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端倪

    就在察觉到何容的异样,看到他抬手就要做出毁掉画卷的瞬间,楚云笙也已经反应了过来,不知道是因为舍不得画卷上娘亲的倾世容颜,还是鬼使神差,在何容抬手就要撕毁的那一瞬间,楚云笙的手突然横亘在了他面前。

    “不要!”

    这动作一做出,不但何容有些意外和不解,就连楚云笙自己也有些诧异自己的冲动,她脸上的泪痕犹在,落入何容的眼底,他本来就对她带着的几分好奇和不解此时越发加深了几分。

    楚云笙这时候也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失态,现在即使快速的抹掉脸上的泪痕,也早已经被何容看了去,晚了。

    心底哀叹,到底自己还是沉不住气,但是若是让她再来一次,面对娘亲的这幅卷轴,她依然会毫不犹豫的拦下来,舍不得让何容撕毁。

    “怎么?柳姑娘认识这上面的女子?”何容停下了动作,看着面前突然拦在自己面前的楚云笙那只柔若无骨的手,以及因为情急之下动作幅度过大而露出来的一截如玉藕如皓雪一般的手腕。

    虽然心知秦云锦绝对不可能见过这画上的女子,但是在这一瞬间,看到楚云笙面上的凄凉悲恸表情,他有一种感觉,觉得面前这个骄傲倔强的女子跟这画中人一定一种很深的羁绊。

    但是,在他所得到的消息中,昔年陈国将军秦川一家跟陈国皇室非但并无攀亲,还因为不喜陈国皇族的骄奢淫逸而屡次上书朝廷,因此还得罪了一批权贵。而画中的女子,作为卫国和亲公主嫁到陈国的萧宜婉在十六年前,生产之后,就被连同其生下的女儿一起关押在锁妖塔里,至死都没有再踏出锁妖塔半步,因此这两者之间是不可能有什么羁绊的。

    然而,虽然事实是如此,但是见到楚云笙这时候的表情的何容几乎可以肯定,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自己尚不知道的隐情。

    想到此,他越发对面前的女子好奇起来。

    在听到何容的试探问话之后,楚云笙从那画卷上收回了目光,抬眸间,就已经将自己眼底里的悲恸情绪收敛好了,她平静的看着何容,淡淡道:“自然是不认得的,但是看着竟觉得莫名的熟悉,莫名的很难过,很难过,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妙不可言的缘分,说不定,我跟她前世认识呢。”

    心知自己刚刚的表情已经在何容面前暴露无疑,以何容多疑的性子,一定会派人去调查,以后更会再试探自己,所以楚云笙就心平气和,半真半假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语气里还带了几分苍凉之感:“赵王相信前世今生吗?”

    这话一说出,何容一楞,不过眨眼间,他就已经恢复了一贯的从容和清冷笑意道:“我从不信什么因果报应,更不在乎前世今生,或有或无,对我来说,都太过飘渺,我要做的,只是掌控今生。”

    话音一落,他才恍觉这是楚云笙在转移话题,他眉梢一挑,拿起画卷在楚云笙面前扬了扬:“好像,柳姑娘十分在意这画卷?”

    闻言,楚云笙不答,反问道:“好像赵王十分厌恶这画卷?”

    何容嘴角一动,勾勒出一抹绝艳的笑意,那笑意虽绝美,却似是啐了冰带了毒一般,让周遭暖暖的春风都冷凝注了,他随意将画卷向楚云笙一抛,看着那画卷中的女子随着他抛出的动作在风中顾影聘婷,风华绝代的容颜再一次划过他的眼眸,他的眼底里划过一丝狠辣,不过也只是一瞬,就恢复了常色,他看着忙不迭小心翼翼将那画卷收起来的楚云笙道:“不过是一副画卷,谈不上喜恶,更不可能影响到我的心情,既然柳姑娘喜欢,便拿去吧。”

    说罢,他转过身子,背对着楚云笙,面向满园芳菲,悠悠道:“我说过,只要你选对了阵营,想要什么,我能给的,都会给你,所以,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

