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 琳琅诗会(六)

    正抬眸专注的看着苏宗宸的楚云笙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刚刚她和何容虽然都被封住了穴道,但因为苏宗宸用自身的血为引,诱导两只蛊虫分别从她和何容体内分离出来的过程中,让他们两人体内的真气也再一次凝聚,所有的经脉顺势被打通……穴道自然而然就被解开了。

    刚刚她的心思都在苏宗宸身上,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待她反应过来,何容的鹰爪已经朝着苏宗宸抓去,楚云笙倒吸了一口凉气,反应也不满,抬手捡起刚刚苏宗宸丢到脚边的匕首,手腕一转就将那刀刃对准了何容的心口。

    而同一时间,在一旁守候的苏景铄一见情势不对剑锋一挑就搁在了何容的肩头,而这之后何容的鹰爪离苏宗宸的心口处不过半寸距离。

    险险的停住,楚云笙惊的一身冷汗,面上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冷意道:“赵王还是在做着跟我们同归于尽的打算吗?”

    闻言,何容眉梢一挑,却并不见有丝毫怒色,他只冷冷道:“皇后的解药。”

    他不说这一茬,楚云笙几乎都快要忘记唐雪薫的存在了,见他的手还停留在苏宗宸的胸口位置,而这时候是苏宗宸运功的关键时刻,楚云笙只得抽出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玉瓷瓶,远远对着站在还昏迷着的唐雪薫身边的二元抛去:“喂她服下。”

    二元抬手接了过来,就弯下腰,毫不客气的在唐雪薫的面上拍了两巴掌,将她拍醒,不等她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他已经抬手点了她穴道并将玉瓷瓶里的药丸子给她强行塞了下去。

    等二元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何容的面色虽然越发阴沉了起来,但还是松了威胁在苏宗宸胸口上的手。

    见状,苏景铄也收了剑,不过却在下一瞬抬手又一次点了何容的穴道,“为了确保赵王不再耍什么花样,所以得罪了。”

    说着,他在楚云笙身边蹲了下来,第一个动作就是去给楚云笙把脉,迎着他那双写满了担忧的眸子,楚云笙也由着他去了。

    在确定楚云笙体内的真气游走正常,虽然经脉受损严重脉象微弱,但却并没有其他大碍之后,楚云笙听到苏景铄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她便顺着他把脉的手将自己的手掌覆在了他的掌心,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只对望了一眼便将目光落到身前还在运功的苏宗宸的身上,在见到他面色越发苍白之后,楚云笙的掌心沁出了一层薄汗。

    然而为了不妨碍他打搅到他,楚云笙愣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只静静的等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平时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今日过起来却犹如横亘了几个春秋。

    就在楚云笙那一刻焦急的心就要跳出嗓子眼的时候,闭目运功的苏宗宸蓦地睁开了眼睛。

    随着他睁开眼睛的动作,楚云笙望进他的眼底,只觉得这一瞬间,春暖花开,万物葳蕤,只觉得此生见过的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温暖而浇灌出来的心头之花,皆在这一刻次第开放。

    他睁开眼睛,亦抬眸看向楚云笙和苏景铄,眉眼里依然是他一贯的温和笑意,只是面色有些苍白。

    “小王叔!”

    “苏先生!”

    楚云笙和苏景铄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相唤,语气里都是毫不掩饰的焦急和担忧。

    苏宗宸摇了摇头,笑道:“没事的,只是因为我身子底子本身太弱,所以应该要调养一段时间才会恢——复。”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苏宗宸的面色明显一白,不过只眨眼间,他又恢复了从容和恬淡之色,用笑意掩盖了下去。

    不等楚云笙和苏景铄再提出疑问,他已经站起了身子,“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说着,他背过身子,朝前迈出了一步。

    他的神色如常,语气也并无异样,然而眼尖的楚云笙还是看到,在他转过身去的那一刹那,他抬手捂住了唇角将心口里涌出一口鲜血吐到了宽大的袖摆里。

    待他再转过身来看向他们的时候,依然是那个风华独世的淡雅从容的模样。

    楚云笙心底一酸,但为了他这一份心意,却并不想当面戳破,只在苏景铄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子,眼睛疼的厉害,似是决堤的泪水就要控制不住,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过眸子,强迫自己镇定的看向苏景铄道:“可有离开的办法?”

