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认出

    声音很轻,而且还隔着这么远,但楚云笙还是清晰的听到了。

    听到的瞬间,她的小心脏也跟着颤抖了一下,不过面上依然镇定自若,跟着人群继续往官道上走。

    官道近在咫尺。

    上了官道再往前不过百米就是茂密的山林,而一旦进入山林,山林里有茂密的树丛,复杂的地形,仅凭何容手下带着的这些人是很难找到她的。

    所以楚云笙几乎是调转了周身所有的神经,让自己表现出跟这些一起忙不迭的往外撤的商贩侠客们没有区别。

    而事实上,她表现的也确实是天衣无缝,就当她跟着刚刚那些窥探到了何容的一角容颜人群继续泰然自若的往前走的时候,身后的奢华马车上走下来一人来。

    他站在马车跟前,犀利如炬的目光扫过被驱赶出酒肆的人群,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在人群里他不经意间对上了一道似曾相识的目光,虽然看的不甚清晰,但是那种感觉却格外清楚。

    何容抬手,对着身边随侍的人道:“等一下。”

    声音不大,却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听的这些正在往外走的人群都蓦地停下了步子。

    楚云笙此时心里却叫苦不迭,眼看就要踏上官道,眼看阿呆他们三人已经到了官道的那头山林就在他们身后,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被何容叫停了。

    而他现在蓦地叫停,是察觉到了异样,认出了自己吗?

    而这些人也都这般配合的停下了步子,即使自己想走,倒显得有些心虚,所以楚云笙虽然心里焦急,极其不情愿,但还是从善如流的跟着身边这些还没有踏上官道上的人停下了步子,回过身来,看向负手而立,如天神一般站在马车前的尊贵男子。

    何容上前一步,目光再一次扫过了面前这十多个人,最后落在当中那个气质出尘,带着斗笠的月白色长衫的人身上。

    而那人,正是楚云笙。

    在看到何容的目光投过来的一瞬间,楚云笙顿时觉得,人生晦暗,心如死灰。

    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要逃开,已经是不可能,她背后就是官道,再往后是在不远处看着她的阿呆,如果她要逃,阿呆必然会折返身子来救她,而何容这边几十个赭色护卫又都不是等闲之辈,哪里会那么容易让他们逃脱的了。

    最后可能自己没逃掉,还拖累了阿呆。

    还有最让楚云笙担心的是,如果这时候逃,无疑就在何容面前暴露了自己全部的身手,若是逃不掉,再落到他的手上,以他的小心谨慎,是不可能让自己轻易逃脱的,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楚云笙并不会放手一搏。

    上一次在赵王都,她带着柳执素的面具进宫,就被何容试探过功夫,并无半点内力,后来在江边,同苏景铄在一起落水的那一夜,因为有苏景铄护着,所以何容也没有见到自己的全部出手,再加上在林阳县城,他看到的也是自己重伤不能行走的样子,所以楚云笙几乎可以肯定,在何容的认知里,自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顶多会一点医术,会一点花拳绣腿的剑术,但对于内力轻功,并不精通。

    一瞬间想明白了这些,楚云笙暗下决定,不轻易暴露自己的出手,即使现在落到了何容的手上,也好为日后的逃脱多一分把握。

    做好了决定,楚云笙索性沉下气来,跟着周围的人一样,抬头疑惑的看向何容。

    而何容的目光在锁定到她的身上之后,就再没有看向别处,他提起步子,款款的走了过来。

    而随着他的移动,那些赭色护卫也跟着齐刷刷的三两步走了过来,将楚云笙这一堆人牢牢的困在当中,看这些人的身手,楚云笙越发庆幸刚刚在那一瞬自己没有放手一搏逃出去。

    唰!

