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再进赵王宫

    不过,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毕竟唐雪薫的善妒小心眼以及狠辣,前世的她是见识过的,所以现在她并不意外。

    何容却在这时候,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他这笑容是什么意思,他已经转过了身子,抬手牵起唐雪薫的手,一边走进宫门,一边道:“先回宫再说。”

    而他又没有吩咐把自己安排到哪里,他的那些赭色护卫便自动默认为是带着楚云笙一起。

    所以,楚云笙就这样,跟在了他们后面,一路从正德门进入,看着他们俩上了步撵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而她也只能徒步跟在了后面。

    春光明媚,一路,赵王宫里的恢弘的宫殿楼台映入眼,上一次,以柳执素的身份进入这皇宫的一幕幕也都闪现在脑海里。

    楚云笙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柔妃。

    上一次,是顶了跟已经怀有龙嗣的柔妃有血缘关系柳执素的身份来了这里,为柔妃安胎,但是最后,何容逼宫,赵王和太子何铭都惨死,她当时也因为救姑姑而跟苏景铄一起逃出了赵王都,但却不知道最后柔妃的下场。

    之前她还听二元向苏景铄汇报过,说柔妃背叛了天杀,以天杀的情报换取她自己在何容手中的活命的机会。

    后面便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了,楚云笙跟她之间谈不上有交情,但既相识一场却也难免对她的遭遇多了几分好奇。

    尤其是再一次进入赵王宫,走过她曾经走过的这些宫墙之下,就会想起她来。

    然而,不等她猜测柔妃会被何容怎样对待,他们已经到了御书房外。

    之前的御书房已经在她得知真相的那一天,被苏景铄为了掩饰他俩的行踪而踢翻了香炉给烧毁了,现在的御书房是在那基础之上重新修建的,雕梁画栋装饰奢华程度,丝毫不亚于之前。

    何容携了唐雪薫的手,一路走上玉石阶,直往御书房而去,楚云笙跟在他们后面,还时不时的要接收到唐雪薫转过来的锋利的如同刀尖儿的眸光。

    她倒觉得没有什么,看她不顺眼的唐雪薫却是不乐意了,她皱眉对何容道:“陛下,您要带着她一起去御书房吗?”

    听到她这么一说,何容似是才终于想起来还有楚云笙这么一号人来,他抬手,招来一名近侍吩咐道:“带柳姑娘下去休息,就安排在云裳宫。”

    那人听了正要领命下去,却被唐雪薫一声制止了,她娇滴滴的无比委屈道:“陛下真的要将这女子招进宫来?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感受,好歹我也是这后宫中的皇后,六宫的之主……呜……你果然一点也不在乎我了……”

    说到后面,唐雪薫竟然委屈的嘤嘤嘤嘤的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还越委屈。

    楚云笙抬眸看去,只见她伏在何容的肩头,虽然作势哭的委屈,但仔细瞧瞧,那眼底里哪里有半点的泪意。

    何容似是对她这样的哭闹有些手足无措,他抬手不停的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抚,一边对那名僵立在原地不敢动弹的近侍使了一个眼色,那人才会意,立即小跑着上前带着楚云笙快步往云裳宫走去。

    楚云笙走出老远,都还能听到唐雪薫对何容撒娇的声音。

    恶心的她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心底里却还是生出了一番讽刺,待到燕国在何容的手下再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之后,他会如何对待唐雪薫?

    *********

    彼时,上阳宫里,也有一人面对满地狼藉而心生凉意和嘲讽。

    楚王坐在软榻之上,胸口剧烈的起起伏伏,咳个不停,但是目光才一落到跪在房间中间腰杆挺得笔直的苏景铄的时候,眼底里写满了怒其不争,他怒吼道:“已经定下了的婚事,岂能是你说抗拒就能抗拒的?”

