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册封

    “姑娘您这说的哪里话,”楚云笙的话音才落,从帘幕后转出来一个面色苍白声音细长的太监,他拈着兰花指,捂着嘴笑道:“不对不对,是老奴说错了话,您马上要被册封为妃了,这衣服自然应当是您穿的。”

    “册封为妃?”这太监的面容有些熟悉,楚云笙的脑子一转,才想起来,昨日何容进宫之后,就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应该是这宫里的管事太监,但是册封为妃这是个什么意思?

    似是根本就不意外楚云笙这般惊讶不解的神色,那太监点点头,抬手将一根金凤步摇插到小宫女已经为楚云笙盘好的灵蛇髻上,笑道:“是啊,陛下今早下的旨意,而且还要布告天下呢,这簪子还是陛下赏赐给您的呢。”

    闻言,楚云笙如遭雷击。

    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这一下子就被这闷雷给劈到了谷底,而且里外都焦透。

    而那太监则以为楚云笙是欣喜过度,也没多注意,连忙招呼了那些宫女帮楚云笙将那重重叠叠的宫装给换上。

    而等到他们这些人忙活完了,楚云笙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她垂眸看着铜镜中身着淡青色华丽的宫装的女子,眼里划过一丝恨意。

    不等那些小宫女看到她这一身打扮惊讶出声,她已经提起步子出了房间,直接往云裳宫的大殿走去。

    才走近殿门口,就已经看见唐雪薫正一脸怒容的坐在主座上,一见到她走了进来,她眼底里的杀意一闪即逝。

    “混账东西!见到皇后娘娘还不行礼?”

    唐雪薫还没有说话,她身边的掌事嬷嬷已经很有眼力见儿的站到一边,对楚云笙出声呵斥。

    闻言,楚云笙款款步入大殿,连膝盖都没有动一下,只垂眸对唐雪薫道:“民女见过皇后娘娘,民女之前受过伤,还没有好利索,所以还望皇后娘娘见谅民女不能曲身行礼了。”

    “受伤?本宫看你根本就是没有把本宫放在眼里!”唐雪薫眉梢一挑,拢在膝盖上的涂着蔻丹红的指甲泛着嗜血的光泽。

    楚云笙丝毫不把她的气势放在眼里,直接拉了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并双手抱拳,十分无辜和坦然道:“不信您可以去问陛下查证啊。”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唐雪薫眼底里的杀意越发明显,她眉峰一蹙,冷冷道:“你以为本宫不会敢动你么,要不是陛下被你用了同脉之体的巫蛊,本宫早把你碎尸万段了,但即使不能杀你,本宫也有各种手腕折磨你。”

    说着,她对身边的老嬷嬷使了一个眼色,当即就有几个年长的老嬷嬷走了进来,并将屋子里本来服侍的小宫女们给遣散了出去。

    而这些老嬷嬷们毫不客气的将手中带来的夹板和装着银针的带子扔到了楚云笙面前,似是只等着唐雪薫一声令下,她们就能轻轻松松的用夹板夹断楚云笙的手指,用银针刺穿她的经脉。

    而楚云笙倒不为面前这些人的凶神恶煞的样子所动,她是听出了唐雪薫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当成她是那个给何容下巫蛊之人,而何容的生死似乎是系在她身上的?

    难道何容为了将她禁锢在这赵王宫里,而对唐雪薫说了假话?

    故意说是因为他的生死系在她身上,这样一来,善妒的唐雪薫才能容的下她,并有所顾忌而不会伤害到她的性命?

    心里这样猜测,但不十分笃定,楚云笙对唐雪薫展颜一笑,试探道:“难道陛下没有告诉你吗?他跟我生为同脉之体,不仅仅是性命相连,就是我一旦受到了伤害,而这些伤害也同样会转移到他的身上,”说着,楚云笙状似不经意,实则在认真的打量着听到这一番话之后唐雪薫的表情,果然见到她流露出震惊之色,楚云笙继续道:“看来,陛下果然十分喜欢皇后娘娘,不忍心让您跟着一起为他的安危操心这才没有将全部实情托出。”

    闻言,唐雪薫之前的戾色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楚云笙的恨之入骨,她定定的看着楚云笙道:“你以为,你这样说,本宫就会信了吗?”