    所有赭色劲装的护卫腰际的长剑齐齐出鞘。剑锋则对准了他们这一群毫不知情的人。

    这些人中,有路过的商贩,有游学的书生,还有跟楚云笙一样带着斗笠的侠士,但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和威压扑面而来,有些胆子小的书生和商贩已经双膝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楚云笙不动声色的转了一点点身子,借着去搀扶瘫软在自己脚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的功夫将眼角的余光落向身后不远处官道尽头山林边上站着的三条人影,她看不到带着斗笠的阿呆的眼神,但见他天青色的袖摆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可见此时在忍受着巨大的煎熬。

    楚云笙轻轻的摇了摇头,给他身边站着的两个青衣侠士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人会意,不知道侧身对他说了什么,楚云笙见着阿呆握紧的拳头松了,又紧紧握住,如此再三,最终随了那三人没入了山林里,期间还不时的回头看她。

    在见到阿呆的身影终于隐没在山林里,楚云笙才松了一口气,将脚边的中年男子搀扶起来,跟其他人一样,一脸惊恐浑身有些颤抖的看向正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何容。

    何容本身就生的极其俊美,因着葳蕤春光而越发显得风华独揽。

    他一言不发,只看着楚云笙带着的斗笠,似是隔着斗笠下的面纱都能看到楚云笙的容颜。

    而楚云笙这时候,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何容是认出自己来了吗,心底里最后的那一份希冀被打碎,刚刚还惶恐不已焦急不已,现在却反倒平静了,她抬眸,也同样隔着那一层面纱看向何容。

    何容没有说话,而是对身边的人动了动下颚,当即,那个之前走近酒肆将大家赶出来的那个赭色护卫首领拔高了音量道:“我家主子有令,戴斗笠的,都将自己的斗笠摘下来。”

    “凭什么你说摘了就摘了!还有没有王法!”

    拥挤在一起的人群里,有人小声嘀咕,虽然声音很小,但却还是让那个赭色护卫首领听到了,他上前一步,目光如刀子一般落到了那个嘀咕的人商贩面前,沉声道:“我家主子的命令,就是王法,你有什么不满吗?”

    声音阴沉,带着无尽的杀意,楚云笙和在场被围困的人丝毫不怀疑,若是那个中年男子敢说半个不字,下一刻就会人头落地。

    砰!

    那人已经双腿瘫软,跌坐在了地上。

    而人群里带着斗笠的几个侠士也不敢再争辩,纷纷抬手摘掉头上的斗笠,露出他们的真容来。

    楚云笙已经冷静了下来,在所有人都摘下了之后,迎着何容探究的目光,她亦抬手,除掉了斗笠,露出那一张清秀俊雅的容颜来。

    何容抬了抬手,示意手下将其他人放走,他的目光却一直锁定在楚云笙身上,在见到楚云笙的模样之后,他的嘴角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那笑容绝美,衬着他本就俊美的绝色容颜越发多了几分魅人心魄。

    只是那笑太冷,笑意不达眼底,那冷意看看让周围温暖的春色都冷上了几分,他嘴角一动,浅笑道:“柳姑娘,好久不见。”

    周围的人已经被驱走,楚云笙一人站在众多赭色护卫的包围之下,她抬手抛了斗笠,从容的负手而立,对着何容回以一笑道:“好久不见,却没有想到赵王会用这种方式来找我叙旧。”

    何容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款步朝楚云笙走了过来,刚刚那个出声的赭色护卫首领想要阻止他靠近楚云笙:“陛下,担心危险。”

    何容淡淡的摇头,只瞧了他一眼,那人立即噤声,退让到了一边。

    楚云笙好整以暇的看着何容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过来,心知在劫难逃,却也不想在这时候对他服软,更不想在他面前流露半点软弱。

    她骄傲的看着他走近,一身坠地墨色华服,随着他的步履一层层如雪般铺展开来,在春风的吹拂下,那层层衣袂翩飞,宛若神祗。

    当然,除开她看向他的眼底里暗藏的恨意之外。

    “我也没有想到,柳姑娘会出现在此处,”说着何容展颜一笑,似是想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样,他垂眸看向楚云笙,眸光里星光点点,“原来,楚国的皇太孙殿下对我赵国修建皇陵一事也格外关心。”

    一听到他牵扯到苏景铄,楚云笙眉梢一蹙,冷冷道:“我个人来这里游山玩水,不行吗?这里是三国交界,虽然漯河一带地属赵国,但也没有说不允许人过来啊,怎么,你们赵国最近新出了律法,明文规定,不允许人前来观瞻吗?”

