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月英公主

    “姑娘,这不是咱回云裳宫的路啊。碧珠回过味来,才发现她和小桂子跟着楚云笙走着的路跟平时常去的地方都不一样。

    楚云笙点点头,漫不经心道:“整日待在云裳宫里实在是憋闷的慌,所以何不趁着这大好的春.色到出口走走呢。”

    心思单纯的碧珠自然不会多想,立即点头笑道:“是奴婢们疏忽了,平日应该多劝劝姑娘出来走走。”

    说着,她笑着跟上了楚云笙的步子,也慢慢的放松了心情,开始赏起景来。

    虽然跟楚云笙相处不过短短的时间,但在云裳宫里,她却是极其人心的,宫女太监们私下都很喜欢她,因为她从来不拿架子,虽然她身上与生俱来的带着一种不容侵犯的尊贵和高华,然而对待他们这些人却是有礼和温和的,跟她们在这宫中伺候过的其他主子、甚至那些尚宫大人们,都不一样。

    所以,在楚云笙面前,碧桃也很放松。

    楚云笙走在前面,都能感觉到这姑娘的心情愉悦,天真如她,哪里知道自己是在找机会接近月华宫。

    自上一次想到密道的事情,她就没放弃过对这宫里现有的密道的研究,但是当时的想法是好的,付诸于行动却是有些困难的。

    上一次她和阿铄从御书房的密道到了云秀宫,再从云秀宫一路出了皇宫。

    而现在,根据她这几日来的查看,御书房自从被阿铄情急之下一把火烧了之后,重建起来的御书房已经将各个暗道入口封死,再找不到纰漏,御书房重地,她虽然不能亲自进去查看,但听到云裳宫里那个之前在御书房负责打扫的丫头秀珠的描述中,她也将里面的情形知道了个大概。

    御书房的密道用不了,而云秀宫,自从上一次姑姑在那里无端端的被自己和阿铄带走,何容就命人将整个云秀宫查了个底朝天,楚云笙前几日偷偷溜进去查看过,入口也已经被封死。

    这两条入口都已经没有了办法,她现在能想到的最近的地方就是月华宫的那条暗道,只是从来没有走过,只是在阿铄给自己看过的地图中有印象,楚云笙不敢冒险,只能先来查看一番。

    在来之前,她已经旁敲侧击的打听了,现在月华宫并没有住其他的妃嫔,算是一处被闲置的宫殿,这样倒好,省去了不少麻烦。

    只是还没走到月华宫,就被迎面走来的几个身着华丽宫装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拦住了去路。

    “喂!你是哪宫的?”当中的那位穿着鹅黄色纱裙梳着灵蛇髻的女子率先开口向楚云笙挑眉问道:“怎的以前没有见过你?”

    楚云笙的左边是深红宫墙,右边是花圃,她们迎面着这条铺着鹅卵石的小径走来,避无可避,只能对上。

    她还没有说话,身后跟着的碧珠上前一步,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这位是先帝的小公主,月英公主,她身后左边的那两位分别是如才人,李才人,右边两位是冯嫔和赵嫔。”

    月英公主楚云笙有所耳闻,好像是老赵王唯一的女儿,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在老赵王生前曾给她建造了公主府,并指了驸马,但后来偏偏婚事遇到老赵王的丧事便一拖再拖了下来,再后来,她要嫁的那驸马一家银牵涉到前太子何铭谋逆一案,被满门抄斩,所以这位公主还没出阁就先落了一个不好的名声。

    楚云笙原是不知道她还住在这后宫中的,听了碧珠的介绍,此时再看女子,眉梢若远黛,面若桃红,胜过三春秋月,虽然跟何容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倒也跟他有几分相似。

    只是这兄妹之情,恐怕在何容心里也不过轻如鸿毛的分量罢,否则对待她那个要下嫁的夫家,何容也不至于要做到赶尽杀绝。

    想到这里,楚云笙不由得对这女子生了些怜悯,但也只是一点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她对何月英低头,行了一礼,含笑有礼的答道:“我刚刚进宫不久,又常日.窝在云裳宫不出,公主殿下自然不认得我。”

    一听到她提到“云裳宫”三个字,何月英和她身边那四个女子面色齐齐一变。

    她惊讶道:“你就是住在云裳宫的那女子?”

