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离间

    再没有心情交谈些别的事情,何容淡淡的说了两句就起身离开,而楚云笙在凉亭里坐了片刻也回了云裳宫。

    回去吃了午饭,便又想到在凤仪殿中的唐雪薫,上一次在院子里,面对她的毒手,她趁乱换了药喂她服下只是一个引子,过了这几日了,她也该去看看她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是否还要进行下一阶段的计划。

    可是,她若是不见自己怎么办?

    楚云笙蹙眉一想,先去看看再说!

    这样想着,也不再迟疑,她只带了小桂子和一名小宫女跟上,便去了凤仪宫。

    才到门口,就被守卫拦了下来,“什么人?”

    一旁的小宫女就要表明楚云笙的身份,却被她用眼神拦了下来,自己对那守卫道:“是陛下让我来给皇后娘娘瞧瞧身子的。”

    “可有陛下的手谕?”

    楚云笙摇头。

    “那令牌呢?”

    楚云笙依然摇头,见状,那几个守卫面上的表情僵了僵,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道:“既没有手谕又没有令牌,让我们如何相信你们是陛下派来的呢?”

    闻言,楚云笙挑眉,扬声道:“那你们觉得,在这后宫中,可能会发生假传旨意这种事情吗?”

    说到这里,楚云笙才挑眉看了一眼那小宫女,小宫女很有眼力见儿的上前一步,气势十足的对那守卫脆声道:“你知道我们姑娘是谁吗,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这是最被陛下看中的即将册封的云妃娘娘,她说的话,能是假传圣旨吗?”

    “这……”

    听到这里,那几个守将立即很识趣且心虚的跪了下去,刚刚阻拦询问的那人上前一步,对楚云笙行了一礼,才道:“请恕卑职刚刚的鲁莽之罪,只是卑职职责所在,还请云妃娘娘不要为难我们,我这就进去禀报皇后娘娘,还请云妃娘娘在此稍后。”

    楚云笙听了,点了点头,做出一副大度不跟他们计较的样子。

    实则,她确实是在假传何容的旨意了,但她若是不这么一说,不这么一搅合的话,估计唐雪薫是不会见她的,听到她在外面,都要立即叫人将她赶出去,但是现在不一样,那守将会通报说是陛下派了她来为皇后娘娘诊病,这样一来,唐雪薫一则会被气到吐血,二则推脱不得,因为那是抗旨。虽然她娇纵任性惯了,但几次三番被何容说她有失母仪天下的风范,要她为后宫做出表率,她已经很受伤,相信她在很多明面上都会有所收敛。

    至于,被何容发现她假传旨意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以她和何容现在尴尬的立场来看,他是不会追究的,只要不让她发现她现在对唐雪薫要做的,以及她将来的计划,一切就都没有问题。

    刚刚将这些盘算在心里过滤了一边,那个进去通报的侍卫就已经小跑着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太监,对楚云笙笑道:“请随我来。”

    楚云笙笑了笑,也就跟上了那小太监的步子,一路从正门进去,穿过庭院过花厅,到了凤仪宫正殿,在那小太监的通报声里,传来了淡淡的一应允声。

    声音有些憔悴,但还是可以听出来是唐雪薫的。

    楚云笙携着小桂子和那名唤碧珠的小宫女走了进去,才一进门就被扑面而来的浓烈药香熏的皱了皱眉,再看,房间里挂着重重帘幕,而唐雪薫在帘幕之后,靠在贵妃榻上坐着,虽然画着很厚的脂粉,但却难掩憔悴。

    看来,上一次,确实把她吓的不轻。

    楚云笙心里这么想,面上却依旧如常,从容的走到帘幕前,对唐雪薫微微服了服身子,放缓了语气道:“才几日不见,怎的皇后娘娘消瘦成这样子?”

    闻言,唐雪薫眸中一冷,带着恨意的看向她,即使隔着帘幕,都能让楚云笙感觉到她目光里的恨意和冷意,她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那本宫可告诉你,你打错算盘了,只要等陛下身上的蛊虫一解,本宫定然要将你碎尸万段,看你还能得意道几时?”

