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蛊毒(二)

    在那一瞬,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要挣脱开何容的禁锢而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拦住她,然而何容却在那一刹那施加了内力,将她牢牢的定格在了原地。

    楚云笙动弹不得,一颗心却已经心如死灰,唯一的那一点点希冀,是希望刚刚跃下城头的那个赭色护卫能将秦夫人接住。

    这是秦云锦希望的,也是她希望的。

    虽然已经竭力在强壮镇定,撇清自己同秦云锦之间的联系,但是有些关系,却是怎么也斩不断的,比如这母女亲情。

    秦夫人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也定然是瞧出了她被何容说胁迫,所以宁愿自己投城而死都不愿意拖累自己的女儿,而作为重生在秦云锦身上的楚云笙又怎能袖手旁观。

    她可以手起刀落杀人于无形,可以残忍的将对手人头斩落,可以是谈笑间踏着对手鲜血走过玉石阶的修罗,但是,面对这般血亲的时候,她却说服不了自己不管不顾。

    而她,在见到秦夫人看向自己女儿的那种温柔的眼神的一刹那,也没有再想过要说服自己。

    现在,她只希望她能被救起,虽然明知道被救起之后,秦夫人就会是何容拿捏住她的筹码,她也无怨无尤。

    嗖的一声,那个赭色护卫已经从城下跃上了城头,手上还拎着刚刚绝然跳下城头的秦夫人,她被何容隔空点了穴道,面上依然保持着刚刚的诀别神情,但眸子里对秦云锦的爱意和对何容的恨意,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格外的鲜明和怵目。

    何容的指尖在楚云笙的手腕上游走,面上却挂着毫不在意的笑意,他扫了一眼秦夫人,才将目光落到楚云笙的面颊上,淡淡的笑道:“怎么,难道柳姑娘还觉得,自己跟这秦夫人没有关联吗?”

    其实已经不需要楚云笙亲口承认了,事实已经摆在所有人的面前,何容这么说,不过是故意再嘲讽她一番。

    楚云笙抬眸,冷冷的看向何容,直言道:“赵王想做什么,直说就好了。”

    见到楚云笙这般冰冷的神情,何容摇了摇头,面上露出了一抹惋惜的神色,他转过身子,对身后的护卫招了招手,转眼,那护卫就带了几十个衣衫褴褛饱受折磨的秦家军跪到了城头下,并有护卫端上来了两个玉瓷瓶,摆放在何容的面前,他垂眸看了一眼那两个小瓶子,再看向楚云笙那双清澈幽深的眸子,然后用似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随意的语气道:“我来给柳姑娘介绍一下这两个瓶子里的东西吧。”

    “这个叫醉生梦死,相信柳姑娘作为医者,一定有所耳闻,是天下药效最烈的春药,你说,如果我将这醉生梦死投喂给了下面这些不肯服软的秦家亲兵,然后再将不肯配合的秦夫人跟他们关押在一个牢房里,会发生什么?”

    “你畜生!”何容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楚云笙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这时候秦夫人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但是那双眼睛里喷出的汹涌的恨意足以将在场的人全部吞噬掉。

    “你也很好奇对不对?”何容却似是浑然没有看到楚云笙和秦夫人眼底里的怒气,继续云淡风轻的道:“要不要我们来尝试一下?”

    楚云笙只恨自己这时候被何容反扣住了内力,否则的话,真真是恨不得跟这畜生同归于尽,但是被恨意和怒气充斥的脑子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灵台清明,她咬破了舌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只有冷静,才能应对何容,才能从绝境中找到一丝生机,她深吸了一口气,转眼,再抬眸看向何容的眸子里,已经不再如刚刚的那般不顾一切的冲动,她冷冷道:“我相信,赵王费尽心思的将秦夫人找来,再抓住我,不会只是为了看这样一出戏码。”

