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琳琅诗会(五)

    这时候,苏景铄和何容一样,都因为楚云笙的突然爆发而有些失神,而不同的是,苏景铄的一颗心思都系在楚云笙的安危上,根本就没有想到楚云笙会突然飞掠过来对他一掌击下。

    所以这一掌正正的落到了苏景铄的胸口上。

    被击中的苏景铄身子还在半空中就被那掌的力道带的倒退数步。

    而同时,何容的嘴角却已经扬起了一抹笑意,只是这一抹笑意才维持了一半的弧度就僵硬到了他面上,因为楚云笙在一掌击退苏景铄之后居然抬手向他抓来。

    这远在何容的意料之外,但他反应也不慢,当即脚尖运气身形飞速的往后退去,而楚云笙却是早已经卯足了轻功扑了上去,不过两步就追上了何容的身形,她左手一把抓住何容的衣襟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握紧了匕首在手中,此时刀口处正对准了何容的胸口。

    何容右手还执着剑,保持着刚刚同苏景铄交手的最后一个招式,根本就来不及收势,左手才要去反手将楚云笙的手腕抓住,奈何楚云笙攥着他衣襟的手却没有丝毫要放松的架势,相反,她携了更快的速度带着何容向前掠去。

    何容抬眸正对上她那一双冰冷绝然的眸子。

    “如果注定逃不过你的掌控的话,那么你就去死,我陪你!”楚云笙此时的内息已经全部打乱,刚刚被何容的一番掌控早已经经脉俱损,此时不过是拼却了自己最后的坚持咬破了舌尖才能在何容和苏景铄在交手的时候,趁其不备突然拔高出现。

    她不要做何容的傀儡,不要逃不出他的掌控,之前的谈判的情况已经是最糟糕的状况,何容已经连唐雪薫的生死都可以不放在心上,甚至要搅乱她的心神让她走火入魔……

    如果她真的没有撑得住的话,若是在何容的控制下做出了伤害阿铄他们的举动……她绝对不能原谅自己,虽然“傀儡花”的蛊毒还在,若是何容死,她也必然会被身体内的幼蛊所毒杀身亡,虽然她有太多的东西放不下,割舍不下,但是今日若是一旦自己受到何容的控制,阿铄苏先生还有二元他们都会有生命危险,可能谁都不能离开这琳琅山。

    既然如此,倒不如跟他鱼死网破,倒还干脆!

    至少,在扑杀过来之前,楚云笙已经是带了必死的决心,所以这一扑一抓才会如此具有爆发力和凌厉的杀气。

    最后一个“你”字话音才落,楚云笙的右手已经毫不犹豫用尽了此生最大的力气,精准的对准了面前何容跳动着心脏的胸口刺了下去!

    “不要!”

    被楚云笙一掌劈退出几步的苏景铄这才稳住了身形,抬眸一见楚云笙的神情,他心底一凉,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的恐惧瞬间摄住了他,一声尖叫就不由他的大脑思考瞬间冲破了喉头,而他也足尖一点,用尽了此生最快的轻功往楚云笙和何容掠去的方向而去。

    然而,他刚刚被楚云笙故意推开那么远,此时即便是施展了他最快的轻功也根本就快不过楚云笙落下的刀锋,眼看着那匕首就要刺下,而他还远在数丈之外,,一股绝望之情瞬间自苏景铄的心底里冒了出来,然而,就在此时,一抹黑影如闪电般掠到了楚云笙和何容的身侧,在心急如焚的苏景铄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人是如何出手的时候,他们三人已经缓缓落地,再看,小王叔苏宗宸横亘在两人之间,而他的右手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股鲜血顷刻间自他的指尖涌出。

    在刚刚这千钧一发之际,是他突然冲出来点了何容的穴道,并用他自己的右手握在了楚云笙刺过去的锋刃。

    何容的那些部下见何容被楚云笙带着匕首一路逼退都已经拔出长剑提起轻功准备扑杀过来,但在这一瞬,却都硬生生的僵在了原地,没有一个人敢动弹半分。

    在这一瞬间,楚云笙也愣住了。

    她愣愣的垂眸看着面前苏宗宸探出来的依然还紧紧地握着她匕首的手,心跳骤停,手也一软,立即松开了匕首:“苏先生!”

