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原来是他

    楚云笙面上不露声色,却在心底里起了疑心,她抬起眸子来,认真的打量起小桂子。

    “报姑娘,奴才从这一路仔细的找到凤仪宫并不曾见到姑娘的镯子,兴许是姑娘落到了别处,回头奴才回宫,叫其他人都留意一下。”

    那镯子不过是自己刚刚支开他的借口,根本就没有丢,好好的在楚云笙的手腕上,听到小桂子这么一说,她点了点头,旋即惊讶道:“哎呀,我真是被这太阳晒迷糊了,这不好好的在我手腕上么,还劳烦你专门跑一趟,实是对不住。”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面上带着愧疚,眸子却还是没有离开小桂子的神情。

    然而被她这样打量的人却神色如常,迎着她的目光微微一笑,垂眸解释道:“姑娘这是说哪里的话,伺候您是我们这些奴才应该做的,只要镯子在就好。“

    说着他就让到了一边。

    “对了,碧珠呢?”

    “刚刚奴才从凤仪宫过来的路上正碰到碧珠拿了披风过来,但我们却左右找不到姑娘,怕姑娘在皇宫里迷了路,所以我们就分开来找了,碧珠从前面那个岔路往北苑的方向找去了,现在姑娘找着了,奴才这就去叫她过来,姑娘且先在这里等奴才片刻。

    楚云笙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看着小桂子转过身子一路小跑着往前面走,她也下意识的跟上了两步。

    那背影在她面前越看越觉得熟悉,虽然他这张脸自己是陌生的,但是偶尔不经意间抬起眸子看向自己的眸光里,带着的逼人的灵气也她恍惚觉得在哪里见过。

    而这种感觉,在刚刚她逃出来月华宫正巧碰到小桂子,起了疑心之后,更甚。

    “慢着!”

    眼看着小桂子就要小跑着转过前面的宫墙转角,楚云笙立即出声叫住了他。

    似是没有料到楚云笙会突然在背后这么一嗓子,小桂子一愣,带着疑惑的回过头来看向楚云笙,但又很快垂下眼帘来,恭敬道:“姑娘还有何吩咐?”

    楚云笙跟了上来,走到他面前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才慢悠悠道:“你是谁?”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的声音压得很低,不自觉的就带上了几分冷意。

    闻言,小桂子一愣,旋即将身子伏的更低了一些,答道:“姑娘,奴才是小桂子呀。”

    “不!你不是小桂子,”楚云笙走近了一步,拉近了她和面前的人之间的距离,冷冷道:“几个月前我在云裳宫的时候见过小桂子,那个小桂子是左撇子,而你,我最近几日观察,你习惯都是用右手,怎么解释?”

    “姑娘可能是误会了,因为上一次在云裳宫伺候柔妃娘娘的时候,被她瞧着了,还训斥了一顿,所以奴才就改了习惯。【零↑九△小↓說△網w ww.09 om】”

    面前的人对答如流,神色坦然,然而,这时候,楚云笙却退开一步来,眸中已经带上了几分警惕之色,她笑道:“刚刚不过我开个玩笑,小桂子不是左撇子,你承认的倒是挺溜。”

    她哪里还记得曾经在柔妃宫里见过的小桂子,刚刚这么一说不过是为试探,面前的人心思缜密,对答如流,越是面对她怀疑越是坦然,这份演技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你是谁?”身份已经被她识破,但楚云笙心底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此时,她和他之间仅仅隔着两步,听到她的小声,对面的“小桂子”这才站直了身子,慢慢的抬起头来,在他抬眸看向楚云笙的这一刹那,全然没有了之前他所扮演的小桂子这个小太监身上的一点点卑躬屈膝。

    虽然,依然是那张清秀的容颜,但周身宛若流转了三千光华,满园的芳菲都被他一人占尽,而他的眸底深处,只倒影着楚云笙一人的影子。

    “你——”

    在看到他对视过来的目光的一瞬,楚云笙一怔,愣在了原地。

    是他!

