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何天佑 ——一步错,步步错(一)

    ——天佑,你要记住,这世上越是美丽的女子,狠毒起来手腕越残忍,尤其是这后宫中的女子,没有一个人值得信任,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这是他五岁那年,娘亲对他说过的话,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娘亲时她说的话。

    后来,娘亲去了哪里,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从那之后,他被人接出了冷宫,带到了一处跟他从小居住的冷宫比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的宫殿。

    那里有上百的宫女太监,有成群的穿着银甲的带刀护卫,有奢华琳琅的装饰,有宽敞洁净的楼台水榭,不像他母妃的宫里,永远都冷冷清清,所有的人也不过只有母妃和两个宫女,还有一个总是训斥他的老麽麽。

    那些嬷嬷太监们,叫它凤仪殿,并在他耳边不停的严厉提醒,凤仪殿里住着的那位女主人,是当朝最尊贵却膝下没有子嗣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能看上他并带过去抚养是他的造化,切记不可拂了皇后娘娘的美意……

    那一日,当他被嬷嬷们打扮的整整齐齐,带到凤仪殿,一头跪倒在那尊贵雍容的女子面前的时候,听到她那一声带着笑意的轻唤:“起来罢,还真是个可怜见儿的孩子,你母妃不在了,以后这凤仪殿就是你的家,而我,就是你的母后。”

    当时他本来只是怯懦的低着头,在老嬷嬷严厉的目光下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从进殿门口开始就不曾抬眸看向高高坐在主座上的年轻女子。

    直到这一刻,听到那带着笑意的声音的一刹那,本来还有些怯懦和惊慌失措的他忍不住蓦地抬起头来,看向那女子。

    而他这一瞬间的情绪失控却并不是因为这女子的话语里带着的温暖和以后要给他一个强大的庇护港湾而感动,而是在这一瞬间,他听出了这女子的声音,跟几天前他躲在母后寝宫的帷帐之后听到的母妃对话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

    “淑妃,你可要想好了,你老死在这冷宫中无人问津倒也没什么,但是你可有想过你的儿子,皇上膝下子嗣众多,在冷宫中死个把妃子以及不受宠的皇子,那也是常有的事情,你要让你的儿子也跟着你在这冷宫中受苦,最后凄凉而死吗?”

    “姐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也知道的,我膝下没有子嗣,所以,我想把天佑过到我宫里抚养,我的身份再加上我母族的权势,定然可保这孩子他日贵不可言,而且,这也是我已经决定好的事情。所以,现在放到你面前的两条路,要么你自己选,要么,我帮你选,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好歹我们也同是云秀宫出来的,姐妹一场,所以我来劝劝你,也算是亲自来送送你。”

    “姐姐,你这是在逼我……天佑他还小……不能没有母妃……姐姐……”

    “放心,我以后会替你照顾好他,并且比你照顾的更好,你多想想你儿子的前程,是成为万人之上受人敬仰,还是像一朵崆峒花开在这冷宫的泥淖里。”

    “姐姐……”

    母妃的声音如此熟悉,他本是同娘亲身边的宫女躲猫猫藏在了那帷幔之后,好奇之下才听到她们的对话,然而对于小小的他来说,并不能完全懂得大人那些话语的全部意思,只是听到后面发觉娘亲开始哽咽,哭了起来,他小心肝一颤,就要提起步子转过帷幕往娘亲怀里钻。

    然而,他那一声“娘亲”尚且卡在喉头里,他的嘴就被人捂住了,他的小身板也被人紧紧的抱住,待他挣扎着才转过脑袋看清楚捂着自己口鼻,试图阻止自己去找娘亲的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跟自己玩躲猫猫的那个宫女,不知什么时候她竟然就在自己身后了,此时她靠在帷幕后的柱子上,一手捂着他口鼻不让他发出任何声音,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抱着他,她那双清亮的大眼睛里全是恐惧和紧张,以至于他都能感受到她浑身颤抖。

