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琳琅诗会(三)

    何容笑着,目光里却透着冷意,看向苏宗宸道:“传闻中,苏先生身子积弱,近两年更甚,连提笔的力气都没有,现在看来,传闻也不尽然是真的。”

    这传言倒是真的,只是没有人知道现在的苏宗宸是因为服用了楚云笙给送去的药莲,所以这才祛除了多年来的痼疾。

    闻言,苏宗宸还未答话,楚云笙也看向何容,淡淡一笑道:“这只能说明赵王的消息并不够灵通。”

    “论起消息灵通,我这里自然是比不上楚国皇太孙一手建立的天杀的。”说着话,何容抬手隔空弹了一指,随着隔空发出的一声铿锵声,刚刚还分散在各个圈子里讨论中的青年们突然都停下了讨论站直了身子,脚尖一点运起轻功就向何容这里掠过来。

    楚云笙匆匆扫了一眼,这些人居然还都是个顶个的轻功高手,而且人数少说也有二十以上。

    看到那些人的出现的同时,她心底里的担忧更甚,知觉告诉她,何容的安排不仅仅是这些。

    心底不安,面上却依然镇定,楚云笙抬眸看向何容挑眉道:“怎么,赵王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等一个人,他既迟迟不愿意现身,我不介意使出什么法子来逼他现身。”何容的目光越过楚云笙的肩头看向不远处那些因为他的这些埋伏在人群里的属下突然出现而显得惊慌失措的才子们,想从他们身上看出异样,然而他扫视了全场,却也没有锁定一个可能的目标。

    他说这句话的语调稀疏平常不过,似是在同楚云笙和苏宗宸说着今日的天气一般,然而这话语里的意味却让人不寒而栗。

    他要怎么逼迫呢?

    楚云笙压制下心底里的不安,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道:“明知道琳琅山就是一个陷阱,他还会为了我而跳进来这个陷阱吗?那赵王你可是高估我了,也低估了他。”

    话音一落,何容眉梢一扬,面上的笑意更浓:“哦?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他一定会来呢!”

    他的那些属下已经到了凉亭周围将凉亭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随着他最后一个字音落下,这些人一直藏在腰间的软剑刹那间出鞘,齐刷刷的发出铿锵有力的嗡鸣声。

    如此大的阵势惊的那些在玉兰花树下闲聊的贵族女眷们下意识的都惊叫出声。

    “赵王这是做什么?”苏宗宸已经从知道楚云笙的身份的震惊中调整好了情绪,神色坦然的看向何容道:“今日来这琳琅上的除了天下间的才子名流之外,还有不少你赵国的显贵以及其家眷,你就不怕惊扰了他们吗?”

    苏宗宸这话说的没错,本来历年来参加琳琅诗会的才子显贵就不在少数,再加上今年因为有他的名号在这里,然而何容却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这才是楚云笙最担心的地方,她亦抬眸,看向何容。

    “惊扰?孤不过是在这里捉拿一两个刺客,是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有谁能有异议吗?只是……”说到这里,何容从席间站起身来,退开两步,目光越过前面守卫着的部下落到人群里,声音有些冷:“若是某些人再不现身的话,我只怕很难保障苏先生的安危。”

    此时,楚云笙和苏宗宸都被他的这些人困在凉亭里,若是他们真的要伤害苏宗宸,以她和苏宗宸的联手兴许还能冲杀出一条血路,但是她身上的“傀儡花”还没有解,何容随时都能自如的控制住她体内的真气流转甚至她的性命,所以她对于苏宗宸来说不但帮不上忙,还要成为他的负担。

    这就是何容这次的盘算吗?利用这一点逼阿铄出来,再在这里将他们一网打尽?

