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蛊毒(三)

    楚云笙有些急了,抬手摇了摇他的天水之青的袖摆,道:“这次你都没有听我的话,叫你没有等到我就去找她,你之前都答应的好好的,怎的又悄悄的跟了过来?”

    这句话楚云笙说的有些重,她其实是有些生气的,若是阿呆正的有个好歹来,她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她在同阿呆置气的同时,也是在生自己的气。

    阿呆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子,用他那双清澈无波的眼睛,怔怔的看着楚云笙。

    楚云笙也抬眸看着他,抬手拉过他的袖摆,指着秦夫人,继续道:“她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所以,阿呆兄你一定会帮我保护好她的对不对?会帮我护送她去安全的地方对不对?”

    闻言,阿呆终于从楚云笙的面颊上转过了目光落到还没有解开穴道不能动弹的秦夫人身上,半响,他才默默地点了点头。

    见他终于肯应下,楚云笙继续循循善诱道:“你放心,你先带着她走,我这里还有点事情,回头就会来追上你们的。”

    听到楚云笙这般说,阿呆才从秦夫人身上收回了目光,再一次定定的看着楚云笙,似是想从她的眸子里读出到底是真还是假。

    不过,楚云笙也不给他思考的机会,并对睁大了一双眼睛焦急的看着她的秦夫人道:“不用来找我,也不用来救我,我会没事的,你跟阿呆兄走,他会保你没事,而我会来找你们的。”

    说着,直接将眼睛里全是抗拒的秦夫人塞到了他手上,“出了边界再解开她的穴道。”

    而她之所以现在不解开秦夫人的穴道,也不允许阿呆过早的解开,就是怕秦夫人因为怕连累她而做出像之前投城那样的自杀举动。

    阿呆这一次似是听进去了楚云笙的话,他点了点头,一见他点头,楚云笙才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而不等她这一口气吁完,不远处的何容抬起手来,对她扬了扬手中装着‘傀儡花’的玉瓷瓶,在跟楚云笙对视的一瞬,他抬手向楚云笙抛了过来。

    能将阿呆和秦夫人平安送走,已经是目前看来,最好的收场方式了,楚云笙心一沉,抬手就将那瓶子接了过来,并对何容笑道:“希望赵王信守承诺。”

    何容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但他这一动作才做出,周围那些蓄势待发的守卫们都纷纷让开了一条路,似是随时都可以让阿呆和秦夫人安然离开一般。

    出见状楚云笙也不迟疑,多耽搁一分,对阿呆和秦夫人来说,便是多了一分危险,她抬手揭开玉瓷瓶的盖子,仰头一饮而尽。

    泛着浓烈腥臭味道的液体滑入喉头,她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受的想吐,但是却偏偏什么都吐不出来。

    见她喝下了‘傀儡花’何容的面上划过一丝阴冷的笑意,他指尖一动,便能感觉到楚云笙体内的真气流动,而这一感受,也确实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姑娘,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内力,若不是他现在能随时掌控她体内的真气,真不知道她能隐藏的这么好。

    想到此,何容面上的笑意越发加深了几分,他指尖一错,感受到楚云笙体内真气流动的同时,控制了其中两股内力相互碰撞。

    而这个动作才一做出,楚云笙只感觉到肺腑里似是有人在用刀子搅动一般,痛彻心扉。

    然而,即使如此剧痛,她依然面不改色,除了她额际上沁出的汗珠子说明她此刻隐忍的痛楚有多深之外,何容几乎要以为这蛊毒失了效用。

    楚云笙用咬破的舌尖死死抵住牙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轻松自然,她对阿呆道:“快走。”

    阿呆像平时拎她一般,将秦夫人也用一跟指头勾住衣襟,拎起来,只看着她,本来,从来都是清澈无波的眸子,这时候里面居然泛起了心疼和焦急。

    一时间,痛的有些头昏眼花的楚云笙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她抬手推了阿呆一把,又咬牙道:“记住我说的话!”

