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拜祭

    虽是是外表看起来是再平常不过的马车,但是内部装饰依然奢华无比,一如何容一贯的风格。

    何容自坐进马车之后就一言不发,靠在侧壁上闭目养神,完全无视楚云笙的存在,而楚云笙亦没有想要同他说话的兴趣,偌大的马车内,只有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一路走过繁华的街道,出了城,何容才动了动身子,转过头去看同样自进了马车就一言不发的楚云笙。

    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收敛起来的翅膀,微微颤动,似是感应到他的注目,那双清澈的可以照的见这世间所有污垢与污浊的眸子豁然睁开,只是那一刹那,何容只感觉到昏暗的马车内突然亮了些。

    楚云笙睁开眼,正正落入何容的眼底,迎着他探究的眸子,楚云笙不避不让,亦看着他。

    同样都是将心思藏的深的人,同样都是活在云遮雾绕中的人,同样都是格外敏感从不肯将信任二字交与旁人的人,两两对视,都将对方眼底里的情绪看不分明。

    最后,还是何容先错开了目光,转到了一旁的绉纱上,沉声道:“我收到消息,楚国的皇太孙,并没有如期完婚。”

    闻言,楚云笙心底一愣,不过面上却不肯露出丝毫破绽。

    何容等着她出声询问,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一个字都不提,他不由得好奇的转过眸子,再次落到她面颊上,眸光里带着探究,笑道:“你就不好奇,是什么原因吗?”

    楚云笙抬手将面前窗户上的绉纱拨开,让外面的春光都泄了进来,才终于找回了一点暖意,她扬眸,看向何容,冷冷道:“其实,我更好奇,赵王跟我说这一些的目的是什么?”

    虽然心底里好奇的紧,但是这时候从何容这里得到的消息,有几分真,有几分假,她都要仔细掂量掂量。

    “如果我说,我是想看你的笑话,看你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无情抛弃,你信么?”

    q

    何容眉梢微扬,嘴角勾勒的笑意嘲讽至极。

    闻言,楚云笙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的声音清脆,宛若银铃,在飞速前行的马车内响起:“那你还费尽心思也要册封我为妃,这么说来,您不就是在捡苏景铄的弃妇了?”

    这句话,她说的尖酸刻薄至极,介意踩低自己而越发挖苦了何容。

    “秦云锦!你不要不识好歹!”

    果然,何容的虚伪面具再一次被楚云笙的嘲讽撕破。

    “如果我要折磨你,有上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何容声音冰冷的如同从地狱深处而来,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刻骨寒意。

    然而,对于楚云笙来说,这样的话语却没有半点威胁力,她抬手将自己的身子撑了起来,凑近了何容些许,睁大了眼睛,一字一句道:“果然是恩爱的一对璧人呢,连说出来的威胁人的话都跟皇后娘娘那么相似。”

    闻言,何容冷哼了一声,再不看她,马车内的气氛回到最初那般冷凝,安静。

    一直到了普照山脚。

    因法华寺是在天下都负有盛名的佛门重地,所以平时,来往于法华寺所在的普照山的香客们络绎不绝,但是近日却是不同,因着今日在法华寺有一场专为赵国先王而设的法事,所以在山脚下,就已经有御林军守卫在了那里,将不相干的人统统拦在了外面。

    然而,让楚云笙不解的是,何容却并没有走山门而入,他们现在的马车停在后山脚下,即使也有御林军守卫,但是比起前面的威严,这里差远了。

    今日既是为老赵王做法事,于情于理,何容都该出席,然而他却只着了一身墨色的便装,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珠玉点缀,朴素的不像是他了。

    并且还带着她绕过山门前那众多的随从和前来祭拜的百官,这是要做什么?