    再后来,一直等到那女子的声音消失在了母妃的宫里好久,那宫女才终于松开了禁锢着自己的手,而他这时候忙不迭的跑去找母妃,却见到母妃一脸泪痕的跌坐在了地上。

    就是在那一天,母妃同他说了很多话,其他的他都不太记得了,唯有那最后一句——天佑,你要记住,这世上越是美丽的女子,狠毒起来手腕越残忍,尤其是这后宫中的女子,没有一个人值得信任,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到母妃,也再也没有见到母妃宫中陪着自己长大的那两个宫女,包括那一日捂着自己口鼻的宫女姐姐,还有那个老嬷嬷。

    她们就像是跟着母妃一起躲起了猫猫,让他怎么找也找不到。

    再然后,他被人换上了素白的衣裳,带到了这处奢华的名为凤仪宫的殿里,听到了眼前的这个声音。

    思绪飘回到眼前,小小的他在对上那声音的主人的时候,一瞬间眼底里有恐惧划过,那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恐惧是为何,但在眼底里,却莫名的攒了泪水。

    “十皇子刚刚失去母妃,一时间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一时间听到皇后娘娘这般叫他,定然是因为感动而又触动了伤心处,还请皇后娘娘莫要见怪。”

    身边的老嬷嬷低下头来,跪在地上为他开导,虽然那时候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听不懂她们这些人在算计些什么,谋划些什么,却也知道,那样的情绪并不是感动。

    所幸,那时候的皇后娘娘,果真信了那老嬷嬷的话,对他的表现并没有做过多的揣测。

    因此,以至于很多年以后,当他长大成人,每每想起这一幕,都想要感谢那一位为他开脱的老嬷嬷,当时,若不是她及时这样说,完全不懂事的自己,是否就会在当场将那女子曾经同母妃威胁的话语童言无忌的说出来呢?

    何天佑不敢想,也不愿意回想,那对于自己来说极度阴暗的一段记忆。那时候年少懵懂,尚且不知道母妃的最后遗言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到后来心智渐开,当真正懂得了当年事情的始末的时候,他才想,或许母妃的这一句话一则是在对他的叮嘱,二则是告诉他提防皇后、提防这后宫中的每一个女子。

    因此,自记事以来,他都对这后宫中的女子避之不及,再加上被皇后养在身边,也冷眼看到过不少的女子为了上位而使出的千般手段,阴狠毒辣,所以他越发对娘亲的叮嘱而深信不疑。

    直到那一年,那一天,遇到的她。

    未开眼界,增加阅历,皇后给他求了一个跟随赵国使臣一同前往卫国给卫王贺寿的机会。

    那时候,赵国太子人选未定,诸多皇子之间早已经斗的头破血流,他虽然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现在面慈心善的皇后其实就是逼死他母妃的刽子手,但他却已经在早早的年纪里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宫中弱肉强食的各种手段,所以,在他尚且还要利用皇后得到那至高位置之前,他仍旧会十分恭敬孝顺的叫她一声母后。

    卫国一行,似乎十分顺利,见了卫王,游遍了卫国的皇城,一起都顺风顺水,只等着卫王寿宴这一夜过去,他便可以同使臣一道返回赵国交差。

    变故却发生在赵王寿宴的这一天晚上。

    他才随着使臣走进卫国皇宫,就听到收买的卫宫线人密报——三皇子已经派了绝顶杀手潜伏在了舞姬当中,会在今夜卫王寿宴上伺机杀死他,并将这个罪名扣到卫国的头上。

    当时他已经进了宫,想要再找个借口退出去,却已经不可能,更何况他的赵国十皇子的身份摆在那里,也由不得他缺席这寿辰,然而寿宴上一旦出现杀手,即便是他已经有说准备,最后没有被那杀手所伤,但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赵国在天下人面前的颜面,会影响赵卫两国之间的关系。

    所以,他不能坐以待毙。

    然,若是提前将这一消息报给卫王,让其严加盘查,若是能查到倒还罢了,若是没有查到,这屎盆子最后还是要扣到他和赵国的身上。

    而他当时脑袋一热,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也只是先混入卫国宫廷舞姬们所在春华宫,找到证据,在那杀手上场之前,将他们的计划扼杀。