    天底下还有谁能有这般风华!天底下还有谁看向她的目光如此深情真挚,就如同她的眼底心底里也只有他一人这般。

    但是怎么可能是他!

    现在的他不应该是在楚国吗?怎的会出现在赵国的皇宫?而又怎会做这一身太监的装扮。

    楚云笙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觉得自己一定是傻眼了,居然会将别人人做是他,一时间又觉得眼前的人一定是他。

    在是与不是之间徘徊,她连心跳都漏掉了半拍。

    “阿笙,是我。”见楚云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苏景铄的嘴角一动,露出了一抹笑意,然而那双漆黑如墨灵气逼人的眸子里却带了些许泪光,他轻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说着,他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想要将楚云笙揽在怀里,却奈何何容的眼线就在附近,他灵敏的六识甚至能感觉到从远处投递过来的两道摄人的目光。【零↑九△小↓說△網w ww.09 om】

    苏景铄身子一弯,立即又恢复了之前小太监的模样,垂下眼帘。

    见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楚云笙也立即想到了这一点,她会心一笑,为了不让人察觉出来,她转过了身子,迈着步子踩着花径往云裳宫的方向走去。

    而苏景铄则继续做太监的样子,跟在了她的后面。

    楚云笙虽然在前面走着,但是一颗心早已经乱的没有章法。

    此时,内心深处,有一千道一万道声音在喊着,他来了!他来了!他终于还是来了!

    兴奋不已,激动不已,却也心疼不已、担心不已。

    从楚国到赵国,这么远的路程,而他本就牵扯到楚国错综复杂的政权旋窝中,是如何来的这么快的,是如何能在这般紧急关头赶来赵国救她的!

    一想到他为了救自己,不远万里赶来,还跳进何容已经布置下的天罗地网,楚云笙的心就似是被人狠狠的揪住了一般。

    她低头在前面走着,听着身后跟着的步子沉稳有力,却再不敢回头去瞧上一眼,她怕自己这一回头,会真的顾不得远处有负责向何容汇报自己每日行程的眼线。

    “姑娘!姑娘!可算找到您了,我还一路顺着这条道找到北苑去了呢。”

    楚云笙心里想着事情,就连从叉路口那边气喘吁吁赶过来的碧珠跟她打招呼,连喊了几遍,她才回过神来,连忙垂下已经有些酸涩的眸子,将眼底里的泪意掩盖了下来道:“对不住,我瞧着那边景色不错,就跟着过去了,却不曾想迷了路,让你们好找。”

    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大条神经的碧珠也没有多想,连忙摆手,并抬手将自己还抱着的披风给楚云笙小心的批好,在帮她系带子的时候,不经意间碰到了楚云笙的指尖,碧珠惊讶道:“姑娘!您的手怎的这么凉?!”

    说着,碧珠连忙用自己的手捂着楚云笙的手搓了搓,连呵了好几口气,才道:“姑娘身子还未大好,咱们先回去吧,可别要受了寒气才好。”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也没再开口说什么,她怕自己这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这时候嗓子的哽咽。

    一路心绪复杂的回到了云裳宫,楚云笙便借故自己身子不适,要休息屏退了其它人,只留下小桂子在旁边伺候。

    等看到其它人都退到了外间去了,楚云笙才到了梳妆台前,坐下看向面前铜镜里映出的身后的那个人影,眼底里瞬间满是泪意,确定了再没有旁人,而那些在外面伺候的人以及何容派来监视她的人也都看不到这个角落,她才压低了声音,:“你怎么来了?”