    何容淡淡一笑,对楚云笙的伶牙俐齿不以为意,他走到楚云笙面前,周身的幽香气瞬间将楚云笙包裹。

    那味道楚云笙再熟悉不过。

    前世里,每每在陈王宫里受到了欺负,但凡一闻到这幽香,知道这人来了,一颗心便没有来由的安定。

    曾经,他是她避风的港湾。

    虽然那只是暂时的,虽然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场戏,一次利用,而她不过是他掌中的棋子。

    但那时,不明真相的她,却真真的是因为这一份难得的温暖而沉溺其中。

    所以,最后,当一切真相,一切阴谋被揭露,她才会那么痛,那么恨!

    她恨他的利用,恨他的狠辣,更恨他们父子俩对她和娘亲所做的一切。

    这一股滔天的恨意,此生都不能磨灭。

    但是,比起上一次在赵国王宫,在临阳城见到他,楚云笙恨不得立即扑上去跟他同归于尽比起来,现在的楚云笙已经成长了许多,也沉稳了许多,不再如之前那般冲动和慌乱。

    所以,在何容现在就站在她对面,谈笑间抬手拉过了她的手,趁机将指尖搭在了她的命脉上,楚云笙都平静如斯。

    “既然难得来我赵国,我也应当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一下柳姑娘。”

    说着,也不等楚云笙回应,他已经抬手,霸道的牵着她的手,将她拉进了马车。

    本来要稍作休息的茶肆,这下因为楚云笙的到来,何容放弃了原计划,直接往皇陵而去。

    随着马车再度启程,车轴压在官道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楚云笙的一颗心也跟着起起伏伏。

    马车外观装饰奢华,内部更是宽敞奢华,一应器物应由具有。

    踏上了马车之后,很奇怪,何容居然主动松了楚云笙的手,改为去看堆放在中间小案几上的卷宗而将楚云笙就晾到了一边。

    楚云笙心里却犯起了嘀咕,他这是有恃无恐,以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身手逃不出去,还是说在唱着空城计,唬自己一番?

    心底不解,却也不甘心就这样被困在这里,在马车颠簸了一个时辰之后,经过一处茂密的山林的时候,楚云笙的眼睛亮了亮,正想着何容正在埋首看卷宗,若是这时候自己出其不意的将其挟持或者冲破车门而出,逃出去的把握有几层。

    然而,何容淡淡的声音,却在这时候蓦地响起来:“柳姑娘似乎对山林有着别样的执念。”

    楚云笙心底错愕,面上却若无其事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何容放下手中的卷宗,坐直了身子,目光落到坐在另一侧的楚云笙身上,阳光透过绉纱照射了进来,让她本就清秀英气的眉宇间多了几分柔美,他的目光随着她的眉梢往下,落到她眼底,见她眼底里全是戒备和警惕,隐隐还带着刻骨的恨意,何容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昔年陈国大将军秦川被杀,柳姑娘也是在被围困之中逃到了这样一处山林。”

    闻言,楚云笙心底一咯噔。

    何容这话什么意思?

    他已经猜到了自己是秦云锦的身份?还是说这只是他不确定的猜测,而这一番话只是试探?

    但是,她确实是不记得当初秦云锦是怎么死的,自从她醒过来,见到陈言之之后,想到过的一些片段,都是跟陈言之有关,她只依稀记得秦云锦在奄奄一息之际,被陈言之的亲信带着的人马捉住。

    后面,再次醒来,就是在牢狱之中,然而,那时候秦云锦已经死了,醒过来的是她,楚云笙。

    所以,对于秦云锦是如何会奄奄一息被陈言之的亲信捉住,她从未想起来过,但是现在听何容的话里额意思是他知道?

    (未完待续。)