    声音里出了惊讶外,楚云笙竟意外的听出来还有几分欣赏。

    心头不解这些女子对自己到底是有敌意,还是有别的想法,楚云笙面上只能笑的得体的答道:“正是。”

    闻言,何月英赶紧上前两步,走到楚云笙面前,上下打量着楚云笙,似是看个稀罕物一样,目光里带着揣度,语气却明显比之前的冷淡友善了许多,她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则会轮到楚云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女子见状,掩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眉弯荡漾开来一抹醉人的芳菲,迎着楚云笙不解的目光,她道:“你是怎么做到能让我那三哥步步退让的?而且……”

    说到这里,她压低了声音,轻笑道:“居然还能让嚣张跋扈的唐雪薫吃苦头,让她最近老实的待在凤仪殿,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和这些姐姐们都很好奇呢?”

    她这么一说,她身边跟着的几个宫装女子都纷纷点头,对楚云笙投向崇拜的目光。

    这个时候,遇到了在她们眼里被赵王格外看重并要直接就授以妃位的女子,她们不应该是嫉妒吗?不能该是看她各种不顺眼吗?

    这路数不对啊!

    楚云笙心底不解,其他的暂且不提,怎的老赵王的月英公主,在这里跟她的三个的妃嫔们以姐妹相称了?在这后宫中不是最注重尊卑有序。

    楚云笙这么一疑惑,也就没有及时的回答何月英的问题,她不由得眉梢一蹙,不解的追问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如果不方便告知的话,我们也不问了,但是啊,我们都很喜欢你,因为你做了一件在这后宫中的女子都觉得大快人心的事啊。”

    想闻言楚云笙一愣,忍不住在想,唐雪薫平时到底是对她们有多坏,有多么的十恶不赦,竟然出现了人人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心里这样想,表面上却也依然镇定,楚云笙有些难为情的垂下了眸子,受宠若惊道:“我……我其实没有做什么,只是那一日皇后娘娘命人抓住了我,要喂我吃废掉修为的药物,在外面长大的我,在那种情况下,也就没有顾得上宫里的那些规矩,一气之下就把那药丸子抢夺了过来,给她喂下了……”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云笙面色上染了一层红晕,再加上她垂下了眸子,让外人看,怎么看都是一副做错了事有些愧疚的小姑娘样子,完全没有那种凌厉和威武的气势。

    这一见,让何月英心底对她的好感又上升了几分,她一把拉过楚云笙的手,拍了拍,安慰道:“你没做错的,她那样残忍的女子,也该是让她自食恶果,吃点苦头,你这是为了这些姐姐们出了一口恶气呢!”

    说着,她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我那三哥平日里那般维护纵容她,这一次居然也就这么算了,可见你在他心中的分量,他那样的人……”

    说到后面的时候,不知道是楚云笙的错觉,还是因为太阳太过强烈让她眼花,何月英眼底里居然有一抹冷意。

    她如果够聪明,是个明白人的话,也应该是知道何容的那些所作所为的吧?所以才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楚云笙心想,面上却带着从容,笑着对她道:“谢谢公主殿下体谅。”

    闻言,何月英一笑,刚刚那一抹冷意已经当然无存,她又拍了拍楚云笙的手道:“有空去我那里坐坐。”

    见楚云笙笑了笑,点头应下,她才松了楚云笙的手道:“那我和这些姐姐们就先去了,改日我们再聚。”

    说着话,她人已经走到了前面,那几个妃嫔也对楚云笙报以友好的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就跟上了她的步子。

    一直到她们走远了,转过了前面宫墙的拐角,楚云笙身后的碧珠才叹息道:“宫里像月英公主这样直率性子的女子可不多啊。”

    楚云笙提起步子,继续走,并问道:“所以月英公主在宫里的人缘关系很好咯?”