    声音不大,但却格外坚定,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余地,阿呆的眸子里的波光粼粼也终于平静了下来,顺着楚云笙推开他的力道,他提起步子,身形一动,就拎着眸子里写满了抗拒和不舍的秦夫人下了城头,越过上百级青玉石阶,直奔皇陵的入口而去。

    皇陵的入口在望。

    然而,就在这时候,何容却对身后的侍卫做了一个手势。

    刷!刷!刷!

    四下里当即响起了无数刀剑出鞘的声音。

    楚云笙心底一惊,面上露出了果然不出所料的神情,她抬眸轻蔑的看向何容道:“却没有想到,当着这上千人的面,赵王都能如此厚颜无耻言而无信。”

    面对楚云笙的嘲讽,何容不以为意,他面上带着从容的笑意,周身似是有一层春光笼罩一般,笑道:“看来,柳姑娘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不择手段。”

    话音才落,四下里那些已经出鞘的刀剑和已经整装待发的士兵都已经冲着拎着秦夫人正冲向皇陵入口的阿呆而去。

    若是阿呆一个人,以他的身手想要逃离这样的包围圈,应该没有问题,但是现在他带着秦夫人,本来的速度就已经减缓了一半,还要为了确保秦夫人的安全而不得不提防着周围射过来的冷箭明枪,所以,他们……危矣。

    而这些,早已经在楚云笙的意料之中。

    “住手!”

    一声夹杂着她内力的呵斥响彻了整个山谷,在皇陵的入口处,几乎所有正扑杀向阿呆的护卫,以及正厮杀着的护卫都纷纷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往后避让开的同时,都怔怔的看向城头上的楚云笙。

    而此时,楚云笙就站在何容面前不过五步之遥。

    就在她用内力呵斥了这一句之后,何容掌中一运内力,当即就控制住了她体内的真气游走。

    这就是这蛊毒的厉害之处。

    楚云笙再想要擅自动用真气,除非罔顾自己的性命。

    然而,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也无所谓破罐子破摔,当即,她手腕一动,将绑缚在小臂内侧的匕首滑直掌中,不等何容察觉近身前来,她已经拿着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口。

    “你这是做什么?”见状,何容冷笑,“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威胁到我吗?”

    闻言,楚云笙却先笑了,她道:“我以为,我可以。”

    说着,她索性越下了城头砖头改站姿为坐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才抬眸看向何容道:“赵王如此大费周章的找来这罕见的‘傀儡花’给我服用,至少可以说明一点,我对你来说是大有用处的,利用也好,棋子也罢,我想,你应该不希望看到刚刚才到手的棋子成了一颗废子吧?那这买卖不是太不划算?”

    说着,楚云笙也笑了起来,而且笑容比何容的笑容更讽刺。

    在她这般肆无忌惮的嘲笑中,何容终于败下阵来,他咬牙切齿道:“好,本王让你一局。”

    说着,他二话不说,直接给了身后的侍卫一个放行的指令。

    得了这个指令之后,那些之前准备扑杀过去,阻拦阿呆和秦夫人前行的侍卫们纷纷撤离并打开了皇陵的入口。

    阿呆携带着秦夫人这时候已经走了有一小段距离,他抬眸,正见楚云笙拿着匕首抵在了自己的心口,他心底一急,就要拎着秦夫人再次掠到楚云笙身边,但在迎着楚云笙那坚定恳切的目光的时候,阿呆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步子停在了原地。

    仿似是在做此生最为艰难的一次抉择,他定定的看着楚云笙,想要上前,脑子里却又不时的响起她的那句话——“她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所以,阿呆兄你一定会帮我保护好她的对不对?会帮我护送她去安全的地方对不对?”