    而就在她松开匕首的瞬间,苏宗宸看着她抬眸一笑,握着匕首锋刃还在流着血的手腕一动,就将那匕首翻转在了掌中,并轻飘飘的落到了何容的颈间,同时他另一只手攥住了楚云笙的衣襟,将她的身子提起对着已经飞掠过来的苏景铄轻轻一抛。

    楚云笙的身子就随着他的力道落向了苏景铄,最后被苏景铄稳稳的接在了怀里。

    一阵天旋地转里,楚云笙的脚再度落到了实地,然而却发觉身子虚软的紧,她愣愣的看着依然对自己浅笑回眸的苏宗宸,再低头看着自己刚刚拿着匕首的这只手,眼睛突然酸胀了起来,嘴里却只能不停的喃喃道:“苏先生……”

    而此时,苏宗宸只对她和苏景铄点头笑了笑,便转过眸子,温和的看向在自己匕首逼近下依然面色从容的何容道:“我们无意要伤害赵王,只是若是赵王非要置我们于死地的话,拼死一搏也未尝不可。【零↑九△小↓說△網w ww.09 om】”

    何容浑身的真气被苏宗宸锁住,此时想要动弹却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神冷冷的看向苏宗宸,他所掌握的消息,都只道楚国的这位宸王体弱多病,即便是有名满天下倾世之才,身体上的缺陷也让他等同于一个废物,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然而今日却是这样一个人,凭空出现,一身绝顶的轻功就已经让他意外了,这一身的自信笃定气场也绝非普通人。

    他到底是又一次低估了他们苏氏皇族。

    “三郎!三郎!你们要对我三郎做什么!”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唐雪薫一声尖叫冲破云霄,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脖颈上还架着二元的剑,也顾不得之前同何容所有的隔阂和疏远,此时她满心只有何容的安危,所以,在她毫不顾忌形象和自身安全从地上突然爬了起来的瞬间,等同于将自己的脖颈凑到了二元的剑锋上,而二元的注意力也有大半都放到了苏宗宸和何容身上,所以不料她会突然这么不要命的冲出来,所以,等到二元反应过来的时候,唐雪薫已经擦着他的剑锋站起了身子,一抹鲜血瞬间自她的颈间溢了出来,好在二元反应极快,当即就收了剑才不至于让那伤口加深,见那女人发了疯似得朝着何容奔去,二元眼底浮现出一抹厌恶之色,当即脚步一抬,追上了她就毫不客气的点了她的檀中穴,当即还在暴走状态的唐雪薫的身子就蓦地一软,昏倒了下去。

    苏宗宸只转过眸子看了一眼,便回过头去,着何容那双冰冷的眼睛,淡淡道:“你们都别轻举妄动,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们陛下的安全。”

    闻言,本来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何容的亲信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握着的长剑,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选择了后退了一步。

    而他们这一退,苏宗宸抬眸对抱着楚云笙的苏景铄道:“阿铄,来。”

    苏景铄也不迟疑,当即就抱着楚云笙的身子脚尖一点,就落到了苏宗宸和何容身边。

    “我查过医经‘傀儡花’也不是非要施蛊者自愿驱除这一个办法。”说着,他眉梢一扬,对着楚云笙微微一笑道:“还有一个办法。”

    知道他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楚云笙心底一凉,立即就要从苏景铄怀里挣扎起来,想要远远的逃离,然而,却在她身子才开始挣扎的时候,苏宗宸抬手一点,就封住了她身上的穴道,让她也再动弹不得。

    还有一个办法,要有另外一个人,用自己的血做引子,用内力催动,将何容和她体内的蛊虫都引导出来,并引入自己体内……

    而那个人身体同时被放进来母蛊和幼蛊,等同于要经历冰火两重天的生死煎熬……最后能活下来也是九死一生。

    折磨了他这么多年的痼疾才将将祛除,他才拥有了这么一副正常人健康的躯体,尚未养好,怎么能因为自己而再入险境!