    楚云笙也站起了身子,看向前面背对着她负手而立的何容,虽然这么近的距离,她却将他的心思完全看不出来。

    正想着,却突然听到人群的外围响起了一阵喧嚣。

    紧接着,像他们来时的那般,人群自发的让出一条路来,伴随着女眷们的惊声尖叫,路的尽头出,首先走出了如一抹芝兰玉树的身影。

    本来姹紫嫣红的琳琅山因为他的出现仿佛瞬间黯淡了下来,此时天地万物、万千光华仿佛只集中在他一身般,那样一个仿佛从古画名卷中走出来的人,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刚刚剥了壳的煮鸡蛋一般,吹弹可破,俊美绝伦的五官完全不似凡人,长眉若柳,身如玉树,黑玉般的眼睛里仿似装着浩瀚星海,直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楚云笙隔着重重人群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垂眸,看着她,只见他如樱花般绝美的唇瓣,微微勾起,旋即,嘴角便绽放出一抹蛊惑人心的笑意。

    那样倾世绝色的容颜,多一分显得妖娆不可方物,少一分神圣不容侵犯,那是她的阿铄。

    他终究还是来了。

    看着他,楚云笙眼底里是不加掩饰的焦急,而苏景铄却对她微微点了点头,那装着浩瀚星海的眸子里全然都是令她心安的泰然。

    不知道为何,本来还焦急还不安的心,在对上他那一双眸子的瞬间,楚云笙却莫名的放下了心来,而这时候她才看见跟在苏景铄身后的两个人。

    在看到这两人的瞬间,这一下,不仅仅是她惊讶了,就连她身前的何容的身子都有那么一点微微颤抖。

    居然是二元和唐雪薫。

    二元从来不离苏景铄左右,所以阿铄既然以真面目来到了这里,二元出现也是正常的,但是他们何时掳了唐雪薫在手?

    此时唐雪薫眼底里满是恨意,在迎上楚云笙那一双带着欣喜的眸子的时候,她眼底里的恶毒又加深了几分,抬眸冷冷的盯着楚云笙,但自从她出现到一直被二元挟持着走到了凉亭外,她都不敢转过头去看何容一眼。

    “赵王,好久不见。”苏景铄在凉亭外何容的守卫们面前停下了步子,直接开门见山道:“这一次,赵王掳了我的皇太孙妃去做客了这么久,也该送还了罢?”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

    那些平素满腹经纶弘韬伟略的学子们都对楚国的皇太孙的名头有所耳闻,也知道近日赵王就要册封一位云妃的事情,但是他们却都不曾将这二者联系起来,如今再听楚国皇太孙殿下亲口这么说,人群里霎时间炸开了锅,尤其是那些今日.本就是来凑热闹为了目睹闻名天下的苏先生的风采的女眷们,更是一个个伸长了脖子隔着人群向凉亭里的几人张望着。

    而位于这些人的焦点中心的何容却神色坦然,对着苏景铄露出微微一笑,道:“皇太孙殿下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你的皇太孙妃不应该是在你上阳宫吗?怎的会跑到我赵国来。”

    说着,何容退后了一步,转过身子抬手迅速的抓住了楚云笙的手腕,楚云笙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要运起轻功躲避,然而奈何阴狠的何容在这一瞬间催动了她体内的蛊虫,肺腑里被真气胡乱搅了一通,瞬间疼的她再提不起半点内力避让,只能眼看着他的手牢牢的锁定住自己的手腕,而何容却似是没事人一般,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与她并肩而立,对着对面的苏景铄笑道:“皇太孙殿下可不要认错了,这位,是孤新近册封的云妃,可不是你的什么人。”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他依然没有停止对楚云笙体内蛊虫的操纵,楚云笙疼的只有吸气的份儿,然而为了不让苏景铄担心,她硬是咬着舌尖让自己表现的神色如常,面上还带着淡淡的冷冷的笑意看向何容。

    闻言,苏景铄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众人都觉得他笑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他转过身子来,看向身后穿了便装的唐雪薫道:“看来,赵王并没有将皇后娘娘放在心上,说什么帝后伉俪情深,也不过如此罢?”