    闻言,碧珠皱眉,认真想了想,才摇头道:“也不是,她就跟姑娘今日见的这几位娘娘关系很近,而且啊,她跟皇后娘娘势同水火,两个人还闹了很多次呢!”

    说到后面的时候,碧珠还刻意压低了声音转过头去看了看身后有没有人能听到。

    何月英和唐雪薫之间,能有什么直接冲突?会闹很多次?虽然个中的缘由楚云笙不清楚,但见今日何月英提到唐雪薫的表情的时候,确实是恨恨的。

    两人很不对付。

    见楚云笙听了没有说话,碧珠继续打开话匣子道:“奴婢还听说啊,当初李驸马一家就是因为得罪了皇后娘娘呢,不过这事儿,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都只是八卦八卦,宫里长夜寂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事实的真相是怎样,就只有主子们知道咯。”

    楚云笙默默地听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何月英跟唐雪薫之间有仇也就能说的过去了,但这些也都是她们之间的事情,她现在连自己的处境都掌控不了,也无心去管别人的人生和八卦。

    一路顺着宫墙走着,绕过了两道拱门,按心里描绘的赵国皇宫构造图纸,月华宫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了。

    楚云笙慢慢的走着,心底里却在盘算着等下该怎么把小桂子和碧珠支开。

    她在一株开的最盛的玉兰花树下站定,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然后回过眸子看向碧珠道:“我突然觉得有些冷,你去帮我取件披风来。”

    闻言,碧珠先是有些不解,这时候春天的日头正盛,晒的她们的额角都沁出了汗珠子,哪里来的冷呢,但是她再一见楚云笙面色有些绯红,再一想姑娘昨日回来才一身的伤,定然是还没好利落,当即也不再多想,行了一礼转过身子就飞快的往云裳宫的方向跑去。

    碧珠前脚走,楚云笙又“哎呀”一声,说自己的镯子怕是落在了从凤仪宫出来的路上了,叫小桂子回头去找,找到了再来见他,也用这个借口把小桂子打发了走。

    等身边再没有人跟着了,楚云笙这才快步往月华宫的方向走去。

    因为是一座闲置的宫殿,所以外面根本就没有人守着,平时也基本上没有主子们去,所以这些打扫的宫女太监们越发偷了懒,楚云笙自前殿走过去,才到后殿,就见到了满院子里杂草丛生,迎着春风,长势极好,都将那些本来栽种的名贵花木们给盖了下去。

    虽然知道这里地处偏僻,极少有人来,而且还是这内殿,更加不可能有人来,但楚云笙还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按照记忆中阿铄曾经给自己看过的图纸的方位,一路到了寝房,才摸到门边,就听到外面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而且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很快!

    楚云笙心惊之下,第一个想到的是,莫不是小桂子或者碧珠拿到了东西过来找自己了?但一细想却又觉得不可能,这两人往返云裳宫和凤仪宫,到这里少说也一刻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

    但是,那又会是谁?

    心底不解,却也不敢大意,楚云笙放了刚刚撘在门上的手,脚尖一点,就上了大殿中间的房梁。

    好在顶梁的柱子极其粗壮,她将身子蜷缩到一角,将将能完美的掩藏自己的身形。

    只是她这才将自己藏好,那细碎的脚步声就已经停到了殿门口。

    有一人站在殿门口,却迟迟不进来,外面的阳光将她的影子拉的老长投递在大殿里的青玉地面上,从楚云笙的角度看,只能看到那一个影子,约莫是一个身子窈窕的女子。

    她站在殿外,似是有些焦急,不时的来回踱着步子。

    见状,楚云笙才在心底里悄悄舒了一口气,看样子,不是跟着自己来的,这女子是在这里等着什么人,而恰恰被来这里探查的她个撞个正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