    楚云笙只能抬眸用带着哀求和痛楚的眼神看向苏宗宸,然而后者只抬眸看着她微微一笑,那一笑宛若隆冬腊月里最为温暖的阳光,瞬间惊破千里冰封、绝艳河山万里。她前世里所有收到过的委屈,所有受到的冷遇和嘲讽,所有受到的伤害和痛楚,仿佛皆因为这一笑而冰封瓦解。

    从第一次遇见他之后就是这样,他永远带着看破红尘置身化外的超脱,永远给人以没有来由的信任感,以及那难能可贵的温暖。

    但是,却越是因为这样,楚云笙越是不想失去这一份温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他有丝毫折损,她抬眸看着他,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见他不为所动,楚云笙身子不能动,只能转着眼珠子看向苏景铄,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不要!

    然而阿铄却并没有看到她求救的目光,他只看向苏宗宸道:“小王叔有办法?”

    苏宗宸点了点头,示意他将楚云笙放下,苏景铄这才垂眸看向楚云笙眸中异样,虽然他不知道是个什么法子,但从楚云笙的眼神也可以猜到七八分,他将楚云笙放在身边坐下,立即抬眸对苏宗宸道:“那小王叔且告诉我,我来。”

    闻言,楚云笙心底里那个急!

    他们这两叔侄,都不要命了吗!

    心底里着急,但此时她被点了穴道,内息又早已经不受控制,根本就自己冲不开穴道,只能眼睁睁的干着急。

    苏宗宸在楚云笙和何容中间盘膝而坐,对苏景铄摇头道:“你做不了,这其中凶险异常,一旦失败,赵王,阿笙姑娘,还有引蛊之人三人皆会当场丧命,而我曾经服用过药莲,又加之这些年常年服药,体内早已积存了不少毒素,蛊虫都喜吞噬与其不能相容毒素,所以我来的话,成功的几率大一些,你在旁边守护,切莫要旁人打断。”

    话音才落,根本就不给苏景铄反驳的机会,苏宗宸已经拿起匕首将自己的另一只手的掌心也划破,然后,他拉过楚云笙和何容的手分别放于他的左右两膝,拿起匕首轻轻一划,就将他们两人的掌心划出一道血痕。

    不等那鲜血冒出来,他已经将两只手压下,左右两只手分别覆盖在了楚云笙和何容的掌心。

    楚云笙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只能默默的心里一遍遍祈祷,希望一切顺利,希望他……没有事。

    在苏宗宸温热的掌心覆盖她的手掌的瞬间,她只感觉到掌心除了刚刚被匕首划开的那一道口子的刺痛感之外,还有一股暖流自那一道口子经由血液渐渐流淌进了自己的身体,最后经由四肢百骸直达肺腑,在何容被点了穴道之后就没有那么乱的内息这时候又再次流动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却是很有规律的,循着自掌心传导进来的那一股暖流而移动,最初还杂乱无章,最后渐渐有了规模,形成了一股山泉,最后居然有了磅礴之势,而那内息的形态,就是楚云笙全部内力的结晶。

    在身体里的内息渐渐聚拢最后归于丹田处的同时,楚云笙的掌心的刺痛感却越发明显,似是有蚂蚁在吞噬啃咬着她那一道伤口,伴随着最后一缕内力汇聚,掌心的啃噬感也逐渐散去。

    她知道,那蛊虫是彻底从自己的血液里剥离了。

    虽然从此摆脱了何容的控制,然而楚云笙心底里没有丝毫的愉悦感,她睁大了眸子看向温柔的将掌心覆盖在自己掌上、此时正闭目聚精会神的运气引导两只蛊虫进入自己血脉之中的苏宗宸,不肯错过他面上的一丝一毫的表情。

    看着他绝美的面容越发苍白,看着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额际滚落,她却是连大气也不敢出。

    而对面,何容体内的母蛊也已经被引了出来,他眸子划过一丝冷意,就在苏宗宸还聚精会神的将两只蛊虫在体内融合的时候,何容蓦地从他的掌下抽出了手,顺势五指微曲呈鹰爪携着凌厉的杀意向着苏宗宸的心口抓去。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