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画卷

    本以为这样的话,不能让倔强的楚云笙求饶,至少也让她尝些苦头收敛起她那不知道哪里来的倔强和骄傲。

    然而,这一次何容又错了。

    在何容催动着她体内的真气横冲直撞的同时,楚云笙亦同时握紧了拳头,同时催动真气与何容留在她体内的蛊毒相抗衡。

    两股真气以她的身体为战场,不断的冲撞厮杀,而这样一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将何容的这一伤害加重了数倍。

    然而,即便是这样,楚云笙也一声不吭,面上带着从容,直至她肺腑在两股真气的搅动厮杀下受了重创,一口鲜血自喉头涌出,被她硬生生咽下,但是嘴角还是有一缕血渍沁出。

    见状,何容蓦地收了手,他看楚云笙依然一副不肯服软的态度,心里的火气跟发了疯的野草一样,疯长了起来,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疏离和冷意,而是满满都是熊熊燃烧着烈火,他怒斥道:“你这个不要命的疯女人!”

    那烈火瞬间就将他平素的修养和理智燃烧殆尽。

    说话间,他已经蓦地探出手来,在楚云笙才将心口上翻涌而出的心血压下去的瞬间,他的五指成鹰爪状,转眼就探到了她的脖颈,一把恶狠狠的掐住,因为他用了太大的力道,让身子本来就有些虚软的楚云笙一个不稳就从椅子上跌落了下去,而何容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表情直接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拖拽到了自己面前,而这一番动作太过激烈且她刚刚经历了一番肺腑被刀绞的痛苦,所以根本就没有丝毫招架之力,只能任由他一把拖拽过去,她的膝盖擦到了石凳子的一角,转眼就有汩汩的鲜血顺着裙裾流了下来。

    看着她即使这般落魄却不见有丝毫难堪,看向他的眼底里依然带着淡漠和嘲讽,何容被彻底激怒了,他道:“你连命都不要了都不肯向我服个软!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了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何容不仅仅是眼睛里带着杀意,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尽的冷意。

    而在那样足可以将人冻成冰块的冷意下,楚云笙眉梢一挑,无视他此刻还掐着自己脖颈的手,索性闭上了眼睛。

    何容不会杀他,在他不远万里将自己从漯河一带带回了赵王都,给她服了“傀儡花”,再要册封她为妃之后,她越发笃定。

    她的秦云锦的这个身份,在他手中,将来如果利用的得当的话,将来漯河一带被奴役的铸造兵器的十万秦家军,将会是他吞并天下的排头兵,即炮灰。

    秦云锦自由跟着父亲秦川在军中长大,在治军严谨的秦家军中的威望仅次于其父亲,所以她这颗棋子,何容是不会轻易丢掉的。

    更何况,在何容看来,她还有可能会成为苏景铄的牵制。

    怎么算,杀了她,这买卖都太不划算,而何容这样算计了天下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的人,即使是被彻底激怒,但在怒气平息下来之后,也会瞬间说服自己选择对他最有利的方案。

    所以,在看明白这其中利害之后,楚云笙面对何容,已经没有多少顾虑了。

    见到她这般不将自己的威胁放在眼里,这一刻何容是真的被激怒了,有那么一瞬间,他动了杀意,催动了内力就要将五指狠狠按下去的时候,但在看到楚云笙闭着眸子惨白的容颜之后,他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就是这一瞬间的迟疑,他也已经冷静了下来。

    五指一松,毫无预兆的将楚云笙像扔一件玩偶似得一把丢出去好远。

    而刚刚肺腑里受到重创还没有平复下来的楚云笙被他丢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凉亭的柱子上,这一次再没有忍住,一口鲜血溢了出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忙运了真气,将肺腑里翻涌的气血压制了下去,这才抬眸看向对面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尊贵优雅举杯饮茶的何容,而他一口茶饮下,也正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看向她:“秦云锦,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这还是同何容撕破脸皮之后,他第一次叫她秦云锦,之前明明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却还是十分虚伪的叫她“柳姑娘”,现在这样,至少说明,楚云笙是彻底激怒了他,而且将他的伪装撕了下来。