    此言一落,又引得四下哗然。

    这位衣着普通的女子就是赵国的皇后娘娘?可是不都说皇后娘娘姿容艳丽喜奢华吗?可是为何眼前这位女子神色却苍白如斯。

    普通人都看出了唐雪薫的面色不正常,何容又岂会没有看出来,然而他却看也不看唐雪薫,似是没有认出来一般。

    楚云笙被何容挟持在身侧,正想说什么,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叫。

    这场地本就不大,再加上因为何容的这些部下持剑的动静,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了凉亭外,正在四下里闹哄哄喧嚣不断的人群都因为这一声尖叫而静了下来。

    刚刚太吵以至于很多人没有听清楚那一声尖叫是什么,这时候静下来,却听那一声尖叫又起:“码头的船都被凿破了!”

    这一声又细又长,带着无限的焦急和害怕。

    不需要解释,在场的都是聪明人,知道在这时候,能将山下码头那大大小小近百艘船都凿破的人,又岂会是一般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站在凉亭里的何容身上。然后再落到他对面同样神色泰然站着的苏景铄身上,这时候,每个人都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后背的衣衫湿了大半。

    想要活命的也都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听的越多,知道的越多活命的机会越小。

    不知道是谁最先喊了一句:“大家快下去找船,看看还能不能离开琳琅山啊……”

    这一声惊叫,犹如给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刚刚还愣在原地的众人也都才回过神来,不光光是为了找到船只,更为了逃离眼下这个了不得的是非之地,他们很快就转过身子,朝着下山的路争先恐后的逃窜了出去。

    转眼间,刚刚还将凉亭内外都围了个水泄不通的人群,霎时间做了鸟兽散。

    等到不相干的人都退去,何容才看向唐雪薫道:“孤和皇后娘娘之间的深厚感情是旁人挑唆不了的。”

    而这时候,楚云笙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唐雪薫身上,她转过眸子看向何容道:“这么说,赵王是不会不管皇后娘娘的死活的,对不对?”

    话音才落,却听到何容突然笑了起来,他似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般,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眸中带着些许嘲讽道:“你们觉得这样就拿捏住了皇后?觉得这样你们就能逃离琳琅山?”

    说着,他牵着楚云笙的手,无视对面站着的苏景铄等人,走出了凉亭,一直到了一处较为宽敞的平台上,他抬手对着下面一引,道:“刚刚你们没听到吗,山下的船只已经没有了,琳琅山,你们插翅也难飞。”

    楚云笙同苏景铄对视了一眼,再转过眸子看向何容,道:“看来,赵王还不知道皇后娘娘的身体状况,您何不为她把把脉看看。”

    楚云笙话音一落,二元已经一把将唐雪薫向何容推了过来,力道之大让何容忍不住蹙眉,只能脚尖一点松了楚云笙的手腕改为去接唐雪薫。

    而他这才一松手,楚云笙脚腕一转,已经飞速的退后两步,退到了苏景铄身边。

    苏景铄远远的就已经抬手向她,十指相扣,是他久违的熟悉的温软。

    “阿铄。”

    明明已经确定了他就在身边,他安好无事,然而却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他真切的体温的时候,楚云笙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这些日子以来的忧心忡忡,这些日子以来的寝食难安,都因为面前这个温暖结实的臂弯而荡然无存。

    心里有万语千言,但在抬眸对上他那一双黑玉一般的眼睛的时候,蓦地觉得,所有的言语都是多余,她想说的,他都懂,她不说的,他也都知道。

    苏景铄紧紧的攥着她的掌心,将她往自己身前一带,顺着力道就将她揽在了怀里,这些日子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煎熬,此时真真实实的将她抱在怀里,感受到软玉温香充盈在他的臂弯,他那一刻空落落的心才终于找到了一处安放。

    这边他们两人相携相拥安稳的落地,而对面何容也接住了唐雪薫,并在落稳的瞬间就抬手覆到了她手腕的脉上。

    这才一探,从来都处变不惊的何容的眉梢微微一蹙。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