    楚云笙耸了耸肩,无所谓道:“皇后娘娘若是不相信,大可以去问宫里的御医啊,问问他们,中了‘傀儡花’的人跟其同脉之体会有怎样一种关系,就知道我是不是在说谎了。”

    她的表情格外的轻松,似是在说着与己无关的事情,然而正是这样的表情让唐雪薫冷静了下来,之前的暴怒之色也没有了踪影,换来一脸的紧张,因为她知道,如果楚云笙说的是真的,那么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不仅仅要担心何容的身体,更要担心这个凭空多出来的敌人……打不得折磨不得更是杀不得。

    唐雪薫面上的表情十分丰富,但也只是一瞬,她的眸色一转,就已经恢复了常色,她抬起涂着蔻丹红的指尖放在桌子上,借力站起了身子,同时对楚云笙道:“你所说的,本宫自然会去调查,如果是假的,本宫保证,会用尽各种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是真的……但无论真假,你也别得意太早,本宫身为六宫之首,有的是办法。”

    说着,再不看楚云笙一眼,拖着曳地的宫装直接就朝殿外走去。

    不用想也知道,她这会儿多半是心急火燎的找御医将‘傀儡花’问个清楚,然而楚云笙根本就不怕她去问,反而她还希望她去问。

    因为何容为了将她囚禁在这里,主动欺瞒唐雪薫,说自己是那个给何容下‘傀儡花’巫蛊的人,等同于将自己被害者和何容这个施加者反了过来,这样一来,轻轻松松的就让唐雪薫对自己有所顾忌不会伤害自己。

    不得不说,何容这一轻描淡写的说辞真的太高明。

    等唐雪薫和一众大宫女老嬷嬷走出了云裳宫,楚云笙才恨恨的跺了跺脚。

    这样子让唐雪薫吃瘪自然是她乐见的,然而她现在气的是之前听到的那个管事太监说的那句话——何容要册封她为妃,而且还要昭告天下!

    虽然不知道何容到底还有些什么阴谋诡计,但是她隐隐觉得,这事儿跟苏景铄有关,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要册封她为妃,这样一来,如果阿铄知道的话……如果不顾一切的要赶来救她,那么无疑就中了何容的陷阱。

    想到此,楚云笙一刻也不想耽搁,直接站起身来走出殿外,对身边的宫女道:“陛下在哪里?”

    那小宫女似是丝毫不意外楚云笙回突然问到赵王在哪里的问题,她微微一笑,对楚云笙行了一礼,才道:“陛下有传信过来,说如果娘娘要找他的话,让奴婢带您去御花园,他还特意说,是他第一次见您的那个御花园。”

    闻言,楚云笙一愣,但还是跟上了那宫女的步伐,出了云裳宫,直往那御花园而去。

    一路上,她都在想,到底何容心底里做着怎样的盘算,又为什么要刻意提起第一次见的那园子。

    他所谓的第一次见的,不过是上一次她以柳执素的身份刚刚被太监领进宫,在那里碰巧遇见了他,也是她重生一来,第一次见他。

    却没有想到,他还能记得到当时的情景和地点。

    然而,她心里装着心事,全然忘记了刚刚那宫女对她的称呼已经变成了——娘娘。

    兜兜转转,终于到了那御花园,正值春光最好的时候,满园芳菲,这里的百花开的不比卫宫的差,然而这莺莺燕燕万紫千红,却在眼前蓦地失了色彩。

    花园中,不远处的凉亭里,悠然坐着的那个身着墨色锦袍的男子,头戴八宝金冠,此时正背对着她优雅的煮茶,石桌上还放着一盘棋,黑白子正陷入胶着的苦战。

    似是感应到她来了,何容一回首,正落入楚云笙如墨的眼底。

    他抬眸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不知云裳宫柳姑娘住的可还习惯?”

