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惊险

    到底是什么人要在这里等人呢?

    而她等的又会谁呢?

    也不需要楚云笙费尽心思的去想,因为没过多久,就有脚步声自殿外响起。

    声音很细微,可很沉稳,但从声音上,楚云笙可以判断出来人的功夫并不弱。

    很快就到近前,这时候已经等在殿门口的女子轻声道:“你来的时候,没有人被人跟着吧?”

    这女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点上了年纪的沉稳和沧桑感,而且很陌生,楚云笙确定自己没有在哪里听到过,光是从声音这一点,她还不能得出什么关于这女子身份的结论。

    听到她的问话之后,来人并不答话。

    楚云笙已经屏住了呼吸竖起了耳朵都没有听到他发出一点声响,又或者他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总之,在有片刻的安静之后,门口的女子叹了一口气道:“且先等等,我家主子很快就来。”

    换来又是无声的应对。

    在楚云笙房梁上的角度,只能看到大殿内的青石地面上倒映着的门口站着的女子的影子,也看不到来人的身影,甚至她都不确定来人到底是男是女。

    但从门口女子的言语间可以判断出,他们俩在这里,等着什么人,而那人,是门口这女子的主子。

    时间一点一滴的不过去,那两人再不说话,而楚云笙蜷缩在房梁一角也是大气都不敢出,双脚也已经有些发麻都不敢擅自动一下,毕竟门外站着的那个不确定男女的人,有些身手。

    而她这时候,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跳出来,万一被人认为是撞破了他们的好事,岂不是在这宫中又树了一个敌。

    心底焦急不知道他们这一等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等他们办完事走了之后,自己还能有多少时间进去那间屋子的暗道探查,估摸到了那时候小桂子和碧珠也该到处找自己了。

    看样子,今天是白跑一趟了。

    楚云笙心底正感叹,却蓦地听到不远处又走来了一串脚步声。步子很快很紧,但那人却不像是习武之人,因为老远都能听到她因为走的太快而带起的微微气喘。

    是个女子。

    不等她走近,门口最先等着的女子已经弯腰行下一礼道:“见过主子,这位就是我找人在宫外重金聘请的杀手。”

    听到杀手二字,楚云笙蓦地一愣,她们找了杀手混进宫里来,是要杀谁?

    心头震惊,但楚云笙却不敢声张,未免被人发现,她越发屏住了呼吸,将自己的六识全部都放了出去。

    只听这时候,那个有些气喘的快步走来的女子道:“看模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我要怎么相信你能成事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楚云笙才确定了被门口的这个女子称之为主子的女子是谁了,就是刚刚在来的路上碰到的表面上对她赞赏有加的何月英。

    刚刚才听过的声音楚云笙怎么会认错。

    她不是跟着那几个妃嫔走了吗,怎么会突然折返出现在这里?

    心底不解,但接下来,这几个人的对话也慢慢的解开了楚云笙的疑惑。

    听到何月英这般轻视的语气,那个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混进宫来的杀手才道:“信与不信,公主殿下很快不就知道了?”

    是个女子的声音!

    而这女子声音低沉沙哑,说话声音里似是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楚云笙隐隐觉得,是在哪里听到过的,但是现在正想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闻言,何月英面色一白,语气里带了几分气恼,她抬眸直瞪向门口的女子,斥责道:“你怎么把我的身份说给她了?!”