    难得见到这人撕下伪装,露出本来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模样,楚云笙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在凉亭的栏杆上坐下来,身子太过乏力,她将身子倚靠在柱子上才道:“那我倒是要谢过刚刚陛下的不杀之恩了。”

    言语间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

    闻言,何容面上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抹莫测的笑意,他放下青玉茶盏,抬手执起黑子,目光落在棋盘上,剑眉微挑才道:“我一直以为,你跟其他的女子不一样,是个聪明人,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懂得委曲求全,懂得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懂得在这乱世之中的生存之道,却原来是我看错了,你也一样,愚不可及,你明知道你自己的生死现在完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却不懂得如何取悦于我,还屡次三番跟我作对,而这样一来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你自讨苦吃,何苦呢?”

    话音一落,楚云笙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她用力的将嘴角的血渍擦去,倨傲的扬起下巴,对何容笑道:“以我跟赵王你现在的立场,即便是我要曲意逢迎,要主动讨好,您敢接受吗?”

    此时正值中午,春意正浓,暖暖的阳光照射进凉亭,不时的有惬意的春风拂面而来,吹动着楚云笙身上的衣裙,给她的冷冽气质中,平添了几分柔美。

    何容从棋盘上收回了目光,落向对面栏杆上坐着的楚云笙身上,在看到她嘴角还有一丝没有擦干净的血渍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起身,走到了楚云笙身边,微微倾身,抬起骨节分明的指尖放到了楚云笙的唇角,一边仔细的擦拭着,一边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看着她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敢不敢?苏景铄能给你的,我统统都能给你,而且可以给你的只会比他给的更多。”

    而说这样一番话的时候,他的眼底流动着的缱绻情愫那般分明。

    然而,就是这样的神情,就是这样的深情,让楚云笙觉得心生恶寒。

    那样的神情,那样说话的语气,跟当初他曾经携带她出锁妖塔之后一模一样。

    当时她单纯,她傻,她蠢,误以为那样的神情就是真情流露,是真的深情款款,那样的人,就是她的良人,可以为她撑开一片天空,与她携手一生。

    所以,才到死才发现这人的虚伪面目。

    然而,同样的戏码,却在她重生之后,又被他搬到了面前。

    他以为她还是前世那个懵懂无知蠢的楚云笙吗?!

    还会信以为真?!

    可笑!

    心底里泛起嘲讽,楚云笙面上却带着淡淡的笑意,冷静道:“然而,在赵王许我的那些东西的前提下,是要我帮你掌控秦家军呢,还是要我帮你杀了苏景铄呢?可惜,我都做不到。”

    何容的指尖停在楚云笙的如樱花般的唇角,因为她在听到自己一番深情的话语之后,这般冷冷理性的态度而一楞,不过也只是一瞬,他眼底里的眸色一变,不等楚云笙自己用力挣扎,他已经松了刚刚牵制着她的下巴,站起身来,背对着楚云笙负手而立,他道:“那咱们走着瞧。”

    说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是冷冷的,完全听不出任何情绪。

    而且还是背对着楚云笙,所以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也猜不到他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到底是几个意思,是走着瞧看他怎样利用她掌控秦家军,或者杀掉苏景铄,或者是走着瞧看他如何将自己的心思玩弄于他的鼓掌之中?

    楚云笙猜不到,但却也不想再猜,她动了动嘴角,正要说话,却见不远处有几个御林军抬着一大箱子东西正朝这里走了过来。

    当先带路的是今早在云裳宫为她送来衣裙和手势的那个掌事太监。

    抬着箱子的御林军停在了距离凉亭数十米远的地方,而那掌事的太监则快步往这里走了过来,远远就行了一礼,对何容道:“回禀陛下,礼部来报,为先王下葬百日而准备的法事已经妥当,这些皇后娘娘命人从先王寝宫中找出来的一些旧物,让老奴一并将之带去法华寺。”

    何容的目光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一大箱子东西,便对那太监摆了摆手道:“既然是皇后娘娘已经安排好了,便去照办吧。”

    说着,那掌事太监领了命就要退下,然而刚刚从那一箱子东西上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正要收回目光的何容突然一怔,“慢着!”