    楚云笙接过了那画卷,就将之抱在了怀里,这时候听到何容的话,再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人已经提起步子走出了老远,只留给楚云笙一抹孤冷绝傲的背影。

    她将那画卷上的尘埃一点一点拂去,脑子里却下意识的闪现刚刚何容的那几句话,和他说那番话的样子。

    ——不过是一副画卷,谈不上喜恶,更不能影响到我的心情,既然柳姑娘喜欢,便拿去吧。

    楚云笙知道,对于她自己视如珍宝的画卷,在何容看来,无异于是一场噩梦,当年就是因为这幅画卷,而导致他的母妃被赵王活活杖毙,让他自幼失去母妃,从此在这后宫中失去了庇护万般艰难的存活了下来,这其中吃过了多少苦,受过了多少罪,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然而,明明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即撕毁的画卷,到了他唇边,却变成了谈不上喜恶、更不能影响到他心情的东西……可见这人将自己的一颗心隐藏的有多深,即使被撞破,即使是已经再无法掩藏,他也不愿意对任何人说起,更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

    这人的心智之强大,城府之深沉,对自己对别人的心狠手辣,远远超乎了楚云笙的意料。

    她站在御花园里,站了好久,才终于缓和过来情绪,麻木的四肢冰冷的身体,才终于能感受到头顶和煦的阳光,她这才抱着画卷回了云裳宫。

    *****

    后面几天,都没有再见到何容的身影,不知道是刻意躲着她,还是因为十分不乐意见到她这样的人这样的性子,总之,楚云笙几次想要去找他,即使是不能在与他周旋中找到对自己有利的着手点,但至少可以从针锋相对中探听得一点关于苏景铄关于卫国的消息,这对于楚云笙来说都是好的。

    现在,她一个人被他囚禁在这赵王宫中,跟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络,想要知道何容这一条册封了昔年陈国大将军嫡女秦云锦为云妃的消息散布出去了之后,她所关心所在乎的人都有些什么反应,想知道阿铄到底有没有如期完婚……然而,整个皇宫里的宫女太监包括那些侍卫,都似是得了何容的命令一般,没有人愿意对她走漏半个字。

    自从知道了自己给何容施加了“傀儡花”的蛊毒并跟何容成了同脉之体,随时可以拿捏何容生死的事情之后,唐雪薫再也没有来找过自己的麻烦。

    而她的身份又着实很尴尬,说是要册封为云妃,但是册封的日子定在了下个月的初六,还有整整一个月,所以这期间,她既不是宫女,也不是嫔妃,也就免去了跟这后宫中那些妃嫔们每日要去给皇后请安的规矩。

    说起来赵王宫中的这些妃嫔,人数倒是不少,楚云笙打听过,不算皇后在内,足足有四十二人,她本来还吃惊心眼小又那么善妒的唐雪薫是怎么容得下的,后来听那些宫女太监的墙角才知道,原来这些妃子中,除了按照规矩同唐雪薫陪嫁过来做嫔的几个美人之外,还有些便是按照祖制,何容登基之后,朝廷选秀填充他后宫的。

    而这些美人儿们也都只是挂了虚名,平素何容都不会翻牌子叫人侍寝的,去也只去皇后的凤仪宫,这样一来,赵国皇后独宠六宫的说法也就在各国传遍了,不但拨高了她皇后的地位,何容跟这些美人儿们也并无夫妻之实,因此,唐雪薫自然也就不会为这些美人儿伤脑筋吃醋了。

    而听到这些,再联系当初,自己不过是顶了一下何容的未婚妻,并且明知道自己是被何容利用的一枚棋子,唐雪薫却依然不依不饶,不仅逼迫自己服下了断肠散,更是要人剔她的头盖骨做发簪……楚云笙想想,自己跟何容后宫中那些不得宠虚有其名的美人们比起来,实在太过倒霉,但也注定了她跟唐雪薫之间不死不休的仇恨。