    其实,问这句已经是多余的,阿铄既然来了这里,就不会没有准备。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他见楚云笙一副强忍着没有流泪的样子,心里也跟着一紧,一把紧攥着她的手道:“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说着,他抬眸看向旁边站着的苏宗宸道:“小王叔,阿笙的‘傀儡花’已经完全解了吗?以后都可以再不受赵王的掌控?”

    苏宗宸强自将那又自肺腑涌到喉头的心血咽下,这才抬眸浅笑看向苏景铄点了点头道:“不过,因为蛊虫在阿笙体内生存的时间太长,所以她和赵王体内都分别残留着有蛊虫的气息,而这一缕气息需要运气调息三日方可完全清除,也就是说在这三日内,阿笙跟赵王还是同脉之体。”

    闻言,二元最先一个跳了起来,对何容怒目而视道:“这么说来,我们现在不但不能伤害这阴险无耻的小人,还要确保他的安危?”

    苏宗宸点了点头,眸子里也写满了忧色。

    二元气的就差没有跳起来戳何容几个窟窿,倒是苏景铄还算镇定,他叹息道:“只要阿笙的蛊毒解了,这仇我们来日方长。”

    说着,他转过眸子看向苏宗宸,对他点了点头,便携着楚云笙的手向凉亭后方的那一处观景台掠去,同时何容凑到楚云笙耳畔轻声道:“观景台下是绝壁,我已经命人在那里做好了吊篮,花舞木玄在那里接应,等下我们上了吊篮到绝壁之下,春晓和阿呆他们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闻言,楚云笙立即喜出望外起来:“春晓和阿呆他们也来了?”

    苏景铄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怕山上人多反而碍手碍脚,所以让他们在下面等着。”

    “嗯。”楚云笙点了点头,暗赞苏景铄考虑的周到,然而,等苏景铄带着楚云笙在观望台站定的时候才发现,苏宗宸并没有跟来。

    楚云笙心底一痛,连忙从苏景铄的掌中抽出了手,转过眸子看向苏景铄道:“苏先生内力耗损太过,再加之蛊虫的侵蚀,现在是没有办法运功的,所以,阿铄……”

    楚云笙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景铄已经点了点头,“好,那你照顾好自己,我马上回来。”

    说着,他脚步一点,掠起轻功就向勉力支撑自己的身形站稳不至于倒下的苏宗宸掠去,见状苏宗宸连忙后退一步,神色一变,严肃道:“不要管我,你们先走。”

    然而,苏景铄却根本不听,径直掠到他身边:“小王叔,我和阿笙都做不到,要走,我们一起走。”

    说着,他就要过来牵着苏宗宸的手臂,然而却在这时候,被点了穴道的何容突然身子一动,手腕一转已经多了一柄飞刀在手,抬手就射向了苏宗宸。

    而苏宗宸此时身体耗损已经到了极致,即便是看着那飞刀掠了过来性命危在旦夕,却也根本就提不起内力来躲闪开来。

    好在苏景铄的反应极快,抽出腰际的软剑就将那柄飞刀给弹了开来,同时,他的人已经稳稳的落到了苏宗宸身边,但此时何容却已经将身形掠出去好远,远在了他们可挟持的范围之内。

    何容的身子才落稳,他的那些属下正欲提剑向苏景铄和苏宗宸扑杀过来,却在何容的一个眼神示意下,再一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将苏宗宸和苏景铄以及挟持着唐雪薫的二元几人团团围了起来。