    他出声的突然,吓得那掌事太监一愣,当即跪在了地上。

    何容却不管他,径直从凉亭走了出去,向那几个放下箱子跪在地上的御林军走去。

    楚云笙这时候也稍稍将自己的内息调理好,难得见到何容这般神色,她也不免好奇,站起了身子,跟在何容的身后,朝着那几人走去。

    何容脚下的步子很快,转眼就到了那箱子近前,他冷冽的目光落到敞开的箱子上,而楚云笙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口箱子。

    只见里面底下放着一些衣物,衣物的上面有一个一个白玉瓷枕,一副墨玉棋盘,还有笔墨砚,旁边还有一副卷轴,但楚云笙的目光在划过砚台下压着的卷轴的时候,发现何容的神色有些怪异。

    一贯都时刻保持着清冷高贵,带着虚伪笑意的伪装的何容,这时候面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有种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亦或者说是愤怒,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一副卷轴。

    而在那一刻,见到何容的表情的一瞬,楚云笙心底里蓦地有了一个猜测。

    她想起,上一次在御书房,她和苏景铄躲在石门机关之后,听到何容跟赵王的谈话的内容,以及他提到的自己的母妃仅仅是因为触碰到了赵王的那副画卷就被他下令活活杖毙的前尘往事。

    而在意识到那画卷中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娘亲的一瞬间,楚云笙的身子险些有些不稳,只觉得头晕乎乎的,脑袋里轰鸣声一片。

    而这时候,不等她再想,不等她给自己一点时间缓冲,何容已经弯下腰来抬手将那一副卷轴展开来。

    随着卷轴被展开,画卷中,那个窈窕冶艳的女子孤影聘婷的身姿立即映入眼帘。

    一望无际的桃林里,那女子站在桃花树下,粉色的裙裾与桃林中纷飞的桃花花瓣融为一体,她只身站在桃林下,只一个回眸的动作,就已经让人觉得春风化作柔情,与她的罗群共舞,妙舞轻盈散绮霞,星眸生辉独揽风华。

    即使只是画卷中的人,然而却让人仿佛置身在桃林之中,仿佛那衣袂生香绝代风华的女子正对自己浅笑回眸。

    虽然刚刚已经有了两分猜测,但是在何容猝不及防的打开画卷,看到这画卷中的女子的一刹那,楚云笙依然如同被人在一瞬间抽离了全部的灵魂。

    没有思想,没有痛意,更没有爱恨。

    她的脑子里,眼睛里,就只有那画卷中的栩栩如生的女子,只能看着那画卷中女子的眼眸。

    一瞬间,泪如雨下。

    三年了,娘亲的样子从来不曾在她的脑海里磨灭半分,她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总会想起,想起她曾经将自己放在膝上,妥帖的温暖,曾经抱着自己教导自己读书习字,她领口处传来的淡淡馨香,是多少年来,最能让她安心的存在。

    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时候,在赵国的皇宫里,措不及防的再一次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容颜。

    也经历过了那么多事情,觉得自己已经算得上坚强,也越发沉稳,然而,在这一刻,楚云笙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只看着那画卷上的女子,感受到她看向自己的眸中的让她最为熟悉的温暖和爱意。

    然而,此时,见到这画卷的第一眼的何容,与楚云笙的心境截然不同,他冷眼看着那画卷,在画卷上的女子映入眼帘的瞬间,他眼底里翻涌的恨意和冷意越发浓烈。

    只一瞬间,就能将周遭所有的人冰封住,就在楚云笙的眼泪没有忍住夺眶而出的时候,他眼底戾气一闪,抬手就要将那画卷撕裂成碎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