    面对刚刚还要暴走,但一瞬间就已经冷静下来的楚云笙,何容的眼底里划过一丝赞赏,但很快,便被他眼底里带着冷意的笑容说覆盖,他抬起另一只手,放到那个侍卫手中的托盘上,拿起醉生梦死旁边的那一个玉瓷瓶,放到楚云笙的面前,笑道:“这个,叫&039;傀儡花&039;,不知道柳姑娘听过没有。”

    傀儡花。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楚云笙整个人犹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瓢冷水,冷意瞬间贯穿了她的四肢百骸。

    她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

    还是在幼年时,在锁妖塔里的藏书中,她就看到过关于傀儡花的记载,据说,那是产自南疆的一种至阴至毒的巫蛊之毒,用下蛊之人的心血培育而出,服用之人会和下蛊之人享有同脉之体。

    意思也就是说,何容面前的这一小瓶毒药若是给自己服下了,那么今后自己的生命都会被何容操控在手中,她的一点内息波动他都能了如指掌,而若是他想要杀死自己,随时都可以,易如反掌,而若是下蛊之人何容的身子受到伤害,这些伤害都会加诸到楚云笙的身上,若是何容身死,身为同脉之体的楚云笙亦是活不了,然而,反过来,自己即使受到再大的伤害,哪怕丢了性命,都不会危及到何容半分,自己就会是名符其实的何容的“傀儡”。

    这种只在古书中有记载,现实世界早已经失传了的巫蛊之术居然会出现在何容这里,让楚云笙感到惊诧之外,更多的是惶恐和不安。

    如果真的是这蛊毒,自己用服用了,将来为了报仇难免与何容玉石俱焚,这倒是其次的,她怕何容会利用她来对付苏景铄,对付姑姑他们。

    心底一百个一万个抗拒,然而,在看到对面秦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里的决绝和怜爱的时候,楚云笙却是怎么也做不到视而不见。

    何容似是拿捏住了楚云笙的这股软肋一般,他笑着对楚云笙扬了扬手中的玉瓷瓶,道:“看柳姑娘是选择自己服用这个呢,还是让下面的秦家亲兵服用这醉生梦死,我相信,柳姑娘是个聪明人,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哪里能有什么最正确的选择,不过是更糟糕与最糟糕。

    楚云笙的脑袋里轰鸣一片,虽然是选择,但这时候对于她来说,无疑只有那一样可以选择。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夫人被玷污看着她被至死。

    而这蛊毒如此难得,何容居然选择给自己服下,定然是有利用自己的地方,既然如此,那么就不会很快杀了自己,只要她能活着,那么以后便是有机会,而秦夫人这里,若是现在错过了,只怕她会在悔恨和自责中度过一辈子!

    所以,楚云笙根本没有半点迟疑,直接道:“我选傀儡花但有一个条件。”

    似是并不意外她会做出牺牲自己的选择一般,何容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胜券在握的笑意道:“但讲无妨。”

    楚云笙接过了何容手中的傀儡花蛊毒瓷瓶,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掩盖住了自己眼底里翻涌的恨意和泪意,她道:“我要你放了秦夫人和阿呆兄。”

    刚刚在踏上城头的时候,她就已经眼尖发现在不远处的山峰上正向这里眺望随时准备飞掠过来救她的阿呆的身影。

    她就知道阿呆是不会听她的话,放任她不管而乖乖的回去找春晓的,这样才更让她不放心,而她都发现了,何容更是没有理由没看见,而只要阿呆一现身,估计等待他和自己的就是何容已经布下的精兵箭阵,两个人都逃不脱。

    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再跟何容谈这个条件。

    闻言,何容嘴角一动,目光掠向不远处那一抹天青色的身影,语气里带着冰冷肃杀的味道,他道:“他重伤我在先,我没有理由放过他,而且,你现在也没有资格同我讲条件。”

    说着,何容动了动手指,身后的侍卫会意,立即端了醉生梦死往城下那群秦家亲兵中走去。

    他以为这样一来,楚云笙定然会妥协,奈何楚云笙却在这一瞬,手腕一震,使出了平生最大的内力,挣脱出了他指尖的威胁,不等他抬手去拦,楚云笙的身子已经掠到了对面挟制着秦夫人的两个赭色护卫身边。