    苏景铄站在她身后,直起了身子,亦是从铜镜里看她,见她又忍不住要流泪,他的心如被针扎了一半,细细密密的疼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抬手帮她将那泪痕抹去,却在抬起的瞬间恢复了灵台清明,想到了现在两人的处境,四周都是眼睛和耳朵,一个大意,一步走错,都有可能让两人万劫不复。

    他堪堪的忍住了自己想要上前将楚云笙抱在怀里的冲动,弯下腰来,作势要为楚云笙擦掉绣花鞋上的灰尘而蹲下了身子,然后一边抬手扯着袖子为她擦拭,一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我怎么能不来呢。”

    虽然已经知道他的答案他的选择,但是,真的再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如此真实的在自己耳边,见到他的人就这般鲜活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说着他的心意的时候,楚云笙的心还是一暖,有一种被人呵护备至视如珍宝般珍惜的暖意,瞬间将她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看着他放下尊贵的身份,为了她甘愿潜伏到这赵国的后宫扮作一名小太监,做着宫里杂役们的伙计,被人使唤来去,睡在对几十个太监挤在一起的大通铺,这对从小生活在锦衣玉食站尊贵无比的他来说是如何做到的?

    楚云笙的心里这时候除了暖意,便是心疼,再看苏景铄没事人一般,低头仔细的帮她擦拭着绣花鞋上的灰尘,她下意识的弯腰抓住了他的手。

    “对不起……”

    声音很低,但却已经用尽了她全部力气。

    闻言,苏景铄借着她宽大的袖摆做遮掩,反手将她的手指握在掌中,抬眸一笑道:“你我之间还要客套吗?”

    声音很轻,却带着他此生最诚挚的情谊。

    他的手掌微微用力,将她的指尖牢牢的抓在手中,对她认真道:“你不怪我这两日没有对你坦白身份就好。”

    他才混进宫来,对周围的环境和何容的眼线都还没有完全摸准,所以贸然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只会让她担心,也容易让她因为他而分神,再有个万一,她在何容面前漏了破绽,更是得不偿失。

    这些,她都是懂得,所以不曾怪他。

    垂眸,见面前蹲着的人虽然是带着面具,虽然是一副陌生的面孔,然而那眸中的缱绻深情却如此熟悉,除了他再不会有第二个人。

    现在,知道了就是他,楚云笙也终于能想通,为何自见到“小桂子”之后,就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虽然他带着面具且演技精湛,根本找不出丝毫破绽,但是他不经意间抬眸的那一瞬给她的感觉却越来越熟悉。

    所以,这才怀疑到“小桂子”的身份,否则的话,演技如他,又怎么能让自己看的破。

    这一瞬间,楚云笙低头垂眸看着他,而苏景铄抬眸迎向她。

    两两对望,只觉恍若一起走过了千百年的时光,恍若分开了千百年的时光,命运似刀,相思如花。

    在见到苏景铄之前,楚云笙想到过很多种两人再次重逢的情景和可能,但却没有料到会如眼前这种境地,她本来还压着一肚子的话,一肚子的委屈,只等着见到了他一并告诉他,然而,现在却觉得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碧珠说的没错,你的身子确实很虚弱,先去歇息,我去看看今天那个女杀手。”

    闻言,楚云笙蓦地睁大了眼睛,不过转瞬想到,现在看来那个为自己解围射箭逼退何月英的女杀手的也只可能是他,她还是忍不住感叹道:“我那时候就该想到是你了。”

    苏景铄只是笑了笑,见外面有宫女探头在向里间张望,他才不得不送了握着楚云笙指尖的手,底下头作势在帮她擦鞋,低声道:“她还不知道是我,被这么一吓,估计也会乱了阵脚,不过这样一来,对我们也有利。”

    听他的语气,似是已经有所计划,楚云笙好奇道:“你打算怎么办?”

    苏景铄动了动嘴角,正准备说话,却听到外间传来了匆匆而来的脚步声,紧接着,碧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姑娘。”

    见状,苏景铄又恢复了小太监“小桂子”该有的神态,忙不迭的从楚云笙脚边退开来,站到了一边。

    这时候,碧珠已经从外间走了进来,看到小桂子跟在楚云笙身边,而楚云笙正对着铜镜黯然出神,她也没多想,只道:“姑娘,皇后娘娘来了。”

    *********

    (小黑屋再一次崩盘,今天是用word码字,格外不顺手,而且这格式……强迫症的我表示看着好别扭,但是没办法啊,对不住大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