    楚云笙抬眸,迎着她阴冷的眸光,淡淡的笑了,也不等她开口,自己先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才叹气道:“皇后娘娘既然知道我只是用蛊毒控制了陛下,又何必跟我置气,你气不过的不过是陛下的态度罢了,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皇后娘娘,我对陛下并没有兴趣,而陛下之于我,也不过是利用罢了,所以你不必介怀,相反,你现在真正需要提防的,是那些在你生病的这段时间,不择手段的想要谋得陛下恩宠的那些妃子们罢,毕竟她们可是难得能得了这个空闲呢。”

    “你住嘴!”

    唐雪薫撑着贵妃榻站了起来,并拒绝了一旁的宫女的搀扶,她头上戴的金凤展翅金步摇在她一步步走过帷帐时,发出清脆的碰击声音,“这世间的庸脂俗粉又怎能入的了我三郎的眼,即便是她们想要趁虚而入,却也要看三郎肯不肯给她们机会了,就凭你,想要离间我们夫妻二人的感情和关系?做梦!”

    一边说着这些话,唐雪薫已经走出了帷幔,站在距离楚云笙不过一丈远的地方,冷冷的盯着她,那样的目光里似是啐了毒,似是一条毒蛇,紧紧的锁定在楚云笙身上。

    然而,她却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道:“既然皇后娘娘如此笃定,又何必如此激动呢?只怕我正是说中了你最担心的地方了吧?”

    说着,楚云笙对碧珠和小桂子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都先退下,她才站起身来,走到唐雪薫面前,对她微微一笑道:“我说的对与不对,皇后娘娘大可以去问问这几日陛下都歇在哪些宫,见过哪些妃嫔们不就知道咯?”说到这里,不等唐雪薫开口楚云笙鼻尖一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皱眉道:“还有,我想善意的提醒皇后娘娘,您觉得您当真只是受了惊吓那么简单吗?那又为何日、日服用宫中御医开的药却不见有丝毫好转,反倒是病情加重呢?”

    闻言,唐雪薫站立的身子一怔,她显然有些站立不稳,但还是勉力维持着自己面上的从容和镇定道:“那还不是因为你那一日,将我要废掉你内力修为的药硬给我服下,都是因为你!”

    “非也!”不等唐雪薫说完,楚云笙突然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当时那药丸子只是废掉修为内力的药,对于皇后娘娘这等普通人的身体损伤并不大,更何况还是在及时发现并加以补救的前提下,所以,皇后娘娘当真是天真的以为,您现在的身子只是太医们所说的,受了惊吓所致?到底是别的原因,还真的只是因为惊吓过度,相信你你作为这身子的主人,应该比别人更清楚吧。可别怪我没有提醒皇后娘娘,那御医,包括这整个宫里的太监宫女,都是陛下的人,他们若是真的想做什么手脚,隐瞒什么不让你知道的,应该并不难吧。”

    言罢,楚云笙退后一步,一副不愿意再多言的样子打量着唐雪薫。

    这时候的唐雪薫也终于将她的话听进去了,那张本就因为生病而苍白的面色越发白的瘆人,她下意识的紧紧咬着唇瓣,连已经咬破,有鲜血自唇角溢出都没有反应。

    神情有些落寞,有些不敢置信的惶恐和不安。

    而这些,看在楚云笙眼底里,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不等唐雪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楚云笙压低了声音道:“我曾经也学过一些医术,所以见到皇后娘娘的面色,便有此猜测,但也只是猜测,有些事情也不能妄加断言,但皇后娘娘为了自己身体着想,大可以差亲信,在宫外找些医术高明的大夫来,私下里瞧瞧,看看您这身子到底是怎么了。”

    言尽于此,楚云笙只看着她漆黑如墨云翻滚的眸子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站住!你为什么要对本宫说这些?你以为本宫会信你吗?”见楚云笙离去,唐雪薫回过神来,转过身子,看着她的背影,冷冷的呵斥。

    然而,楚云笙却也不理她,只道了一句:“信与不信,皇后娘娘大可以派人去打探近期陛下的行程,以及再派个自己信得过的大夫来瞧上一瞧,就知道了。”

    说着,她便继续提着步子,再没有丝毫留恋的离开了凤仪宫。

    只剩下唐雪薫一人,愣愣的站在大殿中良久,才蓦地抬起一双冰冷的眸子,冷声道:“来人!”