    苏宗宸的体力早已经有些不支,他抬手按在苏景铄的肩头,借由这力道让自己不至于站不稳,见到何容才引出了蛊虫不过眨眼间就能恢复这样的体力和内力,他不由得道:“看来赵王的内力远比外面看到的还要深厚,否则不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就能恢复到如此并能两次冲破穴道。”

    闻言,苏景铄还未答话,却听得对面被重重侍卫护住的何容朗然笑出了声,他道:“我劝你们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我早就说过了,你们今天都走不了,因为蛊虫残留的气息,所以你们不可能杀了我甚至伤了我,而现在我杀你们,却易如反掌。”

    苏景铄抬眸看了一眼从这里到观景台的距离,轻笑道:“那也要试一试才知道。”

    “怎么,现在你们还妄想逃出琳琅山吗?”何容也抬眸看向观景台上的楚云笙,那一瞬间眼底里划过一丝狠戾,再转过眸子看向苏景铄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自信和从容道:“有一点,我事先可能忘记跟你们讲了,这琳琅山已经被我命人埋了上百公斤的火雷,而山下的守卫,没有我的命令是不会放任何人离开,只需要我一声令下,这整座的琳琅山都要化成灰烬,而你们都要在此陪葬。”

    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的时候,何容面上的表情是轻松且从容的,然而听到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耳里却犹如晴天霹雳。

    而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琳琅盛会,来这里的才子佳人何其之多,满腹经纶的学子学士何其之多,他就能做到将这些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如此冷血吗?

    楚云笙在观景台上远远地看向何容,终于想到来之前他之所以没有带唐雪薫,没有带宫里的任何一个人,甚至取消了历年来琳琅诗会由帝后主持朝中大臣皆参与的惯例……原来,他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要炸山的准备!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冷血狠辣的人!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里那把燃烧着的仇恨的火苗越发旺盛,她冷冷的看向何容,然而何容却看向她,蓦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宛若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带着无尽的冰冷和杀意:“那些不重要的人,能给楚国的宸王和皇太孙做陪葬,也是他们的福气。”

    “何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苏宗宸眉梢一冷,看向何容的眉眼里全是怒气,“你知道这会牵连到多少无辜之人,好歹你也是一国之君,怎能如此作践你的子民?”

    “作践?”似是听到了什么很可笑的事情,何容转过眸子看向苏宗宸,冷冷一笑道:“不能为我所用之人,即便是有通天之才,对孤来说,都是一文不值,能让他们跟宸王和楚国的王位继承人一起下葬,是他们的福气,更何况,今日来的那些大家之子,可都是冲着你苏先生的名号来的呢,你们不就是想让琳琅山聚集越多的人,搅起更大的骚动好趁机逃走吗,说起来,最初利用他们的是你,而眼下,要害死他们的,也是你,苏先生,可怪不到孤的头上。”

    “好一个怪不到你头上,我今日算是真正领教了什么叫做心狠手辣,”听到何容说出这一番话之后,苏宗宸的身子有些摇摇欲坠,苏景铄即使的抬手搀扶住了他,并转过眸子对二元使了一个眼色。

    而他这句话话音才落,二元就从袖中放出了旗花,同时他一手抓起被点了穴道的唐雪薫向观景台掠去。

    同一时间,苏景铄也携着苏宗宸提剑杀向了观景台。

    何容的那些部下想要阻拦住苏景铄和苏宗宸,却碍于何容之前下了不准妄动的命令,这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宗宸和苏景铄渐渐离观景台越来越近。

    而这时候,何容站在原地,冷眼看着他们,他的手在宽大的袖摆下紧握成拳,想要下令追杀,却又碍于唐雪薫在苏景铄之手,但若是放任他们去,只怕他们在那观景台早就准备好了机关接应。

    今日他机关算尽,唯独没有料到本来应该在皇宫里的唐雪薫会被他们挟持。

    如果再不下决定的话,只怕今日的一切布局都是白费了!

    何容的眸中冷意更甚,眼看着二元,苏景铄苏宗宸离那观景台越来越近,他眸色一紧,对身边护卫的人沉声道:“拿箭来。”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