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双生(一)

    楚云笙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再仔细看向那小桂子,但见他已经垂下了眼帘,低眉顺目的站在了原地,仿佛刚刚那一瞬间里,她看到的他眸光四溢灵气逼人只是错觉。

    明明是一副完全陌生的面孔,但是她却感觉到有一种似曾相识,想到此,她抬眸,认真的看向小桂子,柔声道:“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闻言,那小桂子抬起眼帘来,那双明亮漆黑的大眼睛纯澈看着楚云笙,声音细细的道:“奴才一直在云裳宫做事,之前跟着柔妃娘娘,后来柔妃娘娘获罪后,因为有德公公的帮助,才让奴才得以免受牵连,所以也就一直留在了云裳宫,可能姑娘这几日没有留意,便觉得眼熟。”

    “是吗?”楚云笙将信将疑的支起下巴,心想照他这么说的话,可能是以前扮作柳执素的时候就见过这小太监,所以才觉得眼熟,当即也没放在心上,摆了摆手让他退下,自己则爬回了床上倒头睡下。

    这一次累到精疲力尽,所以她睡的也是昏天黑地,若不是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在轻声相唤,她能睡到第二天晚上去。

    听到那声音,楚云笙即使是在睡梦中亦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她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抬眸看向正低头恭敬的远远站在门口的小桂子。

    一迎上她的目光,小桂子立即垂眸答道:“姑娘,陛下命人来接姑娘过御花园一叙。”

    闻言,楚云笙叹了一口气,但也还是伸了个懒腰之后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她竟然一觉睡了一天一夜。

    不知道何容这时候找自己做什么,楚云笙梳洗好了之后,本来还想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睡饱了,但肚子却饿的紧,但见传话的太监一直等在殿外,她只得作罢,

    提着裙摆就跟上那小太监的步子出了云裳宫,直往何容最常去的那园子的方向走去。

    此时春光最盛,一路花影重重,彩蝶纷飞,她却。

    但是,德公公不是说过,这位苏先生几乎从不出门,更不会参加什么诗会,此次应邀前来赵国,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恩怨。

    楚云笙抬眸,认真的看着何容,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丝毫的破绽,但不等何容开口,不远处已经疾步跑来了一个太监,匆匆禀报:“禀陛下,京兆尹杜成求见,说是有要紧事要面见陛下。”

    何容从那朵玉兰花上转过了眸子,看向那个跪在地上一路匆匆跑过来还有些气喘的太监道:“京兆尹?”

    这个时候不是朝会,更不是君王例行接见朝臣询问政绩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京兆尹跑道他面前说有急事,就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因为京兆尹虽然官小,但却掌管着赵王都的执法秩序和治安,而在这帝王都里,住着有多少达官显贵,多少他开罪不起的人,有时候一点点小事,都有可能掉了脑袋。

    而他所用的这杜成是个做事圆滑左右逢源,但尺度却拿捏的极好的人,自他接任京兆尹以来,各方面都照顾的很周到,对于他安排下去的事情也都做的很好,甚得他的赏识。

    而遇到他如此慌乱的进宫觐见,却是头一次。

    何容眉梢几不可见的微微蹙起,拿起尚且还冒着热气的茶盏道:“宣。”

    他没有叫楚云笙回避,而楚云笙也就乐得带着好奇心看看这京兆尹到底是有什么要紧事来奏报,她在一旁捧着茶杯,一边饮茶,一边当热闹瞧。

    不多时,杜成被带了进来,穿着正四品朝服的中年男子被带了过来。

    国字脸,长相严肃,但一双眼睛却格外的机灵。

    他对何容叩首行礼之后,也不耽搁,直接道:“还请陛下恕臣惊扰之罪,只是臣今日确实遇到了一桩难断的官司,想要上报三司,但两家又都不肯,直闹到了我京兆府衙,要我呈禀陛下明断。”

    果然事不简单,何容垂眸,声音里听不出喜怒,淡淡道:“你且说来。”

    京兆尹杜成点头,一五一十道:“这事情说来也简单,就是平阳侯家的小公子崔之礼,跟林将军家的公子林易在万春楼里同时看中了一个姑娘,还为此而大打出手,最后,因为林将军家的林易公子带的人少,而连同仆人都被崔家小公子狠狠的揍了一顿而告终,然后这事儿就在王都传开了,闹得沸沸扬扬,林易公子回到府上后觉得丢了面子,就带齐了人马直接打到了平阳侯府上,扬言要卸掉崔家小公子的一条胳膊,现在两边的人谁都不肯想让,现在安平候和林将军都已经带着全府的人跪在了宫外,等陛下定夺。”

    事情听起来简单,但失态的发展却让人忍不住皱眉头。

    这样两个家族,一个是朝廷的皇亲国戚,一个是当朝最受皇帝倚重的大将军,若非正的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也不会闹成这样。

    然而,作为京兆尹,哪边都开罪不得,所以才把这棘手的事情转到了何容的面前。

    何容只略一垂眸,便厉声道:“堂堂两个世家公子,居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而大打出手,并且还闹得满城风雨,这两个人还好意思来请孤做主?你下去,告诉他们,让他们两个回去闭门思过,什么时候想清楚了错在哪里,再来见孤,另外这两家的公子聚众斗殴,好狠斗勇,你身为京兆尹就该按照律法办事,将两个都收押,再行处置。”

    一番话,劈头盖脸的对着京兆尹砸了下来,他一错愕,但转眼想到何容的用心,便立即磕头谢恩,领命下去办了。

    楚云笙在一旁见了,也忍不住想要对何容的这番处置办法称一声好,正待她要开口说话,却见到刚刚领命下去的京兆尹杜成去而复返。

    “还有何事?”何容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丝毫的喜怒,然而就是这样的音调才更加让跪在地上的觉得惶恐不安。

    杜成叩头,目光里带着几分迟疑看着面前的石板,听到何容的话之后,他才慢吞吞道:“只是微臣想问陛下,那女子作何处置?”

    就是那个让两个世家公子争风吃醋的青楼女子,还能怎么处置,这女子又没触犯律法,随便打发回青楼就是了,但楚云笙见到那杜成的神情后,却觉得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不等何容开口,杜成又叩头道:“那女子……”

    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不知道是找不到措辞,还是因为不知道后面的话该不该说,但在见到何容的眸光里带着几分冰冷的神情之后,杜成咬牙,一口气道:“也许陛下见过那女子就明白了,微臣也将她扣押起来,此时就在宫外候旨。”

    他越是这样,带着几分不安的神情,越发勾起了楚云笙和何容的好奇心,何容点了点头,算是允了。

    楚云笙也在心里想着,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会让两个世家公子为之大打出手,会让京兆尹觉得如此棘手,露出那种表情,然而在等了片刻之后,见到那女子莲步轻移跟在传唤太监的身后走进来的一刹那,楚云笙还是惊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