    苏景铄只穿了一件月白色便装,跪在被楚王摔碎了一地的瓷片上,笔直如玉的身姿丝毫不为楚王此时眼底里翻涌的怒意受半点影响,待楚王的咳嗽缓解了些,他不卑不亢道:“孙儿的心思皇祖父早就已经知道,更何况,凌王谋逆一案才落下帷幕,朝中凌王的党羽尚未完全剪除,而林家长子林锐更是跟凌王叔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件事情若是彻查的话,皇祖父觉得,林家的嫡女林叶珠还能坐稳皇太孙妃的位置?”

    “在宗淇图谋不轨之前,林锐就已经娶了其王妃的姊妹赵氏,林家跟宗淇谋逆案,并无直接牵连,这一点你应该比我看的更清楚。”楚王冷眼看着跪在堂下的苏景铄,叹了一口气道:“你怎么就不能明白皇祖父的良苦用心呢!”

    闻言苏景铄抬起头来,看着楚王,不答反问道:“那既然皇祖父觉得自己能看得清一切的话,那又为何当初看不出凌王会谋逆?”

    这句话直戳戳的点到了楚王的心口上,他面上的褶皱加深了继续,眼底里翻涌的怒气越发明显,面对苏景铄直言不讳的指责,他抬手用力的拍在了面前的案几之上,怒斥道:“你是在指责孤?”

    “孙儿不敢,只是想皇祖父收回指婚的成命罢了。”

    “你自幼便被我带在身边,当做储君抚养,君无戏言的道理,你还没有学会吗?”楚王抬手撑着案几站起身来,似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再同苏景铄讨论。

    身边的近侍立即走上前来,将他搀扶起来,就准备起驾回宫。

    然而,苏景铄却固执的站起身来,跪到了他面前,铿锵道:“孙儿当然知道君无戏言的道理,但是此番不同,凌王出事,林家难逃干系,所以这婚事取消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还望皇祖父成全,但若是皇祖父执意要立林叶珠为皇太孙妃,那么大理寺那边彻查凌王谋逆一案,公事公办,整个林家都会受到牵连,更不用谈再有资格定下皇亲之事。”

    “成全,成全什么?你这是在威胁孤?”楚王气的浑身发抖,他抬手指着苏景铄,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然而,也不等他再说出一句话,就感觉脑袋一空,眼前一黑,他整个人已经虚软的晕倒了下去。

    还是苏景铄眼疾手快的搀扶住了他,把了脉发觉是因为一时间急火攻心所致,便由宫人将他先送回寝宫,又着了太医去瞧了,自己这才退了下去。

    “主子,这可怎么办?看样子,陛下是很难答应你跟阿笙姑娘的事情了。”才一出了养元殿,二元就跳到了苏景铄身边,开始念叨起来:“再把陛下气出个好歹来可如何是好,毕竟刚刚平息了凌王叛乱一事,凌王是他的亲生儿子,对他来说已经是一次打击了,您还这样违逆他的意思。”

    闻言,苏景铄前进的脚步顿了顿,他回眸,淡淡的瞥了一眼二元,二元吓的立即住了嘴。

    但见他转过身子继续往前走,二元又不得不跟上,并疑惑道:“主子,咱们这是去哪里?上阳宫不是这方向啊。”

    苏景铄没有回答他,自顾往前走。

    一直到了远远看到东宫正门,二元才恍然大悟,他猛的一拍脑门道:“原来您是来给太子殿下送药啊,瞧我这记性。”

    苏景铄还是不理他,只拂了袖子走进去,却让侍卫将他拦在了外面。

    一路穿过花厅,偏殿,最后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子外,苏景铄才放慢了步子。

    一路都有优雅淙淙的琴音,而越走近,琴音越发清越。

    但在他踏步走近这院子的时候,琴音戛然而止。

    苏景铄走进院子,就见到几株文竹之下,坐在轮椅上的那一抹纤瘦的身量。他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古琴之上,垂下眼帘的眸子,也只落到面前的古琴上,并不看苏景铄。

    似是一早就料到了苏景铄会来一般,他连睫毛都没动一下,淡淡道:“我不是说了吗?没有事情不要来东宫。”

