们这一怔一愣的功夫,二元已经落到了苏宗宸的另一边,跟着苏景铄一左一右架起了苏宗宸,三人飞快向悬崖边掠来。

    而不等他们掠到,花舞已经到了楚云笙身边,他的眸子从悬崖边上半跪着的木玄的尸体上划过,最后低声道:“姑娘,我们先下去,主子他们随后就到。”

    楚云笙看了一眼他们所在的竹篮,确实同一时间也容纳不下五个人,更何况旁边还有另外一个竹篮,阿铄他们马上就能到,相信也再不会生出什么变故,当即就点头道:“带上木玄一起走。”

    闻言,花舞脚腕一转,就已经掠到了木玄冰冷的尸骨边上,抄起他的尸骨将他抱了起来,再一个转身就落回了竹篮并松了上面的结扣。

    趴在竹篮边上的楚云笙只感觉到身子一轻,那竹篮就已经飞速的向下掠去。

    眼前的景物飞速的变幻着,直到最后蓦地一顿,速度渐渐减慢,到了最后稳稳的停留在了江水拍案的悬崖底。

    才落稳,楚云笙就感觉到一道如锋利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掠过,她抬眸,正正迎到阿呆兄的眼底。

    那双清凉幽静的眸子里,也满是担忧之色,在与楚云笙对视的瞬间,忧色褪尽,化作一圈圈涟漪,一层层的荡漾了开来。

    依然是那一身天水之青的衣袂,依然是那万年雷打不动的青铜面具,然而在看到这些的瞬间,楚云笙突然很想哭。

    此时那冰冷的面具在她看来也格外的熟悉和亲切。

    “姑娘!你们可算下来了,再等一会儿,阿呆就要按耐不住冲上去了。”

    春晓也跟着扑了过来,一双眼睛红通通的看着楚云笙,显然已经哭过太多次。

    然而,不等春晓扑到楚云笙身边,变故再生,崖底后面那茂密的丛林里突然窜出来几十个蒙面黑衣人,二话不说,提剑就向春晓和阿呆杀去。

    楚云笙一惊,正要**晓小心,自己的手臂突然一痛,她吃痛的回眸,就见花舞正抬手拉起她向一边掠去:“姑娘,这里太危险,我们先避开他们。”

    “可是……”楚云笙想要挣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她现在身上半点力气也使不出,只能任由花舞携着她向茂密的丛林里避去。

    那些黑衣人的身手不凡,春晓带的部下跟他们缠斗在一起却也没有那么快的都解决掉,然而他们似是很有目标和规划似得,将重点都放在了围攻阿呆身上,才跟楚云笙见了面,就被这些人来搅局,从来都淡定的凡是不关己阿呆也有了火气,他眼底里眸光一闪,右手一抬就夺过了冲到最前面的一个黑衣人手中的剑在手,手腕翻转间就在剑锋上注入了自己的内力,下一瞬,那些围攻扑杀过来的黑衣人掷感觉到一片胜过月华的光芒自眼前一闪,下一瞬,所有人的脖颈上已经多了一道喷涌而出的血痕。

    数十个人齐齐倒地!

    正跟三个人交手的春晓惊讶的手中动作都是一缓,就是这一缓,那三人的攻势已至,眼看就要刺中春晓,她惊的脚下步子一用力就要往后急急退去。

    然而,不等她开始退,那三人已经倒在了阿呆随手挥出去的月华光芒之下。

    春晓惊呼,神人!

    然而,正当他们放倒了所有黑衣人再抬眸去看刚刚楚云笙所在的位置,却哪里还有楚云笙的影子。

    悬崖之上,二元和苏景铄苏宗宸已经平稳的落到了吊篮之上,伴随着吊篮急速下降,苏景铄看向重伤还在强撑着的苏宗宸,眼底里有痛楚划过,他道:“小王叔,解毒的法子你可以告诉我,我来就好,你又何必要以身犯险,之前我让花舞通知你今日切记不要来琳琅山涉险,你为何不听我的。”

    若是苏宗宸在这里有个什么好歹,叫他如何能原谅自己,苏景铄越想越后怕。

    然而,苏宗宸却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人一样的对他抬眸一笑道:“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不用为我担心。”

    说着,苏宗宸似是想起什么似得,他眸色一变道:“你说叫花舞来通知过我不要来琳琅山?”

    “怎么?”见他突然正了神色,苏景铄心底蓦地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苏宗宸抬眸看着继续下滑的吊篮,压制住心底里的焦急和不安,如实道:“我并没有收到花舞的消息。”

    “什么?!小王叔你是说……”

    闻言,苏景铄的面色瞬间变得煞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