    这样想了,他便也这样做了,于是,趁着使臣同那些赵国大臣们打着招呼闲聊的空隙,他只身迅速穿过御花园,按照自己脑海中已经形成的卫国皇宫的布局往春华宫的方向前去。

    这时候,太阳将将偏西,又值春日里,夕阳的余晖给偌大的卫王宫渡上了一层金辉。

    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他见到了那女子。

    春华宫位于卫宫偏北的一角,都很少有宫人来往,他找了一处尤为僻静的宫墙,确定了四下无人,便一跃而上,翻上了院墙。

    院墙之后,是一片开的正盛的桃花林,有风吹过,桃花纷飞如雨,在这漫天粉雨中,他于院墙之上看到了那女子身影娉婷,她站在桃花树下,粉色的裙裾与桃林中纷飞的桃花花瓣融为一体,她只身站在桃林下,只一个回眸的动作,就已经让人觉得春风化作柔情,与她的罗群共舞,妙舞轻盈散绮霞,星眸生辉独揽风华。

    他的父皇尤其喜欢女子,在后宫中大把的绝色妖娆的女子,然而,知道这一刻,看到眼前的这女子,他竟蓦地生出一种感觉,觉得昔日所见到的父皇宫里的那些绝色美女们全部都是庸脂俗粉,她们所有的美,所有的艳丽,所有的浓郁,却都不及眼前这女子的一角衣袂。

    一时间,他竟然有些词穷,找不到有什么适合的词语形容面前所见到的景象,找不到有什么赞美能配得上眼前这女子,他就这么愣愣的保持着爬上墙头的姿势,看着那桃林中正在翩然起舞的女子,一时间,忘记了所有。

    直到那女子一曲舞罢,停下了步子,转过身子,抬眸看向不远处的宫墙上,毫无形象可言的他的时候,那一瞬间,她眸中宛若浩瀚星海,刚刚还轻扬浅笑的眉弯这时候却微微蹙起,脆声道:“你是谁?”

    天!

    他这才终于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才终于想起来自己翻宫墙是要做什么,也才终于意识到他这一刻是有多么窘迫。

    “我……我……我是……不小……不小心……”

    素来反应快,机警聪慧过人的他,却在这时候蓦地生出手足无措的感觉,不知道该如何掩饰这一瞬自己内心和表面的尴尬。

    但就在他努力深呼吸了两口气,抬手狠狠的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的眼泪花子直冒才终于让自己保持灵台清明的时候,却见那女子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站在宫墙之下,抬眸看他。

    在那那双灵气逼人的眸子对视的瞬间,他听到了早已经在他心底里建造多年铜墙壁垒轰然倒塌的声音,也听到了自己快要撞破胸膛的心跳声。

    好在他的意识还算清醒,知道自己还穿着这一声华贵衣裳,想说自己是个一般跟着主子进宫参加宴席的护卫已经说不过去了。

    他眼底里眸色一紧,对上那样的眸子,正想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却听见那女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的笑声也宛若银铃,悦耳的紧。

    听到那笑声,他便觉得自己所有的紧张和窘迫都已经显得微不足道。

    她就这样,站在宫墙之下,双手抱拳,抬眸看着他,笑着道:“听口音不像是我卫国中人,再见阁下穿着,应是迷路的贵客吧,今日宫中设宴,前来参加的贵客不知几凡,但像你这样迷路的却不多见。”

    见她双手抱拳毫无淑女风范的站在宫墙之下,全然没有了刚刚那宛若仙女般的姿容,然而即便是这样,也美的不可方物,而她抱拳的姿势也让生不起半点违和之感,何天佑有些愣愣的看着她对他招了招手。

    而他竟然还鬼使神差的,顺着她的收拾爬下了院墙!

    ————————

    (很早以前就想些的这两章番外卷了,我怕以后我这糊涂性子会忘,所以先发着。)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