    “奴婢不敢,主子,奴婢一句嘴都没多。”见状,门口的女子吓的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这个你可怪不得你的下人,我混进宫也有段时间了,若是见到公主殿下本尊都还不能认出来,岂不是不配做个杀手?我这么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公主殿下知道,现在我们都在同一条绳上,我帮你杀了皇后娘娘,而你也要办到之前答应我的事情。”

    原来,她们在这里密会,何月英不惜重金请来刺客混进宫里,要除去的是皇后唐雪薫,这也怪不得之前在那园子里碰到她的时候,她眉宇间言辞间都满是对唐雪薫的恨意。

    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深仇大恨可能远远出乎自己的预料,也许真跟碧珠无意间说起的宫中八卦有关。

    何容之所以下令将她未来的夫婿一家打入废太子乱党一类,也是因为唐雪薫的撺掇。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何月英对唐雪薫的恨意也就可以理解了。

    房梁的一角楚云笙心绪起伏。

    房梁下,殿外,何月英眉梢微蹙,转过落到跪在地上那亲信身上的目光,落到面前这个面容普通、但一双眼睛宛若寒星射水般透着凉意和冷意的女子身上,她最终叹了一口气道:“本宫答应过的事情,何曾食言过,我一定会派人打通关节,从天牢里将你所要的那个人放出来,但这件事,你一定要办的天衣无缝。”

    “这个还请公主殿下放心,我已经在云裳宫上下打点好了一切,陛下已经叫内务府为过几日琳琅山诗会做准备,他会带上云裳宫的那位,而心思单纯的碧珠最近甚得那位的信任,我已经跟碧珠打好了关系,所以那一日,她也会顺带带上我,公主殿下只需要保证那一日皇后娘娘也会一并前往琳琅山,只要她去了……”

    说到这里,那个女杀手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何月英接过了话头,低声咬牙切齿道:“这个你放心,赵国历来最重人才,历年来的琳琅诗会都是由帝后亲自主持,今年是唐雪薫嫁过来,作为皇后的身份第一次参加,哪里会有她不去的道理,更何况,这次三哥都带了云裳宫的那位去,即便是还病着,我相信以她的性子,也是不肯老实的待在宫里的,只要她去了,那一日山上人多事情杂,多的是机会让你下手杀了她……呵呵……”

    说到后面,已经变成了冷笑涔涔。

    “我成功杀了她之后,会趁乱离开,再不会回王都,还请公主殿下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而此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再没有旁人,即便是日.后查起来,陛下查到的也是云裳宫的头上,断然想不到那时候身在皇宫的您身上,所以请您放心。”

    “是呢,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了。”何月英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冷笑,声音也是阴测测的,带着冷意,丝毫不见有之前在那花园子旁边遇到楚云笙那般热情和清脆。

    难怪她乍一听到那女杀手的声音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原来她就潜伏在她所住的云裳宫!多半她就在那些不起眼的宫女中见到过她,还听到过她们平时的说话,所以才觉得似曾相识。

    想到这里,伏在梁上的楚云笙这时候只想要赞一下他们兄妹二人,果真都是天生的阴狠派,演技派。

    她跟她也算是无冤无仇,她有仇要找唐雪薫去报,却还要算计到自己头上,想到刚刚在花园子里,她热情的拍着自己的手,招呼自己到她那里坐坐,再一看到她现在前后判若两人的阴狠,楚云笙就忍不住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就在她在房梁上心底对这女子的品行嗤之以鼻的时候,何月英已经带着她的那名亲信离开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然而楚云笙却依然不能行动,因为那个女杀手还在门口,她能感受到门外她轻微的呼吸声,证明她还没有走。

    等那两个人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了月华宫,她才自殿外走到了门口,站到了刚刚何月英的亲信女子说站着的位置。

    外面的阳光将她的身影拉的老长,落在殿内的地上,让房梁上的楚云笙看了,心底蓦地生出一缕不好的预感。

    她还没打算走?

    心底正疑惑着,那女杀手冷哼一声,对着她藏身的方向大声道:“什么人,出来罢!”

    闻言,楚云笙如遭雷击,浑身有一瞬间僵硬,她是怎么发觉自己一早已经藏在这里的?而且之前没有当着何月英的面拆穿她,等着她们走了才过来,这是准备杀人灭口吗?