    楚云笙在云裳宫住了几天,内息也差不多调理好了,派人通传了几次都不见有何容的消息,她只得自己出了云裳宫,再度往御花园而去。

    本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看看能不能在那儿遇到他,结果还真让她给撞到了。

    何容正在跟一穿着礼部官府的中年男子交待事情,楚云笙才转出御花园的一角,见到他的同一时间,何容也抬起头来,隔着偌大的御花园,那么远的距离,他的目光凉凉的射了过来,楚云笙依然觉得似有一道寒芒,瞬间将她包裹,然而她也不惧,径直走了过去。

    似是丝毫不意外她这般目中无人,何容转过头来,看着一旁躬身站着的中年臣子道:“这位就是即将册封的云妃,她若有什么需要,你们尽管去办即可。”

    说着,他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你有什么喜好,穿什么款式的宫装,佩戴什么样的朱钗,都可以跟林侍郎讲,他是这次册封典礼的负责人。”

    说这样一番话的时候,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一直看着楚云笙,从外人的角度来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果真对眼前这位云妃宠溺的紧。

    而这眸子里带着多少算计,也只有楚云笙自己能看得清,她走到过来,既不行礼,也不打招呼,在林侍郎诧异的目光下,从容的在何容对面坐下,才道:“陛下看着办就好,我没有什么喜欢的,如果要说不喜欢什么的话,就对这册封十分不喜欢。”

    闻言,躬身候命的林侍郎几乎是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同时他那双精明的眼睛对着楚云笙眨了又眨,似是怕自己刚刚是老眼昏花看错了一般。

    然而,此时楚云笙却一脸从容随意,对面坐着的赵王神色如常,这两人之间并无半点异样,但是站在他们面前候命的林侍郎却觉得一颗心似是在这一刻被人高高吊起,紧张道连呼吸都屏住了,犹怕自己错过了这两位那个面上的一点点细节,会错了意,结果办砸了差事掉了脑袋……又或者说,站在这两人面前的林侍郎更害怕自己在这时候听了什么不该听的而掉了脑袋……

    就这样,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早已经左右逢源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林侍郎,在这一刻,感觉是在经历一场酷刑。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感觉自己被吊起来的那颗心也被人一下一下的,用竹签子戳了又戳。

    从来没有此刻这样嫌弃怨恨时间过得太慢。

    “你先下去吧。”

    就在林侍郎觉得自己就要憋气到窒息,心头的那根弦再绷不住就要断的前一瞬,终于听到了那让他重获自由重获新生的声音,他忙不迭的行了礼,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退了下去。

    待他走的远了,何容才从手中拿着的奏折中收回了目光,落到今日穿着鹅黄色纱裙的楚云笙身上。

    她容貌虽美,但却也不是他见过最美的,就在这赵王宫中,后宫的那些女子容貌在她之上的都有很多,然而能有她这一身光华如玉的气质的就很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幼在军营中长大,虽为女子,她的眉宇间比之寻常女子多了几分飒爽的英气,衬的她整个人不管站在哪里,都是最为耀眼的一道风景,再加之那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眸子……想到这里,何容蓦地想到那日画卷中见到的那女子……那眸子……虽然明明是不同的人,不同的眼睛,但是那双眸子里闪烁的星光般明亮的光辉,还有那灵动的神色是一样的!

    在这一瞬间,何容似是抓住了什么,但是脑子里却也只是如同电光火石一闪,再细想,却才发现,什么也没有抓住。

    而对面款款坐下,神色泰然的楚云笙自然不知道这时候何容愣愣的看着她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她抬眸,迎着他那一双清冷的眸子,笑道:“赵王莫不是觉得我比皇后娘娘美?”

    闻言,何容莞尔一笑,他将面前的奏折推到一边,抬手招来近侍分别给自己和楚云笙倒了一杯茶,道:“柳姑娘难道不好奇楚国的皇太孙苏景铄现在过的怎么样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