    “记住我说的话。”

    “不用来找我,也不用来救我,我会没事的,你跟阿呆兄走,他会保你没事,而我会来找你们的。”

    一生里孤僻乖张,从来做事都只凭借自己的内心和心性,从来不用、也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从来都不知道选择为何物的阿呆,却在这一刻,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煎熬抉择。

    内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声音在告诉他,退回去,退回去,退回去,跟她并肩,生死与共。

    然而,同时又冒出来另外一个声音,是她的,不停的在对他说,带秦夫人走,带秦夫人走,带在她看来比她自己更重要的秦夫人走……

    阿呆的身子在春风里摇曳不稳,只恨不得自己此时能分出两个身子来。

    他定定的站在原地,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而这时候,楚云笙的几乎是带着哭腔和祈求的声音却从城头上传来:“阿呆!快走!”

    阿呆蓦地抬起戴着青铜面具的头来,看向城头上的女子,那一双秋波潋滟的眸子里,全然是坚定和恳求,而她手中的匕首按在心口的位置又用了两分力道,从他的角度上看,正见到一朵妖娆的血渍红梅绽放在她心口上,他再不敢迟疑,只怕自己再停留一瞬,她会毫不迟疑的将那匕首按进心口深处,阿呆咬了咬唇角,提着秦夫人提起内力施展了自己平生所能施展的最快的轻功离开了皇陵入口,一路按照楚云笙千叮咛万嘱咐的方向而去,再不敢回头。

    待阿呆离去了自己的视野,又过了半响,确定何容的手下再追不上了,楚云笙才抬手松了按在心口上的匕首。

    刚刚,在逼迫何容的同时,她也在逼迫阿呆,情急之下,她稍微用了力道,那匕首入了肉些许,这时候才一移开,大片的血渍已经浸透了衣襟。

    楚云笙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抬眸看着何容笑道:“这下赵王可满意了?”

    何容的嘴角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但最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楚云笙精神早已经耗尽,也不想再说什么,更懒得再计较何容这时候想的是什么,她大手一挥道:“可有干净衣服和金疮药给我找找,我衣服脏了,伤口也要处理。”

    闻言,何容手下的那些侍卫面面相觑,心底里不由得都在嘀咕——这姑娘哪里有半点被挟持当成人质和傀儡的自觉?!

    然而,何容却不以为意,对身边的侍卫道:“去给柳姑娘准备换洗的衣物以及金疮药。”

    说着,那人领了命令就要退下,却被何容又叫住了,他道:“准备一下,我们即刻回京。”

    “喏。”

    虽然所有人都疑惑为何千里迢迢来看着正在督造的皇陵,却只是看了一眼就要回京,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提出异议。

    楚云笙虽然心生不解,但刚刚被何容拿捏住了内力在体内一番折腾,她的五脏六腑都疼的已经麻木了,再加上这一番斗智斗勇斗狠,她的精神也已经耗尽,现在只想着换身衣服换好药好好睡一觉。

    横竖,何容不会杀了她,而且还要利用她,既然性命暂且无忧,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再做筹谋就是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丢了性命更糟糕的呢?

    面对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与其自怨自艾痛不欲生,倒不如沉下心来,冷静应对,这是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楚云笙自己领悟到的。

    何容手下的人办事效率很快,将楚云笙带上了何容那个奢华的马车之后,就送来了干净的换洗衣物和金疮药。

    不知道是得了何容的吩咐,还是这些人在擅自揣摩何容的意图,他们送来的居然是女子的裙衫。

    看到那华丽的衣裙,楚云笙叹了一口气,虽然心生抗拒,但却也没有别的选择,只得穿上。

    这还是自己从陈言之那里逃出陈国之后,第二次穿了女装。

    第一次,是在临阳县城,她和苏景铄性命攸关,遇到了那一对林氏老夫妇,给了她和阿铄他们儿子儿媳妇的衣服,虽然是寻常农妇女布衣,但却比现在这一套奢华的衣裙穿着舒服。

    想到此,想到阿铄,本来已经被自己武装的如同铜墙铁壁的心,蓦地软了下来,鼻尖一酸,就要落下委屈的泪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