    ……

    楚云笙携了碧珠和小桂子出了凤仪宫,却不急着回云裳宫。

    一旁的碧珠是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因此不必那些已经在宫里做事有些年头,做事说话都很谨慎的宫女,这也是楚云笙平时都将她带在身边的原因。

    才走出凤仪宫,就听见她在后面,嘀咕道:“奴婢还以为姑娘要去凤仪宫看皇后娘娘的笑话呢,刚刚姑娘叫奴婢先出来,奴婢可是担心的不得了,毕竟这是凤仪宫,皇后娘娘人多势众,要是她选择在这个时候为难姑娘,可要该怎么办才好。”

    听楚云走在前面,听到她的嘀咕,不由得好笑道:“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要去找皇后娘娘的笑话的?再说,正是因为在凤仪宫,皇后娘娘才更加不会动我,不会滥用私刑,因为这传出去,可是不太好听的。”

    “可是,难道姑娘真的是来探望皇后娘娘的?”碧珠一脸天真的面颊上,显然带着几分不相信,“上一次,她还对您那样的呢!”

    连一个小宫女都知道,自己不应该是真心实意的去探望唐雪薫,但是楚云笙却不能跟她说出实情,只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要趁着皇后娘娘身子虚弱多跟她亲近亲近,待她日后身子好了,就会想起我的好来了,以后我们也好相处不是?”

    听到这话,碧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那双清澈的眼珠子一转,也终于从楚云笙的话里理解到了楚云笙的用心,当即笑道:“姑娘说的极是,像姑娘这样宽宏大量的人,可上哪儿去找呢,小桂子,咱可是跟了个好主子呢!”

    说着,她还拽了拽一边小姑子的袖子,要同他一起分享自己这时候的欣喜。

    楚云笙回眸见了,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她总不能跟面前这个单纯的小宫女说出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给离间何容和唐雪薫下一剂猛药。

    她也看出来了,唐雪薫虽然爱何容,爱到不顾一切,但跟在何容身边这么久,她也不蠢笨,自然也见了不少何容的手段。她没有明说何容对她的利用甚至下药,但却把矛头z指向了那些为她诊病却只说是受了惊吓的御医们,而这些御医们听谁的,是谁受益的,相信唐雪薫能想的到。

    一旦,她再找了人来为自己诊脉,就会发现她的脉象奇特,有中毒的症状。

    而之所以会这样,也是因为那一日自己给她服用的药物所起的效果,当时不会有任何异状,即便是诊脉也看不出所以然,但那药却会和御医为给她安神而开出的汤药相抵触。

    这样一来,那为了让受了惊吓的她安神的汤药,就会变成谋害她的毒药。

    而这些杀招,也都只是在她身体里暗暗的潜伏起来,寻常的大夫又怎么能诊断的出来,那些太医们看到她身子日渐消瘦,却又找不到原因,只能一味的开着养血补气安神的药……如此,就进入到了一个死循环。

    到这样的毒素积累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才会被爆发,会被查出来,楚云笙今日来,就是为了确定,她身子距离那个爆发的点还有多久。

    而她这样一番说法,虽然唐雪薫不会相信她的话,但也会让她起了疑心,会命人找别的大夫来查看……而这样一查,正中了楚云笙的下怀。

    能不能因此而让唐雪薫对何容有了芥蒂,从此离心倒暂且不论,至少眼下对楚云笙极为有力。

    再有,她之前抛出别宫的娘娘们想趁机钻空子,言外之意让唐雪薫注意后宫的动向,也是为了让她这一个留心之下,就查到了今日在御花园里何容遇到的这个柳绾绾,并将她严密关押起来的事情。

    若是让唐雪薫知道了跟上辈子那个她要用尽手段害死的“祸国妖孽”长着一模一样的女子,现在竟然被何容关押在这后宫之中,她会怎么想?

    楚云笙很好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