    楚云笙轻吐了一口气,也款步上前,到了凉亭大刀阔斧的在何容对面的石凳子上坐下,含笑道:“还凑合。”

    闻言,两边站着侍奉着宫女太监差点没有齐齐闪了腰。

    何容抬手为楚云笙倒了一杯,笑道:“习惯就好,就怕你住不惯,如果觉得不好,可以搬来甘露殿住。”

    这一次,不仅仅是那些宫女太监差点闪了腰,就是楚云笙都忍不住小心肝颤抖了一下。

    甘露殿是历代赵国君王所住的地方,就连皇后唐雪薫都只能住在凤仪宫,然而,却在此时,何容提出来让她搬去甘泉殿……

    心里忍不住嘲讽——赵王您的演技真好,外人看来他们这真真是一副情深意切腻歪到一起的样子,面上楚云笙还依然带着从容,笑道:“还是不了,那里太脏。”

    噗通!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不远处就有一个站岗的太监没有把持住而真的闪了腰……立即就有侍卫将他拖了下去。

    然而,何容似是丝毫不为楚云笙话语里的忤逆而生气,他抬手将倒好的茶推向楚云笙,道:“柳姑娘可会下棋?”

    楚云笙淡淡的瞥了一眼那茶,坦然接过,饮下了一口,迎着何容似笑非笑的眸子,才道:“棋品见人品,我想,陛下应该是不会问我这个愚蠢的问题的。”

    言外之意,即便是她会下,也不会同他下。

    闻言,何容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他本就生的极其俊美,因为这一笑,而越发华光璀璨,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似是这满园里所有的春色都凝聚在他一人之上,再没的春光也只是他的陪衬。

    然而,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刚刚楚云笙说的是什么,再联系到他这让人心惊胆战的笑意之后,守在两边的宫女太监护卫几十个人齐齐跪倒,没有一个敢抬起头来。

    何容似是根本就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他只看着楚云笙,一字一句道:“我以为,你第一时间来找我,会问到册封一事,看来柳姑娘对此事并不上心。”

    楚云笙再饮了一口茶,才慢悠悠道:“你既然都已经算到了我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自然就知道你会问什么,所以我开不开口问不问,结果都是一样的,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在来的路上楚云笙就想明白了这一点,何容既然已经下了决定的事情,即便是她说破了嘴皮子,也已经非但于事无补,还要被他嗤笑一番,所以,在御花园里,看到何容投递过来的眼神的第一眼,楚云笙就放弃了要劝说他这个决定的打算。

    何容似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不停的笑着,笑到最后,那笑声里已经带上了几分狂妄,最后,他道:“你就不疑惑我为何要这么做吗?”

    闻言,楚云笙翻了一个白眼,道:“我疑惑有用吗?能改变一些事实吗?横竖我现在都落在你的手上,连生死都拿捏在你掌中,随时都可能结束了我的小命,不仅仅如此,我还要祈求陛下长命百岁的好。”

    何容看着楚云笙的眼睛,只觉得这双眼睛虽然在笑着,然而那笑意似是带着这世上最冷的冰,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然让他感受到了里面扑面而来的寒冷,冷的他下意识的想要避开,但沉稳如他,却依然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你知道便好。”

    说着,何容长长的眼睫毛一动,眸色一转,落到楚云笙拿着茶杯的指尖上,他笑道:“说起来,你就不怕我在茶里下毒?”

    这回,轮到楚云笙笑了:“您觉得,这世上还有比‘傀儡花’更为恶毒的毒吗?”

    这话一说出口,何容就已经察觉到自己犯了蠢,不过话已经说出来,就收不回了,他神色一动,两指一转,就牵引了楚云笙体内的真气在她肺腑里横冲直撞,然而,做出这样一番让楚云笙痛不欲生的举动的他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你不说这一点,我倒还忘了提醒柳姑娘,你的命在我手上,要想活的长久一点,还是要收敛一点的好。”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