    语气中的疏离和淡漠清晰无比。

    苏景铄面无表情的听了,似是并不在意他这般态度,他提起步子,往他所坐的文竹下走去。

    待走的近了,才道:“这是疗伤圣药药莲,对父亲腿上的痼疾应是大有益处。”

    说着,他从宽大的墨色袖摆里取出来一个锦盒,里面装着楚云笙托木玄不远万里送过来的药莲。

    “拿回去吧,我不需要。”

    苏宗仁抬眸,冷冷的看着苏景铄放在石桌子上的锦盒,再抬眸看向身姿如玉人一般挺拔俊美的苏景铄,冷冽的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然而,也只是一瞬,他便调开了目光,将手指再次勾弦起调。

    一曲清越的琴音再度从他的指尖流淌而出。

    “没有什么事的话,带着你和你的东西走吧。”

    苏宗仁的声音比这琴音更冷冽。

    闻言,苏景铄的嘴角划过一丝苦笑,他也只是淡淡的看了苏宗仁一眼,才道:“药莲放在这里,是我做儿子应尽的孝道,是用还是弃之不用,都是父亲自己的选择。”

    说着,他转过身子,再不看苏宗仁一眼。

    耳畔响彻的琴音顿了一下,但很快又连上了调子,继续婉转奏响。

    苏景铄提起步子,往外走去,走了两步,他突然回过头来,看向正专心抚琴似是全完忘记了他的存在的,陌生的父亲,道:“凌王谋逆的事情,我希望到此为止,父亲想要的任何东西,我都可以给,即便是皇储的位置,而且,这本来也就该是你的,只要你告诉我,我双手奉上,无需您做任何筹谋和算计,但你若是想伤害阿笙,我是断然不会让的。”

    话音未落,琴音已断,苏宗仁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景铄,漆黑的眼底里除了震惊和怒气之外,还有一丝窘迫。

    而苏景铄说完这一番话,也不再看表情复杂的苏宗仁,直接转过了身子,大步离开了偏院,一路出了东宫,再没有回头。

    ********

    而这些,远在千里之外的楚云笙自然是不知道的。

    何容安排了她好吃好喝的住下,并没有说要对她如何,要利用她怎样,虽然心里不安,还有些焦急,但楚云笙却只得按照何容所安排的这样,先住了下来。

    而且何容给她安排的还是云裳宫,之前柔妃住过的地方,她当时以柳执素的医女身份进来这里是为柔妃保胎而来,却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还能被何容打发了再次住到这里。

    也不知道何容是有心,还是无意。

    但这也已经不是楚云笙说关心的关键问题。

    之前她所认识的柔妃云裳宫里的小宫女太监们都已经换了面孔,她就是想打听一下关于柔妃后来的事情,也没有人愿意对她透露只言片语,楚云笙只得先住下来,看看何容的打算,再做谋划。

    一路从漯河一带几乎是日夜兼程的赶路,那马车内虽然装饰奢华,但却也难免颠簸,到了赵国王都,楚云笙早已经累的四肢瘫软,所以回了云裳宫洗漱好了就连晚饭都没有吃,直接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她是被一个声音十分拔尖儿女声给吵醒的。

    “柳姑娘!柳姑娘!您快醒醒!”

    声音太过拔尖儿,而且就在楚云笙的耳边响彻,闹的她当时就从困乏中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见到昨天服侍自己洗漱的那个小宫女跪在自己床边,一脸焦急,见到她醒来,忙不迭道:“姑娘,你可算是醒了,皇后娘娘来了,就在正殿,叫你赶快去回话呢!”

    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那小宫女脸上的惧意一览无余。

    没有想到唐雪薫这么快就找到自己头上了,楚云笙伸了一个懒腰,在小宫女的帮助下开始梳洗。

    然而,才将她们准备好的衣服套在身上,楚云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垂眸看着这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奢华无比的宫装,以及面前这些小宫女手中托盘里那些金钗首饰,皱眉道:“这些不应该是宫里嫔妃穿的衣服首饰吗?你们弄错了,给我随便来一套女装就好,这些衣服我穿着不舒服,而且也不适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