    似是为了印证楚云笙的猜测,门口的女子手腕一转,下一瞬,五指间已经多了几柄闪烁着寒光的刀片,她冷笑一声道:“你隐藏的功夫确实不错,但——这里常年没有人居住打扫,这地上本积了一层灰,不会有这两个清晰的新鲜脚印的。”

    说着她的身子蓦地一动,脚尖一点就要掠进殿来,然而却在这时候,突然从不远处响起了一声破空的呼啸声,转眼就到了殿门口。让她本来飞掠进来的身影堪堪被挡了一下,不得不退开了几步,让开那携带着内力破空而来的箭羽。

    这才让开,又有第二支箭尾随而至,动作之快,力道之大,出手之狠辣,让她也错愕不已,更为关键的是那个射箭之人还在暗处,而她在明处,并且光看这箭携带的力道而言,他们两个的身手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再要强行进殿,也讨不到半分的好处不说,说不定还会因此将事情闹大,那么她和月英公主的大事都要耽误了……想了想,虽然没有能杀了那个躲在房梁上的人灭口,但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女杀手连续被三支箭逼到了殿外的墙角的时候,再不迟疑,咬了咬牙提起步子,用轻功掠出了月华宫。

    这发生在殿外的事情楚云笙没能亲眼见到,但从那女杀手狼狈避让那箭的动作来看,那个射箭之人也是高手,刚刚何月英几人的谈话声如此之小,以那射箭之人的距离来看,多半是没有听到这里的对话。

    那么,那人又为何会突然对那女杀手出手?

    是敌,是友?

    楚云笙不敢确定,但也不敢贸然就从这大殿里走出去了,她屏住呼吸,身子一动不动的继续趴在房梁上,静静的等着外面的动静。

    然而,自那女杀手逃出宫墙之后,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她伏低了身子,都竖起耳朵听了,只能听到殿外的虫鸣鸟叫,却不见有其他异样的动静。

    难道那人去追女杀手了?又或者他一直潜伏在外面,等着她露面?

    不管是哪一种,她在这里待太久都不是好事,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提着步子跃到了对面的房梁上,她仔细看过了,这下面通往两边房间的门是关闭着的,若是外面有是在守株待兔的话,她一落地,还不等手摸到门边上,估计那箭就射来了,那剩下的除了大门之外,唯一能出去的就只有殿后的那几扇半敞着的窗子了。

    楚云笙尽量轻手轻脚不发出声音的自在房梁上的柱子之间穿梭,最后到了后殿,看准了一个半敞着的窗户,侧耳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确定没有什么异样的声音,就深吸了一口气,脚下步子一动,就运起轻功的往窗户那里掠去。

    这个角度正好避开了殿门口,从那个方向看进来,很难发现她的身影。

    如果那是耳朵灵敏的听到动静,即便是要出手,也要先冲进大殿,而这时候她已经掠出了窗户逃之夭夭。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的紧张也稍稍放下,但从她自房梁上掠下,一直到她平安的跳出了窗户,双脚落到月华宫后院的青石板地面上,都不见周围有什么异样的声音。

    难道,正的是自己想多了?刚刚那个高手早已经不在了?

    心底这样想着,却也不敢再做逗留,楚云笙两个翻身就出了宫墙,到了月华宫偏殿外的路口上,才转过宫墙外的花径走了两步,就见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迎面匆匆而来。

    容貌清秀,身量拔高、但背脊却中是微微弯曲,眉眼也总是低着看着自己脚尖的小桂子。

    一见到她,小桂子抬眸一笑,眸中的欣喜之色一闪即逝,又很快低下头去,对楚云笙行礼道:“可算找到姑娘了,原来姑娘散步到了这里,让奴才和碧珠好找呢。”

    楚云笙抬眸打量着他,见他神色坦然的迎着她的目光对视了一瞬,便又很快垂下了眼帘,“对这里的路不熟悉,所以绕了半天,碧珠呢?”

    嘴上虽然敷衍着,心里却忍不住琢磨着这个小桂子怎么越看越觉得有几分熟悉呢!

    而且,她刚刚逃出月华宫,他就跑来找到了这里,他的出现,难道真的是巧合?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