    心头不解,楚云笙面上却表现的从容镇定,她随着何容走下了马车,一言不发的跟在了他身后,沿着面前的青石板台阶,蜿蜒而上。

    因为是小路,所以青石板石阶很窄,只有一人的肩宽,两边是光滑的山坡,坡上长着长势极好的常青松柏。

    不知道是昨夜下了雨,还是因为这山间常年阴暗潮湿,青石板上生着厚厚的青苔,两边的山坡也湿滑的很,若是一个不小心踩在上面,定然是要摔跤的。

    楚云笙跟在何容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沉默着,沿着山道一直往上爬。

    心里在不住的猜测着何容此行的目的,要带她去哪里,又为何只带了她一个人,但见何容高大挺拔如松柏的背影走在前面,楚云笙却是怎么也猜不到。

    一直到了半山腰,松柏渐退,扑面而来的是漫山遍野的梨花,此时正值梨花盛开时节,有风吹过,天地间便如同下起了一场素白梨花花雨。

    楚云笙爬过一个拐角,视野渐渐开阔,便见到从这半山腰之上,以及这附近连绵数百里的山脉竟然都种着梨花,远远看去,竟是一副磅礴唯美的画卷。

    何容不像楚云笙,心思都在揣度和观察周围的景色上,因此脚步较快,已经跟楚云笙拉开了有一定的距离,见楚云笙还慢吞吞的走在后面,他皱眉道:“天色不早了,如果你不想今晚在这山里过夜的话,大可以再慢一点。”

    楚云笙回瞪了他一眼,但脚下的步子还是加快了些,跟了上来。

    要让她在这山里跟何容一起过夜,想想她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见她听到这话果然速度提上来了,何容的眸色一变,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两人又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在楚云笙开始气喘吁吁体力不济的时候,何容也终于在一处木屋前停了下来。

    楚云笙抬眸打量着那木屋,跟山中猎户或者村民歇脚的地方没什么差别,正要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话,就是这小木屋里里外外收拾的纤尘不染,太干净了,实在是不像供猎户村民们临时歇脚的地方。

    是每天都有专人来打扫看护的地方,而何容刻意带她来这里,是为了见谁?

    心底不解,也不等楚云笙细想,何容已经提起步子朝着木屋边上的一条青石板小路走了过去,楚云笙只得跟上,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即使她此时站在何容身后,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他现在的步子却似是比平时更加沉重了许多。

    青石板小路一直通向小木屋的后面,而那后面是几洼菜地,地里还种着这个时节的青菜,就在楚云笙心底里嘀咕着这里会住着什么人,看样子被何容这般看重的,就在菜地的旁边蓦地看到一座坟茔。

    在看到那坟茔的第一眼,楚云笙心底里一下子想起来一个人来,然而却不敢肯定,因为这想法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随着逐渐走进,看清楚坟茔前的碑文上清楚的刻着“母,沈梨落”几个字的时候,她才终于确定了这一猜测。

    在这一猜测被证实之后,她蓦地觉得脚下的步子犹如千斤重。

    如果她没有记错,何容的母妃就叫沈梨落……而今天,何容之所以让那些朝臣们安排了给赵王的这一场法事,在他这里,其实是叫他来给自己的母妃赎罪!

    而为什么一定要是今天?!

    心底已经有了猜测和触动,然而楚云笙却还是没有再问出声,倒是何容走到了墓碑之前,对着坟茔的主人跪了下来,用他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声音道:“母妃,我来看你了。”

    “我说过,我一定要让当年杀你的人不得好死,你看,我现在做到了,而今天,您的忌日,我便带着他的灵柩来这里给你忏悔!你说,好不好?”