    还在半空中她腰际的软剑已经出鞘,一声清脆的利刃交接声,下一瞬,那两个人已经应声而倒在了血泊中,楚云笙在瞬间用软剑刺中了他们两个人的要害,而这两个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何容虽然知道秦云锦有些身手,却还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等爆发力,但他反应也不慢,在他意识到楚云笙挣脱开他的指尖挟持的时候,就已经蓄了内力在手,双手呈鹰爪之势向楚云笙抓来。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因为正待他扑抓过去的时候,楚云笙已经站到了秦夫人身边,而楚云笙的手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掐在了秦夫人的颈间。

    “站住!”

    楚云笙一声力呵,和手上的动作,不由得让何容停下了脚下的步子,堪堪的站到了距离楚云笙五步之外的位置停了下来。

    而楚云笙站在墙头,携着点了穴道的秦夫人,她的另一只手掐在了秦夫人的脖颈上,冷冷的看向何容道:“与其让秦夫人成为我的软肋,面对要被人至死的结局,倒不如我现在结果了她,也让她死的干净,而我也可以摆脱赵王的束缚,即便今日冲不出这重围,死在这里了,也无所谓,赵王,你说对不对?”

    闻言,何容的眼底里划过一丝震惊,但很快就恢复了常色,他双手环胸,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楚云笙道:“我倒要看看柳姑娘有多狠的心。”

    话音未落,楚云笙的嘴角划过一丝冷意,她手指成勾状,眉梢一蹙,掌心蓄了内力在手中,一触即发,她迎着何容探究的眸子,不逞相让道:“那我就来给赵王演示一下。”

    城头风大,楚云笙携着秦夫人站在城头砖之上,春风不时的吹动着她月白色的长衫,让本来就身姿消瘦的翩翩少年更多了几分羸弱,然而在这一刻,她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凌然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却让在场的人心惊不已。

    最后一个字,说的极其冰冷决绝,话音才落,楚云笙的指尖一动,就要毫不犹豫的按下去,何容眸中划过一丝异样,但还是及时出声道:“好,我答应你。”

    听到他答应下来,楚云笙刚刚提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到了实地。

    在何容拒绝她放过阿呆和秦夫人的那一刻,她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只能破釜沉舟,赌上这一把,用秦夫人和自己的命做赌注。

    刚刚那一瞬间要掐死秦夫人的动作是真的,但若何容没有及时出声制止,她也不会真的就下狠手,她不过是在跟何容赌一把。

    好险,最后何容还是败下阵来。

    心底里松了一口气,面上却不敢有丝毫松懈,楚云笙对着已经掠到皇陵入口但被重重护卫挡在外面的阿呆挥了挥手。

    阿呆抬眸,正迎上楚云笙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他脚尖一点,用他那绝顶的轻功,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跃过了皇陵的大门,转眼就到了楚云笙面前。

    惊的何容身边那些赭色护卫纷纷拔剑警惕,就连已经见到过阿呆的出手、并被他重伤过的何容,在见到阿呆这般身法的时候,也有些惊讶,但他还是摇了摇头,这些人才退让到了一边。

    楚云笙单手抱着秦夫人,将阿呆叫到她身边道:“你帮我将这位夫人送到我之前叫你去找的人那里。”

    她自然不能说出让阿呆去找春晓的话来,否则就算何容现在放过了他们,以何容的性子也一定会在半路上截杀他们,然而她之前已经跟阿呆说过去卫国找春晓,而阿呆只是自闭,并不是痴傻,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用她来点破。

    闻言,阿呆只抬手摸了摸面上的青铜面具,既不点头答应,也不摇头否定,他依然如他平时站在楚云笙身边的万年风吹不动的神情,一副丝毫不为所动的模样,仿似根本就不知道不了解他们现在身处的是怎样的险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