    在这一瞬间,楚云笙脑袋里轰鸣一片,只剩下两个字眼……忌日。

    今日,居然是何容母亲的忌日……多少年前的今天,他的母妃因为偶然撞见了老赵王的那副画着自己娘亲的画卷,而被那人下令乱棍打死……

    从此,赵国的后宫中多了一个失去了母妃庇佑的年幼皇子,仇恨的种子从那一刻开始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然而,何容却不知道,今天对于楚云笙来说也是个特别的日子,她刻意让自己不去想起,刻意让自己的脑袋回避这个日子,以免想起来会让自己失去了自从被何容禁锢在赵王宫之后就紧紧绷住的坚强琴弦,但是在何容说出“忌日”两个字之后,她还是忍不住想到了另外两个字“生辰”……今日是她娘亲的生辰。

    原来当年,惹得老赵王如此震怒的,除了是因为何容母妃触碰了那画卷,更是因为她是在这一日碰到了他的霉头。

    忌日,生辰。

    这两个毫不相关的字眼,现在放在一起,只让人觉得可笑、讽刺、辛酸!

    原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她跟何容之间的生死对立。

    命运的巨轮早已经转动,只是到了现在这一刻才真正揭开它本来残忍的面纱罢了。

    楚云笙僵立在原地,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却蓦地,倔强的抬起头来,不肯落下丝毫。

    而她前面站着的何容却似是浑然忘记了有她这么一个人存在一般,他只跪在坟茔前面,自顾自的低声同那坟茔里永远也不会再回应他的主人说着心语。

    时间缓缓流过,山间林里带着泥土腥味的风吹动着梨花花瓣肆意纷飞,似是在无声的控诉着什么。

    楚云笙转过了身子,不想再看,然而,就是她转过身子的一瞬间,她察觉到了不对劲!

    刚刚转动的身子还没有来得及再转回来,眼角的余光却瞥到本是平淡无奇的坟茔突然炸裂开来,在炸裂的瞬间里面划过两道寒芒直接逼着还没从悲痛中回过神来的何容面门而来。

    楚云笙虽心惊,但却也知道何容的身手和反应,面对这样即便突然和迅速的反应,以他的身手避开却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她脚下的步子未动,只抬手抽了从未离开过腰际的软剑在手。

    然而,才将软剑拿在手中,看到那冲破坟茔而出的两道黑影提着三尺青锋转眼就到了何容的面门,而何容却似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对近在咫尺的杀招浑然不觉。

    不对劲!

    虽然心底里对何容父子恨之入骨,但此时她和何容的“傀儡花”巫蛊还没有解,他们是同脉之体,他不能死,更何况,她要对他报复的不仅仅是直接取了他性命同归于尽这么简单。

    所以,在意识到何容不对劲的那一刹那,楚云笙已经提着软剑将周身的内力爆发了出来,提着轻功直接向何容掠了过去,还没有到近前,就已经对那两个剑尖已经到了何容面门的两个黑衣人削去!

    而楚云笙的这一削,快,狠,准,而且用了自己的全力,尚未到那两人近前,就已经先一道夹杂着呼啸声的劲风铺面而去,他们剑锋再上前一步,必然避不开楚云笙的这一道剑气,所以,两人根本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用在半空中的脚尖虚虚一点,一个长板桥躲开了楚云笙划过来的这一道剑气。

    而他们这一躲,自然就撤了罩在何容面前的这两道杀招。

    等他们身子将将避开,再扑杀过来补第二剑的时候,楚云笙已经到了何容身边,她转过眸子,一见何容面色苍白,抬手按在他的手腕上,发现脉搏跳动的也很诡异,这是中毒的迹象!

    然而,这些人是怎样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给他下了毒的?

    心底不解,但手中的动作却没耽搁,楚云笙抬手封住了何容的几处穴道,也来不及给他看看是中了什么毒了,她一手揽在何容的腰际,将他整个身子往后一带,带出了那两个紧随而来的两个黑衣人的剑光笼罩范围,另一只手抬手又是一道剑气击出。

    这两人被迫再度齐齐一避。

    就在他们避让的这一瞬间,楚云笙的眸子不经意的划过那坟茔前正燃烧着的香烛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连忙屏住了呼吸。

    “不错嘛,还能看出问题的所在,但是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清丽的女声自背后响起,半抱着何容身子的楚云笙一怔。

    那声音有些熟悉。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